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是为了反腐败?中共新版党史再度篡改历史

文革是为了反腐败?中共新版党史再度篡改历史

文/亦然(明慧之窗记者宋蒖琂编辑)

历史是既成事实,而中共却狂妄到任意篡改历史。所幸理性的人仍没忘记,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国历史至少五千年,而中共却不足百岁,所以中国的历史不等于中共的党史。这一事实是中共无力改变的。让我们针对中共二零二一年的一次党史修改,对比一下新版党史和历史事实之间的反差。

首先,中共这个共产党西来幽灵,对已经改了又改的党史,二零二一年再一次进行了整容大手术。为甚么?为了让年轻一代从小就把黑的当成白的、假的当成真的,让「五毛党」被骗的死心塌地,让中国人继续在恐惧和谎言中被党专政。

据报导,中共在二零二一年二月发行最新版《党史》,原有的全党整风、反右派斗争、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等内容,全部「下架」。最突出的美容项目是,最新版《党史》不但淡化「文革」罪恶,还把「文革」说成是为了反腐败、反特权而发动的。那么文革中「打砸抢」反的是哪门子特权与腐败?

最新版《党史》不再提文革的「破四旧」罪恶


「破四旧」是指文革初期,以大中学生红卫兵为主力进行的以「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相标榜的社会运动,实质是砸文物、打人、抄家的同义词。破「四旧」中,仅北京市就有十一万四千多户被抄家,仅西城区一个福绥境街道,抄了 1061户人家,所属图书字画焚烧了整整八昼夜。

整个北京市抄走古旧图书达235万多册,瓷器、字画、古典家具三项近400万件。颐和园内的300米长廊及无数亭台楼阁及精细彩画,都成了「反动文物」,必须消灭。

上海,按周恩来的话说,「抄了十万户资本家。」上海无价之宝「龙华三宝」之一的范金毗卢佛像高约7尺,莲花座下配有千佛,红卫兵小将们一阵棍棒即成碎片。弥勒殿供奉的弥勒化身布袋和尚坐像竟被砍下了头颅。

全国上下总共约有1000多万户人家被抄。全国各地名人古墓、古庙古迹被毁的就难以计数了。

此外,无论是党内党外、文化名人、普通百姓,遭打斗和冤杀者上千万而不止。

杀人放火、抢劫私产、毁坏国宝在二零二一年被中共说成了「反腐反特权」。中共所谓的「制度自信」就是靠骗。

中共害死八千万中国人。(明慧之窗)

文革发动者利用革命特权私吞文物


革命是行骗的手段,发明革命的人恰恰不是忠于革命的人。中共文革元老级人物陈伯达、江青、康生等利用革命特权谋私渔利。这在老一辈人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年轻人不知道而已。

一九七零年秋,江青约康生去北京文物管理处挑选珍品。这位女革命领袖选了一只镶有近百颗珍珠、宝石,并配有四条金链,18开金的法国怀表,价格却只是7元人民币。

一九九零年,康生搜刮的文物被移到故宫作「内部展览」,人们才知道康生将大批国宝据为私有。上千件无价之宝从3000年前的青铜器到2000多年前西汉大将韩信的图章,从《红楼梦》最早的刻本到人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的印章,均被康生掠入私囊。康生竟在一册《大唐三藏圣教序》上盖上了他自己的印章。

「文革」结束后,文化部决定将当初抄家物资归还给画家叶浅予。但不少珍贵字画、墨、砚、石章,早被当时的「中央首长」拿走,无法归还。文管会只给叶浅予开了一张清单,说明那些珍贵历史文物的「去向」:陈伯达(9件)、林彪(11件)、康生夫妇(8件)、江青(3件)……

文革期间 毛泽东为中国首富


据大陆刊物披露,文革期间,毛泽东著作和语录曾大量发行,单稿费就让人咂舌,一九六七年毛的稿费存单达570多万元,堪称当时的中国首富。

二零一一年,学者茅于轼发文批判毛泽东,有人就喊出来「毛泽东那个时代极少腐败」,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延安时代的王实味就是因为批评延安腐化现象而被整风整掉了脑袋。

王实味在他的《野百合花》中公开反腐,批评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结果,王实味被毛泽东随便找几个罪名,拿下整死。

张戎在《鲜为人知的毛泽东》一书中披露,三年大饥荒期间,各地争相为毛兴建豪华行宫。早年丁玲在延安时,毛泽东让她写出延安的美女姓名,他来加封。彭德怀曾顿足骂毛:「无产阶级也兴三宫六院吗?」

