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  父母愁容轉歡顏

浪子回頭 父母愁容轉歡顏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沂茵改寫)

在得法前,我是一個唯利是圖,貪圖享受不顧及別人感受的人,在生活中吃喝玩樂,跟朋友、同事在一起經常喝酒,喝多了就折騰,在歌廳、酒吧間流連忘返,經常夜不歸宿。

為此父母經常在我面前嘆氣,擔心哪天在外面惹禍;妻子更是對我不放心,只要我出去,她就要問問去哪?還要電話核實,對我完全是零信任。

放蕩無度  年紀輕輕疾病纏身

家庭戰爭接連不斷,和妻子吵架是經常事,孩子更是受害者。那些年,不管是父母的流淚、孩子的哭訴、親友的勸阻,甚至婚姻的破裂,都沒能讓我回頭。

在工作中,我也是一個爭名奪利的人,利用工作之便想方設法占便宜,多幹一點工作就抱怨攀比,誰錢拿得多了,誰誰活幹得少了,領導又對誰好了,這些都能讓我妒嫉,心中憤憤不平。

每天不是在業務上努力,而是在領導身上打主意;不想怎麼把工作幹好,而是想著怎麼算計別人。

在這樣放蕩無度的日子裏,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差,三十多歲時,我就疾病纏身,心臟嚴重時怦怦跳,讓我睡不著;有的時候胸悶,睡著睡著就憋醒了;腰間盤嚴重時躺在床上幾天不能下地,腿也跟著疼。一咳嗽就尿褲子,涼著點胃就反酸水。真是苦不堪言。

修煉後安分守己  身心安康

自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整個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我從一個吃喝玩樂、極端自私的人,改變成一個不煙不酒、不賭不嫖的人。不僅主動做家務,我也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承擔起一個做父親、做丈夫、做兒子的責任。

現的我在無病一身輕,修煉這麼多年沒打過針、吃過藥,醫保卡再也沒用過,是大法改變了我,讓我能遇事找自己,做事想別人,整個人煥然一新。

我的變化,讓過去父母的淚眼變成現在的歡顏,原來前妻的不信任到現在妻子的放心,原來一個破碎的家成了和睦幸福的家,這些親朋好友都看在眼裏,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

我的變化,讓過去父母的淚眼變成現在的歡顏,原來前妻的不信任到現在妻子的放心,原來一個破碎的家成了和睦幸福的家,這些親朋好友都看在眼裏,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在工作中看淡名利,不占便宜,不再妒嫉別人比我工資多了,別人活幹得少了,領導對誰好了等等,心裏再也不會憤憤不平了。

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不收客戶的禮,不給領導送禮。在工作中接觸到的人,無論年齡大小,我都不以貌取人,以禮相待,踏實工作,認真完成領導交辦的各項業務,不計較個人得失。

在業務往來中,有人給我送錢、送東西,我都婉言謝絕,同時也給他們講清真相,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後我才這樣做的,告訴他們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1400例是編造的,告訴他們藏字石,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保平安。

品德高尚眾口讚

這些改變,讓周圍的人對法輪功刮目相看。單位一位領導也感慨地說:「不管政府怎麼打壓,怎麼說人家不好,你看咱們單位的某某(指我)的變化,你就知道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是從內心裏佩服法輪功,能把他那樣的人變成現在這樣,你還說啥。」

單位的一位同事也經常和別人說,他不敢保證自己兒子的人品,但他敢保證我的人品。

有一個批發商,我們地區大部分單位都和他有業務來往,他和別人經常談論說,咱們地區這麼多單位,唯獨某某(指我)不多開發票,不要提成,不收好處,真讓我佩服。

在單位和朋友圈裏,大部分明白真相的都做三退了,有幾個人也陸續得法修煉了。

感謝師父慈悲,在這亂世中把弟子救起,在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落的時代,是大法的法理讓我明白,知道該怎樣做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在做一個更好的人。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0/幸得大法-脫胎換骨-440190.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