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少年抗压力差漠视生命  根源何在?

中国青少年抗压力差漠视生命 根源何在?

文/石清(明慧之窗记者李莲编辑)

近年来,中国大陆网络频频传出学生自杀事件,令人触目惊心。曾有大陆家长说,她们微信群内一周就传出四个中学生自杀惨案,电视都没报导。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武汉市江夏一中学生因玩扑克牌,被学校请家长来校而跳楼身亡。十九日,一名南京大学在读女博士,在宿舍跳楼自杀;同日浙江宁海县也发布,第一职业中学一名女学生坠楼事件;二十一日,中北大学信息商务学院通报,一名学生从学院教学楼坠楼事件。

二零二一年四月,上海卢浦大桥上,一位妈妈因十七岁的儿子在校和同学吵架,一边开车一边责骂孩子,孩子愤怒之下冲出汽车,跳桥身亡。只差一秒没能抓住孩子,妈妈捶胸顿足,跪地痛哭……

孤独无奈的学生。(图片来源:Pixabay)

每分钟就有2人死于自杀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文章称,据中国官方公开报导的一组资料表明,中国是世界上儿童自杀第一大国。而大陆权威儿科机构「北医儿童发展中心」调研表明:在中国,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每分钟就有2个人死于自杀,还有8个自杀未遂。

在欧美和其它发达国家,90%的自杀来源于精神疾病患者,中国的自杀人口有50%源于精神疾病患者,还有一部分为留守儿童。因此在中国,社会因素比精神疾病因素更为重要。这到底是为甚么?

生命的意义何在?

「他们并非一味想死,只是不知道为甚么要活著?」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谘询中心的副主任徐凯文,在接触过大量寻求心理谘询的案例之后,对于学生有轻生心理做出了分析,「40.4%的学生认为活著没有意义,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

信仰缺失,心灵空虚;一切向钱看,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笑贫不笑娼;老人倒在地上没人扶……这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现状。

中共建政后,中国社会的传统文化被拋弃了。从一九四九年,中共儒释道三教齐灭,中共灌输无神论、斗争论,不敬天,不敬地,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在这样的氛围中,人们追求现实,及时行乐,生命失去了支撑。

一位家长说:「现在年轻学生这一代,包括读书,一切都是为了将来找个好工作,多赚钱,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精神非常空虚,造成自身抗压、抗挫折的能力很弱,遇到挫折就会产生轻生的念头。」

心灵没有信仰的滋养,人生有如黑夜中前行,当残酷的现实碾压过来时,弱小的内心就承受不住了。

教育是中共统治的工具

我们来看一看孩子们是怎么长大的。

一、灌输中共党文化思想。从六岁开始强迫加入少先队,高中强迫入团。学校党化教育愈演愈烈,红色教育要求统一思想,要求孩子绝对服从,方式上简单粗暴。

二、用高考当「指挥棒」,以「大学升学率」为唯一的标准,层层下压直至小学、幼儿园,古人提倡的「因材施教」、「有教无类」荡然无存。因为中共不信神、不信天,本来在传统化中讲「人各有命」、「天生我材必有用」,而中共却把孩子们逼上了高考的「独木桥」。

二零一四年大陆当局出炉《教育蓝皮书》中写道:「当我们查看中小学生自杀案例的时候,我们发现因为『成绩不好』『成绩下滑』导致的自杀不在少数。在应试教育下,只有好的分数才被接纳,分数带来的紧张,弥漫在中小学里。」

最近,中共把贝多芬的交响乐《欢乐颂》列入中学教材禁用名单,原因是该乐曲为宗教音乐。一首听来让心灵祥和、净化精神的古典音乐,竟被列中共教育的黑名单。

孩子们在绝对「功利化」的现实环境中,精神世界日益贫乏,对于心理上的戕害,最后就会演变到对生命的扼杀。

清零封锁使年轻人陷入极端境地

中共对新冠病毒的清零封控措施,也迫使部分年轻人陷入极端境地。与去年同期相比,二零二二年前七个月,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上「心理谘询」搜索量增加了两倍多。

