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學者仲維光:我見證的法輪功奇蹟

旅德學者仲維光:我見證的法輪功奇蹟

文/雨荷(明慧之窗記者慈璇改寫)

三十年前的五月,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的長春市將法輪大法傳出,淨化人的身心靈,給海內外億萬修煉者和其家庭及社會帶來祥和與美好。即使在中共長達二十三年嚴酷迫害下的今日,大法修煉者仍堅守正信、講真相、澄清謊言、呼喚良知,令世人見證了「真善忍」信仰所開創的神奇。

仲維光是旅居德國的著名學者和自由作家,他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上訪事件之後開始了解、研究法輪功。二零一三年,他曾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一週年時接受記者採訪,分享自己十多年來親身接觸法輪功的感觸和所見證的種種奇蹟。

正如他所料,法輪功現象和影響力在近十年又更加持續擴大,獲得國際社會更多的認同與支持。以下是依據當年的採訪錄音整理而成,可以略窺當時仲維光先生對法輪功現象的理解與思考。

從「四二五」開始了解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初夏,在離開北京的十年後,我在德國報紙上看到了法輪功「四二五」上訪事件的報導。之前,我對法輪功是一無所知。中國經歷了那麼多運動,尤其一九八九年「六四」的血腥鎮壓,再次以恐怖刷新中國人的記憶,而在十年後,竟然有上萬民眾出現在中南海,讓我難以置信。

更令人震憾的是,像「四二五」這種突發事件,這麼多人,他們卻和平、秩序井然,而且在沒有任何指示下,上訪結束離開後,沒有留下一片紙屑。這群人這種高度自律的素質,令人不敢相信。

後來我才知道法輪功有強大的「真善忍」的價值核心。我清楚地看到,如果這信仰不是深植於修煉者靈魂的話,所有這些是不可能做到的。

1999年4月25日,一萬餘名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南海旁邊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圖片來源:明慧網)

「四二五」事件的導火線

可能很多人讀過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 的《1984》,中共的「中宣部」就是奧威爾虛構的極權主義烏托邦中「真理部」的一個活生生的現實存在。

以「中宣部」於光遠為首的共產黨「知識精英」,從一九四九年以後就專門負責新聞宣傳、審查,打棍子,造謠、編謊。這個群體的人後來成了中共意識形態的自然辯證法、哲學以及科學史等各部門的主要幹部。可以說絕大多數在意識形態領域中打棍子的文章都出自這個群體。

後來我才知道「四二五」的導火線就是何祚庥的誹謗。何祚庥是所謂紅小鬼,當年是給於光遠拎包的。一九八八年來德國之前,我在中國自然科學院科學史研究所工作,在自然辯證法等問題上與何祚庥們有過對抗,所以對這圈子太熟悉了,很知道他們的宣傳和打棍子的目的。

江澤民下令取締法輪功後,許多針對法輪功的批判活動迅速展開。各類針對法輪功的政治海報被張貼在中國全國各地,對法輪功展開猛烈的攻勢。(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法輪功現象代表了中國文化的覺醒與復甦

我是一九六九年插隊時開始自學哲學的,通過反思,認識到自己前二十年是完全受了共產黨的欺騙。

從一九七零年開始,為了把共產黨說清楚,讓別人不再受騙,我系統地鑽研哲學、數學、物理、外語、歷史;後來在大學念物理專業,八十年代初期在中科院自然科學史所當研究生。一九八九年之前,儘管我是個自由主義學者,可還是一個全盤西化論者。

到一九九九年,我讀了一些西方極權主義的書籍,特別是德國自由主義代表人物達倫多夫(Ralf G. Dahrendorf)的著作。他談到極權主義有兩個特點:一個是反近代人權與自由的價值觀,另一個是反傳統價值觀;而且極權主義一定會遭到抵制和對抗。

我當時正疑惑:自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共一直在反傳統,怎麼就看不到傳統力量對中共的抵制呢?而九十年代後,中國似乎又在很多地方不再直接反傳統,甚至利用傳統的一些形式。他們可能和傳統相安無事嗎?

這時法輪功出現了。在一九九九年末BBC電台的世紀對談上,我指出法輪功現象代表了中國文化的覺醒與復甦,而不是一九八九年「六四」民運的結果。這認識當時還只是建立在一種非常粗略的理論研究的啟發上。

走近法輪功的感觸

那麼作為一個科學哲學研究者,我是如何走近法輪功的呢?