张耀祠是毛泽东的中央警卫团第一任团长。他在回忆录中记下了毛的腐化生活:「如果按主席开支照实上账单,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如:缝补衬衣袖口、领子的账单列出六角五分,织补毛料衣裤列出一元五角,是按当时市面上价格报的。但,主席是指定要送上海锦江饭店织补的,要有专人乘专机送上海,再由专机接返。主席要吃武昌鱼、钱塘江鱼、太湖鱼,冬天由专机运载返京……」

共产党内部的腐败,上行下效,由来已久,从未停歇,只会变本加厉。

香港媒体曾经报导,康生和曹轶欧夫妇俩占有的大豪宅,里面长廊庭台、平房高楼、套间独宅,一共39间屋子。而中共党内的各级干部均享受等级特权,从特勤人员、办公用房、设备家具、电话汽车、烟酒、生活用品、子女就学等一律特供。那时的公车、旅游、吃喝都按等级标配,腐败是明晃晃的制度,党规定的。

北戴河旅游景区从一九五零年代到现在都是优先特供给中央干部及家属们的。北京的「八一」学校、「十一」学校、景山学校、101中学,都配备有最好的师资和顶级教学设备,办学经费惊人,非普通学校能比。每逢周一与周末,接送学生的豪车把整条街塞得水泄不通。

「腐败正是从文革开始的」


著名学者易中天评文革时曾说:「实际上,腐败正是从文革开始的。」「那时,城里人买根排骨都得先递一支烟,乡下人想进城得送鸡蛋。知识青年更惨,男的要行贿,女的要陪睡。」

腐败正是从文革开始的。(明慧网)

刘宾雁的报告文学《人妖之间》揭露文革期间触目惊心的腐败现象:县燃烧公司的经理兼支部书记王守信,从一九七一年十一月到一九七八年六月,贪污了50余万元,50万元的实际购买力应相当于今天的千万元以上。

中共在一九九零年代前实施计划经济,资源更加集中控制。普通百姓想求实权者办芝麻粒点事,都要送礼。比如说找「赤脚医生」看病,名义上是免费的,但哪家真要请「赤脚医生」进门都得先准备好一碗热面,面里还得卧个鸡蛋。鸡蛋是6分钱一个,相当于一盒香烟钱。回乡知青,谋个民办教师之类的职位,要给村支书送礼,城里知青要想返城,要行贿,送古玩字画的都有。

文革时,走后门成风,典型的权力寻租。参军、入学高考、招工病退回城要「走后门」,看电影,买自行车、获得配给的紧俏商品也要「走后门」。官僚集团干部子女有特权,为避免上山下乡,多数能招工、当兵、上大学。毛泽东当时正在批林批孔,对全国「走后门」现象大开绿灯,写下批示:「开后门来的也有好人,从前门来的也有坏人。」

「走后门」因为中共而产生,同样,只要中共需要,「反走后门」也立马就会成为政治运动。一九七二年十二月,福建知青李庆霖上书毛泽东,反映干部知青子女走后门拉关系现象事件。一九七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东通过王海容亲笔覆信:「李庆霖同志,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

毛泽东真的要反腐吗?不是。毛泽东和江青只是出于政治斗争需要,将「批林批孔」和「反走后门」结合起来,打击党内政治元老。而被毛捧为红人的知青李庆霖,因在一九七五年十一月,毛泽东发动的文革最后一个运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开罪了邓小平,文革结束后,一九七七年被中共逮捕,领刑十七年。

拧在中国人思想上的螺丝钉


关于文革的性质,已故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有过精辟的论述:「以中共的历史而言,老红卫兵的打砸抢,道县大屠杀,广西大屠杀,都与共产党土改中的大屠杀是一脉相承的。」

「中共党史是真假混著,以假为主。现在如果想要真正了解党史,还是去找禁书和翻墙。」

以革命的名义发动群众斗群众,打家劫舍、草菅人命、破坏传统,这是中共将中国人的人性从根上消灭,将中国人彻底毁灭的既定策略。

目前,中共强迫各行各业都学所谓的「强国论坛」,新党史,并将中共党史混淆为国史。其实不管中共搞多少运动、多么乌烟瘴气、血光冲天,中国人只需要记住这三句话就不会再成为党的傀儡:

共产党是西来幽灵。
中共不是中国。
真爱国就别再爱党。

【延伸阅读】
中共为什么跟孔子过不去
大陆官场生态恶化司法黑暗
根源何在?庚子赔款:被中共屏蔽的历史真相(上)
堂哥全家明辨是非远离中共 命运峰回路转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改了又改的党史和无法改变的事实-424037.html

(本文主图来源:pixabay)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