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保構陷袁玉芹  好媳婦被非法判刑刧持入獄

國保構陷袁玉芹 好媳婦被非法判刑刧持入獄

文/明慧網山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改寫)

山東省煙台市龍口市法輪功學員袁玉芹,家住龍口開發區北皂前村,是全村公認的好媳婦。

然而,這樣一個好人卻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長期遭受當局騷擾和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她被國保跟蹤綁架,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因體檢不達標,監獄一直拒收。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左右,袁玉芹在煙台市北海醫院(位於龍口市)住院治療期間,被龍口市國保大隊郭福兌等人強制劫持入獄,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女子監獄。

她是公公見人就誇的好媳婦

今年六十歲的袁玉芹,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原來頑固的扁桃體發炎、化膿及婦科病等疾病,學法煉功後都不翼而飛。

在單位工作勤勤懇懇,她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單位,不計個人得失,任勞任怨,髒活累活搶著做,領導對她評價很高。在家裡,不和妯娌們攀比,在利益上寬容謙讓,家人從她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公公婆婆在背後高興地說:「咱老了要跟小袁過。」

一九九八年,袁玉芹的婆婆得病去世了,公公就跟袁玉芹一家生活在一起。公公是位老幹部,見人就誇袁玉芹,說自己很有福,有個孝順的媳婦。

這也是最讓村裏人豎大拇指的地方,在婆婆去世後的十幾年時間,袁玉芹一直細心照顧每日需要灌腸的公公(丈夫當時在外地工作),從不嫌棄,從不抱怨。

公公有病住院,丈夫回不來,她就主動和兩個大伯哥輪換伺候。

在醫院,很多醫生、護士及病人都誇她。其中有一個局的處長住院,和袁玉芹的公公在一個病房,他誇袁玉芹說:「你伺候公公很讓人感動,真的沒有看到像妳這樣的媳婦,如此細心、週到、不嫌髒。」

袁玉芹告訴所有人,這一切是來自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教導,並進一步講了好多大法真相。

袁玉芹是公公見人就誇的好媳婦,袁玉芹告訴所有人,這一切是來自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教導。(圖片來源:明慧網)

警察要綁架袁玉芹到洗腦班 多次被村幹部阻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袁玉芹因爲向世人講真相,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到多次綁架,非法抄家,被警棍電棍拷打,還遭受扒衣服、灌酒、拳打腳踢、非法拘留等酷刑迫害。

龍口市邪惡的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類似納粹德國的祕密警察組織蓋世太保),多次要綁架袁玉芹到邪惡的洗腦班洗腦,都被大隊出面保了下來,大隊告訴他們:袁玉芹是我們村的媳婦,她公公身體不好,並且還是老幹部,需要她照顧,不能去。

雖然這樣,邪惡的六一零還是不放過她。一次他們不通過大隊,夥同龍口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又來綁架袁玉芹,袁玉芹不給開門,他們一直打門,最後又到她丈夫單位強逼她丈夫回家開門,袁玉芹最後被迫從自家二樓跳下離家避難。

二零零二年,龍口市六一零人員再次到單位妄圖綁架袁玉芹到下丁家洗腦班,袁玉芹在單位同事幫助下,機智走脫,最後被迫有班不能上。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早六點三十分左右,原龍口市國保大隊警察王琪(現已調到龍口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環境監測大隊)、國保大隊長劉永來夥同龍口開發區公安分局的一幫警察(其中有個姓曹的),乘兩輛警車竄至袁玉芹家欲實施綁架,袁玉芹眼看著有病臥床的公公和還在上學的孩子,無奈地再次選擇離家出走。

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

二零一二年,龍口市部分法輪功學員手機被國保特務監聽,車輛被錄像監控。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凌晨四點左右,在煙台市六一零及龍口市國保大隊的指揮操縱下,龍口市多個派出所參與,在全市範圍內大肆綁架已被「偵察」多日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凌晨五點左右,袁玉芹家門外有人持續敲門,當時她丈夫剛到家兩小時(在外地工作,已兩個多月沒回家),袁玉芹不給開門,但警察從陽臺撬開窗爬入。

七、八個人不容分說開始抄家,袁玉芹去阻止並跟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這樣對他們不好,他們不但不聽,反而把袁玉芹的兩隻胳膊扭到後面用手銬銬起來。

