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那些等待得法的日子

回憶那些等待得法的日子

文/一帆(明慧之窗記者常樂改寫)

我今年七十多歲,是個退休職工,在我很小的時候,祖父和父親就告訴我們,末法時期會有佛祖轉世,採取氣功的形式傳法度人!

我的祖父《五經四書》皆通,清末和中華民國時期教過私塾。我記得祖父常說:「一過甲寅年,上下盡貪官,惡者隨波去,善乃能保全」,「逃得大劫難,歲數活上萬,一萬只留一,還得行真善」,還說「以後會有彌勒佛傳法傳道,以真善忍普度眾生」。

家中大人的奇妙道法

祖父和父親擅長算卦,算得很準,除給當地人測算,也經常到外地給人看相算卦。

祖母和母親擅長看「眼疾」,有的醫院看不好的,祖母和母親都能看好,不用吃一粒藥。

當時我們這裡「克山病」流行(註:一種由缺乏及克沙奇病毒感染共同作用而引起的充血性心肌症。1935年於中國黑龍江省克山縣首次發現,並以此得名。),死了很多人,祖父母和父母給他們紮紮畫畫立刻就好。什麼鬼魅邪靈,狐黃白柳附體,一道靈符,馬上恢復正常。

我常常目不轉睛地盯著看大人的奇妙道法,同時纏著要學。但是祖父不讓我學,他說:「這不是什麼高深大法,只是小能小術,對你的人生是沒用的。」

中共統治下的苦難

一九六零年中國大饑荒,那時我家有八口人,供應糧食每人每天只有二兩半帶殼的大麥。餓得每一個人骨瘦嶙峋,有氣無力。一個小縣城,幾乎每天都有人被餓死家中,或死在街頭!那時我小學四年級,上學途中經常碰到死人!

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明慧之窗)

我的母親為全家操勞瘦得皮包骨,那時三弟剛出生,沒喝過一滴母乳,只靠白麵漿糊勉強地活著,父親看在眼裏、痛在心中,帶領著我們老小八口人逃難到黑龍江江北的一個小縣城,那裡每天有米麵吃,算是過上好日子了。

沒幾年,不幸的事又發生了!「鎮反、肅反、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等運動相繼而來!祖父和父親成了中共「工作隊」整人批鬥的對象,多次被調查詢問,白天幹活,晚上挨批鬥,祖母很害怕,做飯時把所有的藏書添進灶內燒了,為的是不給工作隊抄家留下把柄。

隨著歲月的流逝,一家人終於從被迫害中解脫出來了,但是給我小小的心靈打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多年迫害和伴隨著生活所累,家人大多得上了胃病和其它很多疾病。我的病就更多了,都是醫院治不了的病,左眼視網膜炎、左肩周炎、左膝骨質增生、頸椎和胸椎各有兩節增生、還有冠心病、末梢神經炎等等。

機緣成熟得法修煉

一九九六年初,三名法輪功學員向我介紹法輪功,當時並沒有在意。巧的是三月份去縣城開會,九天的會議,正好讓我有九個晚上可以參加學法班。

九天的學習班結束了,我主動在家教父母和兄弟妹妹們煉功。因之前練過很多其它的氣功,父親都說不怎麼樣。父親看了師父的法像和《轉法輪》中的《論語》,父親高興地說:「這就是佛法,師父就是佛祖!這才是咱們多年來要找的氣功!」

三月正是農閒季節。父親家很寬敞明亮,成了煉功點。不長時間,父母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八十多歲的母親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能通讀《轉法輪》!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明慧網)

我的各種疾病更是不約而同地說好就好了!好得那樣神奇、那樣徹底!妻子把我沒吃的藥都給扔了,全家人都高興極了。

越來越多村民來學煉法輪功

大法顯現的神奇不脛而走,越來越多的人走進大法修煉。我們主動到很多村屯放大法音樂煉功洪法。從八十多歲的老人到八歲的孩子,有緣人相繼而來,學法修煉。有多個不識字的老人,都在兩、三個月內就能通讀《轉法輪》。

為了更多的人都有一個學法好環境,我們在每個村屯都成立了煉功點。一年四季,每月每日,我們從不間斷,春種、夏鏟、秋收都很忙,可是每一個人都能按時間到煉功點學法煉功。

法輪功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過去有很多疾病纏身的人,沒有任何能力參加勞動的人,學法後,都能參加勞動了。從一個疲憊不堪、無精打采的人變得精力旺盛了,幹活也不累了。

不只身體,我們的心靈同時也淨化了!不好的性格和作風都改變了,善良的對待每一個人,沒有了爭鬥心。

很多大法弟子主動去清理街道,冬天主動清掃積雪。連村書記和村長都說:「如果全國老百姓都煉你們的法輪功,社會就穩定了,和諧了。」

我今年七十多歲,很幸運能夠修煉法輪大法,想起那時、那些佛光普照的好日子,真叫人無限懷念。中共不讓人們學煉這麼好的功法,非法迫害我們這麼善良的煉功人,真是罪大惡極啊!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3/佛恩浩蕩-普照我們村-43895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