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文盲婦身體半癱  一本書讓她體健又識字

六旬文盲婦身體半癱 一本書讓她體健又識字

【明慧之窗記者黃凱熙綜合報導】中國大陸一名目不識丁的六十二歲婦人李默(化名)從小多災多難,她在幼年時患了腦膜炎,無法在課堂上學習知識,成了文盲;三年前得了腦血栓,身體左側不能動彈;腰椎間盤突出,手腳麻木;還有高血壓、心臟病、高血脂、高尿酸等疾病。

她艱辛的生活一甲子後,一年多前經親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如今不但能讀完整本《轉法輪》,原本癱瘓的左側身也奇蹟似的活動自如。以下是李默口述發生在她身上的真實故事。

胡信亂拜招附體 體弱多病半身癱

我今年六十二歲,二零一九年五月得法修煉,開始實修法輪大法不到一年,但這一年來在我身上發生了太多太多神奇的事情。

得法之前,我學了十多年佛教中的東西,稀里糊塗的跟著瞎混胡信。因為我不識字,人家讓供啥,我就供啥;人家讓我念啥,我就念啥,把自己的身體都交給別人了。因此,身上招來了許多附體。

得大法之前學了其它法門,人家讓供啥,她就供啥;人家讓她念啥,她就念啥,把自己的身體都交給別人了。因此,身上招來了許多附體。(圖片來源:pixabay)

我還會說宇宙語,嘀哩嘟嚕的也不知說的是甚麼,還覺的自己不錯。不但沒有得道悟道,還弄出了一身病。

二零一八年,我得了腦血栓。身體左側不能動彈,全身難受,疼痛,雙腿浮腫,大小便不通。尤其是腰椎間盤突出,手腳麻木,伸展困難,稍一活動就疼痛難忍。高血壓、心臟病、高血脂、高尿酸這些家庭遺傳病,也隨之來臨。

我這具軀殼彷彿已經千瘡百孔,沒有一個器官是健康的,是完整的。怎麼呆都難受,生不如死。

腦血栓致左側殘廢 煉功後好轉

我大姑姐是法輪功修煉者,她修煉後一身的病痛全部消失,卻被中共邪黨迫害了四年。

她經常跟我說:「大法弟子都是為他的生命。大法真的能救人啊!」我大姑姐曾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可我不認字。她被迫害以後,我更不敢走進大法了,也許是機緣不到吧。

我大姑姐從邪黨的黑窩裏回來後,依然堅持修煉大法。我感到很納悶:這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讓我大姑姐這樣的堅定不移?像鐵了心一樣的堅持修煉。

因為她天天來照顧我,我和她無話不談。大姑姐又給了我一個裝有師父講法的MP3,對我說:「你看不了書,就先聽法吧。」病痛折磨的我萬般無奈,我聽了一個晚上。

聽著師父的講法,我出現了身體反應:全身發冷。大熱天我把棉衣都換上了,還是感覺到透徹刺骨一樣的寒冷。即使蓋上被子還是冷,又加蓋了一個大被子,還是抵擋不住來自身體內部的寒冷。

當聽到師父講給學員淨化身體的法時,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就這純樸的一念,原本脊椎問題造成的脖子疼,竟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不疼了,也能活動了。

我信心倍增,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幾乎天天聽法。我還把所有佛教的書、所供的那些個亂七八糟的所謂仙家的牌位,統統扔掉了。

大姑姐開始教我煉功了。那天剛學抱輪動作時,我腦血栓是左側殘廢,這個胳膊非常沉重,平時感到就像千斤重一樣,根本就抬不起來。

那天剛一抱輪時,我馬上感到有病的左側就好像空了一樣,好像不存在了一樣,我甚至還睜了一下眼睛,看它還在不在。原來這隻胳膊只能抬到眼毛處,現在已經完全能抬起來了,活動自如了。

法輪功學員集團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椿法。(攝影/林白)

患腦膜炎成文盲 學法後能讀書識字

五歲時,我得了腦膜炎,在醫院昏迷五天五夜,連醫生都以為我活不了了。可是到了第六天,在無藥可治的情況下,我又奇蹟般的醒過來了,但是留下了後遺症。

上學時,老師講的課、說的話,我都聽不明白,雖然勉強混到小學二年級,可我幾乎就是一個文盲,不會寫字,也不認字。

大姑姐看我真的走進大法來了,就和我一起學法,念書。慢慢的,《轉法輪》中的字我幾乎都認識了。我以為大姑姐像我一樣,可以看到《轉法輪》發出五光十色,金光閃閃。大姑姐看到我有這麼好的根基,發自內心的為我高興。

為了讓家裏人都能認同大法,不認識的字,我就問我丈夫、兒子。家裏人看到我身體的變化,也不反對了。有時,本來我認識的字,為了讓他們多接觸大法,藉此多了解大法,我也故意問他們。

我兒子經常自豪的跟他丈母娘誇我說:「我媽現在可不是一般人,都趕上大學生了,一大本書全都認識。」

走在大雨中 衣服鞋底不沾一滴水

去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和鄰居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晚上出去遛彎,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們倆就到馬路旁一家商鋪的屋簷下避雨,等一會停了雨再走。可是,雨一直下著,看樣子沒有停的意思。老太太給她的孫女打電話,讓孫女開車來接她。

老太太孫女開車來了,小車停車的位置距離我們足有二百多米,孫女打著傘把老太太接走了,告訴我讓我在屋簷下先等一會,把奶奶送到車裏,再回頭接我。我一想,我是修煉人,坐人家的車回家就可以了,不能再麻煩她了。

於是,我冒著大雨,跟她們兩人一前一後的走,當時也沒有甚麼特殊的感覺,並沒有感覺在雨中行走。

我在大雨中穿行了二百多米,我和她們倆幾乎同時進了車。老太太雖然打著傘,身上的衣物都有點濕了。可是奇怪的是:我的衣服不但一點沒濕,連鞋子也沒濕,乾爽爽的,一絲雨點也沒有。老太太和她的孫女都驚呆了。

從此以後,這個老太太經常跟別人說:「你還別說,學法輪大法還是挺好。那天下大雨,人家愣是沒濕,沒有沾上一滴雨,連鞋底都是乾的。要不是我親眼所見,誰能相信啊!」

被大拖車輾過卻毫髮無傷

我回憶起過去的歲月,有太多的苦難與辛酸。一生中,我經歷過幾次大難,都沒有死去。

我二十歲的那年秋天,我做臨時工。晚上六點下班走在大街上,有一個人從後面騎著自行車,飛快的從我身邊衝過去,一下子就把我撞到了拖車的下面,車廂從我身上壓過,自行車當時就被壓扁了。

司機停了車把我從車底下拽出來,送到醫院後卻發現連皮都沒破一塊。我照著醫院的大鏡子,總算從驚嚇中醒過神來。我笑著跟司機說:「沒事了,你把我送回家去吧。」,至於撞倒我的那個人早已經不見了。

現在我已六十多歲,可是親朋好友看到我,都說我比過去年輕了,有活力、有朝氣、很陽光。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我想自己早就死了,哪有今天陽光的我?我想藉此告訴世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430329.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Canva)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