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大娘  獄中說動百餘人三退

六旬大娘 獄中說動百餘人三退

文/中國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黃凱熙改寫)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開始,違背憲法與法律,非法抓捕與綁架法輪功學員至今,用盡強制勞動、精神摧殘、洗腦、酷刑等手段,企圖迫使法輪功修煉者放棄其堅定的信仰。

儘管如此,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使修煉者在內心獲得強大的平和與信念,淬鍊出金剛般的意志,不但沒有讓他們在邪惡面前屈服,他們反而用正法修鍊所產生的智慧與堅實力量,在獄中以真誠、善良、謙讓的一言一行,感動了身邊的每一個受刑人、律師及監管。

以下是一名六十多歲法輪功女學員的自述,分享她是如何在獄中用正念正行的堅毅精神,不畏艱苦並完全站在替他人著想的立場,改變了與她接觸的每個人。

遭非法抓捕進看守所 沒有怕心和顧慮講真相

二零一八年一月,我因為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之後,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被非法抓捕時,我不怕;在黑窩裏講真相救人時,我也沒有怕心。

我被劫持進看守所之後,就想著如何講真相救人。第二天早晨,警察非法提審我,我不配合,她就過來使勁拽我,把我狠狠摔在水泥地上。我的頭上起了一個大包,她反過來說我襲警,拉響了警報。我沒有退縮,大聲的正告她們:「誰也別想動我!」她給我戴手銬也沒戴上。

要給我抽血時,我不配合醫生,她就對我大吼,我對她說:「你不要這樣對我,這樣反而對你不好,你這是犯罪。」她大吼:「我就是願意犯這個罪!」我沒有和她爭辯,在心裏發著正念。過了一會兒,她平靜下來了,語氣很生硬地說:「週五我親自抽你的血。」

回到監室,大家正在靜坐,我也坐下來。我說:「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你們抓我進來。那些貪官你們怎麼不管?你們專門迫害好人,老天能不懲罰你們嗎?快點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哪!」

我唱:「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途。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我在唱,監室裏一片哽咽聲,我的正氣震懾了邪惡因素。此時,我感覺有一種力量在推著我走。

唱完《得度》,我還唱了《夢醒》:「輪迴轉世幾千年,進進出出為哪般,功名利祿不長久,世道興衰全在天。生命本是天上仙,人生成敗過眼煙,今生本是前世緣,得法破迷上青天。」我邊講真相邊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大約有二十多分鐘。警察像沒聽見似的,沒人阻止我,監室裏一直安安靜靜。

我早就有一個願望:用大法弟子的歌曲來講真相。沒想到,在這麼嚴酷的地方實現了。

我後來才知道,我這樣做,即使警察不管我,監室裏的人也得阻止我,否則會遭受處罰,輕則會被取消娛樂,重則不讓睡覺。在這裏,連大聲說話都不允許的。之後說起這件事,她們也感到奇怪。

後來,警察不讓我在監室裏說話,也不讓大家與我說話。監室面積不到三十平米,前面人說的話,一會兒就傳到後面去了。我不背監規,就罰我背對著電視靜坐。

有一天晚上,大家都在看電視,我背對著電視被罰靜坐。一個老鄉過來倒水,我藉機小聲問她:「妳入過團嗎?」她點點頭。我說:「我幫妳退掉它。」她又點點頭。我告訴她:「用『一平』這個化名給妳保平安。」她很滿意,好像等了好久似的。

緊接著,我就利用在一起排隊刷牙等各種機會悄悄的勸三退。還有晚上她們看電視,有人不願意看電視就找我聊天,她們都願意和我聊天,我也悄悄勸她們三退。為了記住她們的名字,我就編成打油詩。

我不僅僅在監室裏講真相,出去見律師、被非法提審、警察找我談話,我都藉機講真相。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場合,巧妙地講真相。有時候我唱大法弟子的歌曲,有時候背師父的《洪吟》。

