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故事 走向大善大忍

明慧故事 走向大善大忍

在線收聽

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秦玉萍,走向大善大忍不凡人生的平凡老婦

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明慧廣播電臺為您製作的記實系列節目《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有這樣一群平凡的人,他們就生活在你我之中,遍布在社會的各個階層與行業;面對生活,他們真誠;面對名利,他們淡泊。但是這群人又如此的不平凡,因為他們所經歷的曲折和魔難遠超一般人的想像。

在《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這一系列節目中,我們將為您講述他們的人生經歷,一起從他們的所言、所行和所遭遇的一切中,去體會他們不平凡的人生。

今天我們為您講述的是:秦玉萍,走向大善大忍不凡人生的平凡老婦

二零零三年年初,在東北寒冷得刺骨的冬天裡,白髮蒼蒼的秦玉萍在黑龍江雙鴨山市一手抱著四歲的孫子,一手牽著八歲的孫女,孤單的領著孩子上學去。那時的秦玉萍已年過花甲,她曾有過幸福,也有過步履蹣跚的歲月,但是當時的她或許還不曉得自己正從普通的人生起伏裡,一步步邁向大善大忍的不凡人生。

秦玉萍出生在一九四零年代,秦玉萍的媽媽在懷她的前五個月裡,並不知道自己懷孕,一直在吃藥。而秦玉萍的爸爸則因為被日本兵抓去當勞工,導致精神狀況不穩,媽媽怕爸爸發狂時會傷害到女兒,所以秦玉萍出生才二十多天,她就被放到菜窖裡,直到兩個月後幼小的秦玉萍才被姥姥抱走,但她從此已落下週身疼痛的毛病。

在中共大煉鋼鐵的年代,處在全民飢餓狀態下,當時未滿二十歲的秦玉萍逃到了黑龍江省雙鴨山市。來年當她回家鄉時,她發現屯子裡八十多戶人家幾乎全餓死了,秦玉萍算是幸運的逃過了這一劫。

後來秦玉萍成家了。但是丈夫在煤礦公司工作卻因事故得了外傷性精神病,後來又意外離世,扔下四十歲的秦玉萍和四個未成年的孩子,大的十七歲,小的才七歲。

秦玉萍跟許多人一樣,在命運的擺弄中掙扎而頑抗的活下去。

因為家裡孩子多,為了攢下錢來讓孩子上學,秦玉萍上集市買回剃頭的推子學會了理髮;家裡沒有油了,秦玉萍就用黃豆去榨油。北方早年的冬天非常寒冷,過冬之前的夏天就得開始準備越冬的煤燒,由於買不起煤,秦玉萍就去煤廠撿吊車卸煤時落在車外的煤渣。卸煤的時候很危險,人是不能靠近的,有一次由於秦玉萍離開煤堆動作慢了,翻滾下來的石頭將她的踝骨軋成骨折。

秦玉萍艱難的維持著一家的溫飽,一日復一日拉拔著子女長大。幸運的是,三個兒子後來都考上了大學,各個成材。尤其是老么潘興福更是優秀傑出。

說起秦玉萍的小兒子潘興福,他自小聰明,人又勤奮,理髮的時候雙手還捧著書在看。小學時潘興福連跳兩個年級,十四歲就考上了當地重點高中雙鴨山七星礦一中,然後又考上華中理工大學,成了一名十六歲的大學生。

眼看著小兒子成了電子與信息工程系的學生,成了個跳級的大學生,秦玉萍心想著再過幾年等興福畢業後自己就可以喘口氣了。然而料想不到的是,來年,一九九二年,也就是興福大學二年級的時候,秦玉萍不滿二十歲的唯一的女兒在單位上班時卻死於氯氣中毒。這真的是晴天霹靂!

