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姨的故事:罹癌被切除的右乳長起來了

張姨的故事:罹癌被切除的右乳長起來了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綜合報導】張姨是一位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基於安全的理由我們不能公開她的名字,但她所親身經歷的故事,我們將以最真實的文字娓娓道來。

一九九三年,年僅四十六歲的張姨,因病痛纏身、無力支撐,不得不提前十年從單位病退。十病九痛的她,本想在家好好調養、頤養天年,卻從醫院接獲足以顛倒人生的噩耗!

她說:「一個人從高高的山崖上跌落,遍體鱗傷卻無處求助時,內心會是什麼感覺?一九九四年四月,當醫生把乳腺癌的診斷書拿給我時,我的心中便是這樣萬般絕望的感受。」

醫生告訴張姨病情嚴重必須馬上手術,面對無法預期的效果與無法預知的未來,張姨只能別無選擇地躺上了手術台。醫生用了四個小時切下腫瘤,並在進行四次切片、做完病理檢查分析後,立刻決定由局部麻醉轉為全身麻醉,直接進行乳腺癌根除手術。

醫生切除了張姨的整個乳房、胸大肌、胸小肌、腋窩及鎖骨下淋巴結,在這場長達八個多小時的手術中,張姨的胸大小肌、右乳、腋下右側身體皮膚和骨頭之間的肌肉組織全被刮掉,醫生在她瘦小的身體上刮下了一臉盆的肌肉、肉皮等組織,觸目驚心的刀口共有二十二公分。

如果千刀萬剮的刺骨傷痛能換來身體的康復,也許再怎麼承受都是值得的。但這卑微的盼望卻在手術之後事與願違、無情破滅。

她說:「我薄薄的皮膚和刮光的肋骨之間一直無法癒合,每天都要抽積水,還要注射化療藥物。肉體與精神的雙重痛苦,加上原本就有的十幾種疾病折磨,我的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

顛倒的人生開始翻轉

在這場和死神的競賽中,張姨苦苦掙扎、毫無勝算,她多想撒手離開卻又心有不甘,直到一九九六年八月,上蒼終於為她的生命照進希望的曙光。那一年,樓下的大姐介紹他去附近的法輪功義務教功煉功點,觀看李洪志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

她回憶說:「因為我在單位長期從事政治工作,形成了固執己見的作風和脾氣,不輕易接受別人的東西,所以一開始聽課的時候,思想上很牴觸,認為自己學過多種氣功都沒起一點作用,這功還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或許是心態的原因,她說第一天根本沒聽進去幾句,第二天因為有事很早就走了,第三天因為座位離得遠,也沒有聽清楚講的是什麼。到了第四天,她早早的就坐到了第一排,這節課李洪志先生講到「玄關」的問題,她不但覺的新奇,而且不知不覺中被言簡意賅而奧秘深邃的講法吸引住了。

「我越聽越認真,心裡想這位氣功師怎麼知道那麼多呢?和別的氣功師講的都不一樣,就這樣我連續聽完了九講錄像,心中震撼不已!」

九講錄像班結束後,張姨毅然走進修煉的行列。「自我決定開始煉功那一天,就丟掉了所有的藥及多年離不開的藥罐子,丟掉了治病用的所有儀器,包括剛買不到兩個月的幾千元頻譜儀也毫不猶豫地送給別人。」

全切的乳房長起來了

在心性不斷昇華的同時,張姨明顯感受到身體發生著實質上的變化。幾十年來拼命工作所積攢下的偏頭疼、心跳過緩、心房顫、血壓過低、血小板減少、嚴重貧血、眼角膜炎、青光眼、靜脈曲張、類風濕、附件炎、左腎功能衰竭等十幾種疾病不翼而飛,臉上的雀斑、蝴蝶斑也神奇消失,暗黃不均的臉色變得白裏透紅。

其中最神奇的,莫過於一九九四年在手術中切除的右乳竟逐漸長起來了。

她記得當時做手術時,因為有大量的麻醉藥物注入體內,所以刀口處沒有任何疼痛感。「一九九五年回北方老家過年,在室外零下十幾度、房內零下幾度的寒冬中,別人都穿著大棉衣,自己卻穿一件毛衣也不知道冷,整個身體一直是麻木的。煉功後,我感受到刀口處有法輪在旋轉,我還看到師父的法身給我接筋絡、經絡,動作很輕柔,漸漸的,刀口周圍的肌肉有疼痛感了,割去的疼感神經開始復甦了。」

幾年後,張姨右側胸大小肌處原來繃得緊緊的皮膚慢慢鬆弛了,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乳房雛形長出來了,而且在緩慢地增大中。終於,她覺的自己有心窩了,能找到膻中穴的位置了,右腋下通向背部的地方也長出了肌肉,胳膊、手提東西有勁了。