律師明真相認同大法 「法輪大法好」喊聲響遍監獄長廊

律師來了,我給他唱《得度》,給他講大法洪傳以及我們被迫害的真相,希望他給我做無罪辯護。我給他背師父的詩詞:「我只是盼你走出劫難 真相是你久遠的思念 在黨文化瀰漫的世間 別再被欺世謊言矇騙 走好未來的路很關鍵 人都得在善惡間自選 因為天體正在劇變 因為舊的在解體 因為走向未來需要檢驗」。他靜靜地聽著,沒有阻止我,他在沉思。

他往出走的時候,自言自語地說:「法輪功,法輪功。」彷彿讓人們都知道我。我往回走的時候,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接著走廊裏一片喊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那些日子我過得很充實,一門心思地講真相,沒有一點怕心和顧慮。

我所在的監室是「新收間」,經常有新進來的人。前一波人我都給她們講完了真相,該三退的都退了。幾乎每天都有新進來的人,大概三個多月後,警察也換了。新來的警察不限制我講話,也不阻止我與監室的人來往,我就能隨便的與監室的人聊天了,講真相的環境寬鬆多了。

新來的人一進來,我就幫助她們分析案情。因為我在監室裏待的時間比較長,積累了一些經驗,對各種案情分析比較到位。我這樣做,就跟她們拉近了距離。然後我再順便問一下她們家裏的情況,把她的基本情況也就掌握了。再給她們講真相、勸三退就很順利,往往幾句話就能勸退一個人。

我經常會這麼說:「阿姨跟你說兩件事,一個是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大法是上乘佛家大法,是救人的大法。法輪大法現在正遭受迫害。二是,一定要三退保平安。你看現在共產黨做了那麼多壞事,天能不懲罰它嗎?我們退出來,是為了將來天要懲罰中共時,我們能平安哪!」

「我們退出來,是為了將來天要懲罰中共時,我們能平安哪!」(圖片來源:明慧網)

接著我就給她們起個吉祥如意的名字。有的頭一天做三退,第二天就回家了。

一個四川女子,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她很天真,和朋友到上海旅遊,不知道朋友帶了冰毒,她被此事牽連了,她很著急。她挨著我靜坐,等其他人走了,我先幫她分析她的情況。我給她講了真相,用「逃逃」這個化名給她做了三退,希望她早點出去。

第二天,當聽到讓「某某整理東西後,站在門口」時,她一下子跳了起來,她看著我,我高喊著:「終於逃出去了,祝你們全家幸福平安!」她哭著走了,我默默為她祝福。

用高德法理幫人破迷 讓善良人退黨保平安

在中國新年期間,監室裏保持在二十人左右,不進不出。我就利用這段時間把真相講透,儘量讓她們明白為甚麼要三退,我不急於求成。我也靜下來找自己,不斷總結救人的方法。中午值班時,每天發完正念,我就背《論語》、《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這樣,我救人效果越來越好。

平時,記不住三退人的名字時,我就寫成小詩歌。中午大家休息時,我抓緊給新來的人講真相。根據不同年齡、不同文化水平,我採取不同的方法,儘量儘快切入主題。

有時看到文化水平比較高的人,我就先給她背師父的詩詞:「人海茫茫相遇難 萍水一笑緣相連 靜下心來聽真相 你為此言等千年 救難大法已在傳 句句天機是真言」。再說上幾句為什麼要三退,對方也能欣然接受。

在監室裏,我不看電視,也很少與她們閒聊。一天,我的老鄉說:「和我們聊聊天多好。」又加了一句:「只要不說你們的東西就行。」我想不讓我直接講真相,那我就換個方式。我和她們探討養生,聊怎麼燒飯。給她們講科學方面的故事,從而揭示科學給人類帶來的危害。

我還給她們講師父在《轉法輪》中舉的一些例子,如:唐山地震、植物是有感情的、七分精神三分病、不能殺生等等,她們都願意聽。

人少的時候,我就勸三退,效果也很好。三退的人越來越多,律師不敢替我帶三退名單出去,我就寫成小詩歌,讓律師帶出去。如《盼歸》:「小雨沙沙鐵窗外,太陽久去雲不開。平平安安是真福,荷花飄飄飛天外。願君稍息多珍重,順順利利皆如願。」這首小詩裏藏有十七個人的名字。像這樣的小詩歌一共有四首。

