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来时  谁能不受侵扰?

瘟疫来时 谁能不受侵扰?

文/净音(明慧之窗记者李翼云改写)

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瘟疫,史册中有许多关于当时状况的记载。

东汉末年瘟疫盛行,著名医学家张仲景在其《伤寒杂病论》序言中写道:「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元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张家家族壮盛,不到十年间,二百多人的家族,就死了三分之二,想来心惊。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也对瘟疫有过详细地记述:「人们只知道死亡的人数在剧增,但找不出原因,也找不出制止的办法。尸体多得无人掩埋,食人肉的鸟兽都因撕咬了尸体而死亡,连家中的狗畜都不能幸免[1]。」

当时疫情的惨烈可见一斑。

十七世纪,英国伦敦发生了一场大瘟疫,小说家丹尼尔·笛福(Daniel Defoe)亲身经历了这场浩劫,他在其著作的《伦敦大瘟疫亲历记》一书,写下这么一句话:「伦敦在一六六五年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夺取了十万人的生命,然而,我却活了下来。」言辞中充满了大劫过后幸存的余悸,以及对生命中冥冥不可知力量的惊叹。

瘟疫乃天地之邪气  惟人自招

清代医家刘奎所著《松峰说疫》一书,博采古代与瘟疫相关的论述,广泛收集民间的验方,辅以临床诊治经验,内容十分丰富。

书中阐述「瘟疫乃天地之邪气」,发生的原因「多因人事之相召,而天时之气运相感也。故气机相侵,而地气又复相应,合天地人之毒瓦斯而瘟疫成焉。」

瘟疫是天地之间的邪气所造成的,是人的心念、行事招来的,天时的运转感应了这股邪气,邪气遂侵扰世间,污浊的地气又与之应合。这股由天、地、人所生的邪气合而为一,就成为毒气,也就是瘟疫。

可见,瘟疫的到来,与世道人心有著绝对的关系。

孝悌之人平安度过劫难

瘟疫不是绝症,也有许多相应治疗的处方,刘奎书中将疫病详加分类,并罗举大量相关的处方。然而,身为医者的刘奎,同时也记载许多不依靠药物,仍平安度过劫难的事迹。

什么人能不染疫呢?

晋朝咸宁年间,一场大疫席卷而来,隐士庾衮的三个哥哥,有两人感染而亡,二哥庾毗病况沉重。由于当时疫情实在太严重了,他的父母与其他家人都不得不到外地避居,只有庾衮不愿离去,即使父母严厉强逼,他也不愿跟随。

庾衮独自留下亲自照顾哥哥,日夜不息,又经常在两位哥哥的灵柩旁垂泣哀号。三过多月后,疫情逐渐消歇,家人才返回,庾毗的病好了,而庾衮始终没染疫[2]。

刘奎在故事后评注:孝顺父母、友爱手足的人,是如此受到上苍的护佑啊!

孝妇感动天 

晋朝陵城县东边的村落遭逢大疫,听闻有人染病,众人都不敢接近。

熊礼的妻子钱氏正巧归宁娘家,听到公公婆婆染疫,便想要回去探视,她的父母却不允许,钱氏说:「媳妇本来就应该侍奉公婆,现今公婆病重,我却不回去照顾他们,这跟禽兽有什么不同呢?」随即只身上路。

抵达公婆家时,她的公婆看见疫鬼互相交谈说:「诸神都对这位孝顺的媳妇百般护卫,我们不赶快回避的话,会受到不小的惩处。」自此,公婆的病都好了,一家都没再染疫。

一位孝妇不畏瘟疫照顾公婆,危难之时,仍谨行孝道,真心为公婆著想,是以刘奎评注曰:「邪不侵正,孝可格天,真祛疫之良方也。」

舜帝「孝德声闻」(图片来源:《帝鉴图说》公有领域)

爱民仁官不染疫

隋朝时,岷州刺史辛公义,发现一个令人忧心的现象:当地人家中,如果一人得了疫病,全家人都躲得远远的,不照顾病人,病人大多不治而死。

于是,辛公义派遣官员巡视考察其所管辖的区域,把病人都抬来,安置在官署的厅堂。夏季暴发瘟疫时,病人有时达到数百人,厅堂厢房都挤满了。

辛公义亲自在厅堂上设立一张床榻,自己从早到晚坐在其上处理事务,而且他将所得的俸禄都用来买药,为病人找医生治病,劝说病人吃饭喝水,不久,病人全都痊愈了。

事后,辛公义召集病人的亲属说:「死生有命,和是否接触病人无关。过去你们拋弃病人,所以他们才会死。如今我集合这些病人,坐卧都在他们中间,如果说传染,我哪能不死,且病人却全好了?」

刘奎记录了此事后还有一句点评:「辛公之不染疫,乃清正仁爱,存心得报,世之作吏者,不可不知也 。」

清正仁官不染疫,世间为官的人,不可不知啊!