「二十多年沒有感覺的右側身體,明顯感到長出來了,和左側上身身體可以平衡了。現在,我整個胸大肌已經基本飽滿了,這極其超常的現象,是現代醫學絕對無法解釋的!誰知道了都嘖嘖稱奇不可思議!」

過去切除乳房的手術導致張姨的腹部韌帶鬆弛,並造成右小腿內側靜脈曲張,當時她看到報紙上說北方某市一家醫院能治療,便風塵僕僕趕去治療。結果醫生只是在膝蓋處讓兩根筋死了,這樣一來靜脈不曲張了,卻變成了右腿比左腿粗很多,而且右腿越來越沒勁,肩胛骨和膝蓋關節經常疼得厲害。

張姨表示:「得法之後,我天目看到師父將我膝蓋下兩根死了的筋絡接好了,又把我體內腹部、骨頭上的韌帶連起來,還把我全身割斷的筋絡一根根連接、拉長,有時拽的力量非常大,有時身上像壓了千萬斤鋼鐵往下墜,有時又拽著往起飄。有時候天目能看到一點點,但絕大部份的時候是根本看不到的,這二十多年來,師父從沒間斷過為我疏通全身的筋絡。」

張姨說:「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說:『當然還不只是法輪,我們要給你身體下上許許多多的機能、機制,都連帶著法輪是自動運轉、自動演化的。』我對此感受很深。多年來,內在的卯酉周天帶動著我內在的機制在體內不停的轉,外在的氣機也連帶著法輪、周天帶動我整個身體日夜不停的轉。」

一開始,她感受到上百個法輪在調整身體,之後只有一個法輪在身上轉,從頭髮根到手指尖、腳趾尖、到指甲縫,從頭到腳、五官、胸腔、腹腔到會陰以下,頸椎到尾椎以下,兩胳膊,兩腿,全身無處不及。

開始是局部的一處一處的轉,有時又麻又疼,有時疼的鑽心,旋轉的速度轉一圈就一瞬間。「二十幾年來,我的身體一直就是在翻江倒海的轉,就是睡覺也在翻江倒海的轉。」

當年和張姨一起同住一個病房的癌症病友們,都先後離開了人世。而張姨不僅活著,而且活得平安健康,充滿活力和朝氣。「如今已七十多歲的我,皮膚嫩白,很光滑,比年輕姑娘化了妝還好看還自然,大家都說我看上去只有四、五十歲。」

因為張姨巨大而實質的變化,她家中親戚、朋友共有一百多人陸續走入了大法修煉。「大法在他們身上也展現了許多神奇之處,例如我母親原來並不識字,得法半年後就可以通讀《轉法輪》;丈夫的弟弟煉功沒幾天,駝的背就直了,酒也不喝了,煙也戒了……」

張姨感激地說:「如果不是大法的慈悲救度,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是大法救度了我,給予了我今天一切的一切,我會萬分珍惜這千載難逢的萬古聖緣,也希望所有還受中共謊言矇蔽的世人能早日明白法輪功的真相,擁有美好的未來!」

什麼事情都是好事!

翻過那段艱難的歲月,張姨沒有想到自己還可以重活一遍,她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那真是活了大半輩子也從沒體驗過的舒服和輕鬆。而這一回,她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嶄新的人生?

「我就認真的煉功學法,越學越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奧妙無窮,越學越為自己找到了生命的歸宿而倍感欣慰。慢慢地,過去努力握在手中的功名利祿,對我來說就像過眼煙雲一樣,我真的把它們都看淡了。」

修煉法輪功以前,一位同事纏著張姨借他二十萬元,說只要做一筆生意,一個月後就會連本帶利的歸還。「我為他借到了錢,但是跟他做生意的同伴被別人騙了,逃到香港去了。同事還不了錢,覺的沒辦法面對,也跑了。」

可朋友留下的這筆債務,對張姨這個工薪家庭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如果是過去的我,肯定覺得天都塌了,但現在我明白什麼事都是有定數的,發生這麼大的事,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不再忿忿不平,和家人拿出所有積蓄,當掉了金銀首飾,不夠的又向親戚借了一些,連本帶利共計二十二萬還清了所有借款。」

張姨體悟到萬事皆有因緣,煉功人所遇到的一切遭遇都是好事,別人欠錢不還是好事,丟了東西是好事,被人打罵是好事,不要大房子住小房子是好事等等,只要走在返本歸真的正法大道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鋪墊自己回家的路,都是千真萬確的好事!

幾十年來,張姨浸泡在塵世大染缸中的身心,從病骨支離到神采奕奕,從浮躁不安到寧靜平和,她感到自己這艘漂泊已久的孤舟,終於駛向人生的歸航!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