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謊言中的「小粉紅」  明白真相後的選擇

活在謊言中的「小粉紅」 明白真相後的選擇

文/明慧記者章韻(明慧之窗記者李佳改寫)

年輕的王麗莎(Lisa)在二零零四年時到加拿大多倫多留學,後來自己開了家公司。她說,自己從小被中共洗腦教育灌輸,曾經是一個「小粉紅」,相信中共的謊言,對法輪功群體帶有很深的偏見。經過十多年的等待與波折,她二零二一年成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這個人生轉折是怎麼發生的呢?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

她曾經是「小粉紅」 中共說什麼都信

麗莎描述了自己當年的幾個看法,比如:曾經相信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是想顛覆政權、法輪功背後有美國支持;覺得他們是精神有問題的人,會傷害別人;在多倫多,這些人整天拉橫幅,他們在幹嘛呢?還有橫幅上面寫著「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麗莎十多年以來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在多倫多,這些人整天拉橫幅,他們在幹嘛呢?還有橫幅上面寫著「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麗莎十多年以來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示意圖,非本人。(圖片來源:明慧網)

這些對法輪功的偏見完全來自共產黨的宣傳,也因為生活與法輪功沒有交集,自然也沒興趣花時間了解。

提起對法輪功最初的印象,麗莎說是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偽案。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下午,全國電視頻道滾動播出一個打著坐但全身燒得焦黑的人,這個畫面太過刺激大腦,雖然年紀小,她卻一直記憶猶新,感覺非常震驚、不可思議。

全國電視頻道滾動播出一個打著坐但全身燒得焦黑的人,這個畫面太過刺激大腦,雖然年紀小,她卻一直記憶猶新,感覺非常震驚、不可思議。 (圖片來源:明慧網)

但她心裏也納悶:「怎麼一個人都燒糊了,還能保持打坐狀態紋風不動?毫無被火燃燒的痛苦與掙扎?」麗莎說:「而我卻相信了官方的新聞報導,其實那時,我連法輪功是什麼都不知道,國家說什麼我就聽什麼、信什麼。」

還有一件十年前發生的事,麗莎到現在也還記得。

那時,她到加拿大中領館辦事,馬路對面有幾位法輪功學員拉橫幅,無論春夏秋冬,每天總是能看到他們。朋友們都說,那些人肯定是拿了錢才整天站在使館前。

她辦完事走出大使館大門右轉,碰上了一位正在發傳單的老奶奶,這位煉法輪功的老奶奶遞給她一張傳單,說「別被中共迷惑……」受到中共宣傳及朋友說法的影響,她當時雙眼往天空看並嘆一口氣說:「您還是讓我迷著吧!」說完就徑自離去。

麗莎回憶道:「我那時不明白也不理解,我們的生活過得不是很好嗎?如果沒有共產黨,我哪有出國的機會呢?」

而事情的轉折是怎麼發生的呢?

世界黑白顛倒 堅持做好人反而被迫害

在海外,麗莎看到越來越多不同的信息,「在自由的環境中,可以看到二十多年來堅持拉橫幅的法輪功學員,也有我一直相信的中共宣傳內容,那麼到底是誰在撒謊?我開始思考了,也開始上網求證和搜索很多資料開始閱讀。」

為了查證這件事,她還去問了朋友,她說:「我的一位朋友告訴我,二零零零年時,他的同學在廣州軍區當軍醫,就說過一個活摘人體器官的場景。」

這位朋友說,軍醫們會被指派一個到刑場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任務,領導會告訴他們這些都是死刑犯,所以摘取他們的器官不要有心理負擔。

後來,「死刑犯」卻越來越多,摘器官的麵包車就停在刑場旁邊,往往人還沒嚥氣,那邊就割取器官。軍醫們每執行一台摘取器官的手術,每個人會分到一萬塊。

「我開始想,法輪功說的或許是真的。但我仍無法相信人民歌頌的黨,會做出販賣活人器官的勾當,而殺人的理由只是因為有人要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如果這些都是事實,那我們簡直就是活在一個黑白顛倒的世界。」

好奇心驅使 開始讀《轉法輪》

那麗莎是如何開始走入修煉法輪功的呢?她說:「在共產黨系統洗腦灌輸下,我最初對法輪功沒有好印象。但由於工作關係跟法輪功修煉者有接觸,發現他們工作很認真、負責,比我接觸的其他人盡責很多,好像並不是共產黨宣傳的那樣。」

「二零一九年一次機緣,我認識了一位法輪功學員。他說話非常有邏輯,句句在理又充滿善意。幾番交談之後他借《轉法輪》給我看。懷著好奇的心,我打開了《轉法輪》。」她說,「我想看看這本書講的到底是什麼,怎麼會令一億多人著迷?」

看了《轉法輪》後,她非常高興,越看越想看,「《轉法輪》裏講的星體、星系我很容易接受,另外,為什麼佛有舍利子,也是我曾經研究過的事,但我不知道原因。我研究了進化論、化學、量子力學等等,越研究越發現《轉法輪》中說得很科學,非常有邏輯的解釋了人體和宇宙的奧祕。我不禁感歎,怪不得說科學的終點是神學。」

