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家暴和丈夫外遇 她最终用诚善化解恐惧和怨恨

多年家暴和丈夫外遇 她最终用诚善化解恐惧和怨恨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之窗记者雨涵编辑)

小云是个从小自卑,缺乏家庭温暖的女孩。直到大学时,她遇到了一个阳光男孩。男孩对她呵护有加,让小云以为找到了人生归属。然而,婚后,丈夫外遇和家暴却朝她迎面而来。她是如何挺过家庭风暴的呢?

一起来看看小云的故事。

幼小的心中对这个世界充满困惑和疑问

小时候照片里的我,没有一张是笑的,不是撅著嘴、皱著眉,就是眼睛瞪的圆圆的。我性格内向、自卑,也很固执、倔强不服输。母亲说我特别倔,怎么打都不会改嘴,不说软话。

记得在我六、七岁时的一天,城里舅舅家的表哥,忽然来把母亲接走了,那一天,母亲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后来才知道是姥爷去世了。听说姥爷的遗体被火化了,母亲很伤心。我记得当时小小的我,在做饭时拿著木柴烧火,我盯著灶堂里跳跃的火苗,心里想著:姥爷被火化了,什么是火化呢?被火烧多疼呀!人死了要被火烧没了,就这样不存在世上了,那活著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困惑和疑问: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在这个家,人为什么要活著,死了又是什么感觉。

倔强自立 对家缺乏归属感


十二岁那年,我考上了当地的重点中学,离开家开始住校。初次离家,同学们想家都哭了,我却没有想家的感觉,也没有哭过。那是八十年代初期,学校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早晚都吃窝头和咸菜,只有午饭才会出现炒菜、馒头或米饭。我们经常在饭菜里看到老鼠屎或死苍蝇,很多同学嫌恶心,就把饭菜倒掉了;我觉的浪费粮食不好,把脏东西舀出去之后,还把剩下的吃完。

在宿舍里,大家常被臭虫咬得起包。老鼠更是不怕人,晚上等我们睡著了,它们就在地上、床上到处乱跑,有时还会被它们制造的声音吓醒。即使这样,我也不感到学校生活有什么苦的,离家后我反倒还吃胖了。

奶奶曾告诉我,我们姐妹几个的名字都是爷爷起的,后面都有一个云字。初中时,我常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著:流浪的云。我从小对家缺乏归属感,我总感觉自己就像一朵流浪的云,飘啊飘的,漂泊无定。

婚后现实击碎美梦

后来,我考上了省里一所大学,在大学里,我遇到了第一个让我觉得温暖的人。

他是一个很开朗、阳光、又讲义气的男孩,对我来讲,他就好像来自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完全陌生、遥不可及的星球。因为我们性格的巨大反差,和来自命运不可抗争的安排,我们走到了一起。他对我保护有加,让我感受到了从小没有得到过的被人关心的温暖。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在省城安了家,并很快有了女儿。

婚后,我以为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家,但事实却击碎了我的美梦。

离开校门后,丈夫因为能干,很受单位领导器重,很快就被提升当了办公室副主任,负责管理车辆安排、对外招待及各种迎来送往的事。面对社会的五光十色,丈夫很快就沾染了许多坏习气,开始成天在外面吃吃喝喝、打麻将、洗澡按摩,不回家吃饭也成了常态。

因为丈夫的晚归,以及和婆家的矛盾,我和丈夫开始各种无理由的吵架。婚后,丈夫性格的另一面也开始浮现了;他变得暴躁、易怒、冲动起来甚至还有暴力倾向。

心力交瘁之际 寻找到人生真谛

面对生活的拉扯,我感到心力交瘁,看不到未来,我常想著什么时候能离婚就好了。但因为有了女儿,我把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慢慢的也就不在意丈夫是否回家了。日子就这么熬著,过一天是一天。

命运的转机往往就在那看似平常的一件小事。一九九六年十月,我放假回娘家,母亲递给我一本书——《转法轮》要我看。我什么也没想就看了起来,当晚一口气就看完了。看完后,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人生真谛啊。

从小到大,我对生命的困惑,对这个世界的种种疑问,都找到了答案。那时我内心深处的开心 、喜悦、幸福,真是所有词汇也无法表达的。然而,在我开始修炼不久后,家庭更大的魔难却也开始了。

从小到大,我对生命的困惑,对这个世界的种种疑问,都找到了答案。(明慧网)

丈夫一心想离婚 家暴成常态

一九九七年初,丈夫有了外遇。他瞒著我,编各种理由不回家吃饭,有时很晚才回家;再后来,丈夫甚至想方设法要跟我离婚。但他的同学、同事都知道我的为人,也知道我对丈夫好。不论在家庭或工作,我都尽力做好本分。丈夫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离婚,就开始不让我炼功,找碴打我、骂我。

晚上,我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丈夫就冲到那里大吵大闹。早晨,我到户外集体炼功,丈夫就在一旁狠狠的踢足球,制造各种噪音。