很多教师们表示,如果被感染的耻辱还不够,那么因感染新冠病毒或因成为密接者,在考试前被隔离数月最终错过高考,这些学生会更感绝望。

另一方面,年轻人就业前景黯淡也加剧学业压力。中国城市青年失业率已飙升至19.9%,创历史最高水平。根据复旦大学今年对约4500名年轻人的调查,约70%的人表示不同程度的焦虑。

自杀害人害己

在汉武帝时代开创的「庠序之教」,就曾经以《孝经》为教材读本。

《孝经》中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也就是说,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自己不能随便毁坏,这是一个基本道理。

一个连《欢乐颂》都要禁止的「党天下」,哪有启迪孩子敬天向善的传统文化容身之所?中共灌输无神论,不信神,不信生死轮回、善恶有报,以为只有今生和当下,以为自杀能解除当下的痛苦,一了百了。事实并非如此。

自杀不仅有悖人伦,更是违背天理。《中庸》开篇称「天命之谓性」,即人的根本特性乃受天所命。

在古人看来,人的生命是由天所赋,此生的目的即在回归天命,实现内心向善的要求。而杀生和自杀会犯下大罪,是背弃天意的表现,不仅对自己不负责任,也给别人带来痛苦,因此会造下很大业力,死后也没有好下场,可能来生还要受难,因为欠下的债是一定要还的。

如果明白自杀害人害己,还有谁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真善忍改变人心

最近,明慧网刊登的《家有小同修》一文中写道,十三岁的小外孙给爸爸写了一封信,题目是《严厉的爱》。 信中说:「我从小就没有受过宠爱,我不知道那种宠爱是一种甚么样的爱。我只知道在您的这些年频繁的惩罚中,我的学习成绩上来了,我的写作能力增强了,我现在基本上能读中文的《转法轮》了。」

「另外,我的体魄强壮了,家里的甚么重活我都能干了。在学校里或到同学家里,老师和家长都夸我有礼貌,懂规矩。哇!我现在才明白,您是通过惩罚在锻炼我,培养我的能力,教我如何做人,我现在真正受益了。」

「那个时候,我也在怀疑,您是不是不爱我,但您一边惩罚我,一边精心地为我准备每天上学的中餐,做有营养的晚餐,为我买运动服,参加各种体育运动。在各种比赛前,为我准备水,准备食物等等等等。」

「我现在才明白,您是把对我的爱埋在心中,默默地爱。您是把严厉的一面摆在面上,把真正的爱埋在心中,所以我把它叫做『严厉的爱』。这种爱是一种伟大的爱。我过去一直都在误解您,埋怨您,恨您,让您受了极大的委屈。」

「我现在真心地向您道歉,感谢您对我的培养,您是真正对孩子负责任的好父亲。我真的好爱您好爱您。」

结语

这封信出自一位十三岁的少年,著实令人感动,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他可能仍然在嫉恨父亲,而修炼之后,他能换位思考,明白父亲对他的爱。

然而,崇尚「假恶斗」的中共打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将中共的斗争哲学潜移默化地植入每个家庭、每个人,它甚至比中共病毒更毒。

生活在「党文化」中的人,不知不觉中被污染,并运用这种强制、争斗、指责、埋怨、互相伤害的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孩子,无辜的孩子成了中共党文化的牺牲品,长此下去恶性循环。

我们只有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遵循真、善、忍永恒不变的法理,才能踏上生命的归途,因为那是你久远的期盼。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图为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在新西兰首都威灵顿举行游行活动,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三十周年。(图片来源:明慧网)

【延伸阅读】
美国九零后高材生:修炼指引人生
伊朗女孩曾经寻死 如今目光闪烁希望
四次自杀被救 苦命女修大法苦尽甘来
看古今孝感天地的故事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7/青少年漠视生命-根源何在-(图)-413449.html

(本文主图来源:Pixabay)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