她還興奮地表示:「從天目到附體等等,這一切在《轉法輪》中都有解釋。我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和尚肉身不腐,火化後會有舍利子而一般人沒有。原來身體被高能量物質替代,自然就『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我想起近代李叔同與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

「那天晚上明白了天機的我,興奮地大哭大笑。人可以修成神,原來如此!」她說。

「九字真言」顯威力 甲狀腺病症消失

二零二零年,麗莎的媽媽來探親,遇到疫情遲遲無法回國。她的媽媽曾經做過甲狀腺結節切除手術。醫生說,這個部位以後要多注意觀察,因為可能演變成癌症,現在她動過手術的地方脹痛得很難忍受。

「二零二一年三月的一天,媽媽的甲狀腺腫起來,讓她呼吸困難、一直流眼淚。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這次已經接近到窒息的程度,她覺得說不準就要過去了。我只好陪她去醫院看急診,由於疫情只有病人能進去。可是媽媽不懂英文,不想在沒有家人陪伴的情況下,一個人獨自面對外國醫生,無奈之下我們回家了。」麗莎說。

「我認識的那位法輪功學員告訴我,讓媽媽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試一試。」她說。

麗莎覺得可以試一下吧!一不花錢,二沒損失。她跟媽媽說:「疾病,誰也替代不了您。我是您的孩子也無法替代您。我呢,也不知道九字真言有沒有用。您要不然疼著,要不然就試一試。非常簡單您自己選。」聽完,她媽媽自己開始默念九字真言。

結果,當晚媽媽不停地念「九字真言」,感覺呼吸時脖子不那麼難受,因病痛而流不止的眼淚也止住了。晚上總算可以入睡。第二天一大早,麗莎急迫地問她:「感覺怎麼樣?」媽媽說,「昨天晚上睡得很好,不脹痛了,還做了夢。」「夢!甚麼夢呀?」麗莎好奇地問。

媽媽說她夢見一團黑色的東西從身體飄走。麗莎說:「我睜大了眼睛驚訝到不可思議,那正是《轉法輪》中說的病業氣團。師父在幫媽媽調整身體?不敢相信放在眼前的事實,這看不見、摸不著的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我不承認。」

自此之後媽媽每天念九字真言,她的睡眠變好了。「幾天之後,她睡覺在夢中看到藍色光芒與黃色光芒交相輝映,柔柔溫暖的光灑向她。其實,媽媽從來不了解信仰,更不懂得修煉界的事。」

麗莎接著說,「雖然媽媽不知道這些是什麼,她還是每天在念九字真言。兩週之後,我推薦她看《轉法輪》,看了沒一會兒她就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我回到房間忙自己的事,突然聽到她的尖叫聲,趕緊從房間跑出來大聲問道:『您怎麼了?』媽媽說:『好疼!我好像吞下去兩顆球。有人把這兒(媽媽摸著甲狀腺部位)拉起來,把它(結節)割掉了!哎呦,真疼!』我欣喜若狂,高興地告訴她:是師父幫您把病灶拿掉了!不會有事的!」

後來媽媽又出現甲狀腺脹痛,「我告訴她,您那是消業的表現,您是沒有病的。媽媽回國後,做了全面的檢查,醫生告訴她,一切正常。現在媽媽還保持著天天念九字真言。」

「我成為了修煉人!」

後來麗莎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她欣慰自己能成為一個修煉人。

她說:「小時候腦海裏浮現過一個問題:誰把我送來人間?也沒有問過我願不願意,父母就把我帶到了世上。雖然年紀不大但出離的心存在已久。人念是多變複雜的,但人關心的事是簡單的:為了名、利、情一輩子消磨而過百年。如果能脫離這點事,那豈不是我一直所追求的嗎?」

麗莎看到媽媽的真實體驗,她表示:「備感自己的幸運!如果不是親自經歷,在二十一世紀講究實證科學的當今,我怎樣也不會相信實實在在真實空間的奧祕天機。」

對於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嚴酷迫害仍堅持信仰,麗莎感慨地指出:「我也深刻明白,為什麼大法弟子寧可失去生命也不放棄修煉。大法是科學的,大法是有邏輯的,大法也是超常的,大法是無邊的,這是大法給我的開示啊!」

最後她說:「我由小粉紅到走進大法修煉,從科學認識到感性認識,再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每一步都太不容易。現在明白了我來人間的意義,唯有按真、善、忍做好我該做的事,方能明心見性返回真正的故鄉。」

現在,麗莎每天參加集體煉功,參加眾多證實大法的活動和講真相,「我終於『敢』稱呼自己是個修煉人了!」

現在,麗莎每天參加集體煉功,參加眾多證實大法的活動和講真相,「我終於『敢』稱呼自己是個修煉人了!」(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昔日「小粉紅」走入法輪功修煉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3/-43368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