积德行善 疫鬼不侵

同时,刘奎还收录了两则事迹,说明积德行善的人家,自有吉神的护持,疫鬼不侵。

从前,城里发生一场大疫,一位白发老人却教导一户富裕人家调配药材包赠送给城里的人,生病的人都因服用此药而痊愈,而富人一家始终没有染疫。

之后,有人看见两个疫鬼经过富人家门口说:「这户人家为善不欲人知,经常默默行善,造桥铺路,赈饥济寒,阴德无量,有吉神拥护,我辈怎么敢进入他的家门!」

宋朝缙云未显达时,天亮前出门遇到好几个恶鬼,胆大的缙云就问他们是谁,疫鬼回答:「我们是散疫人间的疫鬼」。缙云说:「我家有人染疫吗?」鬼说:「没有。」缙云又问:「为什么呢?」疫鬼说:「您家三代都隐人之恶,扬人之善,是心存仁厚之家,以后会很显贵,我们怎么敢进您家门呢?」说完就不见了。

疫鬼说:「您家三代都隐人之恶,扬人之善,是心存仁厚之家,以后会很显贵,我们怎么敢进您家门呢?」(图片来源:明 仇英《清明上河图》公有领域)

正气存内 邪不可干

医者刘奎在广辑民间药方,详论诊治之法之余,为什么还费心记载这些在疫情中未染疫者的事迹呢?

身为医生,阅尽生死无数,千帆过尽后,深解人力有时而尽,只能尽力寻找良方,尽心治疗病患,善尽人事,而天道深远,许多的奇迹显示:宇宙有更高的力量护卫著人身免于疫气的侵扰。

刘奎书中开篇第一条,即引《黄帝内经》素问篇说明了一个重要的道理:

上古时代,黄帝问老师岐伯说:「我听说瘟疫到来,都会互相传染,不管年龄大小,病状都相似,如果不施以治疗,要怎样才能不互相感染呢?」岐伯曰:「不受感染的人,都是因为正气存于内,邪气无法干扰之故[3]。」

那么,什么是「正气」呢?从刘奎的记载中,我们了解「正气」是存在于人内心的良善品德,良善的品德正如熠熠发光的珍珠,紧紧牵引著神灵的护持。

守住良善正气  重视信仰

如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各国感染人数居高难下,死亡人数持续攀升。没有特效药,没有足够的医疗物资和医务人员,芸芸众生要如何度过这次全球人类大灾难呢?

面对瘟疫,美国前任总统川普尚且号召民众祈求神的护佑,重视信仰的力量。

然而,近代以来,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者长期在东西方系统的推行反传统、反道德的思想行为,很多人已经拋弃了传统的道德与是非标准,拋弃了对神的正信。这正是世道大乱,人心下滑的乱源,是邪气所从生的根源。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我只相信科学。然而,科学家指出,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知物质质量在宇宙中只占4%,其余96%的物质存在形式,科学根本还无法探究。

二零零五年,美国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的免疫学家,在权威杂志《替代与补充医学期刊》发表论文,证实与健康者相比,法轮功修炼者的嗜中性白血球吞噬和杀伤细菌功能明显增强,与抗御病毒有关的调节基因也显著增加,能对各种外来病毒、细菌具有更强的抵抗力。

二零二零年九月,前瑞士诺华制药公司、传染病学医学董宇红博士与美国前陆军微生物学研究员、Walter Reed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两人合著论文《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困境及出路之思考》。该研究指出,三十六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无法得到医院收治、医药罔效时,在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具有显著且快速的临床改善的效果。

两位医学专家认为,「当人们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佛法九字真言时,会与宇宙高能量场发生共振,就能增强免疫力,保护自身免受病毒感染。」更不可思议的是,不谙中文的各族裔人士诚念「九字真言」,同样能展现效果。

自古「邪不胜正」,恢复并持守自身的良善正气,并重德敬神,方能「人身正气固,则邪不能干[4]」。这样的人,在这次巨难大疫中是不会受侵扰的。

【延伸阅读】
「九字真言」带正能量 细胞生物学家:负能量病毒的克星

◎注释

[1] 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2] 《松峰说疫》庾衮,字叔褒。咸宁中大疫,二兄俱亡,次兄毗,复病疠气方盛,父母诸弟皆出于外,衮独不去,父母强之不可。亲自扶持,昼夜不眠,其间又扶柩哀号弗辍,十余旬,疫渐消歇,家人乃返,毗疾瘥,衮终不染。
松峰曰:孝弟之人,天之所以佑之者如此。
[3] 《松峰说疫》刺法论帝曰: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不施救疗,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岐伯曰: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4] 《松峰说疫》瘟疫乃天地之邪气,人身正气固,则邪不能干,故避之在节欲节劳,仍毋忍饥以受其气。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1/瘟疫来时-谁能不受侵扰--404133.html

(本文主图来源:1661年,Pieter van Halen,公有领域)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