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报惊心 中共监狱警察是高危险职业

恶报惊心 中共监狱警察是高危险职业

文/浅山(明慧之窗记者方心编辑)

在中共监狱里,瞪著眼睛抵赖,谎话张口就来,在狱警们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撒谎抵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是他们的一贯做法。但罪恶无法被谎言掩盖,当谎言被戳穿之时,只会愈加显露其丑恶的形态。

掩盖罪恶是自欺欺人

中共监狱的警察都知道,法轮功学员在家孝顺长辈、呵护幼小;在外用心工作、尽职尽责,不贪污腐败,不杀人放火、坑蒙拐骗;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社会上最善良的一个群体。

警察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背地里却干著最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警察就说是「正常死亡」或「病死」。警察甚至一边打人一边说:「谁打你了?」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在「转化」迫害中,大队长王丽梅用高压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王守慧,用两根电棍电了一个多小时,电得嘴肿起很高。一听说外边要来检查的人了,恶警们马上就把电棍收的收,藏的藏,制造假相。

◎ 马长青,六十九岁,吉林省榆树市养路段退休职工。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被劫入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监狱检查身体时,大夫问马长青:「你胃里怎么一点食物都没有?」马长青说:「他们不给我饭吃。就给点用玉米面做的稀汤加点盐,每顿一小饭勺。」

马长青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四个多月,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斤锐减至八十斤。马长青就因为说了「他们不给我饭吃」这句真话,被九监区二区队李姓恶警大队长弄到一个小屋里,把电棍调到最大电流,电击他两个多小时,共用了三十多根电棍。

◎ 张淑香,女,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小刘家村人。二零零零年一月中旬,被绑架到招远拘留所非法关押。一次,张淑香被恶人付文会打的毛衣都碎了,头发被揪下来一把,又被强行拉到屋里抓住头往墙上猛撞。还朝她的脸狠狠地打,脸都被打肿了。一边打一边还说:「谁打你了?谁打你了?」当张淑香把这事告诉所长王启德时,他竟说没有打人的。

◎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原杂志副总编张忠余,二零零零年末,他讲述了第一次遭受的酷刑:「在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后来的国保大队),我被警察背铐在椅子上,他们抡起带铁扣的皮带向我头部等处狠命抽打,拳打脚踢。更令人痛苦的是『背剑』── 把我的一只胳膊从肩上拉向后、另一只从腋下向上拉向后背铐一起。随著时间的延长,痛苦不断加大。恶徒还嫌不够劲,还在手铐内强行塞入玻璃啤酒瓶。手铐深卡在肉里,抻的手腕、胳膊要断裂似的。我被一直从早晨折磨到傍晚。」

「为掩人耳目,恶警开著电视,把音量放到很大 ── 因为人被折磨的痛苦不堪时,会禁不住惨叫。恶警这样做,是为让外人以为是电视里的声音,这是其一贯的做法。那些警察在中共谎言毒害和利益驱使下,已丧失了人性。他们折磨完人还恶毒地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全然一副流氓嘴脸。」

◎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刘艳华因坚持信仰真、善、忍无罪,拒穿囚服。犯人组长芦淑华指使犯人黄丽艳、马敬文等人把她拖入小库房,长时间暴打、辱骂,用胶带将她的嘴封上。

第二天,还给刘艳华系上束缚带,绑在床的铁柱上。刘艳华稍闭下眼睛,犯人马敬文、王微就打她、骂她、搧嘴巴子。马敬文趁刘艳华不备,用脚反覆碾压她的双脚,刘艳华疼得浑身颤抖。这样一直折磨了八天八夜。

一天,狱长史耕辉带三、四个狱警到监舍视察,刘艳华对史耕辉说犯人打她。史耕辉故意问全监舍的犯人:「你们谁打她了?」监舍所有犯人异口同声地说:「没打她。」史耕辉瞅著刘艳华,狠狠地说:「谁看见了?尽撒谎。」说完就转身走了。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他们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人处世,修炼者遍布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明慧网)

