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寫給警察的信

孩子們寫給警察的信

【  明慧之窗記者黃詩綜合報導】「每逢佳節倍思親」,在新年闔家歡樂的日子裏,有些家庭卻失去了往日全家團圓的幸福和歡樂。因為她們的家人遭到警察非法關押,這些警察違法拘捕好人,是因為盲目聽從上級指令,罔顧道義良知,才會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以下兩封信分別是兩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女兒寫給警察的信,從信中可以看到孩子們心地單純善良,卻承受著恐懼和痛苦,希望警察能夠找回自己的良知,能夠讓她們的媽媽回家。

第一封信:二零零七年寫給遼河油田國保大隊大隊長何宇

何大隊長叔叔及各位警察叔叔:

您們好!

首先向各位叔叔拜年。在這新年闔家歡樂的日子裏,我這十五歲的女孩楊苓向叔叔們問好,祝各位叔叔新年愉快,闔家歡樂。

各位叔叔可能也有像我這般年紀的孩子吧,他們都在父母跟前歡歡樂樂的,而我家今年卻失去了往日全家團圓的幸福和歡樂。因為我的媽媽曹春豔在一個多月前在錦採打工時被抓走了,現在正在興隆台看守所的牢房裏,我們哪有心情過年!日日夜夜惦記媽媽的安危啊!

大年三十晚上,爺爺奶奶唉聲嘆氣,流著眼淚;爸爸愁眉不展,一言不發;我和妹妹(今年七歲)抱在一起哭,想媽媽。誰也沒心情吃飯。我哭著哭著就睡著了,夢中看見警察拿棒子打媽媽,我嚇哭了;後來又夢見媽媽回來了,我和妹妹好高興好高興。

叔叔我和你說,我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記得我小時候,我媽媽身體很不好,經常有病,一犯病整天躺在炕上,什麼活也幹不了,脾氣還不好,也不管我們;我爸爸脾氣也不好,天天下地幹活,回來還得給我們做飯。爸爸和媽媽經常打架,我和妹妹就是在他們的打罵聲中長大的。他倆一打架,把我們嚇得直哆嗦。

後來我媽媽煉了法輪功,人全變了,一身病全好了,能幹活了,家裏的活她全包了。脾氣也變好了,很孝敬我爺爺奶奶,也不和爸爸吵架了。有時爸爸脾氣不好想惹她生氣,她也不生氣,總是笑臉相對。

媽媽很關心我和妹妹,要我們記住:「真善忍好,做個好孩子。」我媽媽真的變了,變得越來越善良,使我們原來破碎的家有了生機,一家人和和睦睦。我媽媽和鄰居也相處得很好,村裏人都說我媽是個好人。

可是像我媽媽這樣的好人,為什麼公安局要抓走呢?我實在不明白,我媽媽修煉法輪功沒有錯啊,法輪功讓她變好了、變善了。叔叔,我從小就知道警察是抓壞人,抓小偷,抓殺人犯,保護人民的。我媽媽按真、善、忍的標準做,是個好人,警察叔叔一定是抓錯人了。

叔叔,自從我媽媽被抓了以後,我和奶奶、爸爸和好心的鄰居,陪我們去錦採派出所看媽媽,可那些警察是那樣的兇。有一次姥姥在收發室和那些叔叔哭訴要看媽媽,他們不聽,還訓斥她。後來姥姥都哭抽了,不省人事,這些警察叔叔還在惡言相對,等姥姥清醒過來後,他們硬是把七十多歲的姥姥拖到大門外,扔在地上。

還有一次,我和妹妹在親戚陪同下來到派出所要媽媽,他們不給開門,急得我就在門外哭了起來喊媽媽,他們聽到後,說影響不好,把所長、指導員找來了,我哀求著所長要媽媽,所長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扔出去多遠摔在地上。

我坐在地上哭著,想起上學時老師告訴我們:「有什麼為難的事就找警察叔叔,他們為老百姓排憂解難。」可這現實中警察怎麼和老師說的正好相反!他們那麼粗魯、惡劣的表現,在我和妹妹幼小的心靈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當時有許多圍觀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議論紛紛,說警察不能打人。

後來,聽說我媽媽被國保大隊帶走了,我和奶奶、爸爸又到興隆台國保大隊去看媽媽。去了幾次也沒有看見媽媽,不讓見。

我聽說您是國保大隊的大隊長,就是管我媽媽他們這個事的,但我們幾次想見您都沒有見到您,門衛的小警察叔叔說您很忙,每次去都說您辦什麼事去了。我們就等著,等到晚上也沒見到您。

我雖然一直沒見到您,但我想您一定是位心地善良的叔叔。我過去經常聽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良一定有好報。」我媽媽在家時也經常教育我們:「要與人為善,多為別人著想,要多做好事、善事,別做虧心事,不要記恨別人。」

像我媽媽這樣的善良人是不應該待在監獄裏的。求求您快把我媽媽放回來吧!警察叔叔善待好人,會有好報的,把好人抓起來,天理都不容啊!

