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何成為不是孤兒的孤兒

他為何成為不是孤兒的孤兒

文/河北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郁欣改寫】

天恩(化名)和兒子兩人相依為命,是居住於中國大陸的單親家庭,兒子從小就乖巧、心地善良,從來不惹事生非。

一九九七年九月初,天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兒子才七歲,剛上小學一年級。兒子的悟性很好,一個週末休息日,他拉肚子,一天跑了十來次廁所,但精神狀態很好,除了學法,照樣跟小朋友們玩耍。

他姥姥問:「用不用去醫院開藥呀?」兒子說:「沒事,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呢。」到了晚上,身體就一切正常了。

兒子九歲那年(一九九九年)剛放暑假,正好有位退休的同修集合了附近幾個小朋友一起學法。在這個學法點上,孩子們圍坐在一起學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每人一段輪流讀,孩子們學得很認真,也很單純、可愛,比學比修,很是精進!那段時間是他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兒子也飽受了種種苦難。

迫害開始  安寧的家不再安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早上不到四點,天恩像往常一樣去了煉功點,走到煉功點時,看到黑壓壓一排赤膊裸背的武警圍在那裏,她無所畏懼,就找了塊空地開始煉功。可是才坐下不到十分鐘,就被幾個彪形大漢連拉帶拽塞進了警車,被綁架到派出所,關押到下午四點左右才放回家。

一到家,看到嚇得面如土色的兒子坐在凳子上,眼裏噙著淚花,稚嫩的臉上透出恐懼不安;天恩心裏也酸酸的,趕緊安慰兒子。

從那天開始,天恩被跟蹤、監視、多次被非法關押、拘留、抄家、勞教,孩子也跟著蒙受著種種苦難,恐懼、焦慮、抑鬱、被人歧視時時伴隨著幼小的他,時常過著沒有媽媽照顧的日子,過著不是孤兒的孤兒的生活。幼小的心靈承受著不該是他這個年齡應該承受的一切,本該快樂的童年不再快樂。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1/ch7rn53hipbfd1m2mv.jpg
2005年8月27日,英國法輪功學員在牛津市的Gloucester Green舉行營救法輪功孤兒義演征簽活動。(圖片來源:正見網)

北京上訪  九歲兒子獨自過生活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天恩和幾個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為大法鳴冤,臨行前告訴九歲的兒子說:「如果明天下午我沒回來,你就去奶奶家。」結果孩子哪兒也沒去,在天恩離開家後的第三天,天恩妹妹來家裡才知道她去了北京,那時兒子正啃著冰箱裏僅有的、已發硬的剩月餅充飢。

天恩去北京後被劫持到駐京辦,直接拉回本地,拘留一個月後,又被單位非法關押一個冬天。二零零一年天恩被非法勞教一年。

那段時間,兒子下午放學後就騎車到奶奶家睡(怕一人在家睡過點),早晨六點多就騎車趕回自己的家(離學校近),尤其在冬天六點多天還黑著呢,天氣又冷,為了上學,孩子就只能這樣忍受著。

二零零二年初,天恩從黑窩回到家,在整理家裏時,發現床、桌子底下還有吃剩下的發霉剩菜、剩飯。可想而知在沒有媽媽的日子裏,孩子是怎樣的飢一頓、飽一頓的熬過那段艱難的時光。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1/ch7rnsrhzlvyvmarmu.jpg
來自中國、美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印度、南美、俄羅斯、阿根廷、伊朗、阿聯酋、匈牙利、新加坡等國的青少年,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展開營救法輪功學員遺孤的橫穿美國單車之旅「騎向自由」(Ride to Freedom) 活動。(圖片來源:明慧網)

青春期孤苦伶仃  騎自行車排解苦悶

二零零四年天恩因堅持信仰再次被中共非法勞教,兒子剛上初中,正是青春發育期,孩子又開始了孤苦伶仃的生活。

天恩的外甥女有時過來幫他做些吃的。有一次天恩的同學來家看望兒子,孩子一人在煮速食麵吃。兒子心裏苦悶的時候無處傾訴,晚上寫完作業就騎上自行車大街小巷地轉,直到睡覺時間才回家,想倒頭就睡、想忘掉心裏的苦悶,但常常從噩夢中驚醒!

