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四‧二五】加拿大集會  萬人上訪親歷者現身說法

【紀念四‧二五】加拿大集會 萬人上訪親歷者現身說法

文/明慧網記者章韻報導(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編輯)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省府大樓前,舉行紀念「四.二五」中南海萬人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集會活動。在集會上,當年上訪的親歷者向世人講述了當年事情的經過,呼籲世人了解法輪功反迫害真相,認清中共邪惡,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保平安。

二十三年前的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修煉者自發到北京中南海邊上的信訪辦和平上訪,這就是震撼世界的「四.二五」萬人上訪。事件發生後,包括BBC、《紐約時報》、美聯社在內的西方媒體紛紛報導,和平理性的行爲受到國際社會稱讚。

「四.二五」萬人上訪事件,第一次讓全世界了解到中國有這樣一個修心向善的法輪功群體,了解到法輪大法和真、善、忍的美好。這一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和平理性大上訪,也被世人讚譽為一座人類永恆的道德豐碑,播下了和平理性反迫害的種子。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省府大樓前,舉行紀念「四.二五」萬人上訪集會。圖爲集會前,學員們集體煉功。
當年參加過「四.二五」中南海上訪的部分法輪功學員。

從天津反映情況到北京上訪 親歷者講述經過

當年「四.二五」親歷者法輪功學員馮秀敏女士在集會上發言。

法輪功學員馮秀敏在集會上發言說,她曾是天津市政府的職工,一九九九年四月親身經歷了「四.二五」萬人上訪。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一位學員告訴她,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何祚庥是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名為院士,卻沒有任何學術上的建樹,是一個依附政治的文人。

在此之前,何祚庥就曾在北京電視臺的節目中用一個和法輪功沒有關係的例子詆毀法輪功,北京的法輪功學員指出了其錯誤,北京電視臺也承認了失誤。可是何祚庥還是再次利用這個不實的事例,發表文章誣陷法輪功。

法輪功包括五套舒緩的煉功動作,祛病健身有奇效。中國的國家體育總局於一九九八年五月對法輪功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馮秀敏覺得該文章不符合事實,當天就和那位學員一起去了該雜誌社。她回憶說,當他們到那時,院子裏已有約四、五百名學員,大家都在靜靜地等著。有四、五個人做代表,進裏面反映情況。

和馮秀敏同一煉功點的郝先生是代表之一,他向雜誌社講述了自己不足十歲的孩子修煉大法後,多種疾病不治而癒,變得聰明、活潑的故事。雜誌社的負責人當時表示,會盡量回收已發行的雜誌,但他們還需要「請示上級」。

接下來的幾天,雜誌社沒回應。馮秀敏每天早晨六點趕到現場,晚上十一、十二點才離去。她和其他學員一起在雜誌社外靜靜地等待消息。

雜誌社最後的回覆是,拒絕撤回這期雜誌。但法輪功學員都沒離開,他們不願任由虛假的文章發出去毒害他人。

四月二十三日一大早,教育學院通過廣播要求大家盡快離去,說晚上七點清場。學員們繼續靜坐,沒人離去。大約七點,四輛軍車停在大門左側,隨後一輛大巴士停在大門右邊,與軍車相距大約十五米。清場開始了。

車上跳下來許多年輕軍警,個個穿著迷彩服,手持電棍。他們揮舞著手中的電棍,從裏往外驅趕著修煉人。轟不走,嚇不走的,電棍就毫不留情地落在了學員們的身上和頭上。

許多人頭被打破,流了許多血,胳膊脫臼,不能動了。還有些學員忍受著疼痛不走,要麼被幾個警察合力抬出大院,甩在馬路上,要麼就被拎著扔上了大巴車,後來聽說當時有四十五位學員被抓。

