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蔡秀花晏萍  兩人修煉法輪功被冤判入獄

廣東蔡秀花晏萍 兩人修煉法輪功被冤判入獄

【明慧之窗記者方睛綜合報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至今二十多年來,法輪功真相傳遍全世界,許多正義律師,使用憲法與相關法律為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充分證實了修煉法輪功、擁有法輪功書籍與講清法輪功真相的合法性。

反過來說,一切打壓合法修煉的行為都是犯罪行為,中國《公務員法》第九章第六十條明確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公務員必須對法律和正義負責,否則就要承擔法律責任。

但部分公檢法人員明知違法,卻仍基於個人仕途和利益持續展開非法迫害,廣東省法輪功學員蔡秀花日前被非法判刑六個月,晏萍則於去年一月底被非法判刑兩年零三個月。

蔡秀花發傳單勸善  遭舉報被抄家

廣東汕頭市七十四歲的蔡秀花,家住汕頭市龍湖區外砂街道,四十多歲之前,操勞半生,身染沉痾,患胃病、十二指腸潰瘍等多種頑疾,多方醫治,未見成效。

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煉了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之後,喜獲新生,整個人像換了一個人,從病怏怏變得身強力壯,原來的整天愁眉苦臉變得樂觀開朗,而且因為修煉真善忍而變得樂於助人。

自一九九六年至今,二十多年她從未吃過一粒藥,也沒有喝過一口潮汕人的日常飲料「青草水」,為家庭與國家節省了一大筆醫藥費。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三日晚上,她在澄海城區送一位汽車車主真相勸善資料,被車主惡意舉報到澄海區國保。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看清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於十六日晚上九點多,國保警察陳訓忠、金穎與澄海區澄華派出所副所長蔡偉松,帶領下的幾十個警察,竄進她兒子家抄家搶劫,搶走十多本法輪功書籍與幾十本法輪功資料,並把一些與法輪功無關的物品也一併搶走。

蔡秀花兒子王劍書回家後,與翻箱倒櫃的警察理論幾句,被陳訓忠指使蔡偉松(澄華派出所副所長)把王劍書綁架到澄華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一夜,造成其家中被抄了那些物品都不清楚。

八月十六日,蔡秀花被澄華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在澄海看守所。

九月二十四日,被構陷到澄海區檢察院。檢察院多次將案卷退回辦案單位補充證據。

十一月十三日,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澄海區檢察院仍將蔡秀花構陷移送到金平區檢察院。

十二月,被金平區檢察院構陷到金平區法院。

二零二二年一月七日,被金平區法院非法視頻開庭

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九日,被金平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個月。截止宣判時間,蔡秀花已經被非法關押五個多月,將於元宵節回家。

根據汕頭市多個部門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對蔡秀花的迫害過程中,汕頭市國保警察李東明起到幕後主使與急先鋒的作用。

晏萍為優良教師  二十二年來被迫害六次

晏萍,原為廣東省惠州市博羅縣小學教師,原籍湖北省黃岡市麻城,婚後隨丈夫遷往惠州市博羅縣羅陽鎮,於羅陽鎮第六小學任教,工作盡心盡力、拒收家長送的錢物、免費為學生補課。

她曾兩度去博羅縣農村支教,第一次支教,將一個班由全鎮倒數第一的成績帶成順數前幾名,第二次支教,年終考核等級是優秀。不論是在老家湖北麻城任教,還是在廣東博羅縣任教,個人及其輔導的學生都曾獲得過省、縣級的不同獎項。

然而晏萍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屢遭迫害:曾經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洗腦班近一年,被非法判刑一年半,遭受了種種非人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殘。從拘留到勞教,進「洗腦班」,再到監獄,遭受了種種非人折磨,上「死人床」,多次被灌食,甚至被迫害致殘,歷經九死一生。

但迫害並未因而停歇,她連最後維持生活的經濟來源也被中共徹底截斷:博羅縣教育局根據法院的非法判決書,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非法開除了晏萍的公職,醫保、社保被全面停掉。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二十二年的迫害中,這是晏萍第六次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麻城龍池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麻城市看守一所,遭毒打,上過「死人床」(一種刑具,看守所裏最重的刑罰),曾被折磨得昏死過去。

二零零二年年底,被送往湖北沙洋勞教所迫害一年。在沙洋勞教所被強制剝奪睡眠,包夾她的「包夾」們將她的腿打得一拐一瘸,強迫她長期下蹲,身心遭到嚴重摧殘。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鎮壓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圖片來源:明慧之窗)

二零一一年八月,被送往廣東三水「洗腦班」(對外偽稱「法制所」)強制洗腦接近一年。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被惠州市惠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暴力綁架,被酷刑迫害致只能坐輪椅,行動不能自理,胃疼不能吃東西。惠城區法院秘密開庭,被非法判刑一年半,非法判處罰金五千元。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被惠州國保大隊、惠州「610」特務跟蹤綁架、非法抄家。

二零二一年一月底被非法判刑兩年零三個月,晏萍向惠州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晏萍被劫往廣東省女子監獄。

在獄中,她被強制剝奪睡眠,最長一次是三天兩夜只睡了兩個小時、被限制上廁所、加強勞動、腳底打飄、還要搞可容七百多人的大飯廳衛生、被超長時間罰寫字、一天寫一萬多字,不寫完不能睡,右手手指差點被廢掉。

因為遭受「熬鷹」(強制剝奪睡眠)迫害。滿頭白髮,經常頭疼、頭暈,無故出虛汗、大汗淋漓。

中共在歷次運動中,被利用來迫害老百姓的那些人,最終都被中共拋棄,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人員,更應該看清真正的形勢,錯把沒有違反國家任何法律的公民誣判有罪,當中共再次拋棄你們、當法律與正義來臨的時候,誰能開脫得了罪責不被清算呢?

有些公檢法人員已經在善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智慧,悄悄地幫助法輪功學員,或者「把槍口抬高一吋」,這無疑會給自己及家人留下好的「後路」,用一句俗話來說就是:積點陰德,福蔭子孫!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3/廣東汕頭74歲蔡秀花被枉判六個月-438915.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3/廣東博羅縣法輪功學員晏萍遭誣判入獄-43893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