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複印傳看的一封信(下)

警察複印傳看的一封信(下)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楊梅改寫)

一位警察告訴自己的朋友說,他從同事那兒看到一封信,覺得很好,就複印了一份來看。朋友了解後,發現信是來自一名法輪功學員,寫給兩次來家中想迫害自己的警察。

信中法輪功學員道了歉,說自己善心不夠,沒能心平氣和給警察講過法輪功真相,以致讓警察被蒙在鼓裏,參與了迫害好人。

「為什麼法輪功被中共如此殘酷打壓二十多年了,至今仍屹立不倒?」信裏開頭,學員還提了這個問題,說,這是誰也迴避不了的。

學員問警察,其中的原因難道他們不想探究探究嗎?

但回答這個問題,方式卻很簡單。

信中書寫了幾個平凡生活中的小故事,像贍養婆婆、與大嫂談心、畢業後學生說的話……,在幾個不起眼的小故事的背後,透著真實的心路歷程,也透著一個人真誠的思想境界和人格內涵。在警察咀嚼小故事的同時,猜想,也找到了問題的答案。

以下,就是這封信的緣起:

警察:我從同事那兒複印了一封信

前幾天的一個晚上,遇到了我好久沒見過面的警察朋友,我跟他聊起了法輪功。他沒有像以前那樣反感,反而很興奮地給我說了一件事:「前一陣子從同事那兒,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寫給警察的一封信,我覺得很好就複印了一份。」

「是嗎?你能讓我看看那封信嗎?」我有點驚訝,問他。

他回答說:「行,一會兒你跟我回家看吧,我放在家裏了。」

後來,我跟他回到了家,拿信一看,是手寫的,好長啊!有十七頁,但字跡工整。

下面是這封信的下半段。(接前文

──────────────────────────────

三、平衡好家庭關係 一家人和睦相處

常言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這個家也不例外,婆婆的三個兒子,為贍養老人已鬧得形同陌路,互不來往,就像有解不開的深仇大恨一樣,誰提起這件事,氣都不打一處來。

而我在師父的指導下,用善化解著他們之間的矛盾,用忍讓、寬容維繫著夫妻、婆媳、妯娌、兄弟以及親戚之間的關係。師父給了我處理好家庭關係的法寶,所以我沒有一處障礙,真正感受到了真、善、忍給人們帶來的祥和、溫暖和美好。

1.贍養婆婆

丈夫弟兄三個,弟弟和哥哥都在農村老家,公公去世後剩婆婆一人,需要三個兒子贍養,結果老三家直接就說不養。老大家呢,大嫂跟婆婆合不來,經常吵架,兩人不說話。

我們只好把婆婆接到我家來,可是婆婆不習慣城裏的生活(我們家在城裏),過一段時間她就想回家,把她送回家後還吵架,呆不了幾天就又要回來。後來就不再要回去了,一直跟我們住了八年。

和婆婆在一起生活,著實給我提高了心性,怪不得家人都跟她合不來。開始我心裏也經常跟她生氣,每當心裏不舒服時我就看書、學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道理,我是修煉人,我要用大法衡量,而不跟他的兄弟們比。後來還把對老人看不慣、看不上、嫌棄等心都修去了。

二零零七年,婆婆八十多歲的大姐來看她,在我家住了幾天。丈夫聽不慣大姨整天嘮嘮叨叨,有時就和她抬槓或頂撞她。大姨很生氣,我就抽時間勸了她幾句,然後她就提起了我家的事。

她說:「妳媽給我說了,她要跟老三要糧食你不讓要。怎麼不讓要啊?他不伺候老人,還不應該給老人口糧嗎?」我說:「他要是有就會主動給了,他不主動給就是沒有。」大姨說:「現在哪有沒糧食的?」我說:「他不是沒有糧食,就是沒有孝心,那孝心你能要的來嗎?我這兒又不缺吃的,生那個氣幹嘛呀!」

大姨說:「妳媽說了,老大媳婦不和她說話,她不願在那兒住。妳對她好,她只能住你這兒了。」我說:「大姨,您放心,贍養老人不分兄弟多少,誰有孝心誰盡義務。他們都很忙,沒有時間照顧媽,我們一家也可以給她養老送終。我不會把她推出去的。」

