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的悲慘歲月  修大法後終獲重生

九死一生的悲慘歲月 修大法後終獲重生

【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綜合報導】嚴二新,一位堅強的女性,一九六八年出生,家住在中國大陸保定市滿城區神星鎮東峪村。從小歷盡苦難、身體飽受折磨、家庭一度幾近破碎。

她二十多年來承受著身體的苦痛,度過艱難與無望的歲月;然而是什麼原因使她的生命獲得了轉機,而讓她自認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年幼疾病纏身  幾次快死了又活過來

嚴二新出生剛三天,奶不吃,眼不睜,臀部長了個膿包,流了一碗膿水,身體也涼了。母親認為她死了,要她父親把她扔了。她父親捨不得,給她蓋了一件大皮襖,準備第二天扔了。第二天,她父親一摸,她身上熱呼呼,還活著。

三歲時,嚴二新和家人入了一個所謂的道門,天天跟著大人在家裏很虔誠地磕頭。從她記事起,身上就長一種小米粒似的疙瘩,奇癢無比,睡不了覺。為治疙瘩,吃了三個多月奇怪的偏方,找人用針扎指甲心兒,針帶出三、四寸長的黃膿絲,擠不出血,受了不少罪,也沒好。

嚴二新被疙瘩折磨了十多年後,用山藥葉水,搓了幾次,才消失。十來歲時,幾次睡著覺,就死過去了,不知不覺又活了過來。父母帶她去看醫生,醫生也檢查不出病因。

十七八歲時,嚴二新的脖子上長了淋巴結核,手術後,刀口不癒合,用偏方才治好。兩年後,嚴二新又得了肺結核。到談婚論嫁時,嚴二新身體才好。

下肢癱瘓  婚後苦難持續

結婚後,也沒改變嚴二新悲苦的命運。丈夫和她說不了三、兩句話,就吵起來,還多次動手打她。一次,她丈夫在離家不遠處,一腳把她踹倒在地,拽著她一條腿,把她拖到了家。

她絕望了,拿起農藥瓶就喝,被她丈夫及時發現,奪下了藥瓶。此後,她丈夫不再打罵她了。

然而,她的苦難並沒結束。

一九九七年七月,她幫娘家給果樹打藥時,從離地大概有一米多高的樹杈上掉下來,下肢摔癱瘓了。在醫院手術時,她的脊椎打了七節鋼板,後來大小便失禁。住院半個多月,花去一萬多元。

婆婆整天拉著臉,說些難聽的話,丈夫也是心中不快,婆婆家人要她丈夫和她離婚,一個好心的長輩極力勸說,這個家才得以保全,當時她女兒才五歲。懂事的孩子天天守著媽媽端屎端尿,年邁的母親給她洗洗涮涮,哥哥一夜愁白了頭。

她母親一籌莫展,找當地一位老中醫給她治。老中醫對她母親說:「你別看她現在這樣,她以後大富大貴,她是『死不了兒』。」當時她只為了孩子艱難地活著。

一九九八年,嚴二新的身體恢復到能艱難地拄著雙拐走路了,還能跪著、爬著做簡單的飯菜了。

當年六月的一天,她丈夫不小心從樹上掉了下來,但身體沒有大礙。休息幾天,就外出打工去了。一天,他打工時,坐在機動三輪車上,被擠在一根電線桿上,把他一側軟肋擠傷,帶著傷痛回家了。因家中沒錢,不敢去醫院,疼得怎麼難受,也得硬挺著。

她看著受傷的丈夫、幼小的孩子,自己還駕著雙拐,痛苦、悲傷、絕望到極點。這日子沒法過了,她要求丈夫送她回娘家。

得法修煉  人生出現轉機

嚴二新的丈夫無可奈何把她送回娘家,鄰居告訴她:她母親到某某家去看法輪功講法錄像去了。她就駕著雙拐去找母親。到那後,也跟著看錄像。看完後,嚴二新激動地對母親說:「這是佛家功,這功法太好了。」

嚴二新一連去了九天,看完了錄像,輔導員對她說:「法輪功講不二法門,你到底修哪個?」她毫不猶豫地說:「我要修煉法輪功,再苦再難也不變。」她從輔導員那裏請了一本寶書《轉法輪》。

當嚴二新看完第一遍《轉法輪》,她悟到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儘管那些練某某道的人每次見到她,都要勸說她回那一門,都被她拒絕。

《轉法輪》一部讓全世界億萬人身心受益、道德升華的中國奇書,被中共列為禁書,驚恐的封殺了近20年。但卻在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出版發行,且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嚴二新在娘家學法煉功半個月,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心情開朗,便回了自己的家,多年的胃病不知什麼時候好了。

大法挽救了她即將破碎的家,她丈夫和孩子特別支持她學煉大法。丈夫和孩子外出打工,她一人操持家裏、地裏的活,日子過得越來越順。

嚴二新覺得自己真是大富大貴了,能得著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母親欣慰地說:「現在我可放心了,你有師父管了。」

屢遭迫害  幸福美滿的家庭被嚴重干擾

二零零零年臘月的一天,神星鎮政府三人突然闖進嚴二新的家,並非法搜查,搶走四本大法書籍、一盒煉功磁帶、一些大法真相資料。

幾天後,鎮政府兩人再次闖進嚴二新家,把她綁架到鄉政府,關在一個屋子裏,國保大隊長趙玉霞非法審問,嚴二新不配合,趙玉霞便左右開弓打了她無數個耳光,嚴二新的臉都被打木了。

一個男子威脅她說:「你再說煉,就給你上老虎凳。」隨後,嚴二新連夜被趙玉霞等人劫持到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嚴二新被非法關押兩、三天後,看守所警察對她非法提審、錄像。一人問她為什麼煉法輪功?還說:只要說不煉,就放人,說煉就關起來。嚴二新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大法真相。那些人讓她寫申訴,天天讓她寫,就是不放人。

一天,趙玉霞來看守所問她:「你想家嗎?」她說:「想,我家中還有九個月大的兒子。」剛說完,趙玉霞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

嚴二新絕食反迫害,絕食八天後,瘦得皮包骨,家人花了兩千元錢,她才被放出來,其中一千元給了鎮政府,一千元給了看守所,都沒開收據。這一次,嚴二新被非法關押了十天。

回家後,鄉政府人員三天兩頭上門騷擾。一次,省、市、縣、鎮一群人闖進她家,強制給她錄像,她不配合,那些人就追著給她非法照相。從此,這些人上門騷擾不斷,一直持續了三、四年。

二零一五年,嚴二新依法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鎮政府的兩人闖進她家,威脅她不許她再告江澤民。

二零一九年,警察上門騷擾她兩次。一次是兩個警察拿著一張紙,謊說讓她舉報私藏炸藥的人。第二次是兩個警察謊稱為森林防火。兩次都在她不注意時偷偷地給她非法錄像。

二零二零年,兩個警察身上帶著執法錄像儀,闖進她家,給她非法錄像。

二零二一年,三個警察闖進她家,問她家人在哪上班,在故意搭話中,非法給她錄音、錄像。

嚴二新在學大法之前,被各種疾病折磨,摔殘不能自理、窮困潦倒、即將家破人散時,政府人員沒有一人關心詢問。

現在她通過修煉大法身體健康,家庭美滿、幸福,只因為堅持信仰,就遭到邪黨政府人員的上門騷擾、威脅、抄家、勒索錢財、綁架、關押、照相等,給她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嚴重的干擾。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上述迫害持續發生中……。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殘疾女修大法獲幸福-屢遭中共人員迫害-43426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