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文學:《疾風勁草》(五)

紀實文學:《疾風勁草》(五)

在線收聽

文/鐘芳瓊

(接上文)

回家的感覺

一九九九年三月五日早上六點半,我準時到新華公園前門的煉功點,由李姐帶著我煉動功。後來又教我打坐,我剛坐下不久,雙腿出現脹痛,心也疼得難忍,雙腳像紫色的茄子一樣,頭上也痛出了汗珠,內衣也被汗水打濕了,真不是滋味。

這時,我想起了師父說的話,一定要忍,我一直強忍著。過了一會兒,我看見我坐在一個很清淨的寺廟外的一個大壩子里,身穿袈裟,袈裟閃閃發光,發出萬丈光芒,漂亮極了。

我的感覺是:這個寺廟就是我的家,有好多千年、好多萬年沒有回家了,回家的心情激動不已,激動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怕別人看見不好意思,但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止住內心的激動,到最後開始抽泣起來……。

煉功音樂停止了,我睜開眼,大家都準備離開,可我感到我的雙腿裡還有東西在不停的轉動。

這時,有幾個老太太過來關心的說:「腿很痛就拿下來,不要哭著煉。」我就給她們講了剛才我看到的景象,她們說:「你根基好,是天目開了。」「什麼是天目,我今天是第一次來煉功,連書都還沒有?」我又對她們說:「我的腿裡一直有東西在轉。」她們說:「是法輪在轉,你的腿有病嗎?」我說:「妳們怎麼知道?」心想:妳們真是比算命先生還靈驗,我過去找過很多人算命,從來都沒有這麼靈。

她們說:「法輪是給你調整身體的,哪裡有病,它都會調整。」她們讓我把腿拿下來,可是腿拿下來了,法輪還在轉。她們讓我不要腳心相對,我錯開了,可法輪仍然在轉。

當天,我便請了一本大法書,拿回家愛不釋手的讀了起來。從那時起,我再也不睡懶覺了,不再打麻將了。每天早上六點三十分準時到煉功點煉功,煉完功之後就去上班,把工作安排好以後,一有時間就看書到深夜,甚至連汽車上的磁帶都由流行歌曲全部換成了師父的講法帶。

第二章 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體驗神奇

三月八日,我早就約好兒子的老師蒙玉蓉和她台灣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獅子山莊去玩。可這天早上一起床後,我感覺到臉緊繃著,還發著燒,很不舒服。便用鏡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張臉發腫,紅得像關公,這可怎麼辦?我用冷水洗臉都無濟於事,時間已快十一點我還無法出門,可伯母她們還在家等我,蒙老師她們早就到獅子山莊了,我怎麼辦?

無奈中撥通了師姐的手機,我說:「你看嘛,你叫我煉法輪功,把我的臉都煉腫了,人家已等不及了,我又無法出門。」師姐則說:「是好事,是師父在給你調整身體。」沒有別的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去見她們。

走在半路上,伯母問我:「你今天擦粉了嗎?臉色這麼好看。」她才不知道我的臉在發燒呢。她這一問,我才放心了,說明臉上的症狀除了我有感覺外,而她們看到只不過是微微發紅而已。

第二天,我到辦公室,李姐見我便問:「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小鐘今天的臉色這麼漂亮,遇上什麼好事了?」我說:「煉法輪功了。」「法輪功這麼好啊!我們也去煉……」

一星期後,臉上的症狀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臉上美容多年都無效的大面積深度黃褐斑沒有了。

天上飄著成群的仙女

這時我煉功更有信心了,更加相信師父在書中說的每一句話,也解開了我心中埋藏近十年的又一個謎:二十四歲那年,一個晚上,我開著裝滿廢鐵的解放貨車從成都到都江堰。

車行至土橋地段,大概是凌晨四點左右,我看見成群的仙女在天上飄,漂亮極了。我很是好奇,看了一會麼就想:你們怎麼一直在我前面飄?乾脆我把車開快一點看一看,看誰跑得快,便加大油門。