他們不顧家中八十多歲的老人出院才幾天,被驚嚇得渾身發抖;也不顧孩子還沒起床,衝進孩子臥室亂翻一氣,將孩子上學用的筆記本電腦掠走。

老人房間也被搜查,醫院剩的七千八百元現金及袁玉芹提包裏的錢和物被搶走,袁玉芹丈夫前去勸說,沒人能停止土匪行為。

警察把袁玉芹家裏所有大法經書和法輪功師父法像抄走,袁玉芹的手機和身分證也未能倖免。

二零一五年九月,因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袁玉芹被綁架到張家溝看守所,遭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六年下半年,袁玉芹因收留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多次被龍口、招遠國保便衣蹲坑並伺機綁架。

二零一六年夏、秋之際,一直有一輛私家車在袁玉芹所住小區的主道上對袁玉芹家進行監視。一天上午,兩名中年男子(便衣)將袁玉芹擠堵在自家車庫的大門口,欲實施綁架,後袁玉芹走脫。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招遠數名國保警察以「辦案」為名,叫來開鎖公司技工,從外面將袁玉芹家的門鎖強行打開,綁架袁玉芹並搶劫了私人物品法輪功書籍和法輪功師父法像,袁玉芹被劫持到招遠市公安局國保大隊。

當晚,招遠國保大隊副隊長王玉成對袁玉芹施暴:王玉成因套不出有用的信息而惱羞成怒,抄起乒乓球拍朝袁玉芹的頭和肩部猛砍,一邊砍一邊叫罵,直到砍累為止。

袁玉芹被暴力毆打後,心悸、頭昏、渾身顫抖,在煙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突然暈倒,被救護車送走搶救。

被綁架構陷 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上午,袁玉芹在租住房內被郭福兌、王琪等人利用手機定位跟蹤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房主姚新人。袁玉芹當天被非法關押到煙臺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袁玉芹被非法批捕。家屬聘請了律師,國保辦案人員多次以各種藉口阻攔,阻止律師會見。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袁玉芹在煙台看守所手腕骨折。針對袁玉芹當時的身體狀況,家屬和律師遞交了《變更強制措施申請書》,國保大隊徐文業、郭福兌等人去煙台看守所調查,聽說袁玉芹還給同監室的人講真相,氣急敗壞地拒絕簽字放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龍口市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第一次退卷,徐文業、郭福兌匆忙補充構陷材料,最終袁玉芹被非法起訴。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龍口法院以「疫情」為由,採取視頻方式非法開庭,袁玉芹被誣判四年。

袁玉芹在煙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成肺結核,咳血,渾身無力,吃什麼吐什麼,短短幾個月體重從一百四十多斤降到一百斤,人瘦得脫相。

因當時疫情嚴重,看守所也怕傳染,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給袁玉芹辦理了「取保候審」,她被送到煙台市北海醫院治療,輸液時四肢被沉重的腳鐐、手銬固定在床架上。

二零二一年五月以來,郭福兌多次打電話給袁玉芹家人,讓袁玉芹去化驗痰裏的結核指標,意圖好了收監。幾次化驗報告出來後,監獄看了都拒收。

最後,郭福兌等人強制將袁玉芹劫持入獄,目前她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女子監獄。

結語

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

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在中國,有人對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嗤之以鼻,有人為了眼前的區區小利,甘願出賣自己的良知。殊不知,認同真、善、忍才是大疫面前得救的天機和福音!

至今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希望你用自己的理性看看當今的天象和人間的形勢,不要人云亦云將自己的生死當兒戲。

奉勸龍口市公檢法同胞:如今,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經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其毫無底線的對善良無辜的殺戮。中共邪黨的魔鬼行徑已大白於天下,神要清算它,任何對邪黨的屈服和委曲求全都是對自己未來的漠視。

中共邪黨的魔鬼行徑已大白於天下,神要清算它,任何對邪黨的屈服和委曲求全都是對自己未來的漠視。(圖片來源:大紀元)

現在正在進行的「政法系統倒查二十年」,已為執迷不悟的人埋下伏筆:今天的囂張狂妄對應的是明天惡報的開始!

希望龍口市公檢法人員看清形勢,不做邪黨的陪葬品,抓住手頭做好人的機會,善待大法與大法學員,給自己和家人留下未來。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7/山東龍口市法輪功學員袁玉芹被劫入冤獄-434474.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好媳婦遭綁架騷擾-有家難回-258140.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