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廣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多名被枉判重刑

兩廣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多名被枉判重刑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導)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不斷升級,明慧網近日獲悉,兩廣地區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經歷了多年非法勞教或監獄迫害後,再次被枉判重刑。

原廣西防城港市港務局工程師、六十三歲的鄧容芳,曾經被四次勞教,在洗腦班和勞教所纍計遭迫害超過六年。二零二零年七月上旬,鄧容芳再次被綁架後,近日得知,她被祕密非法判刑七年半。

廣州市越秀區法輪功學員馬民慶,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被綁架後,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他被海珠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馬民慶的母親王雪禎(今年七十六歲),在被迫害致無法站立的情況下,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被海珠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廣東省江門市江海區的梁秋長,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被蓬江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罰金一萬元。在江門市,過去二十多年來,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枉判重刑,至少十人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上。目前,蓬江區法院已成為江門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定點法院。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曾遭六年勞教迫害 廣西鄧容芳被秘密判刑七年半

明慧網通訊員廣西報導,鄧容芳,原廣西防城港市港務局機電處工程師,今年六十三歲。她曾經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患有乙型肝炎、乳腺增生、咽喉炎、胃炎等,特別是乙型肝炎經常要住院,但不見好轉,因此抑鬱的心情使她的脾氣也越來越不好。

一九九八年一月,鄧容芳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她剛開始看《轉法輪》,身體就感到好多了,煉功不久,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從此,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在於返本歸真。鄧容芳變得更善良、寬容、真誠,家庭和睦。在單位裏,無論什麼工作都樂意去幹,受到同事們的讚揚。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一九九九年十月,鄧容芳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説句公道話,被防城港市公安局綁架到防城港市看守所三個月,接著綁架到廣西女子勞教所判勞教一年,同時被防城港務局無理開除公職。

二零零一年九月,鄧容芳被防城港市非法組織六一零綁架到防城港市洗腦班,因拒絕「轉化」放棄信仰,被送到市看守所,後非法送廣西女子勞教所判三年勞教。

在勞教所,以不服從獄警為由,鄧容芳被延期九個月。到期了,勞教所不通知她家屬,防城港市六一零直接將她綁架到防城港港務局賓館辦洗腦班,迫害三個多月。

二零零七年十月,南寧市公安局又以鄧容芳印製法輪功真相資料為由,將她綁架到南寧市第二看守所,從看守所她又被綁架到南寧市洗腦班。因鄧容芳不放棄信仰,被送廣西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到期不通知家屬,被防城港市六一零綁架到廣西合浦法制洗腦班,迫害三個多月。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防城港市公安局、六一零,又把鄧容芳綁架到賓館(洗腦班),迫害八天後,又以莫須有的「利用邪教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註: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直接把鄧容芳從洗腦班綁架到廣西女子勞教所,再非法勞教兩年。

一年後,因勞教制度與二零一三年廢除,鄧容芳被防城港市公安局和六一零綁架到廣西北海市「法制」洗腦班迫害。

此次得知鄧容芳被祕密非法判刑七年半,但家人和朋友一直不知詳情。

在過去二十多年裏,累計近八年的勞教所、洗腦班非法關押中,當局爲了讓鄧容芳放棄信仰,迫害她的多種手段令人髮指。以下主要是鄧容芳在廣西女子勞教所遭受的部分酷刑。

一、不准睡覺

惡人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有一種邪惡的迫害手段就是不讓睡覺,有時一、兩個月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

二零一一年,鄧容芳被非法關押在廣西女子勞教所時,有八個包夾犯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監控限制人身自由,不准閉眼睛,用透明膠把鄧容芳的眼睛撐開,抹風油精和清涼油,使眼睛流淚不止、紅腫。有時讓鄧容芳躺在床上,也是幾分鐘扯一下,讓她睜開眼睛,不讓她睡覺,一個晚上都是如此。

