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犯罪的慣犯—中共慣用的犯罪手段

國家犯罪的慣犯—中共慣用的犯罪手段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二零二二年,人們剛歡慶黃曆新年不久,中共高官們卻面臨一個重大隱憂:他們的兒孫可能無法再赴美留學,接受世界頂尖的高等教育了。

原來,美國聯邦眾議員Vicky Hartzler 剛提出了一項法案,要求禁止中共全國代表大會成員及其家屬,獲得美國學生及研究生簽證。在這項名為《保護高等教育免受中共影響法》(Protecting Higher Education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ct)的法案中,明確定義:「家屬」涵蓋了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或孫輩。

制裁對象甚至包括中共現任黨魁習近平與他的家人。Hartzler議員表示: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種族滅絕等種種暴行時,習近平的女兒(習明澤)卻在美國接受著世界一流的教育,這種情況必須被制止。

實際上,中共的人權劣跡,從它奪取政權起就不曾停止過。

毛澤東發起的政治運動,死去了無數中國各階層的菁英,打掉了多少中國五千年的文化積澱。毛的繼任者們,無論打著怎樣開明的口號,實則也都繼承了他「黨性重於人性」的老路,一切以保黨、保政權為大,累積了代代的血債,難以脫身也無法自拔。

一九九九年,當時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已然超越中共黨員人數。這股源自民間信仰的聲勢,使江澤民開始忌憚這個幫助上億中國人祛病健身、道德昇華的佛家功法。「大家都信法輪功,誰來信共產黨?!」為此,江澤民不惜動用整個國家機器,也要對信仰「真、善、忍」的平民,發動殘酷迫害。

這把迫害信仰的邪火,在神州大地狂燒了二十三年,至今未熄。

根據「明慧網」長期追蹤的第一手資訊,我們不難看出,中共迫害法輪功,有以下慣用的暴力手段: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綁架全國執法單位,非法侵害人權
中共執法人員總以「國家不讓煉法輪功」為藉口,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然而,翻遍中共法律,卻找不到迫害法輪功的法律依據。因此,任何照著「上面要求」操辦的所有騷擾、綁架、關押及判刑,實際上都是違法的犯罪行為。

多年來,面對法輪功學員質疑:執法者為何有法不依時,中共治下的部分法官,甚至只能耍流氓地回應:「我們只講政治,不講法律。」

堂堂的國家法官及整個司法系統,何以淪為政治的打手?

原來,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轉化),江澤民設立了一個權力凌駕一切法律的祕密組織——610零辦公室。為了達到江的滅絕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610使盡了各種泯滅人性的邪惡手段。它暗中操控中共的司法系統,對法輪功學員施以種種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

為了曝光邪惡,眾多勇敢的法輪功學員不計代價,持續將中共對信仰者的暴行公諸於世,至今明慧網已整理出上百種酷刑方式,以及全中國各地,在看守所、派出所、關愛中心及監獄慘遭迫害的實例,罪惡資料庫龐大而驚人。

二、綁架全國軍隊及司法系統,活摘器官牟利

二零一七年,好萊塢國際獨立紀錄片獎(HIIDA),將最佳外語紀錄片與最佳導演獎,頒給了導演李軍,以及他的《活摘・十年調查》。

紀錄片《活摘・十年調查》(圖片:視頻截圖)

影片中,大量確鑿的證據顯示: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非民間及個人所為;而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親自下令的國家犯罪。這項「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先由中共政法委規劃,再交給軍隊和司法系統具體執行。

更可怕的是,此片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十年調查報告發現: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中國器官移植產業出現了驚人的數量爆增,與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間竟然完全一致。

三、綁架精神病院及人員,濫用藥物迫害
本應用來救人治病的藥物,中共卻用來殺人害命,完全顛倒了藥物、醫院、醫療人員的存在價值。中共更將精神健康的學員關入精神病院,迫使院方以濫用藥物、灌食、電擊等方式,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其中,湖南省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就以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惡名昭著。勞教所警察將許多堅持信仰,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直接交給勞教所醫務室的醫生處置。

在這裏,救死扶傷的醫生成了中共殺人的工具,強行給學員大量注射「冬眠一號」藥物,以及其他破壞中樞神經的不明藥物。以這種殘酷的方式,使數百名原本身心健康的人,記憶力喪失,全身麻木。有的人一針打下去,精神失常;還有的人,好不容易出了院,卻在回家的途中突然死去。

救死扶傷的醫生成了中共殺人的工具,強行給學員大量注射「冬眠一號」藥物,以及其他破壞中樞神經的不明藥物。(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湖南的彭淑純,正是上述藥物迫害的數百名受害者之一。發生在她身上的真實事件,正向你我昭示著:這場迫害的邪惡與中共殘酷的本質。

受害者生平短述

彭淑純,一九四二年,生於湖南省岳陽市文家灣村。

五十七歲那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短短百日之內,長年的多種老毛病都好了。她自此按著大法「真、善、忍」的教導做人。原本就賢淑豁達的個性,也在修煉之後,顯得更寬容祥和了。有她在,家庭就和睦,鄰里也更和氣了。

大法帶給她的種種美好,無法確切地用言語表達,彭淑純只有感念在心。

彭淑純女士。(圖片來源:明慧網)

因此,三個月後,當大法無故受到打壓,彭淑純便本著修煉人的慈悲,盡自己能力所及,向世人傳遞大法真相。在黨媒鼓譟著全國表態,一片政治肅殺的氛圍中,她堅持修煉「真、善、忍」,堅信做好人沒有錯,更希望世人不要受騙而對大法犯罪。

隔年四月,岳陽市國保大隊聯合當地派出所綁架了她,理由是她貼了八張寫著「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資料。隨後,彭淑純被劫持到上述的白馬壟女子勞教所。

在那裏,她遭到強制洗腦迫害。為了反對迫害,彭淑純絕食了十八天,勞教所便對她強迫灌食,並施打了不明的毒針。

一年後,家人終於把彭淑純接回家,她卻像個植物人一樣,失去了思維能力,連吃喝拉撒都不知道了。

又過了七年,彭淑純好不容易恢復了生活的自理能力,卻怎麼也無法恢復記憶。曾經熱開朗的她,變得不再張口說話。她好像遺忘了自己與所有的一切,腦中的記憶只剩下在勞教所被罰站的動作。

雖然她不記得自己受迫害的經歷,但她整個人的轉變,事實上已充分彰顯了迫害的殘酷與人性盡絕。

此後十四年間,直到二零二二年二月六日,她離開人世的那天,彭淑純不管站在哪裏,始終都不自覺地保持著罰站的姿勢。

這幾年才認識彭淑純的人,一開始都以為她罹患了老年癡呆症。但彭家的親朋好友都明白:他們摯愛的家人,當年健健康康地走入白馬壟女子勞教所時,年僅五十八歲。

在勞教所已然解體的今天,中共仍持續改以各種名目,進行大規模的信仰迫害。曾經或現在仍在對正法犯罪的惡人,都面臨著不遠的將來,正義法庭的審判以及終身的追責。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2/被白馬壟勞教所打毒針等迫害-湖南彭淑純含冤離世-43926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2/【720評論】王法顛倒-天理不倒-42831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