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缠身苦寻道 终闻大法获新生

病魔缠身苦寻道 终闻大法获新生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明慧之窗记者小昆编辑)

一个被病魔、恶运缠身的女子,有一天,她站在一尊未知名的大佛像下,久久地仰望著佛像,她祈祷著甚么?后来又遭遇了甚么?

一起来看看她的故事。

苦不堪言的人生 何处是希望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座小城市,六岁前我无法行走。而且从小到大我疮病不断,黄水疮流出的黄水流到哪,我身体哪就开始烂,常常我身上的血痂和衣服、脓水粘在一起,我脱衣或者走路时都会撕扯著疮口,让我痛彻心肺。这疮病到冬天都没有断过根,每到春季就开始复发,年复一年。我又得过要命的大大地瓜疮(疖肿细菌感染),它长在我头上、背上、肩头上,我高烧几天几夜不退,特别是肩头上的大疮差点因此锯掉了我的右臂。而我又有中耳炎,后来更因为长期的中耳炎让我耳背,听力差。

我们全家六口人,没有固定的收入糊口,小时候,全靠母亲带著全家做点手工维生,可是即便如此,我们连最基本按人口配给的杂粮都买不起。

长大一点,我又先后患上了关节炎、风湿心脏病,得了急性黄疸型肝炎后又转成了慢性肝炎,我被肝炎病折磨得死去活来,但是疾病却一点也不放过我,紧接著我又患上了血小板减少症、胆结石、胃窦炎、眩晕病、偏头痛、肠炎等等病,我活得真是苦不堪言。

那一年,老家有招收尼姑的消息,我动了出家的念头。我回家告诉母亲,但母亲不答应,我只好作罢。一九八八年春天,我在急性阑尾炎手术后,无知的练了歪门气功,招来了动物附体,我的身体更是虚弱的提不起脚,我只剩下无尽的烦恼与忧愁。

「我要是能当上佛弟子该多好啊」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底,我到重庆大足县宝鼎山,看见大足宝鼎山石洞里有一尊庄严的大佛像,佛像周围雕塑有彩云、神仙、仙鹤、鹿、还有金龙,这条金龙环绕在洞顶的左边上方,它将石洞的浸水从龙口一滴一滴的滴进一个胖和尚(塑像)举著的钵里,而浸水怎么滴也不见和尚的钵装满。

我在寂静的石洞里,耳中听著「滴答、滴答」有节奏的滴水声,一时间我忘记了尘世间所有的烦恼与忧愁。

在佛像的左右前方有两列弟子,我仔细地看著这两列弟子,他们的神态安详,自在快乐,栩栩如生,连袈裟轻薄的质地雕塑得也那么逼真,袈裟好像柔软而自如的飘浮在我的眼前。我从右至左依次看著大佛像面前的两列弟子,心想:「我要是能当上佛弟子该多好啊。」

我站在大佛像前,佛像宝像庄严、如意自在,我出神地仰望著端坐在大莲台上的大佛像,内心渴望自己此生能得到明师与高师的指点。我就这样仰望著这尊大佛像,久久地、久久底仰望著。

重庆大足县宝鼎山摩崖造像。(公有领域)

自那次回家后,我每天晚上把家务做完,照料小孩睡著后,我就坐在床上,学著佛像双盘腿和打著手势的样子静坐在那里。

没有想到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全家人食物中毒了。中毒时,我就感到自己脑髓被一下抓住,之后被挤压成针尖大小的刺痛,这刺痛让我难以忍受。瞬间,那个疼痛又下窜到我的脊髓至腰部,这时我就全身无力瘫倒在那里,而同时我的心脏像是一下子提到了喉管上,我的脉搏狂跳不停,紧接著我就不省人事了。

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我被强行抽脊髓、反覆洗胃、洗肠、输液。

那时是一九九零年,我被折腾的像个死人一样没有生气,此后,我总感觉死神与我同伴,我常常提不起气来,说话都没有声音,心里难受得像要断了命一样。到了一九九三年七月时,我还曾双眼三次瞬间失明,最长达十几分钟。

