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死殘疾修煉人 哈爾濱雙城警察遭惡報

害死殘疾修煉人 哈爾濱雙城警察遭惡報

文/明慧網黑龍江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改寫)

哈爾濱雙城區殘疾人張生范,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被綁架、毒打,僅三天,於六月十二日被殘害致死,年僅三十八歲。

張生范的遺體於當年八月二日被強行火化,是迫害責任人為掩蓋罪惡而焚屍滅跡。直到現在,家屬仍然不知張生范骨灰被放在何處。

當年此案轟動雙城區,大街小巷人們議論紛紛,無一人不說受害人必是打死無疑,好好的一個人何至於三、四天便死了。

虐殺張生范的主要責任人之一是雙城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案發後,他先是封鎖消息,然後編造假的死因。使用黑社會手段、威脅、恐嚇、偽善等方式,想通過逼著家屬簽字,達到他們逃脫罪責的目的。

為了給張生范申冤,家屬四處奔走上訪,得到許多部門的同情和暗中支持。為正義討回公道,早日懲辦殺人兇手,他們走遍了黑龍江的有關部門和社會團體,他們頂住了邪惡的恐嚇和威脅。希望喚醒善良的人們。

可悲的是,殘害張生范和當地其他無辜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在未明真相前很多人已遭到惡報。以下是明慧網獲知的惡報實例。

參與迫害好人 遭惡報

■惡人張國富,男,迫害法輪功之初五十多歲,為了爬上公安局局長的職位,善惡不分,以迫害法輪功作為升職的階梯。

在他主管迫害法輪功期間,即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間,雙城出現一片恐怖形勢,被致死及被判重刑的法輪功學員,大多都是經他直接指揮迫害造成的後果。他還以綁架、非法關押等方式,迫使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拿出保釋金,勒索大量錢財。

後來張國富有病在家,很少與外人接觸,得了重病偷偷地去外地治療。

■看守所獄醫那彥國,男,六十歲左右,在看守所任獄醫期間直接聽任張國富擺布,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他親自給張生范鼻飼(往鼻子灌)烈性白酒,直至張生范昏死。二零零四年,他被開除公職,以打工為生,老伴已離開他,孤身一人,並患腦血栓。

■看守所副所長蔣清波,酒後大罵法輪功,遭惡報得癌症,已死亡。獄醫那彥國給張生范鼻飼烈性白酒時,他在場協助迫害。

■獄警李懷新,遭惡報車禍死亡。

■看守所指導員王文山,遭惡報車禍死亡,在任看守所指導員期間污衊法輪功,晚上經常把被劫持到看守所關押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弄到走廊,或播放污衊法輪功的廣播電視或者用開口污衊,而且安排刑事犯包夾,不許法輪功學員說話。不久他遭了惡報,車禍中死亡。

通過家屬勤而不懈地調查,讓我們來看看爲了迫害好人,當地警察對張生范和家人都做了什麽。

張生范原本性情暴躁 修煉後獲鄰里讚譽

張生范,男,有小兒麻痺症,拄拐行走,係黑龍江省雙城市二輕局下屬單位下崗(失業)職工,修煉之前,有抽煙、喝酒的習慣、性情暴躁,修煉法輪功之後,改了以往的毛病,待人誠懇、為人耿直,又因多才多藝,所以口碑極好,鄰里朋友無不讚譽。

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他雖然殘疾,生活又艱難,但從來沒有找過單位。他說:我是修煉人,不能給單位和國家找麻煩。他在家裏收了幾個學生做家教糊口。雖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勉強維持生活。

張生范在自家院子裏打坐煉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為一句真話四次被抓 關押九個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團夥開動整個國家機器瘋狂迫害法輪功,張生范非常著急難過,為了向政府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是正法」,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他拖著一條殘疾的腿,拄著單拐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路。

之後,他被駐京辦事處押送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這一關就是三個多月。一個殘疾的人被關進看守所,不許用拐,只能靠著牆單腿行走上廁所,而又受到警察與犯人的愚弄和嘲笑及辱罵。

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公安局張國富等人來張生范家騷擾,強行要把他帶走,張生范的哥哥們怎麼說都不行,就是要帶走,最後無奈,哥幾個湊錢,只好交了兩千元罰金才放了他。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張生范在家又被劫持到「洗腦班」數月,過大年都沒讓他回家。只因張生范依公民權利依法上訪,邪黨操控的街道辦事處、派出所人員常到他家去騷擾。

