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堅持信念 女兒成她的堅強後盾

媽媽堅持信念 女兒成她的堅強後盾

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楊梅改寫)

有一天,沒修煉的女兒跟我說,她做了一個神奇的夢:一隻大海龜從海裏爬了上來,爬到了她的身邊,還穿著警服。聽到這個夢,我對一直想從小縣城調回來的女兒說:「妳要調回來了,還是正規的渠道。」沒過兩個月,女兒果真調回來了。

每當我們提起這個夢,我倆都笑得前仰後合的。在中共打壓信仰的環境下,女兒支持我修煉,成為我的堅強後盾。她的支持正義的善舉也得到善報,她的成長就業過程中真是有如神助。

當初考上公務員後,女兒被分配到一個很小的縣城。由於我們家住在城市,她通勤很不方便。一起分配去那裏的同事,好多都通過關係調了回來。有時候她就很著急,說:「咱們也找找關係,花點錢打點一下吧!要不,我啥時候才能回來啊?」我說:「我修大法,妳也會跟著受益。妳有大法師父管,師父會給妳安排的。」

後來,就出現了那個夢。當時我覺得「海龜」就是「歸」,穿著警服,就是正式、正規的歸來。女兒也果真調回來了。

沒有修煉 但女兒敬師信法

女兒沒能成為大法弟子,我一直為此感到遺憾。可是女兒對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十分尊敬和相信,對我的修煉也極力支持,這又令我感到欣慰。

我修煉後,見誰就跟誰說法輪功好,特別是女兒。我告訴她:「趕快去學大法吧,不然妳將來一定會後悔的!」說了好多次,她都無動於衷。

每天我學法時,就讀給女兒聽,還不時將明慧網上同修的修煉交流文章拿給她看。有時間就播放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一年神韻藝術團的合唱給她聽,她總是說:「這些歌曲太好聽了。」裏邊的好多首歌曲她都會唱。

在我的勸說下,女兒手抄了一遍《轉法輪》;師父的《洪吟》也抄過好多首。就是這樣,女兒斷斷續續地學了一些法,可她始終也沒能走進大法修煉。但是我知道,法輪大法的法理在她心中已經深深地扎下了根。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書籍。(明慧網)

有時,她也像一個修煉人一樣要求自己,總說要做一個好人,對誰都要好。女兒受到委屈了,還會向內找自己:「是不是我哪錯了?我要找找自己。」遇到很難的事情,她都能坦然面對,有時都讓我自愧不如。

丟失的護身符自己出現了

女兒有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透明的水滴形吊墜,上面刻著「法輪大法好」。女兒用一根紅色的細繩拴著,掛在脖子上。小紅繩因為褪色,已經換過很多次了,女兒從來不離身。

有一天,真相護身符丟了,到處找也沒找到。看到女兒很沮喪的樣子,我就安慰她說:「看到妳那麼喜歡,沒準師父哪天就給妳找回來了!」

有一天,她打電話對我說:「媽,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我問:「啥好消息呀?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她說:「不是,是我的護身符找到了!在單位的洗漱間台子上,我無意間看到的。」

她覺得很神奇,怎麼會在那裏?而且這麼多天都沒人發現,她覺得不可思議。我聽到她歡快的聲音,能感覺到她對大法的珍惜。

女兒會經常買一些水果,洗得乾乾淨淨的,給大法師父法像供上。逢年過節的時候,女兒都會給師父法像上香,跪下給師父磕頭。有時,她也會求師父幫她達成一些小心願。

師父讓女兒幫我講真相

她說,有時聽到別人說大法不好的話,心裏就會很難受。記得有一年過年,我給家裏人講法輪功真相,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由於受中共的毒害,家人都很排斥,還說些難聽的話,我當時也不知從哪方面才能講明白。

這時,女兒站起來說:「法輪功真是被冤枉的,共產黨在造假,是在騙老百姓。將來你們會明白的!」聽到她說的話,我感到很震驚,一下就有了力量。我知道是師父看見了弟子的無助,讓女兒幫了我一下。

中共為抹黑法輪功而自導自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明慧網)

這些年,女兒也用自己的方式跟同學、朋友們講真相,也勸過好幾個人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有時我倆上街購物,我給店員講真相,出來時她都會問:「退沒退呀?」要是退了,她就會很高興;要是沒退,她就說我沒講好,下次再給對方好好講講。

