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腦出血  她從怯懦女變成頂梁柱

丈夫腦出血 她從怯懦女變成頂梁柱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俗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曾經的海誓山盟,當婚後遭逢巨變、重擔不堪負荷時,往往只能分道揚鑣,能夠相守到老的伴侶寥寥可數,邱玉婷(化名)就做到了。

玉婷曾經是一個自私、軟弱的人,是什麼力量支撐她成為無私、敢於承擔的人,從「怯懦女」變成了家裏的頂梁柱,讓我們一起聽她娓娓道來。

丈夫腦出血  手術後性情大變

我丈夫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對妻小愛護有加。婚後家裏的大小事,都是丈夫和婆婆商量決定,我從不過問,也用不著操心。

二零一五年八月,丈夫突發腦出血住進了醫院。微創手術後,丈夫高燒不退,在重症監護室(加護病房)裏生死未卜,我在外面煎熬著。白天,我坐在長椅上守著;晚上,就在病房外面的通道打地鋪。

過了二十多天,丈夫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轉到普通病房後,當我看到丈夫扭曲的臉、淌著口水、插著鼻飼(鼻胃管)、氣管被切開,我的心都要碎了。

後來丈夫被轉到了康復醫院,治療了半年。每天,我和護工陪丈夫做各種復健訓練,學吞嚥、站板等,甚麼都要從頭學。

出院回家後,我一個人面對丈夫,感覺都要崩潰了。丈夫二百多斤,我一百一十多斤,照顧他讓我感到很吃力。加上術後的丈夫就像變了個人:特別自私、煩躁,稍有不順心,張嘴就罵,抬手就打。

有一次,我正蹲在地上給他洗腳,把他弄疼了,他立刻用能動的右手給了我一個耳光。還不解氣,又拿起拐杖打我。見人就說我虐待他,對我像仇人似的;有時我說一句話,丈夫都要罵我。

滴水穿石 看見丈夫的改變

這時我想起李洪志師父說的:「我經常說,你真心為別人好,沒有一點為私的心,你講出的話能使別人落淚。試試?」

我就想,自己說出這句話的背後,隱藏著哪些不好的心?要不,他怎麼會罵我呢?我發現心裏埋藏著很深的怨恨心。從此,我努力地要求自己,不和他計較,用真正的善心對待丈夫,無怨無恨。

原來的我,在家裏什麼事都不管;現在,家裏的大事小情都得我去做,搞得我心力交瘁。有時夜深人靜的時候,我躺在床上,眼淚止不住地流,感到絕望、無助。

這時,我就會想:我有師父,有大法啊!這樣一想,我就感到心裏一下子亮堂了,心情也漸漸地恢復平靜,真切地感到有股力量使我變得堅強起來。

這期間,很多同樣修煉大法的朋友來看我,給予很大的幫助和鼓勵。後來,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還安裝了新唐人衛星電視。我們學法時,丈夫就坐在輪椅上聽。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還教他背《洪吟》。

漸漸地,丈夫的脾氣不那麼大了。有時,丈夫快要發脾氣的時候會告訴我:「離我遠點,別打著你。」這時,我就對他說:「真、善、忍」。他就說:「我忍、忍、忍。」然後,把他舉起的右手重重的拍在自己的大腿上。

現在丈夫很少發脾氣了,面像也祥和了,總是樂呵呵地。

現在丈夫很少發脾氣了,面像也祥和了,總是樂呵呵地。(攝影:Alinda Tian)

婆婆一手攬錢一手攬房

我婆婆就丈夫這麼一個孩子。丈夫住進重症監護室的時候,七十多歲的婆婆沒來過,我也不讓她來,怕她承受不住。

我家住的房子沒有電梯,丈夫上不了樓,我就和婆婆說要把房子賣了,婆婆也同意了。婆婆當時說賣了房子,房錢都給我,為丈夫治療用。我們住的房子是在婆婆的名下,從賣房子到過戶,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有一天,婆婆來醫院和我商量,要把她現在住的、房證是我丈夫名字的房子改成她的名字。我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我在醫院裏盡心盡力的照顧您兒子,您倒好,在家算計上了。

婆婆也很激動,說自己:「老了、老了,連個戳棍兒(安身)的地方都沒有。」我說:「要是改名,我就離婚。」婆婆無奈,就沒改。

房屋仲介公司給我打電話,問房錢是不是到帳了?若已經到帳了,就可以交房了。

我就去婆婆家,問問她錢到帳沒?婆婆當時躺在床上,後又坐起來,沒搭理我。過了一會兒,說:「房錢到帳了,但房錢不想給你了。」我問:「為什麼呀?」她說:「我怕你跑了。」

我聽了又好氣,又好笑地說:「我往哪兒跑啊?」看得出來,婆婆當時也很矛盾。

過了一會兒,婆婆又和我算起帳來:說我丈夫住院,她拿了三萬元錢。還有期間給我們送飯花的錢,孩子在她家住的生活費等。最後婆婆說:「給我五萬吧!」我說:「給您六萬吧。」婆婆站起身就出去了。不一會兒就回來了。她說她剛才想去找個鄰居當證人,鄰居沒在家。

婆婆就要我寫字據,內容大致如下:現有某某(我丈夫)名下一套房產,某某(婆婆)一直住到終老。另一套房產的房錢六萬元,歸某某(婆婆)所有。剩下的歸某某(我)所有。以後某某(我丈夫)的生活費全部由某某(我)負責。然後簽字,畫押。

當我走出婆婆家的那一刻,我對自己說:以後不會再和婆婆有任何瓜葛了。

將心比心 化解婆媳恩怨

丈夫出院後,我就租了一樓的房子,沒有告訴婆婆。回到家學法,當學到師父說:「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學到這段講法,婆婆的事就從我腦中往出返。

在這件事上,我想到的都是自己怎麼苦,怎麼難,根本沒有想到婆婆的難處。我就站在婆婆的立場上想這件事:婆婆已經七十多歲了,這麼大年紀的人,在最需要兒子關心照顧的時候,兒子卻倒下了。

婆婆對自己晚年無依無靠地恐懼,對兒子身體狀況地擔心,該有多難、多不容易啊!我應該多關心她、照顧她,給她安慰才對啊!

