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天知命超然物外的蘇東坡

敬天知命超然物外的蘇東坡

文/古道(明慧之窗記者李蓮改寫)

中國有一句諺語,「人的命,天註定」。然而,在年輕的時候,人們卻對改變命運充滿了期待,當歲月流逝,物是人非,面對命運之手的安排,又往往充滿遺憾。但是,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卻有「敬天知命,循道而行」的說法。

歷史上,不乏這樣的智者,他們在困境中覺悟真理,在命運拋下的苦難中返本歸真。

蘇軾(公元1037-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北宋眉州眉山(今四川)人,曾任翰林學士,官至禮部尚書。僅二十歲,就成為進士,在三百八十八人之中幾乎名列榜首。被皇帝譽為「宰相」之才,他直言敢諫,銳意進取,想有一番作為。用他自己的話說,疾惡如仇,遇有邪惡,則「如蠅在食,吐之乃已」。

然而,在他激流勇進之時,一場牢獄之災卻把他從人生的頂峰推到了谷底。

蘇東坡被皇帝譽為「宰相」之才,他直言敢諫,銳意進取,想有一番作為。(繪圖:大紀元 素素)

被貶黃州

公元1079年,發生了著名的「烏台詩案」,有人指稱蘇軾在詩文中誹謗朝廷,誣陷者千方百計羅織罪名,想把蘇軾置於死地。蘇軾被捕入獄,被關押四個多月。

免於死罪的蘇軾,被流放到黃州。物質上的貧困,卻使他躬身靜思,直面人生的起落。

蘇軾是清官,兩袖清風,到了黃州全家人的吃飯成了問題。一開始,每月把僅有的一點錢分成三十份,掛在房樑上,每天早上用畫叉挑下一串做當天的生活費,然後將畫叉藏起。

他又找到一塊廢地,但荊棘瓦礫,滿目瘡痍。蘇軾別無選擇,帶領全家老小清除瓦礫,刈割荊棘,深挖細整,終於整理出五十畝田園。看到蘇軾有了田地,「四鄰相率助舉杯,人人知我囊無錢。」

在辛苦勞作之外,蘇軾「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他在《東坡志林》「人生有定分」中寫到:「抑人生自有定分,雖一飽亦如功名富貴不可輕得也?」難道人生有如天定,就是能吃飽肚子這件事,也和功名富貴一樣,並非輕易就能得到嗎?

物質的匱乏,卻可以造就精神的昇華,在困境中,蘇軾以苦為樂,從不悲觀。

臨江仙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前所未有的困難中,蘇軾卻悉心關照著身邊的每個人,家童白天太累,晚上回來敲門敲不開,蘇軾就獨自到了江邊。「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這個典故出自《莊子》「汝身非汝有也」、「全汝形,抱汝生,無使汝思慮營營」,人的身軀只是一個物質存在,並不是真我,世間營營之事,只不過是名利情仇,不值得留戀。「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人生如一葉扁舟,隨遇而安,超然物外,即是心安。

在佛教看來,身體是皮囊,心為身累,心為身縛,當面對苦難,泰然處之,才能體會到境界的昇華。

廬山所遇

公元1084年,蘇軾從黃州謫貶往汝州,途經九江,見到了奇美雄偉、氤氳變幻的山景——名滿天下的廬山。

題西林壁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詩人寥寥數語,卻道出了這樣的一個道理:不同的層次,不同的角度,所見都不會相同;即便當下感受再真,也都不是事情的本來面貌。詩人寫到,「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人站在自我的立場,往往看不清真相;唯有放下觀念,才能突破局限;放下自我,才能看見真我。

經過了黃州的百般艱辛,蘇軾的精神世界昇華到了新的境界,世間萬事萬物的存在,無論高低貴賤,都是值得珍惜的。

清 周鯤《仿古山水冊(二)冊.倣趙孟頫仙山樓閣》。(公有領域)

他在《前赤壁賦》中寫道:「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就是說,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若不是歸我所有,即令一毫也不能取。只有江上的清風,以及山間的明月,耳聽到的聲音,眼睛看到的景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這是造物主的無盡寶藏,是每一個人感知天地大道的憑藉。

在中國畫藝術中,往往以山水為主體,宏大高遠,而人很渺小,體現了古人對宇宙造化的敬畏之心,人並不是大自然的主體,只有主宰著天地萬物的造物主,才應是世人敬畏的根本。

在《蘇軾集》中,「造物」一詞共出現59處,他在一首詩中寫道:「造物知吾久念歸,似憐衰病不相違。」造物者知道我修煉回歸的心意,我遭遇的困苦與身體的病痛,也都是天意的安排,不應該認為是難以承受的痛苦。

暮年再貶

當解除了第一次流放,蘇軾又回到朝堂,在他五十七歲時,升遷為二品官員,任禮部尚書,這是蘇軾擔任的最高官職。但是僅僅在兩年之後,在同僚的又一次嫉妒與排擠之下,被遠放惠州(今廣東惠陽),開始了人生中的第二次流放。

然而更為殘酷的是,在蘇軾年屆六十三之時,又被發配到更遠的海南島儋州,成為他人生中的第三次流放。並特別下了一道命令:不准蘇軾在海南島的官舍居住。於是,蘇軾只得租用民房棲身。

「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與程秀才書》),然而蘇軾卻說:「尚有此身付與造物者,聽其運轉流行坎止無不可者,故人知之,免優煎。」世間的一切,都是造物主的安排,而對於一個人,無論流轉奔波,遇到溝坎困難,都是一種必然的經歷,人知道了這個道理,還有可以什麼憂愁的呢?

他草廬抄書,教書育人,讓海南出了歷史上第一個進士。為解除民眾疾苦,蘇軾親自帶領鄉民挖了一口井,取水飲用,疾病便少了,此後,遠近鄉民紛紛學蘇軾挖井取水,一時挖井成風,改變了當地鄉民飲用塘水習慣,後來人們紀念他的功績,便把那口井命名為「東坡井」。

他還結交了不少平民朋友,閒了就去串門,跟野老飲酒聊天,還常常給鄉鄰看病開方。

流放惠州後的七年生活中,蘇軾一家死了九口人,雖然生活對他如此殘酷,垂暮之年的他依然樂觀,坦然對待。

在傳統文化中,儒家講「君子安貧,達人知命」,最終達到至高的道德境界;在佛家看來,佛性人人都有,但人由於在世上迷失了本性而不自覺,通過修煉、不斷昇華可修成覺者——佛的境界;從道家看來,悟道修真,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

從古到今,人間在中西方文明中都被認為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是一個迷的物質空間,都說這裏的人是因為罪或者業而淪落至此。儒釋道是歷史留給今天的智慧,恢復傳統文化,找回五千年華夏文明的精髓,敬天知命,昇華道德,才是邁入未來新紀元的通途!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1/蘇軾-敬天知命-以苦為樂(一)-436641.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7/蘇軾-敬天知命-以苦為樂(二)-436642.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