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後 「我癌症好了,與哥哥的積怨化解了」

煉功後 「我癌症好了,與哥哥的積怨化解了」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長期忙於工作的唐琪(化名)日漸消瘦,在客戶的提醒下做了腸鏡檢查,意外發現已經是直腸癌中晚期。

一九九九年的某天,唐琪與朋友到一處園林遊玩,偶遇的路人知道她的情況後,分享自身的抗癌經驗,也讓她的人生重新燃起希望!以下是她自述這段柳暗花明的歷程。

忙於生計  健康亮紅燈竟罹癌

我上有姐姐、哥哥,下有一個弟弟,雖然是老三,但因為能幹,動手能力(行動力)強,所以家裏的事情都是我在打理做主。以至於結婚後家裏的事也是自己說了算,養成了我不求人、不服輸,脾氣犟,吃的苦自然也就多。

父親年輕時,因為他不願意加入中共惡黨,自認不入黨照樣會勤勤懇懇地工作。卻因此在單位給領導和同事留下不好的印象,經常受到排擠、打擊,有一段時間還被下放到農村,家裏所有的人都生活在不安中。

我工作不久就支內到外地(亦即小三線:中部及沿海地區省區的腹地),生活環境差,生活條件困難。喝過被電鍍污染過的水,得了慢性乙肝(B型肝炎),久治不癒,還有胃病、關節炎、神經衰弱、偏頭痛等,四處求醫,錢花了不少,病卻越來越多。

一九九九年,為了掙錢,我做銷售。有一個客戶看我人很瘦,就問我怎麼這麼瘦?了解到我的情況後,提醒我去醫院檢查。我去醫院做腸鏡檢查,穿刺兩次後確診我得了直腸癌,已到中晚期。做了手術後又做化療,醫生說化療要做八次,這個過程非常痛苦。

罹患癌症後,為了尋求精神寄託,我參加了癌症俱樂部,有了幾個同病相憐的朋友。

遊園偶遇  身心前所未有舒暢

一九九九年五月底的某天,我與癌症俱樂部的兩個朋友到一個園林去遊玩,她倆離開後,我一個人在園內轉悠,看到在大門的左右兩邊各有三、四十人圍成一圈正在打坐。

我站在旁邊看著,就有個人過來問我是否想煉功?我說:「我是個重病人。」她說:「你看我,現在咋樣?」得知她患過乳腺癌,煉了法輪功後病好了。我看到現在的她看上去的確很健康,於是決定要到煉功點去煉法輪功。

煉功不幾天,原來提不起精神的我就感覺全身「通」了,人不悶了,不壓抑了!法輪功的煉功點有神奇的吸引力,一到那兒,我的心情就完全不一樣了,有種發自心底地愉悅和舒暢。

第二次,我看到大家在打坐,我說我也能雙盤,剛坐下就盤起腿來。其間就聽到有人在議論:「這個人的臉怎麼這麼黑?」就說是否叫我別再盤坐下去了?可輔導員說:「讓她繼續坐下去。」這一盤就坐了四十分鐘。

回家後,我就吃了一大碗麵,這可是多少年沒有的事了!自從患乙肝後,特別是得了癌症,前後折騰了許多年,吃飯對我來講是件痛苦的事。這一天我卻津津有味美美地吃了一頓晚飯。吃完收拾完就去睡了。

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對於我這個經常整夜不眠的人來說,能沉沉地睡上一覺,是一種多麼美妙地感受!僅僅是盤坐了四十分鐘,我就能美美地吃、美美地睡,大法的神奇,我親身體驗到了!

第三次到煉功點是七月份,就聽到同修說:「明天不能來煉功了,園林部門已經通知不允許再在這裏煉功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就開始了,那時我修煉不足兩個月,只去過煉功點三次。

現在想想我有多幸運!雖然甚麼也不懂,但師父把機緣給了我,真的是像電插頭接通了電源。錯過這三次在煉功點的煉功,我將難以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

法輪功被中共政權鎮壓前,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煉功後黑氣往外冒  無病一身輕

由於失去了合法的修煉環境,我只能在家看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學會五套功法,每天在家裏早晚各煉一次。神奇的是,不煉功的丈夫每天凌晨三點多就會聽到煉功音樂,他就把我喊起來煉功。

我煉功時,丈夫他能看到我身後有山山水水,山清水秀,他告訴我:「那個山綠、水清,是現實中看不到的,沒有的。」剛煉功的時候,有一天我在午睡,丈夫看到從我頸部冒出黑氣,密集度很大的三個黑氣團。

那時我沒看大法書,沒學法,所以對丈夫為什麼會聽到煉功音樂並督促我煉功,煉功時他看到的殊勝的景象,及我身上冒黑氣等等現象我都不懂。但有一點我知道:是法輪大法讓我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從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

就這樣在化療六次後,我修煉法輪大法了,並停止了化療。幾位在癌症俱樂部認識的朋友不久都去世了,只有修煉法輪功的我,變得健健康康,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在我身上表露無遺。

大法化解了我與哥哥的積怨

上個世紀的六十年代,中共搞什麼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到邊疆去,我哥哥無奈去了新疆。哥哥認為,因他去了新疆,弟弟妹妹才得以留在城市的,從此認定家人都欠了他的。

哥哥常做一些不考慮家裏經濟承受能力的事情,比如:一般規定四年探親一次,但他每年都回來探親,路費讓父母承擔,給父母造成極大的壓力,全家人都生活得很苦。母親身體不好,但是為了他能從新疆返回,到處奔波。

他從新疆回來後,根本不關心母親,只是忙著為自己搞頂替。他還與弟弟爭房子,吵得不可開交。聽說父母房子要拆遷,因為我女兒的戶口一直在父母家,他就逼我遷出去,並把他女兒的戶口遷進來,這樣父母房子拆遷後的所得都被他獨占了。

家裏什麼利益他都要占著,可盡孝的責任卻與他無關,就連父親住院開刀,他也根本不管。在我的心裏、眼裏,哥哥一無是處,我不滿他自私,對父母沒有孝心,積怨成恨,與他二十多年不來往。怨天尤人的我活得很苦、很累。

姐姐是大法弟子,多次給哥哥講法輪功真相,告訴他危難時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有一次哥哥去湖南旅遊途中,與人打麻將,因為其它三人合夥設局,他輸得很慘,具體慘到什麼程度我不清楚,只知道他一下子接受不了,幾乎失去活下去的勇氣,心臟出了毛病,難受、胸悶。

此時他想起了姐姐告訴他的話,就開始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人感覺舒服了,度過了這次大難。這次親身經歷促使他走進了大法修煉。

這麼自私的哥哥,能誠服於法輪大法,可見大法度化人的威力與威德!修煉後,他的思想境界變化很大,認識到自己過去獨占父母的拆遷房是不對的。

而我也從師父的法中明白,所有的關難都是自己造下的業力,怨恨什麼?大法修真、善、忍,就是遇事要修善、慈悲,我應該感謝製造矛盾的人或事才對。觀念轉變後,知道要以感恩取代怨恨,把修煉中的壞事看成好事,根除怨恨,這是提高心性的機會。

法理清楚了,但具體做起來,我還是感覺難,可再難也要做到。作為修煉的人,師父說得這麼明白,怎麼還能陷在其中,用人的觀念看問題呢?修煉人必須用法來衡量一切。

就這樣,大法化解了我與哥哥二十幾年的積怨!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2/大法救了我的命-化解了我和哥哥的積怨-434138.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