馮秀敏覺得出版社不能解決問題,就去了市政府。很多學員從出版社來到了市政府,大家排著隊,等在市政府專門負責接待的側門門口。

凌晨兩點,兩位市政府工作人員出來說,「這個事我們解決不了,這樣吧,你們進京(上訪)吧,這個事是北京決定的。」

四月二十五日,馮秀敏買車票去了北京。下午六點到了國務院信訪辦,當時已經有萬人在信訪辦及周圍的牆邊靜靜地等了,路上有軍車穿梭。

當天在中南海門口的學員見到了當時的總理朱鎔基,他安排學員代表和高層官員會談。到晚上九點左右,傳來天津的學員已經被釋放,然後大家就散去了,離開的時候地上一個煙頭、一片紙都沒留下,當天在現場的警察都感到非常佩服。

馮秀敏說:「我從修煉開始,不僅擺脫了一身病痛,身體得到了淨化,而且知道了人生來到世上的真正的目的,隨著不斷通過修煉淨化著自己的思想,感覺靈魂得到了升華。」

天津移民:我父母是天津事件親歷者

美國肯塔基州的天津移民宋女士(左)。

宋女士是從美國肯塔基州來加拿大多倫多旅遊的。她經過集會現場時停下脚步,她說:「我知道中共很邪惡,我不修煉法輪功,但是我的爸爸、媽媽是法輪功學員。我媽媽過去身體不好,修煉了法輪功後身體變得健康起來,所以她一直都在修煉著,今年都八十八歲了。」

宋女士的老家是天津的,「我媽媽他們那個煉功小組裏有好幾個法輪功學員是南開大學的教授。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至四月二十四日,他們小組的人都去參加了和平上訪,到天津市相關機構和部門去反映法輪功的實際情況。」

「他們在那裏就是靜坐。他們遵紀守法,在那裏既不打鬧、也不喊口號,然而就在這麼和平的爭取自己修煉和信仰的自由和權利時,反被中共人員給裝入車裏,然後扔到郊外去了。我爸爸、媽媽那個時候沒有電話,幸虧遇到了好心人,才被送回家,到家時已經都是後半夜了,兩位老人家當時好可憐啊!」

「我媽媽出身不好,在無數次的運動中,她的整個家族都被中共整得支離破碎的。」她說:「中共應該立即解體,因為它太害人了!」

美籍華人: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方式完全合法

美籍華人張女士(左)。

美籍華人、祖籍廣東的張女士也是從美國來加拿大旅遊的遊客。在集會現場聽完學員講解法輪功真相和三退意義後,欣然同意了「三退」。

張女士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違法的,在任何一個國家,人們都應該有信仰的自由和修煉的自由。」

「法輪功學員用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自己的修煉和信仰自由是沒有錯誤的,因為他們沒有違法,在有自由有民主的國家裏,這種和平理性的上訪方式完全合法。」她強調。

她還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對中國人民的欺騙等罪行對中華民族的影響太惡劣了,它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敗壞了中國人的道德,應該讓它立即解體。」

東北移民:第一次加入煉功隊伍很感動

吉先生(右)和學員交談。

吉先生十歲隨父母一起移居日本,兩年前移民到加拿大。

他說:「我是東北鐵嶺人,當年大法師父在東北傳法時,在我們東北幾乎是家喻戶曉,都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的父母當年也跟著一起煉過功,知道大法對強身健體是很好的。可是中共一九九九年開始對法輪功進行迫害後,父母和他們身邊的一些人就不敢煉了。」

他繼續說:「我在唐人街退黨服務中心得到了關於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我發現在多倫多有許多煉功點,許多遊行等都可以獲得大法的信息,讓我看到海外法輪大法受到社會廣泛的歡迎,想進一步了解和走進大法,所以我今天就來了,很感動。」

吉先生最後表示,下次要帶父母一起來皇后公園煉功點煉功,讓他們都能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因為小時親眼目睹身邊大法學員被迫害,因此吉先生現場自願退出曾經加入的團、隊組織。他說,認清中共的邪惡,這是所有秉持正義的中國人應該做的。

執勤警官:我知道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事實

在安大略省議會大樓門口執勤的警官,見到法輪功學員從議會大樓門口經過時,向法輪功學員微笑致意。

執勤警官說:「我知道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事實,但是由於我現在正在執勤,所以不能夠講太多,但是我願意多了解一些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法輪功學員遞給了執勤警官一份真相資料,執勤警官高興地收下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6/多倫多學員紀念4‧25和平上訪23週年-441359.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