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工程師領高薪  心中卻有個填不滿的洞(上)

硅谷工程師領高薪 心中卻有個填不滿的洞(上)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阿迪爾(化名)是個坐擁高薪的軟件工程師,然而看似人生勝利組的他,經常感到悵然若失。這樣的情況,在阿迪爾遇到一位年輕的同事後,意外的改善了。以下是阿迪爾自述他如何走出那段艱熬的日子。

異地求學 從不適應到成績優異

我來自北印度的一個小村莊,從小父母就強調教育的重要性,他們允許我可以和朋友出去玩,但是永遠要把「學習」擺在第一位,而我也一直辛勤的學習著。為了給孩子們更好的生活,二零零七年時父母決定移民美國。

美國這塊新大陸充滿著機會,同時也充滿著挑戰,父母好不容易才在那裡找到工作。在印度時,我的母親因為容易暈車,她很少坐車超過十五分鐘;如今,為了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她每天開車過去。儘管生活充滿困難,父母仍努力幹活,來養育我們。

對我和兄弟姐妹來說,困難也相當大。當時的我只會一點英文,身邊也沒有任何朋友。

然而,父母的自強不息給我莫大的力量。在學校時我發憤圖強,利用一切時間學習;放學後,甚至用餐時間也拿來讀書。一份學生只需三十分鐘做的作業,我卻願意用好幾個小時,來把這份作業完成得十分出色。

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我不但適應了學校生活,而且表現優異。從一個不會英文的八年級小孩,到五年後,在五百名同學中,我以第二名的成績從高中畢業,並順利被加州戴維斯大學錄取,開始學習電腦工程。

大學階段 面對一個人的孤單

進入大學對我的衝擊,不亞於當初從印度搬家到美國,我意識到只把學習搞好是遠遠不夠的,獨自生活和面對自己的情緒,是我當時的一大挑戰。不僅要學習做飯、管理時間,還要獨處在空蕩蕩的房間時,控制好自己的念頭。

儘管學校有很多社交活動,參加後我也能從中認識一些朋友;然而,每當曲終人散後,強烈的孤獨感就會湧上心頭。於是,我會想起媽媽經常教導我們的話,對自己說「忘記那些失落和懶惰」,然後繼續完成工作。

當時我一度認為,這或許是身無分文所帶來的不安全感,只要等畢業後找到工作,這種迷茫和失落的感覺就會一掃而空。

好不容易,有賴父母教導的正面價值觀,幫助我度過了大學生活。最終順利取得電腦工程學士學位,並且在硅谷找到一份薪水優渥的工作。

豐衣足食 填補不了心中的洞

工作確實帶給我許多好處,例如:可以在經濟上回報父母,也可以給自己買時髦的衣服、帥氣的轎車……所有我原本以為可以為生活帶來快樂的東西。但我又一次錯了,失落感和空虛感依舊如影隨形地跟著我。

阿迪爾雖然在硅谷找到一份薪水優渥的工作,卻發現失落感和空虛感依舊如影隨形地跟著他。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事實上,日復一日、朝九晚五的工作讓這一切變得更糟。我發現自己有種想脫離工作、家庭和朋友的念頭,有一段時期情況加劇,我甚至連早晨起床都非常困難。眼下支撐我繼續工作的唯一動力,就是這份豐厚的薪水能夠幫助我的家人。

為了尋求解決之道,我開始在油管(Youtube)觀看僧侶和修士的視頻,聽他們分享關於精神和打坐的交流。從中發現這些人雖然在物質方面一無所有,但內心卻充滿喜悅;我擁有這麼多,卻感覺自己是個空殼。

其中有個特別的演講引起我的注意,說的是一位電腦工程師去到中國,隨即留在那裡出家當起了和尚。他談到通過打坐所發現的內在喜悅,超越了所有金錢和物質帶給他的感受。他的故事讓我心生共鳴和羨慕,甚至打算效仿他那麼做。

阿迪爾聽說打坐可以發現內在的喜悅。圖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但我如此深愛家人,無法這樣做。而且我也不知道該往哪去?哪裡有最好的廟宇?哪個大師是最高的?畢竟我的生命只有一次,冒著失去工作和奮鬥一生所得的這一切的風險,是否真的能得到我想得到的?

虛心請教 探求精神煥發的秘密

二零一九年我開始了第二份工作,在那裡我遇到了一位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他是一名與我在不同單位的工程師。雖然一開始我們互不相識,但他的舉止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暗自觀察了他好幾個星期。

這位工程師做著和我類似的工作,但不知何故,他總能如此冷靜和鎮定。由於工作壓力大,辦公室的同事經常衝進茶水間喝咖啡,有時我也需要依靠三杯咖啡才能度過一天,但我從來沒見過他喝過任何咖啡。

有一天我在午餐前忍不住接近他,問道:「你怎麼有辦法整天坐在電腦前,還精神奕奕的呢?你是如何維持這樣的狀態?」那位同事說他有在打坐,修煉的是「法輪大法」。他說這個功法很好,傳出幾年就有幾百萬、幾千萬的人在修煉。

(待續,原文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6/-42961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