張生范曾先後無故四次被抓,或送看守所、或送洗腦班,總計被迫害九個多月。學生也沒法來上課了,唯一的生活來源被邪黨的人折騰斷了。

遭警察上門暴力綁架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紅旗派出所幾名警察,爲了綁架張生范,粗暴地將張生范扔到車中,並連踢帶踹地將他塞入座椅底下。

當時有二、三十個鄰居等人圍觀,見證了上面的情景,也看見了張生范在車裏頭在座椅下,脖子窩著,身子扁扁的,張生范極痛苦地往外掙扎著,卻被一個暴徒一腳又踹回去。

車開了,人們看到車裏的幾個人對張生范還是瘋狂地連踢帶打。人們怕牽連自己,敢怒不敢言。

只有一街坊老大媽抹著眼淚對紅旗派出所的人說:「他是一個好人啊,太可憐了呀!你們別這樣對待他,別關他了,把他放了吧。」

遭暴打陷牢獄

張生范早上被惡警從家中強行扔上車,一路上毆打不停,當張生范被抬下車時,人被打得遍體鱗傷,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由四名犯人抬進看守所的一號獄裏。

有個犯人說:「這不是張生范嗎?」以前張生范被非法抓進來,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雖說自己殘疾,但他做事總是先考慮別人,所以給犯人留下好印象,他們見狀很受觸動,私下議論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江澤民是專整這些好人哪。

過了好長時間,張生范甦醒過來,慢慢地發出微弱痛苦的聲音。這時,被關的法輪功學員和犯人看到他被打成這樣都悲憤落淚。

他被綁架後的第三天,六月十一日上午,刑警隊來兩個警察非法提審張生范,讓一個犯人背著他送到管教室(來提張生范的警察是一個大胖子和一個年輕的,姓名不詳,待查)。

提審時,警察見張生范昏迷不能說話,就往他臉上倒酒和水,武警隊大胖子惡警上前打了張生范幾個耳光,為了不讓別人看見,將犯人支出去後,開始毆打張生范,打了半個小時後,叫犯人進來把張生范背回去。

殘疾人張生范被惡警輪番毆打。(圖片來源:明慧網)

當天下午看守所所長陳佩新,把張生范轉入十三號間,並說:「一號間法輪功人員多,把他轉到別間便於犯人管理。」說白了,就是便於暗中殘害。

被獄醫鼻飼烈性白酒

六月十二日早晨,張生范因被野蠻毆打不能吃飯,上午八點三十分獄醫那彥國、副所長蔣清波、獄警徐成山、任光,呂克坤來提張生范。

他們拿著近一米長的一寸粗細的塑料管和二十公分左右長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還拿著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個盆子,他們驅使三名犯人把張生范抬到沙發上按住,用細塑料管插到鼻子裏,往鼻子裏灌烈性白酒玉泉大曲酒。

獄醫那彥國親自動手往裏灌,嗆得張生范發出撕心裂肺的淒慘叫聲,靠管教室的獄間都能聽到慘叫聲,可是獄醫、所長、獄警還不罷手。隔一分鐘左右灌一次。

張生范用微弱的聲音說:「你們不用灌,我自己喝。」獄醫那彥國惡狠狠地罵著說:「早幹什麼去了,不行,現在已經晚了,給我灌。」最後一次灌酒,已經聽不到張生范的任何聲音了。

張生范被往鼻子裏灌烈酒。(圖片來源:明慧網)

獄中的人看見警察和犯人把張生范抬到監獄房門東側。其中惡警徐成山得意忘形地說:「你們不是能升天嗎?這回不是老實了嗎?」最後把張生范放在看守所院內一間空房子裏,這些惡警全部離去。

被關押三天慘死 家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六月十二日九點五十分,張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說,在這之前人已經死了。張生范的家人在十三日八點才被告知他過世的消息。

地方當局不允許家人看望遺體,家人欲請法醫鑑定,被告知只能找經過他們認可的法醫,而且一切都得聽從他們的布置。當時家人不知張生范的遺體在何處,只能猜測大概在一冷庫內。

610頭目張國富耍黑社會手段 阻撓家人申冤

張生范被看守所虐殺後,雙城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等,先是封鎖消息,然後編造假的死因。使用黑社會手段、威脅、恐嚇、偽善等方式,想用逼著家屬簽字的方式,達到他們逃脫罪責的目的。

一看家屬不服,就採取各個擊破辦法,先找有工作的下手。張國富找來看守所陳所長、市衛生局的局長,一夥人六月二十日左右上萬龍鄉找了當地派出所警察,前去當醫生的張生范大哥家,給其兄嫂施加壓力。其嫂被嚇得大病一場,打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點滴。