恶报惊心放过谁

善恶有报是天理。发布迫害指令的最高层政法委、610 (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官员及各级警察都在纷纷遭报,暴毙的、被查的、自杀的比比皆是。恶报随时可能以各种方式降临到迫害者头上。

下面仅摘录几例:

▼长春市国保大队中队长王立文遭恶报死亡

吉林省长春市国保大队(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中队长(外号王铁嘴,四十多岁),几年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无计其数,遭恶报死亡。

王立文在长春市 610 办公室的操控下,从二零零三年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阴险、毒辣。其中被迫害致死的王守慧母子俩就是他蹲坑后非法抓捕的;徐彬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于翠兰被王立文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十年。

王立文曾到被他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家里,企图威胁利用其当特务,被严词拒绝。这位法轮功学员向王立文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真相,希望他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不要知法犯法,赶快退下来,不要干了。王立文说:「暂时还不能洗手,等我把于翠兰的案子办完了,我就不干了。」

王立文不听善劝,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五月,将于翠兰绑架迫害。此后不久,王立文在旅游途中暴死。

▼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所长王兴友遭恶报殃及家人

吉林省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所长王兴友,自任职该所所长以后,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王兴友遭恶报殃及女儿,他年仅十二岁的女儿脑血管崩裂,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王兴友曾将法轮功学员吕晓薇绑架到五公里拘留所,造成吕晓薇身体极度损伤。在非法关押第十三天的时候,拘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家属把吕晓薇接回。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王兴友带领农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唐克、吕明选等十余人,用大锤砸开防盗门,将当地法轮功学员孙艳霞、韩健平、付贵华、小燕强行抓捕到国保大队酷刑逼供。将付贵华家的财产洗劫一空。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王兴友及手下又将吕晓薇绑架到长春奋进洗脑班。那天吕晓薇被绑架时,浑身抽搐。吕晓薇的母亲在车上质问王兴友:「你也有儿女。我姑娘抽(搐)成这样,你们还把人抓走!」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农历七月十五鬼节),王兴友唯一的女儿脑血管崩裂,不治身亡。迫害佛法的人给子孙后代留下的是无尽的灾难。

▼榆树市原公安国保大队恶警郭树清遭恶报殃及家人

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恶警郭树清为了一己之利,紧跟中共邪党,部署、跟踪、骚扰、绑架、抄家、刑讯逼供,迫害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在非法讯问法轮功学员时,郭树清经常不是打法轮功学员的嘴巴就是拳脚相加。

二零零八年腊月二十八这天,噩耗传来,郭树清的儿子被自己家的加长大货车给挤压成重伤,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郭树清就这么一个儿子,精神上的打击和丧子的亲情承受,比他自己命丧黄泉都要难受的不知要多多少倍。

▼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宁延生遭报殃及儿子猝死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兼行政执法局局长宁延生,在任职期间(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法制科与国保大队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想叫哪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报到法制科,从来没有退回过。这期间,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二百六十八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宁延生的儿子在吉海宾馆房间里突然死亡,还正赶上「七一」中共邪党生日出殡。宁延生就这么一个儿子,听到儿子死亡的消息他痛不欲生,简直要达到崩溃的地步。

全世界只有在中国地区,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而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明慧网)

天网在收 抓紧时间自我救赎

昔日效忠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党徒,屡屡成为了阶下囚,上至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苏荣、李东生、王立军等,下至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警察等,都在陆续遭恶报,有些已殃及子孙。

天网在收,大限将至,以后的恶报实例更会急剧增多。中共监狱的警察们,你们正面临最大的危险。神目如电,等恶报降临到自己头上时,后悔就晚了。弃恶扬善,为儿孙积德积福,才不枉来世一回的目的和意义。

延伸阅读:
中国「艾希曼」们的命运 是无辜还是万恶?
湖南镇610主任:我就是失业,也不再干这一行
为了自己与家人 公检法需抵制中共迫害政策
「三退」者心声:相信中共谎言没有好结局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25/中共监狱的警察们:你们是最危险的-452293.html

(全文图片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