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08北京奧運】知名歌手于宙以善處世  被綁架十一天後死亡

【回首2008北京奧運】知名歌手于宙以善處世 被綁架十一天後死亡

【明慧之窗記者白萍綜合報導】「奧林匹克運動會」象徵公平公正的道德運動精神,二零二一年東京奧運如火如荼展開之際,讓人不禁想起二零零八年在中國舉辦的那場奧運,發生至少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及酷刑關押等重大事件。

二零零八年由於奧運會在中國召開,二月六日中共公安以「迎奧運」為藉口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其中以知名歌手于宙被虐殺的遭遇曝光後才受到國際矚目與關注。

于宙是吉林人,以文科狀元的身分考進北京大學讀法語系,除了學法語之外,他本身又很擅長音樂、寫詩,精通多種外語。與朋友組建「小娟和山谷裏的居民」民謠樂隊,並在其中擔任歌手、打擊樂手和口琴師。

他們的民謠樂隊始終堅持清新純樸的演唱風格,被譽為擁有中國最清澈聲音的民謠組合,被業界評為二零零七年中國不可錯過的民謠組合中的第一名。他們經常在各地巡演,部份原創作品也被著名國際性音樂頻道Channel V向亞洲各國推廣。

于宙(圖左)和他的樂隊。(大紀元)

透過樂音療癒人心  照顧異地入京的音樂人

一九九五年,于宙通過朋友了解到法輪大法,找到人生真諦,與太太許那倆人一起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他在修煉中的體悟使他的音樂境界也隨之昇華。他認識到好的藝術家應無私無我,應該要把純真與美好帶給聽眾。他更加用心鑽研樂器演奏,琢磨出模擬自然的聲音。

在舞台上的他時而吟唱,時而吹奏口琴似山中流出的清泉,時而將鼓棒似魔法般的打出流水潺潺、浪花拍岸和電閃雷鳴般的天籟之音,優美清純的演出帶給廣大聽眾和諧與溫暖。

儘管早已小有名氣,在朋友和聽眾眼裏的于宙,純樸的像鄰家的大哥哥,朋友們稱于宙幹甚麼事情都特別實在,平時像個哲學家,可是待人處世上卻非常幽默,總是出其不意的帶給溫暖與快樂,他們說,對于宙夫妻「只能用『善良』來形容,找不著別的更合適的詞了」。

無論遠近親疏,于宙對遇到的每個人都好。有些從異地來北京尋夢的藝人生活過得很艱辛,于宙常把租來的房子免費供給他們住、在經濟上接濟他們。于宙夫婦曾為一個生活困難、找上門來的陌生人,從僅有的一千來元生活費裏擠出八百元來幫助他,自己只留下一點飯錢。

一次開車遇到路間有塊大石頭,其它車輛都繞石而行,只有于宙把車停下,費力的搬開石頭,看到道路恢復通暢才繼續開車趕路。于宙對人非常寬容總是默默的幫助別人,好多事大家都是後來說起才知道,直到現在,當事人談起往事仍然很受感動。

接待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扣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當時的中共頭子江澤民為了個人私利,不顧人民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于宙夫婦也遭到無端的嚴酷迫害。

當時,很多外地的法輪功學員省吃儉用,來北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一句公道話。于宙和許那夫婦看到他們來到北京生活很困難,就常常在家裏接待外地來北京的功友們,提供他們臨時的食宿。

那時于宙住在房山區,每天晚上有兩個小時的演唱,可得一百五十元報酬,用於開支。他家經常輪住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他省吃儉用一次次的把同修接到他家住下來,打理他們的食宿。

于宙、許那夫婦因在北京房山與同修聚會被非法扣留十五天。他們被嚴刑逼供,卻始終對遠來小住的法輪功學員身分守口如瓶,他們所表現出的善良、堅忍與仁義讓警察都覺佩服。至此之後的日子他們常被警察騷擾,生活也被監控。

于宙和妻子許那(大紀元)

二零零八年是北京奧運,中共打著奧運的幌子,對外到處坑矇拐騙,對內也用保穩定辦奧運的政治謊言加強迫害。隨著北京奧運的臨近,中共以奧運的名義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又一輪大規模非法抓捕。很多地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逐一盤查,甚至向民眾懸賞三百至五千元人民幣舉報、抓捕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十點左右,于宙演出結束,與妻子許那下班開車回家,行駛到北京市通州區北苑的楊莊路段被警察攔截,進行「奧運搜查」。當警察發現于宙和許那是法輪功學員,就將他們抓到通州區看守所。

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多,通州北苑派出所、通州分局以及香山派出所,海澱分局四人首先抄了許那父母家,後又抄許那妹妹家,見沒有電腦就把書桌上幾張打印用的白紙拿走。

于宙被虐殺致死 當年只有四十二歲

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大年三十,年僅四十二歲的于宙被迫害致死。家屬接到通知,趕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于宙,家屬趕到時,于宙的屍體被用白單覆蓋,面部還戴著呼吸罩,腿部已經冰涼。這離他在北京從演唱會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僅僅十一天。

面對家屬的質詢,醫生一會支吾說是因「絕食」而亡,一會說死因是「糖尿病」。為掩蓋罪行,看守所逼迫家屬同意立即火化遺體,否則就以鬧事的罪名「圍起來」,可于宙的親人堅決不同意並要求屍檢。

看守所也曾答應讓許那辦理丈夫的後事,可又突然變卦並把許那轉押到專關「重刑犯」的北京看守所(市局七處)。

之後北京公安嚴密封鎖消息,不許其親屬向外界透露消息,並把雙方父母的家都暗中包圍起來,不許別人接近。三月中旬,于宙的朋友們發現了于宙遇難,才將此事傳到海外。

于宙事件僅僅是奧運期間中共大肆虐殺法輪功學員的其一,根據明慧網報導不完全統計,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全國共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八千多人,其中在北京地區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達到五百八十六人。

二零零八四月一日至八月八日,毗鄰北京的河北保定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三人,三百六十二人被非法綁架,二十五人綁架未遂,四百零二次被非法抄家,八十人被嚴重騷擾,六十七人被非法勞教,有十人被非法開庭審判。

回首北京奧運,二零零八真是難以忘卻,那其中有太多中共製造的殘暴,亦有太多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們為中國民眾講訴真相、得到大法救度的機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