二、不准上廁所、洗澡和洗漱

二零一一年冬,還是在廣西女子勞教所,警察不准鄧容芳上廁所,不准尿在地上。惡人把鄧容芳的兩個褲腳用繩子綁上,再穿上大號的水鞋。如果尿在地上,就用學員自己的衣服去擦,還不准換衣服。所以,鄧容芳的兩個腳被尿泡得潰爛、出血。

在冬天,用一個大的塑料缸裝滿冷水,讓鄧容芳全身泡在冷水中,兩個包夾用手把鄧容芳的頭按在水裏,讓鄧容芳嗆水才放手。等一會,又再把她的頭按到水裏,警察就在一邊看著,還說以後天天這樣對待你。

三、罰站、罰坐(小板凳)、罰蹲

在廣西女子勞教所裏,長期一天二十四小時罰站、坐、蹲,就是保持一種姿勢,不准動,動了,包夾或罵或打或用針扎出血,而且這些包夾知道如何打人看不出外傷,而讓法輪功學員痛得說不了話。鄧容芳由於長期受罰,雙腳紅腫,行走困難,血壓很低,高壓只有四十。

四、毆打、侮辱、打耳光

在洗腦班和勞教所辦的洗腦班,所謂的幫教人員和警察幾個人圍著鄧容芳,有的拉扯,有的用書或棍(特製的)打,有的打耳光,打到手累了才停住,強迫鄧容芳接受他們的那一套,強詞奪理,不容分辯,反覆這樣折磨,每天十幾個小時。

曾遭七年冤獄 廣州馬民慶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廣州市法輪功學員馬民慶。(圖片來源:明慧網)

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馬民慶,一九六九年出生,畢業於華南農業大學生物化學專業。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馬民慶屢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一年,馬明慶與妻子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二零零六年七月,妻子被綁架、勞教迫害;馬民慶同年十月被綁架,二零零七年七月被廣州市越秀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非法關押到廣東省四會監獄迫害,二零一一年底才結束冤獄回家。他回來後失去了工作,靠幫人送貨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二零一九年四月,廣州地鐵西塱站出現真相無線網絡信號。黃沙站派出所害怕民衆了解真相,於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非法立案。七月九日、十日,廣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偵查二大隊,對九名法輪功學員集中實施綁架,其中八名為老年法輪功學員。

廣州市法輪功學員王雪禎。(圖片來源:明慧網)

馬民慶和他母親王雪禎同一天被綁架。被綁架的其他法輪功學員包括:林作英(女,一九三九年十月出生)、曾加庚(男,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出生)、譚初英(女,一九四三年出生)、吳麗娟(女,一九四四年出生)、梁惠嬋(女,一九四四年出生)、張惠(女,一九四五年出生)和楊志剛(女,一九五零年出生)。

九名法輪功學員都被劫持到廣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目前這些老年法輪功學員均被海珠區法院非法判刑。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一次放風時,馬民慶意外地看到了他母親王雪禎,才知道母親也一同被綁架了。

二零一九年八月中旬,馬民慶被廣州市檢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一月二日被非法庭審。二零二零年二月底,馬民慶、王雪禎、曾加庚等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海珠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

期間,王雪禎被迫害至終日需臥床,無法正常站立行走。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海珠區法院通過視頻非法宣判,坐在輪椅上的王雪禎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海珠區法院非法宣判馬民慶七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馬民慶的案卷中有一個祕密卷,海珠區檢察院和法院拒絕律師閱這個祕密卷。

廣東江門蓬江區法院對多名法輪功學員枉判重刑

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廣東省江門市蓬江區法院緊跟迫害政策,對被構陷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重刑,併進行高額勒索性罰款。至少十人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上。目前,蓬江區法院已成為江門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定點法院。

以下僅舉數例。

一、梁秋長女士被非法判刑五年 勒索罰金一萬元

梁秋長女士,一九七零年八月出生,家住江門市江海區禮樂街道,自己開理髮店,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梁秋長將煉功受益、法輪功學員無辜被迫害的真相告訴給被鄉親。

