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里第一厉害女 竟然180度转变了

屯里第一厉害女 竟然180度转变了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明慧之窗记者朱丽编辑)

翠莲(化名)家住辽宁,自小多病,性格又强,村书记说她是他们屯里的女人中,第一厉害的人。法轮大法改变了翠莲的命运,把她从死亡边上救了回来,还把她的暴躁脾气都给改了。村书记说:「法轮功能把她变好,真不是一般的功!」

翠莲是如何改变的呢?看看她的自述吧。

从小病痛不断 在药罐子里长大

我听母亲说,我不到一周岁就开始抽风,医生说是「小儿癫痫」。每次病情发作都很厉害,全身抽动,口吐白沫,母亲感觉我活不了了,就把预备好的一捆谷草抱进屋里,等我断气时准备用草把我裹上扔出去。可是每次我又都活了过来。

我刚满一周岁,又得了一种传染病──黑热病。我家在农村,离县城远,看病不方便。这病需要每天打针。我母亲在医生的指点下学会了打针,两年后,我的病好了。据村里的婶子、大妈们讲,全村得黑热病的孩子有八、九个,其他孩子都死了,只有我活下来了。

五岁时,我又患了咳喘病,并且留下了病根儿。所以,我从小就是从药里熬出来的。

我结婚时,正赶上分产到户。但因为我身体不好,干不了地里的活,家里的二十亩田就靠丈夫一个人干。他忙不过来时,公公、婆婆、小姑子都来帮著干。但是,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卖粮挣的那点钱都拿来给我治病了。我身体不好,性格也不好。

暴躁好斗人人躲 四十岁瘫痪在床

我性子急,脾气暴躁。谁惹了我,我抓住人家的「尾巴」不是拎三圈,而是拎够才撒手。我经常和人吵架、打仗,不打赢不罢休。了解我的人,都躲著我,连我们村的「村霸」见到我都得先和我打招呼。有人对我说:「你若是男人,就去闯江湖。打遍天下无敌手。」

有一年,家里要上交村政府负担款(税费)。我家当时很困难,把家里的钱都交了还欠村政府五十元。村政府说,交粮也可以。我丈夫就用高粱替代了这五十元欠款。第二天我去村政府结账,会计一算账,说我家还欠五十元。我一下就翻了脸:「我们昨天交的粮,怎么还欠?你为啥不给上账!」会计说:「不是我没上账,是你们没有报这笔账。」

我不依不饶。这时有人在一旁为会计帮腔,更是惹恼了我。我一边大吵,一边抢账本、摔算盘,不让他们办公。那时,满屋子的村民都等著结账,我连闹带嚷嚷著:「我这笔账不算清楚,往下谁也别想算!」村书记看拉不住我了,使劲把我拽到了屋外。在众目睽睽的围观下,我抡起拳头就开始打村书记,嘴里还嚷著:「我告诉你,我为啥打你。因为你手下的干部你没有领导好,你咋领导的!所以我就打你。你这个书记不称职,你赶紧让位算了!」当时村书记没还手,只是陪著笑脸。

事情过后,我才知道,错出在我丈夫身上,是他自己忘了给会计报账。

因为我好斗,所以我无论身在何处,总是跟人干架。我原本病病歪歪的身体也因此变得更糟了,不到四十岁,我就只能瘫在炕上了。

「法轮功是神功,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那天,我已经卧床三个多月了。用家人的话讲,我就是一个等死的人,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但是就是这一天,婶婆从外地来了。她老人家是特意来给我介绍法轮功的。看我起不来,就让我先在热炕头上听法轮功师父的讲课录音。婶婆又教我炼功动作。我说我炼不了功,婶婆说:「能炼多少,就炼多少。」

我心疼儿子女儿还太小,不忍心丢下他们,就尽量爬起来炼,可我也只能坚持炼个几分钟。

我开始炼功的第三天晚上,吐了半盆子又苦又涩的苦水。吐完后,我胀的像扣著一口大锅的大肚子瘪下去了;第四天,我开始没完没了的排尿,之后我浑身的浮肿全消了;第七天,我能起床做家务了;半个月,我觉的我身上全好了,二十天后,我就能和丈夫一起下田种地了!

