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无知觉 「格林巴利病」患者竟然重生

脖子以下无知觉 「格林巴利病」患者竟然重生

文/中国法轮功学员(明慧之窗记者沈容编辑)

当病魔来临时,你会发现过去所追求的财富、成就、地位通通都不重要了。那一刻,我本能地只想活下去,甚至愿意用一切去换取正常的生活和健康的身体,我的人生愿望变得如此渺小而卑微……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很苦,从小没有妈妈,是姐姐养我长大,供我读书,帮我成家。从而,我有了一位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儿子。

但幸福不长久,就在儿子成家立业,我本该享受天伦之乐时,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病倒了,我得了一种罕见的「格林巴利病」。

这种病比癌症还可怕,没有特效药,死亡率奇高,症状是除了头能动,大脑是清醒之外,脖子以下不听使唤。这种病发展得特别快,由最初手指尖发麻,到最后变成除脑袋之外全身都动不了的废人,只有短短不过十天。

市医院的大夫说:「这种病比较罕见,所以也没有甚么好办法,能好的概率不大,尤其五十多岁的人,身体各项机能将逐步下滑……」就这样,我被市医院判了死刑,成了一个又残又废的人。

在死亡恐惧中浮沉

我的岳母是一位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她和妻子说有一线希望也要救我。就这样,她们决定连夜用救护车送我到省医院。车上,妻子的妹妹也是位法轮功学员,她和家人一路念著「法轮大法好」,以最快的速度住进了省医院。

当时车况不好,交通却难得顺畅,一床难求,我却能住进病房。我突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大法,我才能这么顺利地住进医院,躺进病房。

第二天,病情发展太快,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咳痰了,如果不吸痰不动手术,很容易一口痰憋死。于是,我在省医院就做了喉管切开手术,住进重症监护室,每天的医药费高达一万多元。

我妻子到处借钱,我家这边的亲友却无人相助,就怕我死了没法还钱。最后,还是岳母家的人拿出二十多万元给我治病。

在省医院,医生无药可用,每天只靠打营养液维持生命。就在危在旦夕的时候,医生说:「有一种药得上药店去买,医院没有,但只能打七天(据说药性很强),如果七天能打好,也就好了,打不好,就彻底没希望了。」

令人绝望的是,七天过去了,这种药对我依然没有任何效果,省医院医生只好叹息道:「回去吧,回家养著吧,在这也是白花钱,明告诉你们,这种病好的机率太小了。」就这样,省医院也判了我死刑,我虽然心如死灰,但不放弃的家人仍准备再把我转回市医院。

就在他们刚把我从重症监护室推出来,准备坐电梯时,我被自己的一口痰憋死过去。这时,我发现自己在一条黑暗得像隧道一样的地方,因为太黑,有些害怕,就加快速度往前走,感觉前面似乎有一点亮光。走著、走著突然感到很刺眼,我一下就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原来是我被抢救了过来,先前感觉到的刺眼是抢救室的灯光。这个濒死过程如此清晰,现在想来还是很可怕。这段经历也让我明白了,人死了并非一了百了,无神论更是骗人的。

由于我的喉管切开得吸痰,家里没有设备,我又住进了市中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由于长时间不能进食,那时的我已经瘦成一副骨架,躺在病床上,就像木乃伊一样。我听大夫说,有可能睡觉就会睡过去,所以到了晚上,我不敢睡觉,就怕一闭眼没了生命,尤其在我刚经历一场濒死的可怕场景后。

半夜,听到有人被推出去了,紧接著传来女人、孩子的嚎啕大哭声,我知道又有人死了。看著妻子、儿子无助的眼神,我感到死亡对我来说,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感到死神在一旁虎视眈眈,绝望和恐惧分分秒秒侵蚀著我,我的妻儿也备受煎熬。

抓住活命的一线生机

在我用仅存意志坚持到第三天的时候,岳母来看我了。医院给家属十五分钟时间探视,还不能一起进去探视,要分批进去探视,这样,岳母只有五分钟时间。她用有限的时间大声的、一遍一遍地嘱咐我说:「你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然后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护身符挂件挂在了我打点滴挂瓶的挂架上了,使我随时能看见。

(明慧网)

就在那天晚上,我看见一名女性到了我跟前,她笑著说:「你知道是谁救了你吗?是李某某(其它的我已记不很清楚了)。」然后就走了。我还想这是谁呀?大夫不开门,她怎么进来的?那时我不懂,依然觉得自己在死亡边缘上游荡,在无望中念著大法好,当时我真的用残余的一点点意识紧紧抓住救命的唯一希望。

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真的抓住了,奇迹真的出现了!渐渐地,我开始可以进食流质的食物,妻子高兴地告诉了岳母。

后来,我由中医院重症监护室转到了离家近一些的康复医院,妻子可以在医院陪护,这样岳母每天就负责给我做饭、送饭。给我送饭时,岳母就给我讲大法修炼出现的奇迹、绝处逢生的真实故事等等,不断地鼓励我,给我信心。

岳母的很多法轮功朋友都来看我、安慰我,他们告诉我:只有一条路,只有相信大法师父,相信大法,才有希望,才有未来。我的岳母每天给我听一讲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那时,我已经离不开岳母了,她说回家准备下一顿的饭菜再送来,我就会觉得时间过了好久,跟妻子说:「叫妈来呀。」妻子看著我的口形,打电话说:「妈,你来吧,他想你了。」岳母就拎著做好的饭来了。

看著已经七十四岁的岳母,每天为我忙碌著,还精神满满,身体如此健康,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我怎能不信。虽然我身在医院,可是我的身心天天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中。就这样,我身上开始有肉了,不再是一副骨头架,慢慢地我能坐起来了,能站起来了,我的喉管缝上了,可以不再用吸痰器了,我可以说话了,可以吃饭喝水,我活过来了,我感激涕零,因为我知道是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我彻底离开了医院,回到家中。我推著车子在屋里学走路,后来不用扶著车子了,我就像小鸭子学走路一样,左一摆,右一摆,走一步便念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身体在逐渐恢复中,现在基本能正常走路和生活了。

重新活过的感激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岳母──伟大的母亲,她当年七十四岁高龄,顶著炎炎烈日,高温三十六度的热浪一日三餐为我做饭、送饭,并指引我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我更要感谢大法师父,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师父让我们这一家人还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明慧网)

【延伸阅读】

患乳癌身陷绝境 修大法绝处逢生(1)身体轻盈似可飘飞
血癌医学无解 修炼奇迹彰显(1)罕见绝症一个月不翼而飞
他们站起来了!(1)副总裁与女教师瘫痪痊愈的奇迹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0/28/从罕见的「格林巴利病」中重生-451216.html

(本文主图来源:pixabay)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