想到這兒,我就叫孩子把奶奶接來。婆婆、丈夫和孩子都很高興。

見面後,我就給婆婆認了錯,並同意把房子改到她的名下。婆婆卻說:「都是我老糊塗了,你不改是對的。」就這樣,我和婆婆之間的恩怨化解了。

由於婆婆住的是三十多年的老房子,電路老化,總是跳電。我就和婆婆商量,把房子重新裝修一下。婆婆說:「我活著,就這麼湊合吧;等我死了,愛怎麼裝怎麼裝。」

我知道婆婆是怕花錢,就說:「裝修錢我出,就是想在您活著的時候裝修,讓您享受享受舒服的日子。」

婆婆禁不住我的再三勸說,同意裝修了,也沒讓我拿裝修錢。現在婆婆住的房子改了地熱、改了電路,家裏煥然一新。婆婆由衷地說:「真沒想到我還能住上這麼亮堂的房子。」

丈夫再次住院  婆婆全程照護

天氣暖和了,我就推丈夫出去,到健身器材那站一站,扶著他走幾步。開始幾天,還能哄著他走,後來他就說啥也不出去了。我一提出去,他就罵我,要打我,說我虐待他。後來丈夫吵著要去養老院,怎麼勸也不行。

我被他磨得實在沒辦法,就找了一個條件不錯的養老院送去了。婆婆知道後,就要我把丈夫接回來。我說:「他自己非要去,在家鬧得不行,我實在受不了。現在硬要他回來,他要不同意回來,還得鬧。再說,錢都交了,怎麼也得住一個月。」

婆婆就去養老院勸兒子。可是我丈夫不想回來,還罵婆婆,要打婆婆。

快到一個月了,我就想把丈夫接回來。婆婆說:「其實他這種病人,應該每年去兩次醫院。」婆婆想讓丈夫住半個月的醫院。

我一聽,心裏就不高興了:「您兒子要去養老院,您非要接回來;我同意接回來,您又要去醫院。上醫院有啥用啊?最佳康復期都過了。再說,去醫院得花多少錢呀?」

經過考慮之後,我晚上給婆婆打電話,對她說:「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您是他媽媽,肯定是真心為他好。我尊重您的意見,您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婆婆在電話那頭高興得都笑出聲了,說:「你拿錢,讓我說了算。」

就這樣,丈夫住進了康復醫院,又請了護工。這次,我沒有全程陪護,婆婆天天去醫院。出院那天,婆婆給了我三千元錢,說護工錢她出。我接過錢說:「好的,媽,我都聽您的。」漸漸地,我和婆婆的關係越來越融洽。

婆婆說:煉法輪功的不會那麼做的

婆婆來我家一起過了年。臨走時,我給婆婆帶了幾樣菜,還給她裝了一盒大蝦。她回家後,打電話來說:「怎麼給我裝這麼多大蝦呀?」聽得出來,婆婆很感動。

從此以後,婆婆每次來,都要帶上她蒸的包子、饅頭和丈夫愛吃的菜。還幫我洗碗,我說不用,婆婆說:「我來了,就幫你幹點,你也夠累的了。」

婆婆每次來,丈夫都變得特別挑剔,數落婆婆對他不好,我對他怎麼不好,告我的狀。剛開始,我都是一邊幹活,一邊豎著耳朵聽,想知道丈夫又說我什麼了。

起初,婆婆還真相信,就問他:「怎麼對你不好了?」丈夫說:「她又讓我走,又掰我手…….」後來丈夫每次告狀之後,婆婆就勸他:「你什麼也幹不了,就忍著點吧。」

後來我就想,不聽了,愛說我啥就說我啥吧!我問心無愧就好了。

有一次,我無意中又聽見丈夫向婆婆告我的狀,說我不給他飯吃。婆婆馬上說:「不可能,煉法輪功的不會那麼做的!」婆婆信別的宗教,但她總跟我說:「法輪功好,你好好學吧!」

我成了婆婆的主心骨

曾經我是個性格懦弱、不願與外界接觸的人,甚麼事也不願出頭。娘家辦事有我姐,我媽說我傻,看不上我,說我啥事也沒辦過。我也很自卑,覺得自己活得窩窩囊囊。

曾經的我,在婆婆眼裏看,就是個吃糧不管穿的怯懦女;可現在,我卻成了婆婆的主心骨(信任的對象),她有什麼事,都願意和我說說。

回想自己走過的二十多年的修煉路,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教會我真誠、善良、堅忍,使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義無反顧地擔起重任;用豁達的心胸,善待我身邊所有的親人;用柔弱的身軀,扛起面臨支離破碎的家。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6/「窩囊女」變成「頂樑柱」-429570.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