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当年天安门的那一场「伪火」

再谈当年天安门的那一场「伪火」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明慧之窗记者沈容改写)

「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至今已超过二十一个年头,其中的诸多疑点和破绽,都在事件发生不久被一一揭发,该事件也获得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证实,是由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世纪伪案。

直至今日,中共当局仍一直藉此事件挑起各界对法轮功的仇视,然而,也有越来越多中国民众在中共一手遮天下保持清醒,用真相影响著更多的人。

亲身照护严重烧伤的女孩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晚上,我们全家一起看电视,中共电视台突然播放出很恐怖的电视新闻「天安门突发自焚事件」!当我看到烧伤人员全身被包扎的镜头时,顿时明白这是假的。

我当即告诫全家人:「这是假的,你们看这些『自焚』的人,个个包得像粽子一样,全身缠满绷带,人被烧伤后会起泡、流水,那些绷带不都粘在皮肤上?拆绷带时连皮都会扯下来,这些人不都成了骷髅,能活吗?你们千万别相信。」全家人当时都没有反驳,因为大面积深度烧伤不宜包扎,这是基本常识哪!

大面积深度烧伤不宜包扎,这是基本常识。(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而且我还曾亲眼见过并护理过严重烧伤的人。一九六八年盛夏时节,由于大面积的「武斗」,全国各地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一到晚上一片漆黑。某天晚上八点多,我单位计量室一位二十三岁的女工,带著同寝室两个室友到计量室倒煤油,因为看不清、错倒了汽油,在点燃火柴的一瞬间引发汽油燃烧,爆发一场火灾。

三个人中,离门口近的一个在慌乱中逃出;另外两人被救出来后,一个中度烧伤;一个严重烧伤。重度烧伤者当时十九岁,与我在一个车间、一个小组上班。因为大面积停电,医院也没电。车间领导选派三个与她同龄的少女和两位年龄较大的师傅二十四小时轮换在医院守候,我就是其中一员。

当时医院的条件都很差,一个大病室摆了十张床。所谓的抢救也不过就是挂上吊针而已。我们三个女孩的任务就是不间断地、在她烧伤的地方轻轻地涂抹紫药水。她一丝不挂平躺在床上,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们则用一块布遮住她的隐私部份。

我们三人八小时一换班,在这期间一点不敢疏忽,她被烧得最严重的部位是整个面部、两只胳膊和双手。我们不停用棉签蘸紫药水,轻轻地涂抹,以免烧伤处流水,否则引发感染就会危及生命。在我们认真小心地护理下,在那么简陋的医疗环境中,她竟然度过危险期,侥幸活下来了,这真是万幸!

如今她已七十三岁了,尽管面部、双臂、双手一直疤痕累累,但她毕竟活著,而且儿孙满堂。

孕妇遭汽油砸伤

同年盛夏的某一天,厂保卫科两个员工在办公室用汽油清洗武器,当时基建科长坐在旁边抽烟,一不小心烟头掉进汽油盘里。瞬间盘内汽油燃烧起来。慌乱之中,其中一人端起火盘扔出门外。但谁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其中一位员工新婚才半年的妻子来找他,燃烧的汽油却不偏不倚、全部倒在这位已有数月身孕的少妇身上。

据当时院内其他目击者讲:当时真是惨不忍睹,她倒在地上满地打滚,当灭火器好不容易把她身上的火灭尽后,她却因化纤衣服燃烧后粘在身上,导致伤势严重。

两日后,我和几个同事去医院探望,在医院一间单独封闭的小房间里,我们从窗外看到:一张手术床上躺著烧伤的、一丝不挂昏迷不醒的病人,在她身上罩著玻璃罩。据说要让她身体保持乾燥、无菌、不流水。

我们期待著她的康复,母子平安。然而事与愿违,医院没有把她救活,一尸两命哪,至今我回想当年还是感到难过、痛惜之极。

以上两个活生生的事例帮助我在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没有上当受骗,而且还能用亲身经历讲清真相、破除中共谎言。

(图片来源:明慧网)

老太太们的对话

十年前,某天散步遇到四个老太太在一起聊天,她们听信了谎言对法轮功颇有微词。我坐下来问她们:

老大姐们,在家里做饭炒菜吗?
答:做了大半辈子了。
问:胳膊、手、被烫到、烧伤到过没?
答:那是常有的事儿。
问:疼吗?
答:疼得很,用冷水冲,用醋浇都还疼。
问:你们都看了电视上放的天安门「自焚」,那个身上烧得乱七八糟的人咋就不疼呢?他应该疼得满地打滚才对呀。

答:是呀,真的呀。那咋回事呢?
回:老姐姐、那是演员演出来的,栽赃嫁祸法轮功的,你们都经历过文革,那不是为了煽动仇恨、叫大家都参与整人的运动吗?千万别忘了文革的教训再被利用啊。

接著我把一个个疑点分析给她们听,她们都明白了。

河南人说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十七年前,我在省女所被非法劳教期间,帮教又一次利用「自焚」当说辞。我问她:「电视报导自焚人员来自河南开封,那个喝了半瓶汽油的老太婆在接受采访时,怎么说一口标准的北京方言?就是一个地道的京片子,她是河南人吗?」帮教愣住了,她向狱警队长汇报后告诉我说:「队长说还没有一个人提出这个问题。」此后再没人提「自焚」伪案。

最近再次看「自焚」真相视频,发现「王进东」除了头发未烧掉,雪碧塑料瓶不变形外,在被「严重烧伤」的情况下、还能摆著军姿坐在地上、中气十足地喊口号?喊出的口号跟法轮功毫不相干,看来给他演出剧本的导演应该对法轮功一无所知!

王进东在自焚后,还能以军姿坐在地上、中气十足地喊口号。(图片:视频截图)

更夸张的是,他喊口号的声音竟然是一口标准的东北普通话。我在河南长大,怎么听不出一点乡音呢?!「王进东」真是河南人吗?

当年看到相声演员李文华做了气管切割手术后,还在坚持演出,他拼著老命、极其艰难地发出微弱嘶哑的声音,听著都为他难过。

我联想到那个被利用的小女孩刘思影更是让人心疼。小思影「气管切割」手术后还能用清脆悦耳的声音唱歌、回答「殃视」记者的采访提问,当真不可思议!而且,据说已经康复的孩子竟然在出院前却突然去世。这又作何解释?!

二十余年来,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多少人?!特别是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许多孩子才刚上学,拿回来的课本上都有「自焚」伪案的教材。二十多年了,还有多少人没有清醒过来?又有多少人还陷在谎言中抵制真相、拒绝明白呢?!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5/再谈「天安门自焚」伪案-439668.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