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修煉文化留給人的啟示

古代修煉文化留給人的啟示

文/旭日、李翼雲

幾千年來,修煉的事蹟與觀念一直貫穿於中華文化中,無數成仙成道、修成正果的故事,始終流傳和記載於史冊之中。然而世間迷幻深重,無論歷史上顯現多少白日飛升、虹化羽化、神通大顯的神跡,若干年後,人們都當作是虛無飄渺的神話傳說。

很少人細想:若是全然虛無之談,何以能幾千年承傳不歇?

看到輝煌的佛窟壁畫,人們會讚歎:「古人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刻劃出這麼偉大的佛像,這麼豐富多采的佛國世界。」那麼,古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偉大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呢?

參觀佛陀的舍利子時,人們經常要推敲:「這舍利子是不是佛的牙齒或骨頭呢?」那麼,一般人死後為什麼就沒有舍利子呢?

人們千里迢迢前去名山聖地參訪不腐的高僧肉身,親眼目睹顏面栩栩、肌膚如生的不朽肉身時,不禁驚歎其中的神奇。然而,這些高僧的肉身為什麼沒有與草木同朽,或化為塵土呢?

其實,如能轉念思考,就能理解這些神跡的存在,明確展示人體生命的一大奧妙:修煉是可以改變人的物質身體的。

《彌勒說法圖》(加拿大安大略王室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金剛不壞之體」是修行得道者意志的延伸

佛法東傳之初,曾在人間屢次示現修煉得道的神妙變化。

曹魏末年,穎川人朱士行少年出家,法號八戒,是第一個摩頂受戒的漢人。他致力鑽研佛經,因感於當時翻譯的經文詞句艱澀,難以理解,決定西行尋求原典經書。他歷經艱苦,花了二十年時間才達成目的。

當時,朱士行西渡流沙到了西域的于闐,得到了正本梵文經書共九十章。他準備派弟子將經書送回洛陽。還未出發之時,于闐修習小乘佛教的僧眾奏請國王:「漢地僧人想惑亂正典,應該加以禁止。」于闐國國王因此堅決不聽朱士行解釋,於是朱士行要求燒經書以證明其心真偽,國王同意了。

國王下令在大殿前堆起柴火。在焚燒之前,朱士行向上天祝禱曰:「如果佛法應當在漢地流傳,經書就不被火燒。如果不是這樣,那就任憑處置。」話剛說完,經書已被投入火中。

然而,烈火滅後,佛經一字未損,完好如初。人們立刻知道這是神佛應允佛法東傳的神跡。因此,朱士行才獲得國王的允許將經書送回中土。

弟子將佛經送回洛陽,而朱士行則留而未歸,以八十歲高齡卒於西域。

朱士行逝世後,人們火化他的遺體,但材薪燃盡後,朱士行的遺體竟然完好無損,正當驚異之際,一位高僧雙手合十祝念說﹕「您若真得道,身體亦當會毀滅,實不必作此驚世之舉啊!」於是朱士行的屍骨應聲而碎。此事很快就傳到中原,這就是「金剛不壞之身」的典故[i]

原來,不朽的肉身是修行得道者意志的延伸,可以隨心而變化。朱士行示現金剛不壞之身的神跡,卻又在聽見僧人的祝念之後,應聲而碎,讓人歎服修煉的神奇,以及得道者隨緣不住的慈悲胸襟。

敦煌壁畫中的佛圖澄神蹟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孫權與舍利子傳奇

三國時期,南方江東一帶佛法的盛行,源自孫權與天竺僧人康僧會的相遇。

吳大帝孫權赤烏十年(公元247年),康僧會打算在江東振興佛教,拿著錫杖來到建業。他在茅草叢生之處搭起房舍,在大道旁供起佛像。當時吳國因為初次看見和尚穿的服裝樣式,感到很奇怪,又不了解佛教的義理,便懷疑他為怪人。

有官員上奏說:「有怪人入境,自稱沙門,樣子和服飾不同一般,應該加以仔細檢察。」孫權說:「過去漢明帝夢見神明,號稱為佛,奏中所說之事,難道是他的遺風嗎?」隨即召見康僧會,問他佛教是什麼?有何靈驗?

