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菁英姐妹 守護真理不屈服暴力的人生(中)

吉林菁英姐妹 守護真理不屈服暴力的人生(中)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宋彥群和宋冰是吉林省舒蘭市北城街道一對優秀美麗的姐妹花,二人均為專業人才。姐姐宋彥群曾為舒蘭市公務員考試狀元,後在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任英語教師,妹妹宋冰是程控交換專業,在舒蘭市電信局工作,二人業務能力佳、性格善良溫和,備受肯定。然而,這樣純潔美好的二姐妹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受殘酷迫害。

鬧劇般的非法「庭審」

二零零四年一月六日,舒蘭市法院開庭,非法審判宋冰、宋彥群、付宏偉、趙繼然四位法輪功學員。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法院應在三日以前先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開庭時間和地點,便於家屬和群眾參加旁聽,然而自始至終法院都沒有任何通知。

舒蘭市法院(圖片來源:舒蘭市法院官網)

當天早上,一位家屬在無意中聽說要審理法輪功學員,擔心是自己親人,於是便到法院詢問刑事審判庭審判員劉勇是否有其事。

劉勇回答說:「是,今天要開庭審判他們。」家屬問:「那為何不張貼公告,不通知我們?」劉勇回答說:「我們內部有規定,對法輪功不貼公告,不通知家屬。」家屬又問:「那這不是違反法律程序嗎?」堂堂法官劉勇竟回答說:「是違反法律程序,但是我們就是不貼公告,上面有命令。」

在法庭上,檢察官楊光友公然進行誘供,一名在場的家屬質問楊光友:「你是檢察官,怎麼還能誘供當事人呢?」楊光友聽後理屈詞窮,默不作聲。法官劉勇更是多次打斷法輪功學員的陳述,根本不讓他們開口說話。

尤其是當法輪功學員談到自己被舒蘭市公安局刑訊逼供,檢察官取得的所謂「證據」是在受到毒打情況下屈打成招,不能作為定罪證據,法官劉勇連忙說:「行了,行了,不要說。」

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河向公訴人楊光友擺手示意繞開法律,宋冰抗議說,信仰是受憲法保護的,講真相是應該的,更何況捏造虛假文件強加罪名誣告、陷害。宋冰還揭露舒蘭市公安局人員李甲哲等暴力取證,李甲哲在後面不住的謾罵。

後來法官劉勇竟然告訴檢察官楊光友:「你隨便念兩句就得了。」整個庭審過程根本就如同鬧劇一般,沒有任何結果,草草收場。

最後,憑藉假想推理,宋冰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宋彥群被非法判刑十年。宋冰和宋彥群提出上訴,法官卻報復式的恣意加刑期,各加兩年!李甲哲怕再一次把他刑訊逼供的罪證曝光,讓看守所的同行捎話威脅,說:「上訴還給你們加刑!」

宋彥群、宋冰姐妹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非法判刑。(圖片來源:明慧網)

醫院診斷造假 延誤宋冰診療時機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宋冰和宋彥群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在體檢時發現宋冰之前在看守所患有肺結核,監獄拒絕接收,到吉林醫院複查,再次確診為肺結核。看守所把宋冰的情況報告到法院,法院把她的個人檔案退了回來。這時本應立即放人,可是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河就是不批。

二零零四年七月,宋冰的病情快速惡化,CT照片可見肺部的空洞發展為3.4cm×3.6cm。她的身體已極度虛弱,發燒、咳嗽、胸悶,喘不上來氣、吃不下飯,心力衰竭。看守所將她的病情上報,而辛河還是堅決不放人。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在辛河的指派下,看守所的副所長孫廣玉及幹警張雲井一起將宋冰騙到舒蘭市中心醫院進行診斷造假,給她抽血、做假化驗、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來了,右肺部的大型空洞清晰可見,比先前又擴大了許多,很嚇人。可是縣醫院一名叫「趙五」的醫生言不由衷的說已經鈣化了,病情基本好轉。

宋冰發現病灶在迅速擴大,向醫生詢問病情:「我有權知道病情。現在的身體情況已經很重了,我自己清楚,你是不是再仔細的看一看。」醫生嚇的連連擺手說不知道,一再撇清這事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宋冰從診療室裏艱難的一步一步地挪出來,從醫務室裏走出來一個女醫生,她也看了X光片子,她焦急的跟宋冰說:「姑娘啊!你得趕快治了,再不治就要有生命危險了!」

從醫院檢查回來,孫所長告訴值班幹警:大夫說宋冰的病已經好了,診斷為陳舊性肺結核,已鈣化;當時聽著的人誰也沒有言語。

當晚回到看守所,宋冰吃力的拿起筆,簡單的寫下自己的遭遇。由於心力衰竭,手不靈活,她寫寫停停,一會兒就累得不行了。第二天,宋冰連續三次昏迷不醒,把號裡的人都嚇哭了。

看守所內外,從幹警到犯人全都指責這次醫院做的診斷,當天上午,孫所長匆匆去醫院把假診斷改了過來。眼看宋冰的病情急劇惡化,四肢失靈,公安局為了隱瞞罪責,讓監管女號的幹警張雲井告訴宋冰:這是不配合治療造成的,屬於自傷自殘。

遭長期迫害 宋冰含冤離世

宋冰的父母聽說女兒生命垂危,多次找到舒蘭市公安局要求立即放人,但是副局長辛河說,如果放了宋冰,他就得丟工作。兩位老人又找到舒蘭市「610」辦公室,「610」辦公室主任李璞說,宋冰死了他負責,就是不能放人。

在確定宋冰沒有搶救價值的情況下,辛河欺騙宋冰父母,答應把她送到新站結核醫院治療。到了醫院,他們不肯承擔昂貴的醫藥費,於是馬上辦了監外執行手續,將癱瘓在床的宋冰向家屬一丟,逃之夭夭。

宋冰的肺結核是在看守所得的,有大夫確診為證,而在辦理手續時,舒蘭市公安局竟然向宋冰的父母索要十四萬元,被他們拒絕。後來,舒蘭市看守所所長以醫藥費為名,無理勒索了家人三千元。

回家後,宋冰在父母精心照顧下,漸漸能夠學法煉功了,身體狀況有所好轉。可是公安警察卻仍然沒有放過她,長期監控她家,企圖再次抓捕。特別是到了所謂的敏感日,他們更加得寸進尺,逼得宋冰幾次出走、流離失所。

由於長期的迫害和壓抑,宋冰的精神壓力極大,致使她的身體無法恢復正常。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半夜二點鐘,宋冰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六歲。

(待續,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9/ -407796.html

(本文主圖取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