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槍口抬高一釐米 為自己守住光明的未來

將槍口抬高一釐米 為自己守住光明的未來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前夕,兩名東德青年試圖翻牆逃至西德,被四名東德衛兵發現了。其中兩名衛兵對他們鳴槍示警、一名衛兵對兩人開槍、另一名衛兵則射死了其中一人逃離者。

一九九零年,東西德合併。隔年,這四名衛兵被告上法庭,衛兵的辯護律師認為:根據前東德法律,民眾沒有自由離開東德的權利。士兵只是執行上級的指令,並未違法。

然而,一九九二年,法院卻判決射死人的士兵監禁三年半、另一名開槍者兩年緩刑、鳴槍示警的兩人無罪釋放。

主審法官表示:士兵們的確身處責任鏈的尾端,只能執行東德法律和上司的指令。但他也強調:「並非一切合法的事就是對的 。(Not everything that is legal is right.)」、「在二十世紀末,權力機構殺害人民時,沒有人有權利忽視自己的良心。(At the end of the 20th century, no one has the right to ignore his conscience when it comes to killing people on behalf of the power structure.)」

日後,這一事件也成為自由社會的人們普遍認為的:那名開槍的東德士兵應謹守良知,「將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故事由來。

紐倫堡審判中,很多納粹頭目被判死刑或終生監禁。(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國,也有一部分這樣「只是執行上級命令」的公檢法司、醫院及政府各級人員,罔顧天賦人權及憲法賦予的信仰自由,非法關押、判刑,並酷刑迫害堅持信仰者;甚至系統性地參與活摘器官。

試想,在這層層利益共生的結構下,若有更多人試著「將槍口抬高一釐米」,將挽回多少寶貴的生命?將有多少家庭免於破碎?又將有多少社會人才得以保全?

反之,若為了撈取自己的政治資本,或貪圖眼前功名富貴等利益,以執法為名,加大力度執行迫害之實;當真相大白之時,又將有怎樣的下場?

以下僅舉幾則河北省執法人員迫害法輪大法信仰者的事例。

獄警濫權 為江澤民集團賣命「轉化」正信者

韓秀欣,河北省女子監獄獄警,曾任第八及第十二監區教導員,現任第十監區的副監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自江澤民傾全國之力,宣告「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以來,韓便竭盡全力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

韓經常濫用手中權力,執法犯法。為了強迫更多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提高「轉化率」(放棄信仰的比率),她採取許多非人性的迫害手段,殘害無辜。

抵制獄方強制奴工 遭獄警長時間電擊毆打

中共監獄的奴工產業就像一個製造利潤的巨大機器,由中共的司法系統監管。獄警為了個人利益,強制奴工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若無法達成每日的生產任務,就要面臨獄警不人道的處罰;勞動所得卻都落入了司法系統的口袋。

多位法輪功學員就因為拒絕配合上述獄警強加的奴工任務,遭韓秀欣獄警電擊毆打。

一、四十多歲的高春蓮因拒絕「轉化」,曾被剝奪睡眠十八天。之後又因依法向獄方反映:在獄中遭惡警夥同犯人虐待,慘遭韓獄警挾怨報復,連續以電棍電擊她四十分鐘,造成臉部及頸部皮膚潰爛。

二、五十多歲的韓麗萍(韓立萍)則因挺身而出,揭穿了韓獄警的暴行,也遭電擊,並被獄警指使的幾名犯人暴打。導致她口鼻流血,一顆牙齒脫落。

此前,韓獄警亦曾教唆一幫犯人,對韓麗萍實施強迫灌食。那十幾個犯人先把她從奴工工作的車間拽走,一路拖行到醫院,再從一樓拖行到三樓,整個後背都磨出血了。強迫灌食之後,拔出的塑膠管上沾滿鮮血,韓麗萍因而昏迷了一個下午。

惡警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圖片來源:明慧網)

三、善良老人張鳳德因為堅持信仰,多年來遭到各種非人對待與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也因為堅信大法,多次神奇地重獲新生。

在河北女子監獄,張鳳德也因抵制奴工迫害,遭韓獄警電擊了半個小時。之後常無故被體罰,例如長達幾天幾夜的罰站。

執法犯法 善惡有報

像韓獄警這樣的公檢法司的執法者,在中共體制內不知還有多少。若能保守良知,便知道人在做,天在看;為了升官發財而泯滅人性,逞一時歡快,卻無法常保安樂。善惡到頭終有報,臨報之時,甚或禍延家人子孫,後悔晚矣。

全中國各級執法人員,因迫害正信遭惡報者多如牛毛,以下僅舉河北省幾則實例:

一、馬玫 原河北省女子監獄第五間區區長

為求晉升,馬殘暴迫害法輪功學員。僅四十多歲,就已先後罹患子宮肌瘤及腦瘤。為求好病,據傳已到國外治療。為了名利而欺壓善良,到頭來卻只換得一身病,人財兩空。

二、李慧萍 原河北省女子監獄第四間區教導員

李長期利用惡警楊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流氓迫害手段不勝枚舉:搜身、長達十幾天沒日沒夜的罰站、太陽下曝曬、脫光衣物被以動作猥褻、停止親屬會面電聯、禁止購物、暴力毆打、戴手銬、關禁閉、吃精神病藥物、罰睡板床。

暴力毆打。(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一零年,李於警察體檢時發現末期乳腺癌,手術後已被調離該監獄。

三、張越 原中共河北省常委、政法委書記

張是河北省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二零零三年,周永康任中共公安部長時,張升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長,成為江澤民集團旗下的迫害黑手,憑藉迫害法輪功的「政績」一路高升。調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後,更是變本加厲,大肆抓捕迫害正信者,血債累累。

二零一八年,張被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罰金人民幣五百萬元,並追繳受賄所得財物及利息。張出賣良心所得,轉眼只能上繳國庫。

四、周本順 前河北省委書記

二零零三年,周升任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機關黨委書記及秘書長等職,是周永康的心腹、「秘書幫」及「政法幫」的主要成員。周身為前六一零小組副組長,負責具體策劃和執行全國迫害法輪功的政策。

二零一七年,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周遭判有期徒刑十五年,沒收個人財產。

結語

中共體制內追隨迫害者屢遭惡報,實非正法修煉者所樂見的。二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也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正是希望挽救更多受中共謊言矇騙的中國人,包括曾經或正在迫害正信的執法者。

然而直到今天,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仍未停止。二零二零年起,610辦公室發起多次「清零行動」,不斷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全國範圍非法綁架勒索,甚至設置高額的舉報獎金,公開煽動人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無論上述落馬官員是因為表面的「貪腐」、「違紀」,或是中共派系鬥爭的「犧牲品」;本質上,其實都是眾多惡報實例的「又一例」。

至今仍心存僥倖,為中共賣命的迫害參與者,行惡還未見後果,實是上天給予人醒悟和彌補的機會。您雖不能改變體制,卻能「將槍口抬高一釐米」,而不是強加迫害正信者。

願您牢記,古有明訓:「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陰德耗盡之際,也是惡報來臨之時。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教導人們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5/河北省女子監獄十監區副監區長韓秀欣的罪惡簿-437241.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5/河北省承德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綜述-391878.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7/再陷冤獄-高春蓮在河北女子監獄遭折磨-349754.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9/七年非法關押迫害-原河北廊坊藝術館職工起訴江澤民-315415.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6/天道好還-又一中央610副主任落馬-422155.html

(本文主圖來源:公有領域,華沙猶太區起義)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