大姨激動地流著淚說:「哎呀,我的天哪!妳怎麼這麼通情達理呀!」然後拉住我的手久久不放。

大姨回家後,給她的兒女講我如何孝敬婆婆,她家的孩子們對我都非常感激。過年的時候大姨打來電話,丈夫拿起電話後兩人沒說幾句,就聽大姨說:「讓你媳婦接電話。」我接過來,大姨又是一番誇獎,說了很長時間。

2.用善心化解家人間的矛盾

婆婆閒來沒事,就喜歡在垃圾桶或路邊撿一些瓶子或紙板什麼的,放到地下室的小房裏。我們多次勸她不要撿了,她當面答應不撿了,出門後還去撿,因為我們去地下室的通道沒有台階,是一個斜坡,表面做了一層防滑的水泥小橫格。

一天下午婆婆去地下室時摔倒了,造成胯骨骨折癱瘓在床,丈夫只好請假在家照顧老人,我白天上班,晚上侍候她。

為老人處理污物時,經常噁心地要嘔吐。由於老人不能動,怕她便處感染,經常為她擦洗,就這樣接屎倒尿,遞水端飯,幫她翻身,照顧地無微不至。為了照顧婆婆,晚上能聽到她叫我,我就搬到了離她房間近的客廳裏睡,夜裏她叫我要大小便時,我都能很快去幫她。

婆婆摔傷後我的心性已提高很多了,基本能做到無怨無恨了。我們的關係如同母女一樣融洽。婆婆還是那個固執的婆婆,她並沒有改變,是我在大法的指導下變了,我不再與她計較,不管她怎樣我都能保持好心情對她,所以她感覺我對她好。

婆婆經常對鄰居和她的親人們說,我比她的親閨女還親。其實婆婆沒有親閨女,我是真心當她的親閨女。這讓婆婆的親戚們都非常羨慕她。如果沒有師父的教導,不修心,不改變自己自私的觀念,婆媳怎能變成母女呢?

婆婆摔傷半年後能坐輪椅了,我們就把她送回大哥那去住了,因為我和丈夫都上班,中午不能回家,家裏沒人照顧,她又不能自理,送回老家可以讓哥嫂照顧她。

因為三弟家一直對婆婆不聞不問,哥嫂對婆婆的照顧也不很周到。一次,我丈夫回去後非常生氣,酒後出手打了老三和他媳婦,還跟嫂子吵了架,氣得嫂子滿地打滾。之後我們就把老人接了回來。

在這個家中發生了這樣的事,雖然不是直接針對我來的,但是我是家庭中的一員,就應該起到我的正面作用,所以我想抽時間回老家和嫂子聊一聊,勸勸她。丈夫的話,我只能聽一半,因為我知道他說話水分很大。

果然嫂子見到我後,沒說幾句就提起了這事。越說越氣,泣不成聲,手腳冰涼,手指都抽到一起了。我使勁地搓著她的手,寬慰著她受傷的心。

不出所料,丈夫真的說了不少傷人的話,快要把嫂子氣死了。嫂子把出嫁的小女兒叫回來,把事情的前前後後都給女兒說了一遍。她對女兒說:「媽把妳叫回來,是想讓妳知道,如果今天媽死了,妳要知道我是怎麼死的,是你叔叔把我逼死的!」

我對嫂子說:「嫂子您快消消氣,我跟他一起生活了三十年了,我了解他,他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你看他平時心眼挺好的,一旦耍起混來,什麼難聽說什麼,我要不是學了法輪功,我早就瘋了!」

然後我接著說:「原來我滿腦子裏都是他傷害我的那些話,而且我不斷重複,讓自己記住,我恨他!那日子太痛苦了。我現在心裏有了大法,漸漸地把他傷害我的話從腦子裏刪掉了,不存了,我原諒了他,只記住他對我的好。」

「這時反過來再一看,也正好把那塊心病挖出去了,自己也解脫了。以後他再說一些混話就傷不著我了,我根本不拿他的話當回事,只當是耳旁風。您若抓住他這些沒有用的東西不放,把自己氣死了,多不值得呀!」我說著。嫂子臉上的表情輕鬆了許多。