康僧會說:「如來佛祖辭世,不覺已經千有餘年,他的遺骨舍利,不知流落到什麼地方。過去阿育王造塔八萬四千座,塔寺的興盛,是佛法遺留的教化。」孫權認為他的話有些虛誇不實,就對他說:「如果能找到如來舍利,定當為他造塔;如果你胡說八道,就要受到國法懲治。」

康僧會請求給他七天的期限,並對自己的從人弟子們說:「佛法在吳地的興廢,在此一舉。」於是他和從人將齋堂打掃乾淨,將銅瓶放在幾案之後,虔誠燒香跪拜,恭請佛祖賜給舍利。七日之限到了,卻仍寂然無聲。康僧會要求再延長七天,七天之後,仍然如此。

孫權說:「這是欺騙。」準備給他定罪。康僧會又請求再延長七天,孫權又破例答應了他。康僧會對弟子們說:「佛法如雲,覆蓋一切,本該應運而降,而我們卻感受不到,怎麼好再求孫權的寬容呢?我當以死求之,如再無舍利,我願以命償約。」

第三個七天的傍晚,還是什麼也沒有看見,弟子們個個都感到驚慌害怕,師徒們繼續跪拜祈禱。到了五更時分,忽然聽到瓶子裡鏘鏘有聲,康僧會上前一看,果然是佛祖舍利。

第二天早晨,孫權親自手拿銅瓶,將舍利倒在銅盤子裡,舍利一碰,銅盤立即破碎,孫權肅然變色,吃驚而起,說:「這是少有的祥瑞呀!」康僧會走上前說:「舍利的神威豈止是外表而已。火不能將它焚燬;金剛做的大錘也不能把它搗碎。」孫權命人去試,於是,他把舍利放在鐵砧之上,讓大力士用力捶擊,鐵砧和鐵錘,全部陷到了地裡,而舍利卻無絲毫損傷。

孫權非常歎服,從此虔誠敬信神佛,並立即下令為之建廟塔。因為這是江南第一座佛寺,所以命名為「建初寺」[ii]

吳大帝孫權。(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九華山十四座肉身菩薩

九華山是中國著名的佛門名山,地處華東皖南山區,氣候潮濕,雨多霧重。在此高度潮濕的自然環境中,千年以來,九華山竟先後出現了十四尊不朽的高僧肉身,超乎常理所能解釋。

九華山古稱九子山,共有九個山頭,狀若蓮花。山勢起於長江東岸,陡峻如刀削,高聳天外。周邊千餘里都是崇山峻嶺,連綿不絕,是鄰近南京的佛國聖地。千萬年以來,元氣凝結,地理風水極佳,也是南京城的輔翼屏障,因此有六個朝代建都南京[iii]

韓國王子渡海九華山修煉

大約在唐玄宗開元年間,有一位新羅國(古時的韓國)的僧人來到中土,名為金喬覺,法號「地藏」,是新羅金氏王族的親屬。他心地仁慈,天資穎悟,但長相看起來卻很兇惡,頸項高起,骨骼奇特,身長七尺,力氣比一百個人合起來還要大。

地藏法師二十四歲落髮出家後,帶著一隻白犬,從新羅國徒步涉海而來[iv]。他一路上披荊斬棘,攀峰越壑,歷盡艱辛,終於來到九華山。他看到九華山奇秀的峰嶺,決定在此修行。

在山居期間,地藏法師曾經被有毒的動物蟄傷,但他依然端坐禪定,一念不起。這時,一位美貌婦人前來向他恭敬行禮說:「小孩子無知,咬傷了您,我願意獻出泉水來彌補他的過失。」地藏法師一看,果然在石縫間流淌出潺潺泉水。相傳,九華山的山神就是一位婦人。