小詩編不進去的名字,我就用順口溜。每一個名字我都認真琢磨,蘊含著祝福與祝願。如「天合」是一對情侶,正準備結婚就被抓進來了。「天合」是兩個人的名字,是「天宇」、「合美」的,我希望他們和和美美。還有用「蓮花」的「蓮」起的名字共有四十二人。大家都喜歡我給她們起的名字。

當然我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幾天開不了口。這種時候我趕緊調整心態,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排除一切干擾。為了救人,我什麼也不怕。在那麼嚴酷的地方,我有時也擔心有人告訴警察。開始勸三退的時候,我還有顧慮,有人明白真相也不敢退,我也不敢大聲講。

後來我想,大法弟子的正念應該震懾邪惡,讓善良的人擺脫邪靈的操控,哪裏還有怕啊!世人被喚醒了,我怕什麼呢?於是我經常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背《洪吟》。

後來搬新所了,房間比原來的大一倍,說話也方便多了。有時候屋裏多達三十多人,我更加抓緊時間救人。我想在我走之前,一定要不落下一個人。師父總是把有緣人送到我跟前。

有一個上海人,她比我小幾歲,一進來她就朝我笑。一天,她過來跟我說:「姐,妳靜坐一動不動,教教我唄。」她說她知道法輪功,我給她進一步講了真相,她很快選擇了三退。

還有一個上海姑娘,我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幾次,她都是笑而不應。監室裏只有幾個人沒三退了,我就想辦法接近她。一次,她拿著一個豆奶袋子過來,讓我給她疊皂盒。

我一看她主動找我,我就直接切入主題,但她還是衝著我笑。旁邊還有好幾個人,我直接勸她們做三退。這時,這個上海姑娘毫無顧慮地告訴我她當過團員。盒子做好了,也給她退了。她開心,我更高興,這個生命終於得救了。

我要走的那天早晨,還有兩個本市的人我沒機會給她們講真相,其中有一個是新來的,我有點顧慮。怎麼辦呢?不能再等了。我走到其中一個年齡稍大一點的人跟前,我簡單的問了一下她的案子。因為她剛進來,案子也不大,我幾句話就說開了。然後我就直截了當地說:「阿姨要走了,想給你做個三退,保平安。」她好像等了好久,靜靜看著我,她告訴我她當過團員,還謝謝我。

吃完了飯,一個一直在前面的人跑到後面來了,我拉她坐下。我注意到她與別人聊天時,說這個世道都是害好人。我說:「阿姨有兩句話要告訴你。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現在正在遭受迫害。要相信好人有好報。現在阿姨幫你做三退保平安。」她認真聽著。她告訴我,她只戴過紅領巾。

最後我告訴她心裏想著:「我不要這個紅領巾,我要神佛保祐。」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誠念有福報。幾分鐘的時間,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放風時,我特意站在昨晚新來的人後邊,也是幾句話就勸她三退了。我心裏輕鬆了許多,因為這個監室除了一個年輕的姑娘沒選擇三退,其餘都退了。這個女孩是個黨員,她說出去找我,要好好了解一下。

在看守所裏,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時,沒有一個反感或不尊重我的人,更沒有人到警察那裏告發我。我順利完成了在這裏救度眾生的使命,我看到了世人在覺醒。我沒有湊數或達到什麼目標的想法,卻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我要走的那天,大家正在靜坐,一個上海人輕輕說:「阿姨,妳再唱一遍《得度》吧。」我大聲唱起來:「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大家靜靜等聽著。剛唱完,我被提前帶走了。我要離開她們了,我雙手合十,祝她們平安幸福。

一年零四個月,我把法輪大法的真相講給了她們;我把九字真言告訴了她們;我讓有緣人選擇了善良,做了三退。為了記住她們的名字,我每天用藏頭小詩、順口溜、打油詩記下,特別是少先隊和共青團要區分開。我每天要反覆記,沒落下一個人,沒弄錯一個人。

一年多,師尊不斷開啟我的智慧,使我講真相救人的路越走越寬。我一共勸退了一百二十四個人。

在救人的路上,在一次次闖關的路上,能走到今天,我深深感受到了師尊的加持和看護,我真是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7/看守所中救人忙-43653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