嫂子說,因為她身體不好,胸口疼,坐骨神經引起的腰疼、腿疼、胳膊沒勁,不能洗衣服,也伺候不了婆婆。我跟她說:「您把身體情況告訴他們,他們不就不怪您了嗎?」

她回答說:「無論我多難受,妳哥從來連問都沒問過我,假裝不知道,我才不給他說呢。」

幾個小時的聊天,嫂子的氣消了,還給我說了婆婆過去的一些讓她生氣的事。我勸嫂子不要跟老人一般見識,我們也不像她那樣做人。嫂子最後說:「好吧!就原諒他們了,讓婆婆回來吧。」

我再次去嫂子家時,嫂子第一句話就問:「婆婆怎麼沒回來?她說回來著沒有?」

其實,我這次回去只是想看一看嫂子怎麼樣了,她這樣一問,我就知道她真的變好了,不生氣了。所以為了讓嫂子心裏踏實,我就說了些她愛聽的話。我說:「(婆婆)她非要跟我一起回來,說了半天才勸下了。我跟她說,我先回去看看家裏忙不忙,不忙再把您送回去,她答應了。」

嫂子說:「我給妳說句心裏話吧,我的心裏最難受的是,公公去世前問了我好幾次,說:『我走了,妳媽怎麼辦呀?』我說:『爸,您放心,有我吃的,就有她吃的。』現在沒想到鬧到這種地步。他哥倆都嫌我對婆婆不好,其實走到這一步也是婆婆逼的,我想起她做的那些事我就生氣。」

「她已經這樣了,我們就不跟她計較了,她不好是她的事,我們不能因為她不好,自己也不做好。善惡都是有報的。」我說。

嫂子說:「讓婆婆回來吧,我已經答應公公了,我得做到。」我說:「那好吧,等涼快了把她送回來,也了了你的心願。您身體不好,不能讓她長時間在這住,冬天冷了我再把她接回去。」嫂子笑了,滿意地點點頭。

3.婆婆的弟媳誇我

二零一二年臘月的一天,婆婆的哥哥去世了。那時候婆婆已經能拄著雙拐慢慢移動了。我問婆婆:「大舅去世了,您想去看看嗎?」婆婆說:「去。」就這樣我們驅車兩百多里趕到婆婆的鄉下老家,由於婆婆剛剛換掉輪椅拄著雙拐,只能一寸一寸地挪動。

鄉親們和親戚們都來圍觀,我想這什麼時候能走到靈前,正想要背她過去,她的大兒子過來把她背過去了。在那裏,我細心照顧著婆婆的吃喝拉撒,她家的親戚們──婆婆的妹妹、妹夫、弟弟、弟媳、外甥等等男男女女很多親人都看到了,回家後丈夫問我:「妳聽見了嗎?舅媽誇你了。」

我還真沒聽見舅媽誇我,但是我從親戚們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他們對我的尊重,我不是故意做給他們看的,那就是我真心的流露。

4.父親的心病去掉了

一天我去了我的父母家,把帶婆婆回老家奔喪、背婆婆上下樓等事,給父母學了一遍,沒想到這讓父親為我擔心起來,埋怨我不該把婆婆帶回家:「她行動不方便,上下樓還要人背,妳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還要背一百多斤的人上、下五樓,把妳累壞了怎麼辦?」

我說:「她兒子腰椎間盤突出,不能用力。我沒事,我背她之前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超常的能力,有師父保護我,我能行。於是一口氣,沒有停歇的上、下五樓,雖然很累,但沒有什麼問題。」

一次父母來我家,上樓時感到很累,氣喘吁吁,這更增添了父親對我的牽掛,這事就像一塊石頭一樣堵在他心裏,很難受。

小妹去看父母時,父親千叮嚀萬囑咐:「妳一定要勸勸你姐姐,可別再背她婆婆上下樓了,我去她家,空著手上樓都歇了幾次,她再背上一百多斤的人哪受得了啊!一定告訴她。」妹妹說:「我姐心眼好,她不會有事的。」

小妹真的沒有給我提起過此事,倒是我再去看父母時,父親又問起此事,我才解開了父親的心結,後來父親連連點頭:「妳做得對,做得對。」

四、祛病健身有奇效

我本來身體很好,可是自生孩子以後,身體的不適逐漸增多。如一九九二至一九九五年,連續四年婦科檢查做B超,都有子宮肌瘤的報告單,而且肌瘤一年比一年大,後來導致經常不規則出血。正在考慮去做手術的時候,我修煉了法輪功。很快子宮肌瘤消失了,恢復正常。

