编造的《白毛女》与真实的「铁链女」(上)

编造的《白毛女》与真实的「铁链女」(上)

文/木水(明慧之窗记者黄诗编辑)

铁链女的事件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在江苏省爆发,徐州市政府频频更改事件调查通告,因破绽百出而难以服众。这个事件掀起非常大的舆论风浪,而铁链女本人何时获得自由,仍是遥遥无期,甚至网传有可能被中共下黑手切除脑白质,失去记忆,永远不能开口说出真相。

铁链女目前下落不明。举全国之力解救一位遭拐卖的妇女竟是如此艰难,中共到底在维护什么?又在掩盖什么?

一、铁链女和白毛女

一个女孩遭遇了惨烈的被拐卖生活,消息被曝光后,竟然成为另一种更恐怖厄运的开始。人们不禁要问,这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或者如网友所言:「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继铁链女之后,又发现了铁笼女、山洞女等,已迈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些女人们的惨状震撼人心,她们在徐州、在西安、在榆林,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可能的地方。这竟是「新社会」的事实。有些人想,这是旧社会白毛女再现了吗?

1. 白毛女的故事

民间传说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山洞里,住著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祸福,因此人们都前去上供。在对日抗战期间,中共在晋察冀根据地,「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其原因就是村民们晚上都去给「仙姑」进贡,使得斗争会场冷冷清清。

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为配合「斗争」需要,要把村民们从仙姑庙中拉回来,于是瞎编了一个民间故事,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雏形。

一九四五年,经历过延安整风运动、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一些人,在院长周扬的指示下,根据这个传说创作出歌剧《白毛女》。一九四八年,周扬建议将这出戏作为向中共七大的「献礼」,提出主题为「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十六个字琅琅上口,故事情节极度夸张,可是当时人们没有怀疑其可信度。

当时中共高层对这出戏非常关心。这出戏虽然神神鬼鬼,但有「生活原型」,令人真假难辨,因而被视为宣传战中的一颗重磅炸弹,中共的所谓「解放军」打到哪里这出戏就演到哪里。它的上演成了善与恶的分水岭,将中国划为阴阳两重天:一个「旧」中国结束,一个「新」社会开始。

毛泽东还亲自示意:戏的结尾要反映中共政策的转变,即「土地要分掉,黄世仁要枪毙」。也就是原来「减租减息」和「团结地主」的政策,要被「土地革命」和「打倒地主阶级」取代了。

以下是《白毛女》被编造出的剧情:

佃户杨白劳因还不起地主黄世仁的债被逼自尽,其女儿喜儿被用来抵债,被迫到黄家做工,遭黄奸污,后逃进深山,以庙中供果充饥,头发因此变白,被村民称为「白毛仙姑」。后来喜儿被过去的恋人,现已参加中共八路军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开斗争大会,打倒了地主分了土地。

显而易见《白毛女》是虚构的,是中共的政治需要,要突出中共的「伟大」:一个「旧」中国结束,在共产党领导下,一个「新」社会要开始。很多人不知不觉地接受其谎言,尽管人们在自己身边并没有看到什么「黄世仁」和「喜儿」,但已经接受「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逻辑。

为了博得人们的喜爱,《白毛女》在情节上借鉴民间文学中的冤冤相报、佳人落难、英雄救美的模式,在音乐上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传很久的民间小调。经过艺术形式包装的这出歌剧在中共占领区上演后,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信以为真,充满对「旧」社会的仇恨、对地主的仇恨,甚至出现士兵要举枪打死舞台上「黄世仁」的闹剧。

2. 真实的黄世仁

中国大陆某记者在对地主黄世仁的家乡河北省平山县考察后,得出的结论是:黄世仁比窦娥还冤。

这名记者的调查还原了一个真实的黄世仁。黄世仁的父亲黄起龙知书达理,聆听祖训秉承父业,低调做人,将祖上留下的田地扩大成千亩良田;并且有五个儿子,名字为仁、义、礼、智、信,五个儿子在当地名声都相当好。

黄世仁是长子,自然接了父亲的班儿。他为人善良,经常周济邻里,行善积德,在当地是有名的黄大善人,儿女成群,家庭和睦。和杨白劳自小就是结拜兄弟。

而佃户杨白劳,他的父亲杨洪业是当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称「杨豆腐」,杨家豆腐以质好价廉著称。杨洪业四十一岁去世后,杨白劳继承父业,因不耐辛劳,加上染了赌瘾毒瘾,致使家业衰败,当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后来,杨白劳在欠下巨额赌债无力偿还时,黄世仁借给他大洋一千元,并收留其未成年的女儿喜儿。无脸见人的杨白劳外出躲债,最终误喝卤水不治身亡。这时黄世仁不但厚葬了杨白劳,还收养了喜儿。

3. 《白毛女》成了传播谎言的帮凶

多少年来,中国的观众有谁会想到一出鼓吹「惩恶扬善」的戏剧背后,竟然有如此曲折的真相和复杂的政治背景!有谁会想到观众的义愤填膺,恰好是中共为一党之私所精心策划和刻意操纵的效果?这种政治宣传和艺术创作相结合所产生的特殊效果,只有深懂人性的弱点、绝无道德顾虑、不择手段只为夺取权力的政治宣传老手才能做到的。

《白毛女》让艺术成了中共传播谎言的帮凶,堪称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杰作」。

《白毛女》剧情是假的,艺术成了中共传播谎言的帮凶,而当今「铁链女」是真实的存在。(明慧网)

4.「铁链女」突显出带著精神枷锁的体制

《白毛女》剧情是假的,而当今「铁链女」是真实的存在。人们从网络视频中看到铁链女的惨状,以及陆续爆出骇人听闻的黑幕、官方破绽百出的回应,引起网民的普遍同情和极大愤怒。

中国人在政治上被压抑、无法发声,维权总被镇压,被喝茶、被精神病、被打毒针、被拘留、被冤判,什么呼声都可能按煽颠罪被抓。所以很多人想,这次在妇女问题上总可以谈吧,于是网友揪住这次中共拐卖人口恶行被曝光事件,不断地质疑追讨。

中共面对如此汹涌的舆论压力,却还一直沿用惯例,故伎重演地拿出流氓手段对待网民的追讨:屏蔽、删帖、封号、禁言、官方定论、替罪羊、五毛水军、舆论造假、洗白、警方约谈、抓捕、失踪等等,甚至一夜之间将事发村庄用铁皮墙团团围住,禁止通行。

「铁链女」事件只是中共治下人权丑闻之冰山一角。中国人没享有尊严和自由,有的只是精神枷锁,人人都成了带著铁链生存的人。有人在挣扎,可是更多的是「沉默的大多数」,让自由世界无法理解也难以相信。

「沉默的大多数」之中,有的人像待喷发的火山一样静默,也有人麻木消极无奈,还有人已经放弃发声,即使清醒也不会反抗。

中共几十年来靠说谎维持政权,靠残暴洗脑灌输,使人民丢弃了传统文化,丧失了道德良知和健全心理,继而使社会败坏沉沦。如今中国大陆各行各业造假山寨层出不穷,假米假油假产品,假帐假话假温存,共产党也是层层欺瞒,无处不假。

二零二零年疫情期间武汉居民喊出「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至今不绝于耳,绵延到二零二二年的今天。

待续

【关联文章】

编造的《白毛女》与真实的「铁链女」(下)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9/《白毛女》的假和」铁链女」的真-449514.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之窗)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