自小體弱,四十歲又開始守寡的秦玉萍,早已讓生活的艱辛把她的身體煎熬得無一日好受,如今過了五十歲,眼看著就快可以鬆口氣的時候,她卻又失去了相依相親的唯一的女兒。

這像是一場猝不及防的嚴寒,瞬間冰凍住了秦玉萍的生機,她一下子就臥床不起。病臥在床的她只剩下一個念頭:等老么興福大學畢業後,自己就可以無牽掛的走了。

然而,沒有多久,命運之神隨即對臥床等死的秦玉萍又做了另一個安排。

一九九三年,小兒子興福給母親秦玉萍帶來了法輪大法。隨著修煉法輪功,臥病在床的秦玉萍抬不起的手抬得起來了,然後,她能下地了,然後像正常人一樣健康了。更神奇的是,原本一字不識的秦玉萍竟然還能夠讀完整本的《轉法輪》了。

緊接著,小兒子大學畢業了,而且二十歲孝順的潘興福沒有選擇在大城市工作,而是回到雙鴨山市就近照顧母親,回報秦玉萍的養育之恩。

那幾年,健康的秦玉萍在兒子們的孝心中,過著幸福的日子。

小兒子潘興福也的確是優秀,剛回鄉工作的他在一九九五年就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一九九七年他又被評為科教興市模範工作者,到了一九九八年他更被評為黑龍江省電信系統跨世紀人才,整個雙鴨山只有他一人獲得這個「跨世紀人才」的殊榮。

而且潘興福在一九九六年也結婚成家了,太太張麗是單位的同事,畢業於遼寧省郵電學校,曾去國外進修過,工作也非常出色,最重要的是,張麗也是法輪功學員,這對小夫妻可以說是一對珠聯璧合、志同道合的小倆口。

秦玉萍看著這對小夫妻,內心的歡喜自不在話下。但是讓秦玉萍尤其高興的是自己的二兒子與媳婦兩人不僅給家裡生下了一個小孫女,而且他倆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家子除了都擁有健康的身體之外,還都以「真善忍」來要求自己,而這個小孫女自然也就在大家「真善忍」的教養中幸福的成長。

所以當一九九九年張麗也懷孕時,全家人更是熱烈的期盼著新的小生命加入他們這個真善忍的大家庭裡。

那時秦玉萍的幸福是不可言喻的。當然,那時的她是萬萬想不到自己未來竟然會領著孫女以及這個當時尚未出生的小孫子,在冬天孤獨的走在東北極寒而莽蒼蒼的街道上。

事情起源於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雙鴨山市公安局將小兒子潘興福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公安局看守所一個多月,理由是看了法輪功的網站明慧網。當時的潘興福已經是雙鴨山市電信局交換中心副主任兼友誼縣電信局副局長。

這件事情讓秦玉萍全家人看清楚了真相,他們不僅親身經歷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關押與折磨,也看到了在媒體的造謠下,一般老百姓是怎麼被扭曲了對法輪功的認識,於是他們決定在二零零零年年底上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講句公道話。

在天安門廣場上,秦玉萍一家人又親身經歷了警察對手無寸鐵百姓的殘暴,不論是老弱婦孺,都遭受到了警察的拳打腳踢,連一個年僅五歲的小孩也慘遭警察的毆打!潘興福的眼鏡被打飛了,他的手指甲被打成青紫色。後來潘興福一家人都被警察帶走。

潘興福遭受十幾個警察的輪番審訊,他們把潘興福左右兩條手臂一上一下的對銬在背後,然後反覆提拉手銬折磨他,以至於手銬深深的陷在潘興福的手腕裡,讓潘興福痛苦不堪。審訊時,這些警察甚至還揚言說:「現在昌河縣殺人放火,我們沒有時間管,我們就管你。」

那次,潘興福夫妻與母親秦玉萍,以及其他一起上訪的人都被關押在雙鴨山駐京辦事處不到十平方米、沒有窗戶的地下室裡,那時潘興福的兒子才十多個月大,沒有奶吃,嘴全爛了,小娃兒難受得整日哭叫,七八天後,當他們要被轉送回雙鴨山時,小娃兒的嗓子早啞得都哭不出聲來了。

當全家人被押送回到雙鴨山前,當火車在一個小站停下時,潘興福擺脫了押送人的監視,他毅然而然的跳下火車,開始了他一個人在外流浪的日子。而秦玉萍和其他人則一起被押送回到了雙鴨山。