生孩子後我又添了一個毛病,經常便秘,大便時很痛苦。時間長了便生了痔瘡,因為部位不便羞於就醫,所以九年的痛苦只能忍著,每次大便都出血,嚴重時不能坐,真是痛苦不堪。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到第六講時,這個毛病沒有了,痔瘡也好了。

我的左腳踝上初中運動時扭傷,時間長了竟長出核桃大的鼓包,一到陰天下雨就隱隱作痛。十多年後,下蹲時壓迫那個部位的神經,致使幾個腳趾都非常疼。煉功不長時間鼓包不見了,腳趾也沒有了痛感,一切恢復正常。

我的膝蓋髕骨勞損,平時走路、上下樓都疼,煉功後不知不覺膝關節好了。直到現在我的腿腳都很好。

沒有用任何藥物治療,僅僅是煉功、修心性,提升道德品質就能好病,這不是奇蹟嗎?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的親身經歷已經證實:法輪佛法是更高的科學。

五、工作中的幾件事

1.愧於考試作弊 放棄職稱晉升機會

二零零五年,在晉升職稱的外語考試時我作弊了。情況是這樣的:當時我並沒有打算作弊,心想能考多少分就算多少。

可是在考試入場前我遇到了一個朋友,他問我:「妳自己來的嗎?」我說是呀。他說:「妳找人了嗎?」我說沒有。他說:「那哪行啊,你的考號是多少?我去給妳找人。」他很快找到了考場所在學校的他的同學。

在考試到中場的時候,進來了一個監考人員,她若無其事的走到我的面前,偷偷扔給了我一個紙條。我展開一看是答案,那時已經顧不上別的了,馬上按照順序添到了答案上。考試結果公布了,我得了八十五分,可以保三年。

第一年參評,因為我那篇核心期刊文章到的比較晚,時間耽誤了,所以沒有評上。此後,我心裏反而舒服了,因為考完外語後,我心裏就一直在自責:不該作弊!

這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個污點,修真、善、忍的人造假作弊,這是對大法和師父的大不敬啊!這次沒評上正好,以後的兩次參評機會我都放棄了,自己外語水平不夠,以後我就不評職稱了,省得虧心一輩子。

掙錢多少不是主要的,讓自己心裏乾淨、輕鬆、每一步都走正才是人生最重要的,所以在金錢和道德面前,我寧願選擇道德。

2.學生和系主任的好評

我是一個不喜歡爭名爭利的人,只想踏踏實實地工作。煉功以後更是這樣,對工作從來不敷衍,對教學負責,對學生負責。有幾年我當班主任,對班裏因貧困交不上學費、又拿不到獎學金的貧困生,我經常是先幫他們把學費墊上,等他們拿到獎學金,或家裏有錢之後再慢慢還我。

有一個來自山區的女學生,很少見她換衣服,於是我就把我的舊衣服送給她穿,有時也給她買新衣服,稱說自己不能穿了才給她的。

畢業多少年後,學生回來聚會,這個學生找到我,親切地和我聊了很久。她說:「老師,您不知道,我現在是我們縣的紅人了,誰都知道我。有一次開大會時讓我作報告,交流教學經驗,我演講的題目是《愛的傳遞》。您知道嗎,我的愛就是您傳遞給我的,是您給我們的愛深深的感動了我,我要把愛傳遞下去。」

在我快退休的時候,有一次,幾個老師一起聊天,一個老師說:「王老師,那天主任在辦公室誇妳了,他說:『王老師要退休了,以後這麼好的老師上哪去找啊!』」

退休前,主任幾次找我談話,說想返聘我繼續給學生上課。我只答應他上一個學期,因為我八十多歲的母親病了,需要人照顧。

六、真心希望你們明白

1.「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

總而言之,以上是我修煉法輪功後在生活、工作中的幾個真實片段。聽了我這些心裏話,你有麼感覺?

一九九八年,當時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曾經組織了一個調查團調查法輪功,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看了我的修煉經歷,你覺得是不是這樣呢?

