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屯的幾件神奇事

我們屯的幾件神奇事

【明慧之窗記者劉瑩綜合報導】小蘭家住中國吉林省農村,所在屯不算大,農戶不到二百,法輪大法傳到她們村後不久,竟有一百多人修煉法輪功。大家白天耕作,早晚一起煉功學法,互相督促,互相提醒,都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屯裏一片祥和。大法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還開智開慧,這些年來竟有五十多個孩子考入大學,多數還是重點大學。讀研的也不少,畢業後分配的工作都很好。

神奇的事太多太多了,幾天也說不完。下面請看小蘭的自述。

從我家說起

我小時因患先天性心臟病、腦供血不足、缺鐵性貧血等多種疾病,勉強念了三年書就退學回家養病了。結婚後生了一兒一女。產後身體更差了。嚴重虧氣虧血,見飯就噁心,吃不進去,瘦的皮包骨。我啥都不能幹,整天躺在炕上哼哼,家裏一片愁雲。

孩子還小,裏裏外外全靠丈夫一人承擔。活累,不久他開始胃疼,吃點東西胃就脹。去醫院檢查被確診為胃幽門水腫,同時被查出肝上有多發性血管瘤。丈夫的身體越來越差,幹完活累的回家往那一躺,連話都不願說。孩子餓了也不敢吱聲。我實在看不下去,就撐著下地給他們做點飯,躺在地上燒火,一頓飯下來累個半死。

屯裏人都說我活不過三十歲,我自己也感覺無望了。看著一雙幼小的兒女,整天以淚洗面,丈夫愁的一個勁兒的唉聲嘆氣。

一九九六年,我三十三歲。就在我家眼看撐不下去時,兩個外地的法輪功學員來我屯洪法。我去了,可往那一坐睏的東倒西歪,一個勁兒磕頭,可師父的講法我好像全聽進去了。我每次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回家倒頭便睡,一覺睡到大天亮,那個舒服勁兒就別提了。起來後頭清眼亮,身體輕鬆。我高興的跟丈夫說:你也快去看吧,這可不是一般的氣功。

丈夫看到我的變化,毫不猶豫的就去了。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後他的胃好了,感覺身上有勁兒了。這樣我倆便帶著兩個孩子一起走進大法修煉。

我們家從此大變樣,我啥活都能幹了,心裏敞亮的沒法說。每到該吃飯時,他爺仨進門就能吃上熱乎乎的可口飯菜,一家人有說有笑,打心眼兒裏高興。我們非常珍惜修煉的機緣,認真學法煉功,按大法的標準去做。

一天,丈夫騎自行車被疾駛的轎車從腿上壓過,車圈壓彎了,車條壓折一片。司機嚇壞了,要趕緊拉他去醫院。他就對司機說:「我沒事,你走吧。」司機給他錢也不要。司機非常感動,連連致謝,並把電話號碼給他留下,告訴他回去有事一定給他打電話。丈夫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不會有事的,你走吧。」他當時就把電話號扔了。

回家後他的腿腫的像棒子,肉皮黑紫色。他跟我說:「這是師父在考驗我呢,看我動不動心,後不後悔。我就信師信法。」他該幹甚麼幹甚麼,腿很快正常了。

兒媳子宮糜爛,痔瘡內外混合,便秘、脫肛,非常痛苦。大夫讓她住院做手術,她不做,回來跟我學功,不到一個月全好了。她的父母看到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弟子的為人後,雙雙走進大法修煉。她母親的心臟病、糖尿病、頸椎骨質增生都好了。

一次姑爺頭疼的受不了,來我家跟我們大家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一講法沒聽完,他的頭就不疼了。他佩服的五體投地,連聲說:「神!真神!太神了!」從此他的父母兄弟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的大姪兒九歲那年,得了一種怪病,不能進食,吃啥吐啥,胃疼的受不了。去省城醫院看,確診為「食物過敏」,大夫說這病最後就是餓死。眼看孩子一天天消瘦,吃點東西折磨的要死,翻身打滾連喊帶叫。半年後開始吐血,渾身腫脹,肚子脹的像個鼓。不能站不能坐,躺那上不來氣。滿身都是出血點,已經沒有造血功能了。

眼看孩子不行了,我一咬牙抱起孩子就往家走,心想只能求師父了。到家把孩子往炕上一放,他躺在那大口大口的倒氣,我盤腿打坐在他身旁給他讀《轉法輪》。讀著讀著他那邊沒動靜了,聽不到倒氣聲了,我以為孩子斷氣了,愣在那不敢看。這時孩子說話了:老姑啊,我肚子裏有東西在轉,越轉越快。

