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車迷途飛越深溝驚魂記

駕車迷途飛越深溝驚魂記

【明慧之窗記者簡楊綜合報導】每次開車路過熙園小區,新生(化名)都心潮澎湃。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傍晚,他所經歷的一切,終生難忘。以下是新生自我陳述的一段故事。

那天是中國新年正月初六。當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之際,我正獨自駕駛著朋友的那輛凌志400轎車去接一位算卦先生,約好了出來一塊坐坐。因為下午在酒桌上多喝了幾杯,興奮之餘,上車後我居然連安全帶都忘了繫。

那位老先生住在市郊的熙園小區,當時還在興建,周圍都是農村住戶,只有一條新建的馬路通向那裡。因為很少路過,那裡的路況我並不熟悉,看著路燈下車輛和行人漸漸稀少,我提高了車速,不知不覺速度就上了一百里。

開上未完工的馬路車墜溝底

突然,我發現眼前的馬路消失了,隨即我的車騰空而起!也就過了有一兩秒鐘的功夫,我發現我處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下意識的腳踩油門,車子一動不動;我啟動點火,車子沒有半點反應;我想打開車門,車門卻死死的鎖著。透過車窗環視四周,我這才發現車子竟然停在了一片紅薯地裡。

這時,我的嘴裡嘗到了鮮血的鹹味,我終於反應過來:出車禍了!不過,我並沒有驚慌,動了動自己的腦袋和四肢,發現身體都還正常,於是趕緊用手機給等我的那位老先生打了電話,因為我知道他此時離我並不遠。

沒過幾分鐘,那位老先生就趕了過來,從外面打開車門,然後打120將我送往了醫院。還好,經過檢查,我只是受了點輕傷。由於沒繫安全帶,頭撞上了方向盤,將嘴唇磕破了,隨即在醫院做了縫合,當晚就回家了。

因為「降落」的地方土質鬆軟,所以那輛凌志車也沒受多大損傷,只是前保險槓有點損壞,我讓家人開走去給人家修理了。

那位始終陪伴在我身邊的老先生整個晚上一直都在不停地念叨:「太神了,太神了,真是難以置信!」原來,老先生當時就站在路邊沖我呼喊招手,但因為車速太快,我根本沒聽見。緊接著,老先生就目睹了我平地飛車的奇觀!後來,他又安慰我說:「兄弟,你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第二天一早,我就讓我的家人開車拉著我去了事發現場,因為前一天晚上我並沒有看清那裡是怎樣的一個場景,我想再回去親眼看看,同時拜謝一下保佑我的神靈。

神跡:兩噸重的凌志車飛過七米寬的深溝

我這才知道,這條新修的馬路並未完工,只修了半截,路燈也相應的只安了一半。車子開到馬路的盡頭停下,我走下車來,眼前的景象讓我驚呆了:路的盡頭是一條大溝,至少有五、六米深,下面亂石叢生。而從我的腳下到對面的紅薯地,足有七米之寬。

按常理來推,昨晚那種情況我肯定是車墜溝底,車毀人亡了,怎麼可能飛進紅薯地呢?是啊,若非親身經歷,誰會相信這樣的事實?誰會相信一輛車身五米多長、車重超過二噸的凌志400 能從平地上起飛,居然飛越了一條七米寬的溝壑,最後不但平穩的降落地面,而且還能人車安全呢?

這時,一旁的家人也從恍惚中回過神來,對我說,這真得感謝老天保佑啊,快給佛祖磕個頭吧。

此時我猛然閃出一念:「是啊,除了佛祖……不!應該說,除了我的師父,誰能顯現出這麼大的神蹟來呢?」頓時我的心頭一熱,雙膝便同時跪了下去。 「師父啊!」我雙手合十胸前,剛剛喊了一句,喉嚨就被什麼東西哽住了……

一場車禍悟到:師父沒放棄迷途的羔羊

一九九八年底,在朋友的介紹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就覺得做一個符合「真、善、忍」的好人真好,每天都過的既充實又快樂,身體很輕鬆,似乎總有使不完的勁兒。

然而幾個月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迫害。在那樣鋪天蓋地的恐怖與壓力下,我退縮了,停止了修煉法輪功。但在靈魂的深處,我知道自己似乎仍然相信著法輪功,嚮往著「真、善、忍」。

回想這幾年度過的時光,我其實活得很苦,因為失去了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人就好像變成了無根的浮萍。

我又開始抽煙喝酒,只想把自己的精神空間佔滿。這期間有好幾次夜深人靜輾轉難眠的時候,我也曾想從新修煉法輪功,可是一想到自己因為懦弱背叛過師父,就感到再無顏面對師父了……

眼前這起神奇的車禍,讓我終於明白:師父一直都在等我覺悟,等我回來!從那次車禍之後,我又從新捧起了《轉法輪》,走回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