法輪功講的真、善、忍,可不像共產黨講的什麼「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那個「為人民服務」只是官員們掛在嘴上的口號。不去掉為私為我的觀念,就不會有高尚的境界,表面上喊口號是為騙人,實質上的危害肯定會表現出來。

因此黨內貪官層出不窮,從貪污受賄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到數億、數十億、數百億的都有。很多官員大會、小會講反腐,轉眼被抓,從辦公室和家裏就能抄出多少億現金贓款。

用共產黨人的邏輯思維和思想境界,永遠也理解不了法輪功,因為法輪功的「真、善、忍」,並不是修煉者的口號,而是修煉者做人的標準,每個字都要溶進真修者的血液中,成為一個完全為他的生命。丟失了正信的人,疑心多,謊言多,他怎麼會相信有這麼單純的人呢?

俗話說:「大恩不言謝。」大法師父不要任何回報,只要求弟子真修。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心,改變了我骨子裏的自私和偏見,給了我健康的身體。在大法蒙難時,我不能昧著良心說假話,這就是我拒絕簽字放棄大法修煉的原因。

為什麼法輪功學員不信中共宣傳的那一套?因為法輪功學員一看就知道那些都是假的,那種事情(如所謂「自焚」、殺人、自殺等等)是師父絕對不允許做的。法中講得很清楚。

得到了真理的人,誰還願意昏昏庸庸地活著?已經進入了空氣新鮮的生存環境,誰還願意退回到充滿各種毒氣的霧霾中?知道了說真話的美好,誰還願意用謊言污染心靈!有人告訴我:「它說煤球是白的,你就說是白的。」我告訴他,我不會說謊,黑的就是黑的。

2.很多公檢法人員 已看清楚真相

法輪功教人做好人,這是全世界的人都看到的事實。為什麼不用自己的腦子想一想,尋找一下真相?非要把自己矇蔽起來,自己騙自己,自己害自己呢?玩這種自欺欺人的遊戲很危險,這將會給自己的生命帶來毀滅性的後果。現在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人已經很多了,希望他們能成為步後塵者的警示。

法輪功修煉者是不追求世間名利的,更不會對政權感興趣。法輪功學員追求的是道德的提升。追求道德的昇華,首先要放棄對人世間各種名、利的執著,所以法輪功永遠不會是人世間任何人的敵人,但有可能是那些心胸狹窄、疑心、妒嫉心強的人的假想敵人。

中共把法輪功當成敵人來打壓已經二十多年了,很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從他們經歷的事實,和了解到的真相中已看清了誰正、誰邪這個真相,其中有些人主動調換了工作,有的辭職,有的在智慧地保護著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發現自己被共產黨騙了!

大紀元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從歷史、政治、經濟、文化、信仰等層面,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

他們知道了公安部發布的《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其中認定的十四種邪教組織沒有法輪功;他們從手機上也查到了,中國新聞出版署署長柳斌傑,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總署令第五十號》文件,廢止了一九九九年的有關法輪功書籍的兩條禁令。這已經明確地表明:在中國印刷、擁有法輪功相關書籍資料是合法的。

李警官,你很年輕,不了解什麼是共產黨。中共把用惡毒謊言織成的帽子扣到法輪功身上,是非常荒唐的。

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法輪功學員為什麼在被殘酷迫害的二十多年中絕不接受、不承認中共對法輪功的所謂的「定性」,就是因為這個「定性」是完全違法的,是御用文人編造事實蓄意陷害法輪功的!我真心希望在迫害法輪功的恥辱冊中,沒有你們這些被欺騙者的名字。

李警官,如果你看完了這封信,你覺得對自己有什麼啟發和幫助,你可以把這封信轉給你所有的同事和所長看,希望你們都明白真相,為了自己的未來不被追責,千萬別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不要再做迫害修佛的好人這種違法的事了,給自己和家人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李警官,我知道你們是奉命而來的。既然你參與進來了,我就想讓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你不了解我們的話,你就會被中共利用,在迷濛中做執法犯法的事,這對你的前途是極其不利的。

你的上級或許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但還在昧著良心執行著上級的迫害命令;也許他們也是被蒙在鼓裏不知道真相的人,無論哪種情況,我都理解你們的難處。

但是,我不希望你們參與其中,我不願看到你們做違法的事將來被追責。如果你的上級非得要我的簽字的話,就請把這封信給他,這是我的真心,就把我的這顆真心給他看吧。相信他們會看到對他們有用的東西,從而找到一條自救的路。但願你和他們都能明白,怎樣做才是對自己最好的。

古人有句話: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

你不覺得用在今天挺合適嗎?

方玉珍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3/警察複印傳看的一封信(下)-436364.html

關聯文章:

警察複印傳看的一封信(上)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