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丧子之痛   我走进了充满阳光的地方

走出丧子之痛 我走进了充满阳光的地方

文/湖北法轮功学员(明慧之窗记者李莲编辑)

一九八零年代,我在小县城里开了间理发店,还带了徒弟。因勤劳能干,挣了不少钱,有时,一天营业额就抵得上国家干部一个月工资。但我身体不好,开店的钱都被丈夫拿走。丈夫没有正式工作,爱打牌跳舞。我们有两个儿子。

一、悲苦人生 没有活路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九日,十六岁的大儿子在娘家跟夥伴们一起去洗冷水澡,不幸淹死了!我悲痛欲绝,神情恍惚。丈夫怪罪我娘家弟弟,准备了铁叉和匕首要杀死我弟弟。我整天以泪洗面,丈夫一看到我哭就打我。第二年,丈夫又天天吵著要我再生一个。

那时我已经四十二岁了,而且因生了两个儿子,曾大出血流产了四胎,又被计生站结扎。当时我全身是病──子宫肌瘤、胆囊炎、类风湿、气管炎、肝炎、胃病、腰椎骨质增生,内、外痔、白血病,常年低烧,牙龈出血止不住,一百六十五公分高,却不到四十公斤。

我跟丈夫说:我生不了,年龄大了,身体不好,再去做手术也生不了。丈夫就要跟我离婚,房子他要,小儿子他要;至于我这么多年挣的钱呢?他一毛也不给,说都用光了,要我空著手出门。

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家,在店里落脚。前夫游手好闲,不管小孩,于是小儿子也跟著我到店里吃住。对面的老板娘看我可怜,劝我:你还有个小儿子呢!把小儿招呼好,有个盼头。

我尝尽了人间的苦辣,受够了别人的欺负:有的男人藉口理发在店里动手动脚;有时黑社会的流氓来一大帮洗头、理发、染烫、护理,最后一分钱不给,扬长而去;离了婚的前夫没钱了,就来店里要钱,吃饭睡觉赖著不走;就连徒弟也蒙我骗我,把理发的钱装进自己的荷包。

一个腊月的晚上,大儿子以前的同学来剃过年头。我一看到他,就想起死去的大儿子,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我流著泪给他理完发,不收他的钱。同学走后,我失魂落魄地跟著他走出了店门,他拐了两个弯不见人影。我就在黑夜里到处走,羽绒服和棉裤上都是雨和雪,头发、鞋子都湿透了,一直走到天亮才辨别方向,回到店里,门敞著,灯亮著,小儿还在床上睡著。

我变得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生意是做不成了,我关了店。

为了躲避前夫的骚扰,我下决心修建了几间房子。邻居们欺负我,占我地基,偷我建材,我也没跟他们争吵。房架子一搭起来,我用砖头抵死了窗子,做了大门就搬进去。没有钱装修,地上铺的是沙子,一块木板搁在砖头上就是床,睡上去摇摇晃晃。即使这样,好歹也是个家。前夫纠缠也进不了门。我走街串巷挑著竹筐卖菜,拉扯著小儿子度日如年。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九日上午,孝顺的小儿子去给我弟弟家送鱼。弟弟家门口塘里不知从哪里钻来了一只鸭子。村里没有人养鸭子,小孩子们见了都想抓鸭子。小儿子也去捉,一跳到塘里就沉底了。

闻声赶来的弟弟和村里的青壮年,跳进塘里把他捞起来,卫生所的医生也赶来了,但孩子已经没有呼吸。也没呛水也没呛泥,就这样走了,那年他十六岁。十一年前的这一天,大儿子走了,也是十六岁。

这就是我的命啊!我的眼泪流乾了,眼睛哭得要瞎了,一米近的人只看到影子。我活不下去了!我只想快快死去。我躺在床上四十八天没吃一粒米──胆囊炎,吃不下去。我还没死。我把老鼠药拌进粥里吃,也没毒死,都吐了。

菜地里浇水用的大井淹死过人,我趁著黑夜跳进大井里,希望被淹死。井水冰冷刺骨,我泡了一夜还没死,怕人笑话,只好又爬上来。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怕我寻死,就和挺著大肚子的妹妹轮番跟著我。我对老人家说:「你们不让我死,那就让我上庙里去吧!」

父亲受不了,没吱声,回家后喝了农药自杀了。我想:「该死的人是我呀!」妹妹不分昼夜地跟著我,怕我寻死。我的天,是黑天呀!

二、师父搭救 走向光明

屋后的奶奶劝我:「快跟我去炼功吧!只有大法能救你了。」妹妹推著我出门,跟邻居们去学法轮功。

她们炼功的人心好,有空来陪我、劝我。在礼堂里放师父讲法录像,几个人约我去,坐了一晚上,我一点儿也没听进去。又一次放学员交流录音,妹妹劝我一起去听,我也没听进去,因我整个人就泡在苦水中。

他们带我到辅导员家学功法,一天学一套。我学得挺快,回家就把口诀写下来,动作反覆比划,五天学了五套功法。功友们晚上又带我去学法。她们待我像待客一样,让我方便,把坐垫让给我,自己坐在报纸上,把最亮的日光灯让给我,以便我读法。

功友们的善心、祥和的场打动了我: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好?大半生来我受尽了欺侮,只有这里是一片净土。我的天亮了,我要修,我要炼。我请功友们到我家学法。

大半生来我受尽了欺侮,只有这里是一片净土。图为法轮功学员炼功。(明慧网)

在我家集体学法时,每人读两页,轮流读。《转法轮》第六讲204页和205页,师父讲到亲情的法理,每次都轮到我读。十几个同修围坐一圈学法,每次这两页都轮到我读,每次我都泣不成声,眼睛看不到,声音读不出来。同修们看到了,就帮我读。

一直读到第九遍《转法轮》,又轮到我了,下一位同修准备接过去读,我悟到:「我要修,我要读法。」我捧著《转法轮》宝书,大声地读著师父的讲法。

慈悲伟大的师父,打开了我的心锁,佛光照亮了我黑暗的天,我终于见到了光明。师父教导我真、善、忍,要为别人著想,把好东西留给别人,我的心敞亮了。

修炼才几天,师父就为我清理身体,我吐得很厉害,四肢僵硬,我心里说:「师父,我过得去。」我自己坚持走到同修家听讲法录音,走去走回,两天就好了。从此以后,无病一身轻。

修大法前,我的人生是黑暗的。修炼后,我走进了充满阳光的地方。深深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

【延伸阅读】

眼睛失明怎么办? 是谁让他们重见光明恢复视力?
【庆祝513】从弃婴到神童
一老一小的神奇故事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7/大陆法会-苦海有涯-我走进了充满阳光的地方-451380.html

(本文主图来源:pixabay)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