我緩過神兒來高興的說:「那是法輪在給你調整身體呢,孩子,你有救了,師父管你了!快點兒,我們繼續學法。」我接著往下讀。一會兒孩子又說:我要吐。我順手拿過來一個大桶,幫他趴在炕沿兒上,他就大口大口的吐。先吐魚下水狀的東西,接著吐血,吐了足有半桶,肚子一下癟了。孩子坐起來哭著說:「老姑啊,師父管我了是嗎?我不能死了吧?」我激動的說:「不能死了,你看,師父把不好的東西都給你打出來了,師父管你了。大姪兒啊,你可真是有緣啊,那你就跟老姑一起煉功吧,只有師父能救你了。」

孩子當天就跟我煉功了。煉了一會兒,累的躺那呼呼大睡。一覺醒來汗如水洗,褥子溻出個人形來,起來啥事沒有了,出去滿屯子撒歡兒的跑。他爺爺哭著給師父磕頭,連聲說:「謝謝師父救回我孫子一條命。」

隔天在屯子裏大辦宴席,請客吃喜。雞鴨魚肉管夠,孩子在宴席上狼吞虎嚥,也真是饞壞了。在場的人都看傻了,這麼長時間沒吃東西了,開始就吃這麼多大魚大肉,這胃能受的了嗎?可孩子啥事沒有,跟正常人一樣,父母感動的淚流滿面,說不出話來。

這個所有人都說沒救的孩子,就這樣神奇般的活過來了。這事就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快的傳遍了十里八村,有好奇的還特地趕過來看一看,大家都嘖嘖稱奇。因此很多人走進了大法修煉。

大姪兒現在三十歲了,身高一米八十多,儀表出眾,身體健康,品德高尚。

大煉功場

我們全家人修煉後的巨大變化,大家親眼目睹,因此村裏很多人有了修煉的願望。我家房多院大,經商議在我家建起了煉功點,給大家提供一個修煉環境,讓更多的人都能夠受益。

大家都願意上我家來,感覺非常的舒服。農村人多數都抽煙,進了這個場誰也想不起來抽煙。有個小病小災的來過我家病就好。我看見每個人身後都有師父的法身在調整身體。

屯裏有個韓老太太,全身是病,臉蠟黃,瘦的皮包骨。膝關節疼痛變形,腿抬不起來,拖拉著兩條腿走路,上氣不接下氣,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喘氣。因此村人送綽號給她:「拖拉蹄」、「張口喘」。修煉後她脫胎換骨,皮膚細嫩,白裏透紅,走起路來一陣風,呼吸也正常了。更可喜的是,她一個大字不識,集體學法時,人家讀到哪她就用手指到哪,沒多久自己全能讀了。她家老頭見狀也跟著修煉了,現在老倆口都九十多歲了,仍健康的活著。

柱子媳婦見狀,趕緊從外地把患有嚴重肺氣腫的老媽接來,希望也能得以康復。姑爺把她背來放到炕上。老太太看完講法錄像自己走回姑爺家的,晚上睡覺出了一宿汗,早晨起來不喘了。自那起天天自己早早就來我家,學完功再跟大家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肺氣腫再也沒犯過。八十多歲的人,每天高興的像個孩子。

屯西有個患嚴重尿毒症的,是用車拉來的。到這聽完師父講法,煉了一套靜功,也是自己走回去的。親朋好友看到後陸續有好幾人走進大法修煉。

距離我們屯二十里以外的一位少婦,三十多歲,人長的挺俊,卻得了「硬皮症」毀容了,笑比哭都難看,哪都治不好,痛苦的不想活了。聽說這些神跡後,馬上趕過來,看了九天師父的講法錄像全好了,從此走上修煉路。

本家二嫂得了風濕性心臟病,醫院診斷無法醫治,出院回家等死。她全身浮腫,肚子脹的像個快要臨盆的孕婦,已經不能躺也不能坐了,呼吸極度困難。我勸她來聽法,好說歹說把她弄我家來了,只聽了一講師父的講法,她就好了,第二天上園子扒苞米去了。堅持修煉後她身體迅速康復,完全正常了。

十里八村的屬我們屯的地少,但家家豐衣足食,日子過的都很幸福。甚麼旱澇天災好像都跟我們屯沒啥關係,我們屯年年大豐收。一百多人修大法,不修的也因家人修煉而不同程度的受益。大家都認同大法好,佩戴真相護身符,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家白天幹活都盼著時間快點過,晚上好去點上學法煉功、交流心得。以前一天活下來非常疲勞,現在不一樣了,總感覺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兒。

以前農閒時,男的就聚一起賭博、喝酒抽煙,說打就動手,你傷他殘是常有的事;女的就湊在一起玩兒小牌,東家長西家短的嚼舌頭,攪的屯裏雞犬不寧。修煉後一改常態,煉功人到一起就談修煉體會,說的都是如何提高心性,如何實修自己,如何達到大法標準,自己還有甚麼執著沒去掉,應該怎樣去突破。大家比學比修,誰都不想落在後面。

誰家有大事小事大家都來幫忙,互相幫助、互相鼓勵,共度難關。修煉人都能按大法的標準去做,全屯就是一個和諧的大家庭。人們活而無憂,活而無怨,不爭不鬥,活的輕鬆──這就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我們的屯。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