地藏法師一直想要書寫四部佛經,於是下山來到了南陵,剛巧俞盪等人抄寫了四部佛經,遂獻給了地藏法師,地藏法師就帶著這些經書回山,不再涉足塵世。

一件袈裟 九座山頭

當時九華山的山主叫做閔公,平日行善積德,經常供養僧人,每次辦百僧齋的時候,他總是特意保留一個座位,邀請地藏法師來參與。

兩人相熟日久,因緣俱足,地藏法師遂向閔公請求施予一件袈裟能覆蓋的地,以供修行,閔公答應了。只見地藏法師將袈裟向空中一拋,袈裟忽然越變越大,一晌籠罩了九華山所有的山頭。閔公見其法力無邊,心中無限歡喜,當下即慷慨布施[v]

至德年初,一個名為諸葛節的人,率領村里的居民登上九華山。幽深的山林間,空無一人,只見白雲悠悠,日照明亮。忽然,他們發現地藏法師獨自閉目山洞的石室中,地上有一只斷了腳的鼎,鼎中盛著少許白米,白米中還和著一些白土,顯然就是法師平日所食。

鄉紳百姓看到地藏法師如此艱苦的修行,十分驚訝、感動與慚愧,不禁跪地而拜,淚流不止。於是眾人呼朋引伴,為地藏法師蓋禪寺,大家伐木築室,開鑿溪澗,建立樓牌,禪居煥然一新。

土地既得,禪寺已成,大規模傳法的時機成熟。

不久,前來跟隨法師修行的徒眾越來越多,尤其新羅國的人民聽到此消息,紛紛渡海來到九華山,投入法師門下修行。

這些門徒遠道而來,數量很多,而且都沒什麼錢財,於是地藏法師挖出水池邊的石頭,碾碎成白土,這種土吃起來跟麵很像,可供給眾人食用。夏天,大家吃飯時就摻點白土;冬天,眾人就用少許的火來取暖。

寺院裏不分長幼,人人耕田種地砍柴,自給自足,因生活艱苦,修行的門徒在南方被稱呼為「枯槁眾」,受到人們的崇敬。

地藏法師終年都在南邊的平台上,親自編織麻衣,麻衣十分厚重,既作為衣服穿,也當被子蓋。同時在水池旁也搭建了一個檯面,供奉四部經書,整天都焚燒著香,獨自品讀佛經。

九華山古拜經台。(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一朝圓寂 肉身如新

唐德宗貞元十九年夏天,一日,大師忽然召集弟子們告別,弟子們聽到消息,一時都不知如何是好。只聽得山石鳴響,巨石隕落,寺院裏的扣鐘無聲無息墜地,地藏法師在木箱中結跏趺坐圓寂了,時年九十九歲。

三年後,弟子們開啟箱蓋,準備將法師的骸骨遷入塔中,卻發現法師的面容和在世時一樣;抬動他的關節,還發出聲響,就好像金鎖鏈一樣[vi]

現今,地藏法師金剛不壞的舍利身就供奉在九華山護國月身寶殿的佛塔裡。

促進中韓佛法交流 影響甚深

地藏法師以新羅王子之尊,在中土修行七十五年,並在九華山圓寂,對中韓兩國的佛教文化交流,影響甚深。

法師的漢文造詣極高,他所寫的《酬惠米》、《送童子下山》兩首詩,被收錄到《全唐詩》中。

酬惠米》

棄卻金鑾衲布衣,修身浮海到華西。
原身自是皇太子,慕道相逢何用之。
未敢叩門求地語,昨叨送米續晨炊。
而今餐食黃精飯,腹飽忘思前日饑
[vii]

詩中說明他放棄榮華富貴的王子身分,道心堅定飄洋過海到中土修行佛法,但是佛法之前,人人平等,自己與眾人並未有不同。感謝大家主動送來米糧,讓他可以忘卻之前飢餓的苦難。