二零零一年二月,在柏林,我作為記者參加了對前中共黨魁江氏訪問德國的抗議活動,才第一次直接、近距離地接觸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有了直接的感性認識。

這個活動中有幾位法輪功學員,在一九八九年後參加學聯活動時,我們就認識。這幾位朋友大冷天帶著孩子從很遠的地方長途開車來參加。在冷風中,看到孩子被凍紅的小臉,讓我印象很深,也非常感動。

我曾在一九八九年後擔任「萊茵筆會」會長及雜誌主編,從事過德國學生學者的組織活動。所以另一個很感觸的是,法輪功學員完全是靠自己的心,而不是靠組織、命令或利益誘惑來的。

我當時問一個學員:會來多少人,他說他也不知道,到時候人就會來。說實話,我是將信將疑,心想他們也許有組織,我是外人,人家不告訴我。十幾年下來,現在我信了,因為每次活動都這樣,一直這樣。

法輪功學員完全是靠自己的心,而不是靠組織、命令或利益誘惑來的。(圖片來源:明慧網)

社會科學的邏輯有時很奇怪。像「四二五」上訪,對我們一般人而言,在經歷過共產黨社會如此殘酷的鎮壓,尤其是「六四」的血腥鎮壓後,居然有那麼多人在高壓恐怖下自發地走上中南海,而且紀律嚴明,是不可理解、無法用邏輯解釋的。

可是現在換另一種角度思索,對真正的信仰者來說,如果不來參加、不這樣做才不合常理。

出於對一種文化現象的探索 開始研究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以前的三十年,我不敢說讀書破萬卷,但也真是讀了很多書;直到九十年代初期,才開始從完全西化的框架中走出來,對中國傳統文化重新評價。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出於對一種文化現象的研究衝動,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研究。但在後來漫長的過程中,我突破了學術的框框,推進了對法輪功的認識。這也啟發、拓寬了我對中國傳統文化,以至對這個世界的認識。

「真善忍」信仰對人身心的根本改變

「真善忍」是法輪功學員堅守的核心價值。通過對他們的長期接觸和了解,我認為這對於法輪功學員絕非只是一個美麗的口號;「真善忍」是滲入法輪功學員們血液中的,那才是他們真正的生活。

我在很多朋友身上看到他們修煉法輪功後的改變,他們變得很純淨、平和、無私。像前面說的,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活動,都是奉獻、自己花錢投入參加的;而我也了解到,一些老闆僱用員工時喜歡找法輪功學員,是因為相信法輪功學員真的會兢兢業業地工作。

我越來越體會到「真善忍」信仰對個人和社會的積極作用,因為這是本性的東西,能從根本上改變著人。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對它又愛又恨,因為法輪功學員不問政治,淡泊名利,中共用政治、經濟的手段控制不了他們。

我在很多朋友身上看到他們修煉法輪功後的改變,他們變得很純淨、平和、無私。(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非要鎮壓法輪功的真正原因

按理講,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沒有訴求,也不過問政治,什麼樣的社會形態他也不關心,可中共為什麼就要鎮壓呢?

這就要重新回到「真善忍」的問題。我覺得因為中共是靠「謊言」和「暴力」而存在,但法輪功卻講「真善忍」,一定要說真話,生活在真實中。善與忍是跟暴力背道而馳的,這在徹底否定、粉碎中共存在的兩個支柱。這麼多年來法輪功就是朝一個真正的道德方向努力,自然而然就背離共產黨了,中共當局怎麼容得下呢?

法輪功啟迪、開闊人的宇宙觀

我是在一元化的教育中長大的,年輕時以自我為中心,以個人的發展、慾望的展開為中心,對中國傳統的中庸之道不屑一顧。然而現在我認識到,在滿足慾望的同時也會失去很多,感到從個人到普遍社會問題的很多前提都需要重新思索。

作為一個自由學者,我在黑暗中摸索,花了二十年才從西方一元走到多元,走回傳統與包容,向東方回歸、靠攏。如果能重新活一次的話,我會選擇更為傳統、對人的生存更為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只憑生命的衝動了。

而我覺得法輪功的出現,就是代表了人類最和平的、對超越物質境界追求的一種傳統回歸。他促使人更根本、更深層地去思考人與人、人和宇宙的關係。

換句話說,法輪功給人帶來很多新的思維角度、新的對人和自然關係的思考、新的人生啟迪。他的確涵蓋了更高的理。在他面前,我們應該重新思考天、地、人的關係。

作為一個知識分子,多年來的探索,讓我深深感到自己對生命問題的「無知」。通過這十幾年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我想對中國知識分子和那些所謂的學者講,在宇宙面前、在人生道理的面前,我們可能不如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修煉的老太太。

法輪功締造了很多奇蹟

近代中國人喪失了傳統文化的根基,以致妄自菲薄、莫名其妙地崇洋,道德和人心江河日下,尤其是最近半個世紀以來,整個國家、民族都在敗壞。而法輪功就像中流砥柱一樣,在直接對抗、扭轉著世風,而且這影響還越來越大。這讓我很驚奇、敬佩,也讓很多國內和國外的學者由衷地佩服。這是一個奇蹟。

(圖片來源:明慧網)

還有很多現象也否定了一些關於中國的流行說法,比如,過去我們說中國人在一起就會打,就會不團結。但法輪功這麼大的群體,十多年就始終這麼平靜、純淨,這真令人驚奇。

我相信,在背景各異、性格愛好不同的學員之間也會有矛盾衝突,但共同的「真善忍」信仰將他們凝聚在一起,他們的價值觀也在抵禦著世俗的誘惑。

另一個神奇是,在殘酷的鎮壓下,在充斥著中共謊言的世界裏,面對歪曲和誤解,法輪功不但沒有倒,還依靠自己的力量,在穩定發展中洪傳世界。這再次證明,「真善忍」不只是個口號,而是他們實實在在追求的信仰原則。

還有法輪功學員的媒體,不論是從規模上,還是形式上,都是驚人的!