特别是这段期间我弟弟因掺练气功,导致精神失常,而引导弟弟入气功门的人正是我。这件事情,对我的精神上的打击,更是雪上加霜。

我多次想到了死,并准备好了如何死。但冥冥之中我似乎又始终还在等待著什么,期盼著什么。

从睡梦到现实 金色的法轮神奇壮观

就在我第三次失明的两个月后,一九九三年九月的一天夜里,我在睡梦中惊奇的看到深邃的夜空中,一个巨大的金色法轮向我飞来,法轮带著那强劲无比的风力旋转而来,我被这神奇壮观的景象所震撼,瞬间我就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并惊喜地高呼道:「哦,原来宇宙的气是凉的!」

坐起身的我当下听见房间右上方正啪啪作响,我一看是立柜上放的大纸箱盖已经被大风卷下了,而纸箱盖在余风带动下正在煽打著立柜的门板,所以啪啪作响著。原来!这金色法轮不是做梦,是真的!

我心里感到无比惊喜,我特地看了手表,这神奇的时刻是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三日凌晨三点整。以后的我都一直记得这个日期,这个时间。

终于找到期盼的师父

就在这天的一大早,我和单位的同事一起报名了重庆第一期法轮功传功讲法班。原来,九月十三日到二十日,是法轮大法李洪志老师亲临重庆开班授课的日子。在凌晨这神奇的经历之后,晚上当我坐进江北区区委礼堂时,我又惊呆了!因为我眼前的这一幕太熟悉了!李洪志师父坐在台上讲课的情景、包括灯光、我坐的位置,我都曾在睡梦中看到、一点不差!讲台上李洪志师父在讲法,那声音彷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令我震撼!

我坐在礼堂听著李洪志师父讲法时,我的左耳心突然钻痛难忍,当我真的无法忍受要起身走出礼堂时,我左耳的钻痛又突然消失了。但讲台上李洪志师父讲法的声音在我耳中却一下子明亮、清楚了!我三十几年的中耳炎导致的长期耳背竟神奇般的好了,我听见的声音不再象之前是紧捂著耳朵听的感觉。回到家后,我兴奋地告诉家人这个神奇的经历,就在我带劲地讲的过程中,我的另一只耳朵,右耳也钻心的疼痛起来,而且疼痛之势比课堂上更猛烈,然后,我的右耳也好了。

在学习班的第三天,我的身体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原来夏天象压著冰块的脊背也有了温暖,提不起来的千斤脚、万斤腿,已轻盈矫健快步如飞。我走在路上,就像小姑娘一样,总想蹦蹦跳跳,心里那个高兴啊,简直无法形容。听课中,我看见了大法师父手掌中打出的法轮,有各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还在不断的变换著颜色,整个传法场上也随著全都充满著相应的颜色中,每个人都溶入在其中。

那几天,尽管白天连续上班,晚上要赶车到重庆听师父讲课,可我一点也不感觉累。上班稍有闲暇时就跟同事们讲我遇见了世界上最好的、最高的师父,讲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件神奇事!我总也讲不完,同事们也爱听。

在讲法班结束后,我心想:我期盼的师父、期盼的大法终于找到了!我一定要修炼下去,直至功成圆满。

所以,在日后的矛盾中、在我感到无名的委屈时、在痛苦的过关中,甚至在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暗无天日的黑窝遭受非人的折磨时,我都把眼前的一切看得淡之又淡、什么也不是了。

一九九八年重庆沙坪坝区绿色广场(现三峡广场)法轮功学员炼功。(明慧网)

结语

当这位故事主角在石洞里仰望著那尊大佛像时,她可能未曾想到过,佛像背后的宇宙会有多么的浩瀚。而她在人生痛苦的迷茫中,她后来所获得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更是整个生命的新生。

【关联广播】
明慧故事:在一尊大佛像下,我仰望著

【延伸阅读】
气虚体弱四十二年 绝望的她终于找到希望
从大师变徒弟 中医武术名家李有甫的故事
阿根廷电影制片人的寻道之旅(上)
上下求索 终于知道了人生的目的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5/迷茫人生求索苦-大法开传生机来-284454.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