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廣東陳美玲身陷囹圄十一年半

屢遭迫害 廣東陳美玲身陷囹圄十一年半

文/明慧網廣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廣東省化州市陳美玲,女,一九五一年生。原來身體多病,因丈夫、子女移居國外,她隻身過著孤寡的生活,對生活處於迷茫的狀態。

在修煉法輪功前,因為農村糧食短缺,每年有幾個月都是以吃自種的大白菜、喝粥度日,不到三十歲身體就極度虛弱,每年都會因腰痛嚴重得什麼活都幹不了,要連續每天打針兩次,五天才止住痛。

因濕氣重每年還要拉一次白痢,不到四十歲兩膝蓋關節酸痛;同時還有胃炎、肩周炎、支氣管炎,整年的咳嗽,體重不到七十斤。

在人生最絕望的時刻,她遇到了救命的法輪大法。從一九九八年九月份得法至今,困擾多年的病魔一去不復返。

有一次她騎車到十字路中間時,剛好和一輛高大的泥頭車相撞了!當時她站在車的前頭,全身毫髮無損,而自行車躺在車底下,她趕快從車底下拉出自行車,左看右看,自行車竟然完好無損。這讓她真正體驗了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對生活充滿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惡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後,陳美玲遭到迫害,她曾三次身陷囹圄,一次是二零零二年,她因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九年她在學校講真相、發真相光碟被綁架,遭非法勞教兩年半;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她因在市場買菜時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以下是陳美玲女士自述三次遭迫害的經歷:

記得第一次迫害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份。當時我張貼了幾十份單張的大法真相資料,遭惡人舉報,被抓去派出所,審問迫害三天三夜。

當時我張貼了幾十份單張的大法真相資料,遭惡人舉報,被抓去派出所,審問迫害三天三夜。(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第一晚,惡警將我雙手鎖在一邊椅手上,任由瘋狂的蚊蟲叮咬,全身像針刺一樣被咬的又痛又癢,雙手不能動,我忍不住了,大聲喊叫救命,那些警察都在看電視,個個裝聾作啞不理會。

直到十點所長來了才把鎖解開,警察對我車輪式的逼供問話直到天亮,才把我放進又髒又臭的禁閉室。但不一會兒,又把我拉出去繼續逼供。

就這樣連續三天三夜之後,「610」頭目叫我簽名,並對我非法拘留十五天。這期間,「610」還指使八個惡人到我家搶劫搜家,把我的唯一一本《轉法輪》、一百多份真相資料單張、二十五寸索尼電視機、錄音機和手機劫走,還搶走師父法像。

我在看守所受盡非人的折磨,天沒亮就被叫起床開工,夜晚十點才收工、沖涼(洗澡)。我被逼睡在沖過水的濕地上,有時半夜風雨橫掃,無處可睡,就只能擠進裏面找個死角坐著。

每天的勞動時間是正常人的兩倍時間,而看守所只給我們一天兩餐,每天上午十點半吃早餐,下午四點半吃晚飯,每餐只有兩粒蘿蔔乾或是幾粒黃豆(要加菜十五元才給一碗瘦肉湯或者是十多片白肥肉)。

飯後碗都不能洗,就要趕緊幹活。每餐吃飯不准超過十分鐘,超過時間獄警就叫倒飯,獄警叫一聲「倒飯」,個個必須把白飯倒到剩飯桶裏。

有一次飯已分了,大家還在趕活,獄警無故叫倒飯,待獄警走開了,大家才小心地把自己買的方便麵拿出來吃。有一部分沒有錢買麵的人就只好熬著。

特別是冬天,又冷又餓,晚上連開水都沒有一口,常常口乾舌燥的強忍著睡去。這些迫害造成我低血糖,暈倒幾次,但是我堅持不打針、不吃藥挺了過來。在這個看守所,沒有錢給醫生,醫生是不給看病送藥的。

我每天都在埋頭幹活,還經常被獄警無故懲罰,罰做俯臥撐,罰蹲幾個鐘頭,罰出去曬太陽等等,全看獄警心情。

我第二次被綁架是在二零零九年二月份。當時我因給放學的學生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被綁架。當時是「610」人員董坤盛和顏曉燕到我家非法抄家,搶走影碟機、真相資料、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當天將我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到了四月份,我被劫持到勞教所,迫害兩年。

當時是「610」人員董坤盛和顏曉燕到我家非法抄家,搶走影碟機、真相資料、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一一年,我結束非法勞教回家後,去「610」董坤盛辦公室找到他,要他歸還我的影碟機,董坤盛不承認,他說只是些碟,我想進他的辦公室,他用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脖子。

我看到董坤盛也夠可憐的,身為中共的替死鬼,造業深重,不同於前兩年的他,現在已變成一個病夫,頭面腫脹呈現出病相了。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我在市場外的路上向一個長者派發印有日曆的真相小冊子,他大叫要抓我,原來他是派出所警察,他緊緊抓住我的雙手,打電話叫來警車把我抓去派出所,之後警察抄家搶劫,搶走家中全部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的法像。

當晚,警察把我押到看守所,奴役迫害了九個月後,對我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勒索罰款兩千元。我被劫持到女子監獄迫害,被迫交了兩千元罰金才得減刑五個月。這次是我第三次遭迫害了。

我第三次被綁架後,警察非法抄家,搜走我全部四十幾本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獄方安排警察、包夾「轉化」我,威逼我寫「轉化」書時,不配合就被強制罰站幾個小時,包夾還把要寫的「轉化」書寫好,叫我照抄,我為了少受罪、愛面子,所以就抄了,認為這只是一個形式,其實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了污點。

我以為這樣妥協後就可以下隊像第一次坐牢一樣能參加集體勞動了,誰知獄方又安排兩個新的包夾來控制我,還要所謂的「學習」污衊大法的資料,每天還要寫「學習」心得,交作業。最後還要通過「610」人員的「口試」,考試不過關還要繼續「學習」,直到驗收合格才能解脫迫害。

而下隊勞動後,每個月還要留倉「學習」一週,還要寫作業,有時還有警察的所謂講課,放污衊造謠的視頻給我們看,如天安門自焚偽案,那些表演自焚的鏡頭,真是令人作嘔。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的正式聲明中指出:「中共當局並企圖以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

這個偽案明顯看出幾個破綻:警察事前拎著滅火器、喉管切開後三天能說話、身體燒焦而頭髮未燒等等,明顯的漏洞令「自焚」的虛假一目了然。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8/廣東法輪功學員陳美玲三陷囹圄共十一年半-439488.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