那时我刚开始炼功不久,并不懂怎么修炼,只知道默默的、被动的强忍过去,没跟丈夫争执。我给丈夫讲了一些自己从学法中明白的道理,希望他也能跟我一起修炼,希望他能自己改好。

无奈的是,丈夫一心想和我离婚,却不明讲;他拿我修炼当作藉口,把家里的这场闹剧演得越来越激烈了。

有一次,我把女儿送去幼儿园后,回到家正准备去上班,丈夫竟拿著菜刀不让我出门,他威胁我不准再炼功了。我不吭声,他就更生气了,像发疯了一样的拿起打火机,要点燃床单,说要把家烧了。

眼见火著了起来,我赶紧一边灭火,一边拦著丈夫。丈夫被我拦住了,他乾脆整个人躺到床上打滚,他又哭又骂,全身紧缩成一团,表情很痛苦。最后,他激动地整只手都像鸡爪一样卷曲著,连正常伸开都没办法了。我赶紧一边劝他,一边安慰他,等他稍微平复一点,再慢慢帮他把手指一点一点舒展开来。

我没有答应丈夫不炼功的要求,只是给单位请了一天假,没去上班。但从那天起,我变得很害怕丈夫,也不敢再跟他提起任何炼功的事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天天播著污蔑大法的宣传,丈夫觉得自己更占理了,对我更是没有底限的打骂。那时,丈夫天天看著电视的宣传,一边强迫我看,我不看,他就跟著电视,用恶毒的话跟著骂。等女儿上学后,再把我吊在门框上折磨。

那时不管因为什么事,只要他不高兴,不管手里拿什么东西,都会直接冲我扔过来,家里时时弥漫著硝烟,我对丈夫的恐惧和怨恨也变得更深、更重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天天播著污蔑大法的宣传,丈夫觉得自己更占理了,对我更是没有底限的打骂。(明慧网)

用诚善化解恐惧和怨恨

有好几年的时间,我一味苦苦承受著丈夫的打骂,心性却没有真的得到提高,家里的这一个难关也一直折磨著我。透过不断的学法,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心,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丈夫的恐惧太深,也一直都没有去掉对他的怨恨。大法修炼教我要与人为善,宽以待人,何况是自己的亲人呢?我意识到要先改变自己,哪怕是再亲近的家人,也要多看他的好处,少看那些不好处。

我也试著站在丈夫的角度,替他著想。这些年共产党迫害大法修炼者,丈夫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跟著我一起经历了不少沧桑。走到今天,我实在应该感谢他的陪伴和帮助。慢慢地,我的心里有了正念,也渐渐能够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关心丈夫了。

不管丈夫多晚回家,只要他在外面没吃好饭,我都会煮他爱吃的挂面汤给他暖胃;或者准备一杯甜的蜜水、一杯泡葛根的水、一杯温水,静静放在他的床边;不管他如何,我从不对他吵闹。我告诉他:是大法教我做好人的,你是我的亲人,我自然也要对你好。我还写信给丈夫,跟他讲修炼的福分,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并为这些年来,给他造成的伤害,向他道歉。我真诚地告诉丈夫,希望我们珍惜彼此今生的缘分,不结恶缘,结善缘。

随著我的改变,丈夫也在改变。他开始在朋友面前,骄傲的夸我是好媳妇;还给他的朋友们讲,他喝酒回家后,我如何照顾他、对他如何好。

有一次,我回家晚了点,丈夫一见我回来,就开始恶狠狠地骂了起来。我没多解释,只是默默地打扫被他弄乱的屋子,我在心里背著大法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打扫完了,我就平静地劝丈夫别生气,告诉他我会注意的。慢慢地,丈夫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自己回房睡了。

这件事情让我发现:我确实修去了长年以来,对丈夫的怨恨与恐惧。我不再害怕面对丈夫,我活得更坦荡、堂堂正正,这个家对我终于不再像个牢笼了 。

而丈夫的人和心也回到这个家,我们夫妻就像朋友一样相处,互相替对方著想,相敬如宾。有时我上班中午时间紧,丈夫在家的话,就会问我想吃什么,他去买回来,自己在厨房做好。等十二点我事情处理完,我们就一起吃饭。

结语

二十多年的婚姻,走到今天,因为有大法的指引,我这个历经风暴,差点要散了的家,如今变得温馨祥和,用丈夫的话说,都忘了怎么吵架了。我们的女儿也已经从国外读研毕业,回国上班了。

修炼大法使我能更清醒地看待世间的是非恩怨,用更超脱的心态,面对原本根本不可能化解的婚姻矛盾。

大法荡涤了我心中的黑暗,我这朵流浪的云,终于找到了心灵真正的归所。

【关联广播】

明慧故事广播:挺过外遇与家暴 修好夫妻学分

【延伸阅读】

从主妇到教授 她们都有婚姻幸福的密码
西方轮回研究漫笔(2)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大梦初醒 拜金女成了好儿媳(上)
她不再苦撑婚姻 却迎来首个与先生共度的情人节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5/天上的云-437278.html

(本文主图来源:pixabay)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