迫害開始於一九九九年,為了澄清中共鋪天蓋地的污衊、誹謗,二零零零年學員們創辦了自由媒體,其突飛猛進的發展完全超乎人的想像。那天文數字的投入,都完全出自法輪功學員的奉獻。要在一般情況下,不要說長期投入,就是為了個人名利呀、地位呀,早打起來了!

法輪功反迫害 樹立正義典範

我曾把法輪功反迫害與猶太人反迫害作對比。三十年代猶太人被希特勒迫害的時候,全世界都不承認,都閉著眼睛,直到二戰結束後,才慢慢調查,最終承認了迫害。

而在殘酷迫害和瘋狂打壓下,法輪功學員面臨了同樣的漠視與誤解,但是他們一直不屈不撓,堅持不懈講真相,並且在迫害結束前就有多個國家以「反人類罪」將迫害元凶訴諸法律。他們樹立了一個正義的典範!

法輪功獲「特別精神信仰獎」

二零零七年,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把「特別精神信仰獎」頒發給法輪功修煉群體。這是中國自由知識份子第一次以社會歷史運動的名義表達對法輪功的敬意、支持,以及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抗議。

在那時,我對法輪功的歷史意義及其對個人以至人類的意義,有了較深的認識。看到這個群體對中國文化、對社會和對整個世界的影響,作為一個學者,我表達了對法輪功「高山仰止」的崇敬。

一個史無前例瓦解邪惡之創舉

以對極權主義的研究,我認為《九評共產黨》是一個很徹底、很完善的文獻,他把共產黨從根底上都說清楚了。《九評》之後的退黨更是一個史無前例的瓦解邪惡的創舉。從方法上、歷史意義上和社會影響上,從各方面來看,都是獨一無二的。

以對極權主義的研究,我認為《九評共產黨》是一個很徹底、很完善的文獻,他把共產黨從根底上都說清楚了。(圖片來源:明慧網)

從方法論上看,他有著很深的東方傳統文化的根源──他是善的、寬宏、容恕的;他不以人為敵,而是與人為善。大家都知道共產黨真是一個很邪惡的東西,它在中國殺害了上千萬人,每個家庭都有受過其迫害的人。但按以惡制惡、以報還報的方法,顯然不合人道,也無法從根子上解決問題。

法輪功的度人之意處處體現出來:他告訴人們退黨,而不是把其作為敵人消滅掉。即使共產黨人也應該能體會到他真是與你為善的,他讓你從精神上認清中共的邪惡,然後退出它、肅清它,從而救贖人的靈魂。

這有中國傳統的「放下屠刀」的含義:你只要退了就行,但是,你自己得退、得邁出這一步。

而更讓我驚異的是,有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在推動退黨。我在台灣遇到過一個生活非常優裕的家庭,是個高級主管家庭,他們全家人每天下午四點都在新光大廈前面講真相,勸中國大陸遊客退黨,這讓我非常感動。

不光是在中國大陸受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可以說全世界所有信仰「真善忍」的人都投入其中。如果你不理解他們的信仰,就無法想像他們的奉獻和犧牲。

這個退黨運動為中國社會的後續發展打下了非常紮實的、良性的基礎。我相信,再過一些時日,大家可能會更深體會到他在人類社會、在歷史發展中的更深遠影響。

神韻奇觀

神韻,這是又一個超出我想像的奇觀。

幾年前,我開始是從藝術、文化的角度來看神韻的,後來感到不僅如此,他超越了這些。就像對巴赫音樂的理解,我們一般非基督教信仰的人,常常只是從音樂、文化的角度來看,但從基督教來講,它有更深的含義。

類似的,神韻有很多超越一般文化的內涵,還有很多精神方面的、對於人與宇宙關係的、關於信仰的東西。現在我感到有信仰的人看神韻,可能就更容易理解。他們有人說這是天堂的通道,我相信這確實是他們的感悟。

對神韻,我要求自己的就是多看、多學習、多思考。

(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

法輪功這些年創造的奇蹟太多,我想講的話也很多。在這個偉大的歷史現象面前,我最後願借用牛頓的一句話來表達:「我好像是一個在海邊玩耍的孩子,不時為拾到比通常更光滑的石子或更美麗的貝殼而歡欣鼓舞,而展現在我面前的其實是一個我完全沒有發現的真理的大海。」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6/十四年見證的法輪功奇蹟-273866.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