《送童子下山》一詩是地藏法師送小徒弟下山返家所做的詩。

空門寂寂汝思家,禮別雲房下九華;
愛向竹欄騎竹馬,懶於金地聚金沙。
添瓶澗底休招月,烹茗甌中罷弄花;
好去不須頻下淚,老僧相伴有煙霞。

寺廟裡修行的日子是寂寞的,小徒弟想家,決定拜別離開九華山。小徒弟因爲年紀小,喜歡玩一些小孩的遊戲,在竹欄騎竹馬玩,耐不住寺廟中的清修,這是可以理解的。

地藏法師叮囑徒弟:以後,去溪邊汲水時,不要只顧水中撈月的玩耍;煮茶時,也不要總想著在杯中沖水玩花樣。好好的下山去,不要淚流了,不用擔心我會孤單,滿山的煙霞美景都可以和我作伴的。

全詩平和易曉,但我們卻能體會到師徒平日生活互動的點滴,師父慈祥包容,徒弟稚氣未脫。對於平時徒弟的淘氣,師父並沒有苛責,而是以幽默的回憶,安慰離情中的小孩。

修煉是超常的 並不是虛幻

地藏法師是九華山最早,也是最著名的肉身菩薩。

現今知道的其他肉身菩薩甚多,如百歲宮明代高僧無瑕和尚、清朝大興和尚、慈明和尚肉身,通慧禪林比丘尼釋仁義師太真身,以及現代的明淨法師和坐化於安陽縣善應鎮境內靈泉寺的吳雲青老人等。

這些不朽的肉身沒有了人體的新陳代謝,卻沒有腐壞,反而長存不朽,這意味著這些肉身的存在並不是依賴人間的通則,宇宙中有更超常的法則與能量使這些肉身沒有解體。

從修煉的角度來看,高僧在修煉過程中,肉身已被高能量物質所取代,不受人間時空的規律所制約,所以能經久不腐。從這個層次來看,就很容易理解:修煉是超常的,並不是虛幻。

惠能禪師的真身。(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參考文獻

[i] 高僧傳卷四

[ii] 高僧傳卷一康僧會

[iii] 《九華山化城寺記》九華山古號九子山,崛起大江之東,揖灊廬於西岸,儼削成於天外。旁臨千餘里,高峰峻嶺臣焉,連岡走隴子焉。自元氣凝結,幾萬斯年,六朝建都,此為關輔。人視山而天長,山閱人而波逝,其間聖后賢臣,歌詠疊興,言不及者,茲山屈焉。

[iv] 百丈清規證義記第三之地藏王菩薩:今舉東土示跡者。神僧傳雲。佛滅度一千五百年。地藏降跡新羅國主家。姓金。號喬覺。永徽四年。年二十四歲祝發。攜白犬善聽。航海而來。至江南。池州府東。青陽縣。九華山。端坐九子山頭。七十五載。至開元十六年。七月三十夜成道。計年九十九歲。時有閣老閔公。素懷善念。每齋百僧。必虛一位。請洞僧(即地藏也)足數。僧乃乞一袈裟地。公許。衣遍覆九峰。遂盡喜舍。其子求出家。即道明和尚。公後亦離俗網。反禮其子為師。故今侍像。左道明。右閔公。職此故也。菩薩入定二十年。至至德二年。七月三十日。顯聖起塔。至今成大道場。現果錄雲。吳門。王建。一日無疾忽終。青衣引至冥府。閻君鞠勘。系是誤攝。乃山東王建也。由是出冥殿。見地獄黑焰蔽空。叫如雷吼。三老僧。趺坐樹抄。以淨水灑之。獄人痛聲停寢。近前詢之。即觀音。普賢。地藏也。據此可見地藏經中所說。持地藏名。禮地藏像。獲福消罪。真有不可思議者。