她們還是離我那麼近,便又想:乾脆我把車開慢一點看一看,便把油門鬆開讓車慢下來,可她們還是保持和我一樣的距離。

我忍不住了,便把旁邊的貨老板叫醒:「李老板你快看,天上有成群的仙女在飄。」他睡眼朦朧道:「哪裡嘛?」「你看嘛,天上那麼多還在飄,你看不見嗎?」真遺憾,他睜那麼大一雙眼睛,那麼漂亮的仙女都看不見。原來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啊!只不過是一般人看不見而已。

全家受益

親身體驗到法輪功的神奇、美好後,我就一心想讓我的兒子和母親也來學這最美好的功法。兒子一聽就樂意跟著我煉,可母親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進入煉功之門。

我說:「媽媽我們一起去煉法輪功嘛?我給你一個億的錢,都不如讓你來煉法輪功,一個人一輩子沒有病多好,你看我煉功一星期,臉上過去花掉上萬元都沒有治好的黃褐斑,全部消失了,這個你是親眼看見的。」母親說:「我知道法輪功好,但你們煉法輪功的人起早睡晚的,抱輪要站半小時,簡直是活受罪,我現在該享受就享受。」

一個星期天的晚飯後,兒子說:「婆婆,我們去煉法輪功嘛?」母親說:「我不去,你們去嘛。」兒子拉著母親說:「走嘛,你覺得好就煉,不行就算了,反正不用交一分錢。」就這樣母親不好意思推脫,讓兒子把她拉到了煉功點。

到了煉功點煉功人對母親很親熱,手把手地教她煉動作。由於母親不識字,只能聽我們念書。九點過集體學法結束後,我開車送兒子到學校老師家去了,母親獨自一人回家,她洗腳準備睡覺,突然她的腦血管病復發了,天昏、地轉,連房子也跟著在轉,她連洗腳水都沒法倒了,趕緊躺在床上等我回去給她找藥。

我回家聽她說了情況,便說:「好啊,你很有緣份,師父開始管你了,已經開始給你淨化身體了。」我就給母親讀《轉法輪》。讀著,讀著她便睡著了。半夜醒來,母親身體全恢復了,沒有一點病的症狀。

她就納悶了:奇怪,昨晚那麼嚴重的病,如果是過去一定會打針、吃藥,輸液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怎麼這次就聽女兒讀了一會書就全好了,我也沒有見過李老師,他又沒有給我把脈,這病怎麼好的,這個法輪功真是神了。如果不是親身體會,人家跟我說什麼我也是不會相信的。

從那以後,母親就虔誠的煉法輪功,覺得煉功比掙錢都強,錢還不一定能治百病。所以,她就每天早晨五點起來去煉功點煉功。煉功一月後,母親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更奇怪的是她走路踮了五十多年的左腳,神奇般的不踮了,走路也正常了。

大家見到她後,都覺得法輪功好,於是她鄉下的兩個女兒、老伴、親家等等都開始學煉法輪功,但7‧20以後有些人害怕不煉了。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母親剛煉功兩個月後的一天,突然,感到肚子痛,發吐(像《轉法輪》中講的一樣),吐出來的東西全是黑色的,每天只是吐,不想吃東西,還吐出兩根蟲,已經吐了五天了。

母親就想:師父,這樣吐別人看見太髒了,要是變成拉就好了。說來也怪,她就這樣一想,奇蹟就出現了,下午,果然由吐變成了拉肚子,拉出來的東西也全是黑色的,又拉了兩天,七天七夜母親沒有吃一點東西,竟然沒有一點餓的感覺,只是嘴皮乾起殼了,母親就用礦泉水把嘴皮打濕一下,到了第八天,不拉肚子了。想吃一點米湯,就開始吃一點稀飯。

當天我用車把她送到煉功點煉功,不但站著把一小時的動功煉完了,而且打坐一小時一點也不覺得痛。通過煉功學法,一星期內母親的身體全部恢復,臉色也變好看了,內外風濕痛、坐骨神經痛、膽結石、嚴重闌尾炎、腦血管病都不治而愈。(待續)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