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用假資料爭取獎學金  結局卻出乎意料

拒絕用假資料爭取獎學金 結局卻出乎意料

文/星星(明慧之窗記者金弘怡改寫)

「只要想辦法弄個志工證明,就可獲得大筆獎學金。」「反正大家都在做假資料,應該沒關係吧?」「如果不跟著做的話,真的就拿不到獎學金嗎?」星星有了爭取獎學金的資格,只缺個曾經擔任志工的資料就能拿到高額的獎學金,她內心好糾結,我真的要為了這筆錢而造假嗎?

高額獎學金的誘惑

我是住在中國大陸的星星,二零一八年時,正就讀大四,一天晚上,班委到宿舍,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我大三時的智育分數,達到了可以拿學院的一等獎,並擁有申請校獎學金的機會;壞消息是:德育分數不夠,需要再加五分。但這五分只要一份某單位的實習證明,或者志願服務的證明,就可以達成。

這時,班長也來了,兩人都非常激動。她們認為這不僅是我個人非常好的機會,同時因為前三年這段期間,班裏的院一等獎學金,都被其它班的人占了名額,這次要是我們班有人拿這個獎,她們也覺得是為班上揚眉吐氣了。

但是,如果沒有證明,我不僅院一等獎、校獎學金得不到,甚至連學院裏的三等獎可能都拿不到。

我聽了之後,心中洶湧澎湃,光是學院裏的一等獎都有幾千塊人民幣,更別提學校的獎學金了。我只需要找爸爸或者親戚,隨便開一張假證明,德育分數馬上就可以升上去。

眾人力勸:要知變通

其實,每年都有很多人,為了獎學金擠破腦袋,製造假證明來提高德育分數,卻苦於智育分數不夠,得不到獎學金。我既然智育分數達標了,一切都好說。班長、班委和我的室友都覺得:我配拿到這筆錢。

她們輪番勸我,班長對我說:「做人不要太軸了(木頭腦袋)。」我心想:「真是難啊!我不造個假,連同學都不能理解了。」這時,我有點動搖了。

但是,在大學前三年,我並沒有去實習,也沒有參加社會志願服務。如果辦了假的實習證明或志願服務證明,這不是造假嗎?我明白自己是修煉人,這和大法師父要求的「真、善、忍」中的「真」,簡直就是背道而馳。

誠實比金錢更重要

我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媽媽明確告訴我,造假是不對的。就算別人可以作假,而我們是修大法的,我們要修「真」。

媽媽說:「這個德育分數的一部分,不就是要看人的品德嗎?在德育分數上造假,這不是最大的諷刺嗎?」

媽媽的話,瞬間使我清醒了很多。是呀!我怎麼能隨波逐流呢?我的德育分數不夠,不就是沒有達到評選標準嗎?為什麼被同學一說,就感覺那筆錢已經成為自己的了?

室友小聲對班委說:「她和她媽一樣(傻)。」雖然她們這樣說,但是我心裏清楚,《轉法輪》書中說過:「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我知道我的選擇是對的,我不能因為利益,而忘記做人的準則。

雖然她們這樣說,但是我心裏清楚,《轉法輪》書中說過:「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我知道我的選擇是對的,我不能因為利益,而忘記做人的準則。示意圖,非本人。(圖片來源:新世紀影視)

拒絕造假後,我感謝了班長與班委的建議,同時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當塵埃落定,我反而輕鬆了,為自己的選擇而高興。

結局峰迴路轉

週末回到家,班長給我打了通電話,說她把情況給輔導員說了一下,最後輔導員給我加了五分。因此,她來通知我,做好申請校獎學金的準備。我非常激動。

在我看來,德育的這最後五分,是這次獎學金中最好的禮物。

我意識到,如果這五分是造假得到的,那就好比種了一棵歪脖子樹,永遠不可能長成參天大樹。用不良的手段得到這次獎學金,那這個獎勵是為了什麼呢?為了鼓勵造假行為嗎?為了錢讓自己留下污點,是多麼不值得的事情啊!

我在拿到院一等獎學金和校獎學金的當時,終於體會到了問心無愧的快樂與坦蕩。

修煉大法帶來真快樂

回想我的大學時光,正是因為按照「真、善、忍」不斷改變自己,我才會認真完成學業。因為知道不能作假,才不會去逃課、作弊與抄襲,才能在班上保持數一數二的成績,智育分數才會排名第一。這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最好獎勵。

當今社會的不良風氣與陋習,容易使人迷失與麻木。但是,大法時刻都在淨化我的心靈,讓我在迷茫時,懂得做人的標準、有了明辨是非善惡的能力、明白了生命真正的意義。

因為在大法中,我才能夠漸漸變得理性與從容,是大法讓我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快樂,讓我的人生不再是惡性循環,而是充滿陽光與希望。

(原文:青年弟子:獎學金風波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31/ -400490.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