[v] 百丈清規證義記第三之地藏王菩薩,同上。

[vi] 《九華山化城寺記》九華山古號九子山,崛起大江之東,揖灊廬於西岸,儼削成於天外。旁臨千餘里,高峰峻嶺臣焉,連岡走隴子焉。自元氣凝結,幾萬斯年,六朝建都,此為關輔。人視山而天長,山閱人而波逝,其間聖后賢臣,歌詠疊興,言不及者,茲山屈焉。開元末有僧檀號張姓,自群舒至,為鄉老胡彥請住,廣度男女。時豪所嫉,長吏不明,焚其居而廢之。時有僧地藏,則新羅王子金氏近屬,項聳奇骨,軀長七尺,而力倍百夫。嘗曰:「六籍寰中,三清術內,惟第一義,與方寸合。」落髮涉海,捨舟而徒,睹茲山於雲端,自千里而徑進,披榛援藟,跨峰越壑,得谷中之地,面陽而寬平,其土黑壤,其泉滑甘,岩棲澗汲,以示高潔。曾遇毒螫,端坐無念,有美婦人,作禮奉藥云:「小兒無知,願出泉補過。」應視坐石,石間潗潺,時人謂九子神焉。素願寫四部經,遂下山至南陵,有俞蕩等寫獻焉。自此歸山,跡絕人里。

逮至德初,有諸葛節等自麓登峰,山深無人,雲日雖鮮,明居惟一,僧閉目石室,其旁折足鼎中,惟白土少米,烹而食之。群老投地號泣:「和尚苦行若此,某等深過。已出泉布買檀公舊地,敢冒死請大師從之。」近山之人,聞者四集,伐木築室,煥乎禪居。有上首僧勝諭等同建臺殿,楩楠豫章,土地生焉,斷而斲之,珷玞琪瓊,不求他山。肆其磨礱,開鑿溪澗,盡成稻田,相水攸瀦,為放生池。乃當殿設釋迦文像,左右備飾,次立朱臺,掛蒲牢於其中,立樓門以冠其寺。丹素交彩,層層倚空,岩戀隊起於前面,松檜陣橫於後嶺,日月晦明以增其色,雲霞聚散而變其狀,松聲猿嘯,相與斷續,都非人間也。

建中初,張公嚴典是邦,仰師高風,施捨甚厚,因移舊額,奏寘寺焉。州牧賢者到寺嚴師之敬,江西估客於雲外見山,施帛若干疋,錢若干緡,焚香作禮,遙以祈祐師廣德焉,況親承善誘,感悟深哉。旁邑豪右,一瞻一禮,必獻桑土。豈諸牧不合禮焉,富商大族輕其產哉?道德感也。本國聞之,相與渡海,其徒實眾。師憂無糧,發石得土,其色青白,不墋如麵。夏則食兼土,冬則衣半火,無少長畬田採薪自給。中歲領一從者,居於南臺,自緝麻衣,其重兼鈞,堂中榻上,惟此而已。池邊建臺,厝四部經,終日焚香,獨味深旨。時年九十九,貞元十年夏,忽召眾告別,罔知攸適,但聞山鳴石隕,感動無情與?將滅,有尼侍者來,未及語,寺中扣鍾,無聲墮地。尼來入室,堂椽三壞。吾師其神歟?趺坐函中,經三周星,開將入塔,顏狀亦如活時,舁動骨節若撼。《金鎖經》云:「菩薩鉤鎖,百骸鳴矣。」基塔之地,發光如火,其圓光與?

佛廟群材締構,眾力保護,施一金錢,報一重果,下為輪王,上登聖地。昔有護法良吏,洎施一僧、檀越等,具刻銘於石。士疾歿代不能立殊績以濟眾,又不能破餘財崇勝因緣,啄腥膻,顧兒婦,生為人非,死為鬼責,悲哉!時元和癸巳歲,余閑居山下,幼所聞見,謹而錄之。孟秋十五日記。

[vii] 全唐詩續補遺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5/42822.html)

(本文主圖:《萬年不老冊.虎溪三笑》— 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