回家後的秦玉萍又被臥虹橋派出所片警強行從家中帶走,關押在看守所四個多月後才被釋放。而小兒子的媳婦張麗雖然被取保釋放。但是單位以沒請假為由,停發了張麗的工資,後來電信公司更非法將張麗除名了。

至於潘興福,當他從火車上下來後,他憑著感覺在茫茫的雪地中走著,當時正是冬天,天寒地凍的,他穿著一件軍大衣行走在茫茫的夜色中,有幾次他雖然走了很遠最終卻又仍繞回到原處。

一天晚上,他看到遠處的小屋中有著一點亮光,於是他就往那裡走去,當潘興福走到屋前,卻發現屋裡並沒有人,他失望的剛要轉身離開時,卻恰好有人回來了,於是潘興福把自己的情況和這人說了。

巧的是,這個小屋是旁邊沙場主人的,而沙場主人恰恰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由於對法輪功的迫害,沙場被迫停業中。這人是屋主的親戚,他剛才出門去接另外一個人,在屋子裡點了一段蠟燭,走不遠後想回來將蠟燭吹滅,不想因此碰上了興福,後來這人將興福引見給了阿城的法輪功學員。

從那以後,潘興福就和阿城法輪功學員張濤、薛殿龍一起給阿城的居民講述關於法輪功的真相,而張濤、薛殿龍這兩人後來均因此被中共迫害致死了。

有一天,潘興福偷偷回到雙鴨山的家中,那時潘興福的太太張麗娘家人害怕張麗被迫害,所以把她看管的非常嚴,回到家的潘興福沒見到張麗,又很難通知聯繫到妻子,而要避開警察追捕,他又不能在家久待,當潘興福無法可施之時,突然家門被打開了,而開門的正是妻子張麗。

原來那天張麗正好突破娘家人的看管,她就想回婆家看一眼,卻沒想到開門後,卻驚奇的發現丈夫就在屋內。喜出望外的兩人,在這意外的相逢中,當時眼淚就止不住的奪眶而出。

兩夫妻神奇的相聚後,分別說了這段時日各自的情況,潘興福也跟張麗談起自己在阿城跟當地居民講法輪功真相的經歷,這也激勵了張麗,她也想讓雙鴨山當地的居民明白真實的法輪功,從此之後,這座偏遠的黑龍江小城市也有了法輪功的真相材料和光碟。

然而沒有多久,就在二零零一年的五月,潘興福搭乘的汽車被攔住後,巡警發現車裡有法輪功的書籍,便把潘興福押到看守所,之後市公安局成立項目組試圖將案子做大。潘興福的妻子張麗也因此被非法關押了四個月後才被釋放。

潘興福一直被關押在看守所,直到二零零二年一月才進行庭審,當時有幾百名法輪功學員到尖山區法院參加了開庭,而當潘興福被帶到了審判庭時,審判長卻突然宣布今天不開庭了。當大家詢問理由時,審判長說證據不足。既然證據不足就理應放人,但法院不僅拒絕,還蠻橫的把法輪功學員強推出審判庭。

在潘興福被關押在看守所期間,貝爾公司看中潘興福的專業與能力,曾經派人到看守所,希望潘興福能出來,出來就有好的工作、豐厚的薪水等他,只要他放棄修煉法輪功就行了。顯然的,被關在看守所的潘興福並未犯什麼法,他被關押僅僅是因為他修煉法輪功。

但潘興福拒絕了貝爾公司的提議。

一月的庭審臨時取消後,三月初,潘興福不修煉的大哥臨時收到通知說隔天要進行庭審,當天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跟著到法院時,發現審判庭內的座位都已分發給各個單位,只有母親秦玉萍以及潘興福的大哥被允許進入,而潘興福的妻子張麗與當時已經三歲的兒子則被擋在冰冷的法庭門外。那之後,潘興福被判了五年徒刑,他是雙鴨山市第一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對秦玉萍來說是沈重的一年。

小兒子潘興福被判刑後的沒幾天,三月底,修煉法輪功的二兒子潘興坤也被非法勞教,關進了綏化勞教所。但這還沒結束,四月份江澤民的爪牙羅幹到黑龍江下達了綁架六千名法輪功學員的指令後,潘興福的妻子張麗也在家中被綁架走了。而且五月初,綁架行動還擴展到了秦玉萍身上。