楊苓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

我實在不明白,我媽媽修煉法輪功沒有錯啊,法輪功讓她變好了、變善了。我媽媽按真、善、忍的標準做,是個好人,警察叔叔一定是抓錯人了。(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第二封信:二零一六年寫給拘捕媽媽的警察

親愛的警察叔叔:

您好!

在您收到這封信時,一定在做著您認為正確無比、無可挑剔的工作,您在束縛著我媽媽,您希望她在法庭上認錯低頭,您希望她能配合您的工作。

親愛的警察叔叔,請您靜心聆聽一個孩子的心裏話:六個月來她不在身邊,我很想念她。

六個月前,我放學回到家。門大敞著,屋裏凌亂不堪,櫥櫃全都被打開,抽屜全被撤了出來,地板上散落著紙張,是警察幹的嗎?警察冷漠無情地帶走我媽媽與她的東西。我被這一幕驚呆了,媽媽沒殺人沒放火沒做錯事卻被帶走,原本就簡陋的家也被橫掃一通,留下的只有恐懼的孩子和落破的家。

從此,殘缺不全的家失去了往日的歡樂和微笑。

中考時,很多同學身邊都有媽媽給打氣和鼓勵,可是,我沒有。

假期時,我的朋友們都會在媽媽的陪伴下出去遊玩,帶回一張張有著母女二人笑臉的照片,可是,我沒有。

入學報到時,校內校外有很多在媽媽的陪同下進入高中生活的學生,可是,我沒有。

晚自習放學後,校門口總有母親接孩子的身影,可是,我還是沒有。早早起床沒有媽媽準備好的早飯,晚上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沒有媽媽的安撫,成長中的心事只能自己埋在心裏慢慢消化。當然,媽媽也從未看到過:我剪短髮的樣子,我穿上新校服的樣子,我進入她所期望的實驗班的樣子,我在她不在家時堅強獨立地打理家務的樣子。她都沒有看到過。

我的很多生活片段都沒有她了。只有那天,庭審過後,我看到了她那削瘦蒼白的臉,她無法擁抱我,因為她戴著手銬,當我用顫抖的雙臂抱住她時,她貼在我的耳邊叮嚀我:不要墮落。

我不知道怎樣安撫年幼的弟弟,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父母離婚,我在媽媽身邊,沒有了爸爸。如今,當年的情景又重現,只是在爸爸身邊,沒有了媽媽。

在沒有媽媽的陪伴下,我依然出色地完成了中考,這也是讓媽媽放心的。只是不希望,將來奔赴高考的考場時,仍是孑然一身。

我媽媽每天起早貪黑、上班、帶孩子,非常辛苦,但是她還是挪出時間跟人們講法輪功真相。媽媽說她得把真相告訴人們,不然人們將失去未來。我雖然對媽媽說的話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感覺她在做著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媽媽還對我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呀!那些受指使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們,並非是壞人,他們只是為了工作,為了生活。」

我雖然只是一個孩子,但是懷著對您的信任,相信您會以一個警察的身分,做出正確的決定。您有機會選擇正義和良知,您有權力把槍口抬高一釐米,您一定不是鐵石心腸的人,因為,您也有妻兒老小!

親愛的警察叔叔,我媽媽是個好人,她不能被判刑,她沒有錯,她在蒙冤!她需要您的幫助,我也需要。

我媽媽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人,她沒有犯罪也沒有破壞法律實施,您的一句話對我至關重要!請您在所行使權力的範圍內,伸出援手,希望警察叔叔撤案、重審。

我不能沒有媽媽,我需要媽媽,讓她回家吧!

沈婧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原文:十五歲女孩寫給警察的信—致遼河油田國保大隊大隊長何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2/150668.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4/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寫給警察的信-339313.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