前后不到三个星期,我的身体发生了家人说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家人,婆婆、丈夫和俩孩子简直乐开了花。我丈夫逢人就讲:「法轮功是神功,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

我丈夫逢人就讲:「法轮功是神功,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明慧之窗合成)

我和丈夫一起种田、养猪,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一年比一年强。几年后家里盖了新房,再后来,儿子娶了媳妇,我抱上了大孙子。

主动寻求亲友乡亲们的谅解

我炼了法轮功后,不仅身体好了,通过学师父的《转法轮》这本书,我知道了按真、善、忍修自己,做好人。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我不与人争斗了、不跟人打仗了,村里人都说我变了。

有一位大哥,我曾在众人面前打过他一个嘴巴子,他跟我结了疙瘩。十五年了,他见面都不理我。我主动给他赔礼道歉,最终得到了他的谅解。

还有一位本家族的妯娌,我俩十几年了见面不说一句话,还经常发生口角。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填平了我们之间的鸿沟。后来,这位妯娌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俩成了同修,无话不谈,比亲姐妹还亲。一个邻居对我说:「多亏法轮功,你们俩才有了今天。」

村书记:法轮功真不是一般的功

我修炼后,村书记跟人讲起我时说:「咱们屯的妇女中,她是第一厉害的人。法轮功能把她变好,法轮功真不是一般的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派出所警察没日没夜的来村里骚扰法轮功学员。有一天,村书记烦了,他对派出所所长说:「法轮功怎么啦?法轮功把我村要死的人都救活了。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没完没了的整法轮功干啥?!」

不管上头咋下令、怎么催,村书记就是没有登门找过我,他从内心反感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还一直尽可能的保护著我。

村书记退休后,他的儿媳妇把他和他老伴撵走了,老俩口搬进了村里的一所破旧房子里。我知道后,就去看望他们,安慰他们。我说:「等你儿媳消消气,我去给你们说和。」

我听说在我之前,先后已经有六个人去说和过,但全让村书记的儿媳妇给顶走了。村里人知道我也准备去说和,有几个人跟我说:「去也白去,还得被顶出来。」我想,我要用真、善、忍唤醒村书记儿媳妇的善心。我和村书记的儿媳谈了三个多小时,出乎意料的是她没有顶我,但是当时也没有表态说要接回公婆。

不过,第二天村书记的嫂子告诉我,儿媳妇昨天晚上去接公婆了。村书记老俩口喜气洋洋地回了家。

事后,村书记的儿媳对我说:「婶,你和我说完后,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一直想你的那些话。想来想去,觉的婶炼法轮功,说的有道理,都是为了我好。我明白过来后,再也不能等了。吃完晚饭,我和你侄(就是她丈夫)、孩子就一起去把两位老人接回家了。」

从此,村书记全家人都对我好,非常尊敬我,他儿媳和我成了朋友。见到我时,总是说炼法轮功的人好。这些年来,我们家种田的大小事她都关心,过来帮忙,年年帮我家张罗备耕、春播、秋收、卖粮。我就好像多了个女儿似的。

结语

翠莲修炼后完全变了,村里的人也从之前的躲著她,变得愿意亲近她了。这些年来,她经常告诉人们,让他们诚心的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翠莲的同学、朋友中,因为念了九字真言而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的故事也不少。

这些都是她的亲身经历,修炼法轮功,让她从一个等死的人到如今活得健健康康的,心里也敞亮了。她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的好。」

(明慧网)

【关联广播】
明慧故事广播:屯里第一厉害女 竟然180度转变了

【延伸阅读】
女强人放弃公房 领导:这是什么功 咋这么好呢!
冰窖家庭变得和和美美
严酷暴躁打骂家人的丈夫 彻底改变了
女强人由生到死 又由死再度重生

明慧网原文: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8/【庆祝513】屯里第一「厉害人」的新生-426173.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