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文學:《疾風勁草》(六)

紀實文學:《疾風勁草》(六)

在線收聽

文/鐘芳瓊

(接上文)

兒子煉功之後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他小時候還是「瘦猴子」,經煉功後卻成了「小胖娃」了。小時候兒子很不誠實,記得有一次上小學一年級的一次語文考試,才考了六十五分,他怕把試卷給我看,我會教訓他,兒子就把錯改了,把「×」改成「√」,把六十五分改成一百分。

從煉功以後,兒子就沒騙過大人了,大家都說他變誠實了,變乖了,他不但在去年(六年級)成都市中小學生電腦錄字比賽中獲第三名,而且他這次考試數學還是全班第一(現在上初一),他也知道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因為師父要求他做到「真、善、忍」。

國際上尚無醫治方法的血管瘤消失了

兩個月後,師姐對我說:「小鐘,你的緣份那麼好,右下肢血管瘤病可能都會好。」她這麼一提醒,我才反應過來。兒子全托在老師家裏,我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讀大法書,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煉功。

早上起得早,晚上睡得很晚,已經忙得把這病給忘了。轉念一想,這兩個月來,我坐著看書到深夜,像往常一樣地開車,我抽過血管的地方怎麼沒發脹呢?腦血管病怎麼也沒有反應呢?難道我的這些病都好了嗎?是煉功!是煉法輪功!!是師父的法輪功把我的病煉好了!!!

我的淚水順著臉流下來,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是法輪功救了我,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是法輪大法讓我感受到心清似玉的美好,這才體驗到甚麼是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心清似玉

無病了,精神沒有壓力了,心情變好了,笑口常開了,臉色亮麗了,語氣祥和了,我母親笑著對我說:「要是早煉法輪功就好了,說話也不會那麼傷人了。」兒子說:「媽媽的脾氣變好了。」朋友開玩笑似的說:「我們以前都覺得你很清高,怎麼現在覺得你變了,跟你接觸後,覺得你人挺好,沒有老闆的架子,很平易近人。」我說:「是法輪功改變了我。」

這法輪功太美好了,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堅持修煉下去,一定要把他的美好、神奇告訴所有的親人、朋友,讓他們都來煉法輪功!

第三章 洪法

大法傳回了家鄉

於是,我帶上法輪大法簡介、老師在濟南講法的錄音帶、錄像帶和二十本《轉法輪》,與煉功點上的兩名輔導員、一年輕男同修,再加上三個大法小弟子,由我親自開車帶上母親一起前往簡陽老家洪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動的心情:鄉親們啊,大法救你們來了!你們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啊!

回到大姐家,左鄰右舍的鄉親都來看我們,我給他們說明回來教他們煉功時,各個都很樂意,還相互轉告此事。第二天上午,我們便到人群集中的馬路邊的一個壩子裏,教他們煉功。當時有二十人左右,因當天逢場,圍觀的人很多,我們就把大法的美好說給他們聽,大家都在傳說著法輪功好。

回來後,我又迫不及待地把法輪功的神奇功效告訴了姨媽,姨媽也開始修煉了。緊接著我又打電話到北京,把我的血管瘤已經痊癒的特大喜訊告訴了部隊的高官(已退休)--么爸。

他得知後,也十分感激法輪功,並且也想煉法輪功,我就叫他去找煉功點。過了幾天,我又給他打電話,他遺憾的說,他接連找了幾天,也沒找到煉功點。我說:「你要早上一大早到公園去找,白天都上班去了。」

風雨欲來

過了幾天,已到六月底,我又給么爸打電話,看他聯繫到煉功點沒有。他說:「現在國家已經禁止了,黨員和軍人不准煉法輪功,我看你還是別煉了,既然病都煉好了就行了,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也很不容易,國家不准煉就別煉了。」

我聽後不知說甚麼好,只是心裏莫名地痛,么爸是我心目中最有文化、最明事理、最有眼光的人,一般有大的事情我都要徵求他的意見,如果覺得他說得有道理,我都會聽他的。

可這一次,我心裏很矛盾,想這事非同小可,一定要自己拿主意,你說不好,可我是親自實踐過的,活生生的現實。

你說不好,我剛開始煉功連書都沒有,天目就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和《轉法輪》書中寫的一模一樣;你說不好,我的血管瘤病和腦血管病是怎麼好的?你可以說你看不見我的病好沒好,但我臉上的大面積深度黃褐斑確實沒有了,這是人人都能夠看得見的,怎麼能夠別人說不好就不好了呢?不是說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嗎?

經過兩天的反覆思考,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放棄修煉,但我做不到,因為他太好了!我想繼續修煉,又怕來之不易的生意受到牽連。為此,我一次又一次痛心的哭過,最後在亂麻般的思緒中理出個頭來:無論如何,我也要堅定修煉。

那段時間,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經常組織大家背《洪吟》中的三首詩:

《助法》:「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

《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

《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

大家隱約感受到,一場特大的暴風雨即將來臨。

第三部 十一次拘留

題記:迫害中,我從一次次關押和酷刑折磨中走過來。

第一章 鎮壓初期

7.20大抓捕

一晃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國家開始禁止修煉法輪功,並抓了一些輔導站站長。我想起師父的一首詩《見真性》:「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決心堅修大法心不動。

我覺得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淺,一定是政府暫時不了解法輪功真象所致。我便開車與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訪,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並向政府反映我們修煉法輪功後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真實情況。

我們到了四川省政府外面的大街上,看見有很多功友在那裏。我們排好隊,站在省政府大門外的人行道上。

我看見了這樣的場面:全副武裝的警察排著隊跑步從四面八方趕來,警車也長鳴著警笛往這兒趕,各種警笛聲交織在一起恐怖至極,空氣都像凝固了一般,大家屏住呼吸,莊嚴、肅立等待他們出來給我們一個合理的答覆。

攝像機趕著搶鏡頭、拍照,全副武裝的警察繃著面孔,來回穿梭。下午2點左右,一個警察拿著大喇叭喊:「你們都上車。」結果沒讓我們說一句話就把我們拉上車,先是到成都奧林匹克體育場,後又轉至閬中賓館。

警察還非法地把我們一個個搜身,搜走了我們很多大法書,最後又轉至新鴻路派出所,非法審訊到深夜才讓我們回家。

我回家後,徹夜難眠,怎麼也想不通,在這之前不是有很多報紙、電視都報導過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嗎?就在五月底報紙上不是才登載過不信謠、不傳謠的文章嗎?文章裏不是清清楚楚的說:「黨員、軍人不准煉法輪功是謠言嗎?」不是說國家從來就沒有禁止過煉功嗎?怎麼一夜之間又變了呢?這個政府到底怎麼了?(待續)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