有一天,女兒告訴我她做了一個夢:她的同事嗓子疼,她跟她同事說:「妳讓我媽給妳揪一揪。」醒來後,她問我,「『揪一揪』是不是讓您也給她講真相呀?等我找機會叫她來家,您給她講一講。」

沒過多久,這孩子真的來了,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的組織。女兒說,我講的時候,她一直都在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說:「那是師父給弟子鎮邪、滅亂的法寶,是除惡用的。沒想到你還真能用上了。」

善用法寶的女兒

女兒是一名警官,一天她自己執勤,遇到一個女精神病人正在發病,大呼小叫、亂砸東西,她丈夫和母親都拉不住她,圍觀的人很多。看到女兒帶著警用裝備,有人就說:「快把她銬起來!」

女兒看到這個女人的丈夫和母親愁苦的樣子,很不忍心。誰家攤上這事,都很痛苦。要是把她銬起來,她媽媽是不是會更心痛啊!怎麼辦呢?女兒看到那個精神病人的眼神惡狠狠地,好像背後有什麼不好的東西在操控她。

女兒想起了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她就開始默念。沒等默念到第三遍,那個精神病人就消停了,慢慢地蹲了下去。最後乖乖地跟著她丈夫、母親離開了。

女兒說:「這口訣太神了!」其實我也覺得神奇,也是她的正念加上她的善心起了作用。

關鍵時刻 神在護佑女兒

我女兒從上學到工作,都是在大法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過來的。

高中時,她的學習成績一直不好。高考前的幾次模擬考試,成績一直徘徊在四百分左右。可是考大學時,卻考出了五百三十七分的好成績,上了一所很不錯的大學。大學畢業後,又考上了公務員。

女兒常說關鍵時刻,她總能得到神佛的護佑。

女兒也有好多年沒吃過藥了,小病小災她從不放在心上,感冒發燒也是第二天就好了。她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她身上都體現出來了,就是這麼的神奇。

觀神韻 彷彿進入神仙世界

女兒從小學跳舞,也很喜歡跳舞,只是沒能一直練下去。每年的神韻光盤她都很喜歡看,說神韻的演員都是真功夫。要是有機會,一定要去現場看看神韻演出。當時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後來師父真的給了她這個機會。

二零一九年四月,我看到明慧網上報導了神韻藝術團去台灣巡演的消息,就和女兒說了這件事。她說:「咱倆去看看吧!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很快,女兒就請好了假,去台灣的手續辦得也很順利。

我們到達了台北,看到很多公交車上貼著神韻演出的宣傳海報。可是,在酒店上網一查,發現台北的演出已經結束,神韻藝術團已經到達了桃園市。

我們趕到了桃園市。剛下公交車,離桃園展演中心還有一段距離,我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能量包圍了我,好像每個細胞都在沸騰,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演出過程中,女兒一直不停地流淚。她說很激動,也說不清為啥。她說自己彷彿進入了神仙的世界。

二零一九年四月,神韻藝術團在桃園展演中心的演出。(大紀元)

女兒是我的加油站

我女兒雖然一直未能走進大法修煉,可對我來講,她就像一個小小的加油站,不停地在給我動力。有時我做得不好,她會很不留情地給我指出來;有時天氣冷了,或身體不適,或講真相不順利了,我會產生畏難情緒,女兒都能看出來。有時她就說我:「磨蹭啥呢,還不出門!」

其實,我知道她很擔心,可是女兒從來不表現出來,怕給我增加負擔。每次我出門回來晚了,她都會在陽台上張望。

她也經常跟我說:「您是在幹著一件最神聖的事,師父會保護您的。而且還有天龍八部護法,還有我這個堅強的後盾,誰也不敢動您!」

我這次把初稿完成後,拿給女兒看。我沒想到,她的反應是那麼的強烈,她哭得稀里嘩啦的。她說:「您要不寫,我都不知道師父也一直在保護著我。」

她說我寫得太少了,還有很多神奇的事都沒寫。女兒也讓我藉這個機會,替她謝謝慈悲偉大的大法師父對她的保護。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8/女兒說她是我「堅強的後盾」-438866.html

(本文主圖攝影:瑞士法輪功學員)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