兒子有一次路遇一位好心的天恩的同事,對孩子說:「勸勸你媽媽,別再煉(法輪功)了,免得遭罪(被迫害)。」孩子回答說:「我媽媽不聽我的。」其實孩子心裏明鏡似的,知道大法好!師父偉大!修大法沒錯,只是共產黨不讓做好人。

在上初中期間,全班大部分同學都入了團,就只剩兩個人堅決不入,兒子就是其中之一!

迫害再度發生  兒子隨時擔心媽媽被綁架

二零一零年底天恩再次被非法勞教,上大學的兒子又重重的遭受一次打擊!也因為天恩多次的被迫害、非法勞教,兒子由於長年的恐懼、壓抑、焦慮,本來內向的性格變得鬱鬱寡歡、自卑、多慮,怕媽媽再被迫害、怕沒有媽媽在的日子。

二零一四年六月兒子大學畢業,在本市某單位就職,工資、待遇都不錯,即使這樣也沒除去兒子心中害怕、恐懼的陰影。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天恩去參加同事兒子的婚禮,兒子中午下班回家一看媽媽沒在家(忘記天恩去參加婚禮),馬上打電話但一時沒聯絡上,孩子就又火急火燎地趕到單位找媽媽(怕媽媽又被綁架)。回家後跟天恩大發雷霆,天恩知道孩子那顆受傷的心已經不起驚嚇了。

二零一八年天恩退休後,部門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直接打電話騷擾兒子,兒子每接到這樣的電話,都好幾天情緒低落;特別是「敲門」行動。有一天週六,兒子在家休息,上午八點多聽到「咚咚」的敲門聲,透過門鏡看是兩個員警,兒子就嚇得不知所措。

天恩能理解兒子的心情,從九歲的一個懵懵懂懂孩子開始,直到現在還沒過上清淨、安寧的日子,受傷的心還在承受著傷害。也正因為這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給了成千上萬的家庭和孩子造成的難以撫平的心靈的創傷。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1/ch7ro9w3prwf1hg4iq.jpg
也正因為這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給了成千上萬的家庭和孩子造成的難以撫平的心靈的創傷。圖為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D. C.的反迫害遊行。(圖片來源:明慧網)

無懼警察威脅  母子都不配合清零行動

原本兒子不太敢看電視,他說怕看到大法弟子被抓、被迫害的報導,尤其是活摘器官的事太恐怖了!直到二零一九年他看到新唐人、大紀元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的真實報導、海外大法弟子的反迫害、聲援活動,這都給兒子增添了正念。

在二零二零年五月份,疫情剛解封沒多久,派出所片警(派出所警員)給兒子打電話說,讓天恩本人去一趟,說是有張表需要本人填寫,即所謂的「清零」行動。即使片警如何威脅,天恩與兒子都不配合簽字。

到了大概十月下旬一天上午,辦事處直接打電話要兒子去配合簽字,兒子抱定一念就是不能簽這個字,雙方僵持了差不多一小時,最後他們只好作罷,讓兒子回來了。這真是正念的力量呀!

天恩知道這事後,豎起大拇指高興的說:「兒子,你真是好樣的,真正的男子漢,你今天做了件最了不起的事情,師父看到也高興。」兒子也會心地笑了。

兒子說:「以後我要好好修大法,不能這樣稀裏糊塗了,人世間就是苦海呀!」天恩說:「是呀,《西遊記》裏不是有句話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我們三者都兼得了,今生幸遇大法,而且還有這麼偉大的師父,不修會後悔莫及的!今生咱們能成為娘倆,是讓咱們跟隨師父修大法的。

(原文:兒子度過的那段艱難歲月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8/-426821.html

(本文主圖攝影:王嘉益)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