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08北京奧運】曹東楊小晶結婚九年  遭迫害相聚只數週

【回首2008北京奧運】曹東楊小晶結婚九年 遭迫害相聚只數週

【明慧之窗記者白萍綜合報導】二零零七年四月初至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中國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州、直轄市公安廳、局秘密下發了《關於嚴格開展奧運會及測試賽申請人員背景審查的通知》。該通知對國內外所有與奧運會有關的人員都要進行嚴格審查,並盡一切可能清除對中共不利的「異己份子」。

其中有十一類四十三種人被排斥在奧運大門之外,其中包括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一月開始的「平安奧運行動」一直持續到奧運結束,該行動將法輪功作為主要打擊對像。全國範圍大規模綁架和騷擾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二月份于宙、許那被捕,三月傳來于宙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他們的好友楊小晶心痛得直哭,承受達到極限,很快身體虛弱下來。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年僅四十五歲的北京法輪功學員楊小晶,在中共當局長期騷擾、恐嚇與殘忍迫害中含冤離世。

楊小晶與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法語專業的曹東結婚九年,因為修煉法輪功相繼被迫害,倆人被迫聚少離多,在一起的日子僅有幾週,不是她被非法關押,就是曹東被中共當局劫持迫害。楊小晶兩次被非法勞教四年;曹東兩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一次五年;夫妻倆在勞教所與監獄受盡各種折磨。

楊小晶一九九零年畢業於北京林業大學信息管理系。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與曹東結婚。新婚是在恐懼、焦慮中度過。

楊小晶與丈夫曹東

她所在單位北京供電設計院、邪黨支部書記王秀岩多次找她所謂的談話,逼寫不煉功「保證書」,並以這是上級單位的要求加大施壓。為避免單位職工受株連迫害,她被迫離開單位。而其單位卻以違反勞動紀律為由,非法解除楊小晶勞動合同。

楊小晶兩次遭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夫妻二人被迫離開了單位、離開了家,也失去了經濟來源。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流離失所的楊小晶回家洗澡,被長期蹲坑的建國門派出所惡警烏利亞綁架,劫持到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臨時洗腦班──東城鳳凰賓館。

楊小晶為抵制迫害,絕食抗議七天七夜,第八天被送到東城分局看守所,因不「轉化」,非法內定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她從勞教所回到家中,十二月底拖著虛弱的身體,到甘肅平涼看望被非法關押在平涼監獄的曹東,曹東當時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北京朝陽區亞運村派出所、朝陽分局國保大隊五、六個警察非法闖入楊小晶父母家中,非法抄家,而後又抄了楊小晶家。楊小晶又一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被劫持到「攻堅隊」迫害半年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各種折磨。

其中包括早上五點起床,坐「高板」(60多釐米高的塑料方凳),只能坐在邊上,兩腳並立,兩腳、兩腿之間不能有縫,有縫就得挨打,兩手五指並攏放在大腿上,雙目直視,閉眼也遭毆打,只要犯睏就遭包夾犯人毆打。除了吃飯時間,一直連續坐著,不讓涮洗,一頓只給一兩米飯;晚上十二點睡覺,幾個犯人輪班監控。

二零零五年九月,楊小晶被送回一大隊,身體已極度虛弱,在大隊長陳立的直接驅使下,被逼做奴工勞動,長期低著頭,眼睛又近視,造成嚴重的頸椎病痛。

二零零六年八月底,遭受了兩年多牢獄的楊小晶回到家中;而曹東當時正在被非法關押迫害,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

曹東被施酷刑吐血便血

曹東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在接受完歐盟副主席麥克米倫-斯科特(Edward McMillan-Scott)有關人權問題採訪後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國安局二處中共便衣突然綁架,並在北京秘密非法關押了三個多月,在這期間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每天被銬在審問室椅子上十幾個小時,同時每天七、八個人輪流對曹東辱罵、恐嚇、威脅,並將曹東左眼打傷。

在殘酷折磨下,曹東開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過去一次,三次被送往醫院。為了逃避國際社會的關注,三個月後被轉到偏遠的甘肅省,秘密的關押在甘肅省安全廳看守所。

楊小晶為給丈夫討回公道,往來於北京、蘭州、平涼、慶陽之間奔波,為曹東找辯護律師。甘肅慶陽安全局接手了曹東的案子,一方面對他父母實行消息封鎖;一方面對曹東誘騙說,只要他詆毀法輪功,就讓他出來。但曹東仍被非法判刑五年。

楊小晶離世 曹東未能見最後一面

二零零七年八月,楊小晶與于宙在北京找律師尋求幫助。九月十一日,于宙被非法抓捕,楊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豐台國保所抄。楊小晶被迫到處漂泊。十二月二十七日,她回家交房費,被一直蹲坑的居委會人員報告給派出所,警察一起闖入硬將楊小晶抬到樓下,塞進一輛便車,關進豐台六里橋一家旅館裏。

二零零八年三月傳來于宙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楊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惡黨強加的壓力,使楊小晶精神幾近崩潰,情緒已經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楊小晶的身體也快速虛弱下來。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當天下午五點多,年僅四十五歲的楊小晶離世,她七十多歲的父親,拖著疲憊的身體,連夜驅車七小時,趕到甘肅天水監獄,懇求監獄准許曹東去見妻子的最後一面。

離世的楊小晶和陪伴她的悲憤的父親

但監獄長周某某、大隊長劉江濤卻以放長假,省監獄管理局領導不在、無人批准為由,拒絕了老人的要求,最終曹東仍未能見上楊小晶的最後一面。(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