張生范的家屬為了給張生范申冤,四處奔走,得到了善良的人們的同情和支持。他們上訪到雙城政府、公安局、檢察院、市人大、市信訪辦、市殘聯等部門。可是這些部門的負責人只是同情不敢管。有的部門講:「我們正管這事,市政府朱清文市長不讓我們管,你要有朱清文的批條,我們就管。」

張生范的家屬繼續往上告,到哈爾濱市人大、公安局、檢察院、殘聯、信訪辦等部門告。然後又到省人大、省廳、省檢察院、省信訪辦、省殘聯等部門告狀上訪。這些部門都表示同情,對雙城市公安局打死殘疾人張生范都非常氣憤。

有的部門說:「我們在網上都看到了,殘疾人煉法輪功也不犯死罪,憑什麼把人打死?他們這樣是犯法,不給解決就往上告。」有些部門也詢問雙城公安局。張國富等把早已編造好的謊言往上一說,根本不承認是打死的。

在張國富的陰謀手段下,家屬不但五十多天不見屍體,還沒有個公正的交待。

在海外沒有中共抹黑、迫害的環境,民眾自由修煉法輪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家屬的質疑

張生范被抓之前還是一個好好的大活人,沒病沒災的,他為何三天不到就突然死去了?這期間公安警察不許家屬見面,並百般刁難。說是心臟病致死的,誰相信呀!既然敢強行帶人並且當眾大打出手,那麼背地裏的毒打是可想而知的!

面對雙城公安的粗暴行為,面對張生范的含冤而死,家屬向省委有關部門及領導質疑如下:

一、雙城公安為什麼不帶證件就隨便闖入民宅搜捕抓人?
二、為什麼公安對一個殘疾人竟大打出手?誰指使的?
三、為什麼明明是打死的,非要說病死的?
四、說是犯心臟病去搶救(其實他本人根本沒有心臟病),為什麼不通知家屬?哪些醫生參與了搶救?!病例是怎麼寫的?為什麼不把這些公布於眾?
五、為什麼死後不及時通知家屬,非得等到第二天才通知家屬(隔23小時)?這期間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密謀?
六、通知家屬後為什麼還不讓家屬看屍體?

為掩蓋罪惡 警方強行火化焚屍滅跡

雙城市公安局惡警殺害殘疾人張生范的事件被曝光後,他們惶恐不安,怕事情真相進一步敗露,他們焚屍滅跡。按著他們策劃和部署強迫家屬同意,在家屬不答應他們的條件、家屬不在場情況下,強行火化屍體,到現在也不知他們把張生范骨灰放在何處。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上午,雙城看守所所長陳佩新打電話通知張生范的家屬說:「明天下午火化屍體,你們家屬來參加屍體火化。」張生范的家屬提出不能火化的理由和條件時,陳說:「到不到現場都要火化。」

八月二日下午他們派來看守所裏兩個獄警和派出所警察來張家告訴說:「下午火化屍體,最後通知。」張生范的家屬拒絕他們的這種做法。「必須在公正的情況下進行屍體檢驗和火化。」他們通知一下就走了。

九天過去了,張生范的家屬打電話找到看守所所長陳佩新,陳在電話裏說:「屍體火化了,骨灰拿到哈爾濱去化驗,結果沒出來,你們等著吧!我們看守所為張生范花了一萬多元,你們家屬得拿這筆錢。」

張生范的家屬在電話裏說:「人是你們抓去了,給整死的,你們管我們要錢,我們還管你要人哪!」

又過了幾天,張生范的家屬向他們要屍體化驗結果,他們在電話裏說:「哈爾濱化驗結果還沒出來,等著吧!」至今張生范的家屬也沒有聽到結果。

結語

此案當年轟動全城,大街小巷人們議論紛紛,無一人不說受害人必是打死無疑,好好的一個人何至於三、四天便死了。

鄰居提起這事也都默默落淚,有人說,小六子(張生范的小名)是個好人啊!他本是一個殘疾人,怎麼對他這樣狠毒呢;有人說,太狠毒了,太讓人看不下去了;還有人說,小六子又瘦又小,怎麼經得起他們這樣折磨呢?

為了給張生范申冤,討回公道,早日懲辦殺人兇手,家屬走遍了黑龍江的有關部門和社會團體,他們頂住了邪惡的恐嚇和威脅。希望喚醒善良的人們。

迫害張生范的凶手和責任人,如本文開頭所述,部分已經遭到惡報。

法輪功學員們希望那些聽信中共謊言、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們,趕快清醒過來,最後的審判不遠了。善惡終有報,爲了你們自己,爲了你們的親人,停止迫害行惡吧!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7/哈爾濱殘疾人張生范被警察殘害致死、強行火化-43943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