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梁秋長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六年十月,梁秋長被新會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被新會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金六千元,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中午一點左右,梁秋長在蓬江區花園新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在此蹲坑的七堡派出所警察綁架。下午四點多,梁秋長戴著手銬被十幾人押回家抄家。

當時家中只有一名老奶奶,據老奶奶陳述:十幾人帶著梁秋長進入家中,他們並沒有向老奶奶出示搜查證等相關手續,僅搜到一個護身符,隨後梁秋長被帶走,非法關押到新會區看守所。八月二十一日,梁秋長被非法逮捕。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梁秋長被蓬江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罰金一萬元。

二、余榮新、謝清夫妻分別被非法判刑八年半、七年半 勒索罰金五萬五千元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法輪功學員余榮新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江門市看守所,他的妻子謝清約在九月二十一日被綁架,也被非法關押在江門市看守所。未成年的兒子不得不獨自在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警察將他們構陷到江門市檢察院。七月三十一日,構陷案轉到江門市蓬江區法院。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余榮新夫妻被非法開庭,律師做了無罪辯護。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未通知律師和家屬的情況下,江門市蓬江區法院秘密判刑,余榮新被非法判刑八年半,並被勒索罰金三萬元;謝清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勒索罰金二萬五千元。

余榮新夫妻不服判決,上訴到江門市中級法院,同樣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中院仍然維持原判。

目前,余榮新被非法關押在廣東省北江監獄,謝清被非法關押在廣東省女子監獄。

三、曾尉英女士被非法判刑八年 勒索罰金三萬元

曾尉英女士,一九七三年二月生,家住江門市鶴山鶴城鎮新聯管區。曾尉英深知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人,是高德大法。她因告訴百姓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人惡意舉報。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中午,八個警察,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先到她位於鶴山市鶴城鎮的農村家中非法抄家,搶走一箱大法書、真相資料、平板電腦等私人物品。當日下午,這幫警察再到她位於沙坪鎮的家中撬門,進屋,非法抄家。曾尉英被劫持關押。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曾尉英的老父親老母親被警察叫去非法審問。她的年邁雙親被恐嚇,鶴山市國保還向他們勒索數萬元,因家貧,警察的勒索未能得逞。

此後,曾尉英被構陷到檢察院和江門市蓬江區法院,法院辦案人為李磊。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曾尉英被蓬江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罰金三萬元。

四、傅志堅使蓬江區法院成爲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定點法院

使蓬江區法院成為江門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定點法院,直接的責任人是傅志堅,從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二一年九月,傅志堅任蓬江區法院院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

蓬江區法院冤判法輪功學員的兩名主要法官是林侵穩和李磊,任刑庭副庭長。林侵穩,女,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出生,畢業於中大大學法學專業,一九九九二年進入蓬江區法院,二零一四年開始任刑庭副庭長至今。李磊,二零一五年開始任刑庭副庭長至今。

二零二一年九月開始,蓬江區法院院長更換為謝建華。刑庭庭長是陳文學,立案庭庭長為吳曉兵。

結語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已經持續了二十二年,而且有越演愈烈的趨勢。這是因爲在中共內部已經形成了一套迫害機制,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制度化,還有很多踏著法輪功學員鮮血上位的高官,都在推波助瀾。

但是,人們也看到,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中共拿下了眾多政法系統的高官,並且處分了違紀違法的幹警七萬多人、立案審查並調查涉嫌違紀違法的幹警有近三萬人,政法與公安人員已經人人自危。

法輪功學員一直在利用各種途徑勸善直接參與迫害的公安,懸崖勒馬:作為各級具體執行迫害命令的政法委、六一零與公、檢、法、司人員,只是被中共欺騙和利用的工具,最終難免被中共拿來卸磨殺驢,充當這場迫害的替罪羊。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1/廣東江門蓬江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枉判重刑-43509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3/曾遭六年勞教迫害-廣西鄧容芳被秘密判刑七年半-435211.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3/曾遭七年冤獄-廣州馬民慶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半-43520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