五月二日一早三點五十分,幾名警察闖到家裡,攔住秦玉萍不讓她上廁所,逼得她只好找來一個便盆,幾個男惡警把臉轉過去,就這樣解了手。然後警察到屋內亂翻,他們打算拿走李洪志師父的法像以及講法錄音帶,秦玉萍毫無畏懼的堅定的阻止他們,爭執中,三歲的壯壯被吵醒了。

三歲的壯壯就是潘興福與張麗的獨生兒子,他才剛經歷過媽媽被強行綁架的遭遇,幼小的心靈已經受到很大的傷害。此時被驚醒的壯壯眼見家中又來警察蠻橫的翻搜爭搶,他當下驚嚇得號啕大哭,然後用他一隻小手死死的拽住奶奶不放,而另一隻小手卻拽住警察,用他稚氣的聲音苦苦哀求著說:不要抓奶奶,不要抓我奶奶……

然而警察為了抓一個法輪功學員得五百元的獎金,依然把秦玉萍給強行抬上了警車,關進了看守所。

再度被非法關在看守所後,年過花甲的秦玉萍開始絕食抗議。警察獄醫領著刑事犯對秦玉萍進行野蠻灌食,他們用開口器把她的口撬開,然後灌進有大量食鹽的玉米粥,粗暴野蠻的灌食把秦玉萍的嘴弄破了,鮮血直流,她的前胸都是鮮血,然後,警察又將她鎖在鐵椅子上。這樣折磨她十五天後,看守所害怕自己折磨迫害這樣一位白髮老太太的事情被發現,於是釋放了秦玉萍。

然而被釋放的秦玉萍並沒能平靜地過活,幾個月後的九月,長安派出所的警察到家裡砸門,沒砸開就從房頂爬進去,他們要把秦玉萍的二媳婦姜桂紅也給抓去,原因又僅僅是因為她修煉法輪功。

讓自己健康,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有什麼錯?面對這樣是非不明,黑白倒置的情況,秦玉萍抱著壯壯,領著八歲的孫女,大聲的喊著「法輪大法好」。秦玉萍知道,自己從臥床等死到有一個健康而且幸福的家庭,全是因為法輪大法。

她發自內心的、大聲的喊著自己的心聲,她從家中開始喊,一直喊到新興大街,又喊到臥虹橋派出所。這是他們一家人親身驗證的經歷,她要讓所有的街坊,所有認識、不認識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這個事實。

被抓走的二媳婦姜桂紅後來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關在佳木斯勞教所。而先前被抓走的小兒子媳婦張麗,則在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判了九年,關在了哈爾濱女子監獄。

至於秦玉萍的兩個兒子,二兒子當時是被關在綏化勞教所,小兒子則被關在牡丹江監獄。兩個兒子、兩個兒媳婦都被關押,那個冬天,滿頭白髮的秦玉萍除了要帶上幼小的孫子,走在雙鴨山淒冷的馬路送孫女上學外,她還要給四個大人分別送去過冬的寒衣。

然而,還有更殘酷的事情等著秦玉萍。

二零零二年底,傳來二兒子潘興坤受到了殘酷折磨的消息。被綏化勞教所關進小號的潘興坤,受到四五個獄警輪流打罵,直到把他打昏過去。後來,潘興坤被打得大小便失禁,都拉在了褲子裡,可那些警察仍不甘心,把他扒光衣服,拿著四根電棍同時電他,連打帶電折磨他四個多小時,潘興坤渾身上下都是大泡,長時間不消。

二兒子被殘酷迫害的消息令秦玉萍難過,而小兒子潘興福的遭遇更令他椎心。潘興福受到了暴打、關小號、坐老虎凳、長期不准睡覺等酷刑折磨,並被牡丹江監獄強迫做奴工。

到了二零零三年底時,潘興福已經被迫害得雙腿浮腫不能行走,身體極度虛弱,但是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潘興福才被送到監獄醫院,他被診斷為胸腹積水、肺結核。六月時,突然暈倒的潘興福才被送到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公安醫院接受治療,他在那裡住在結核病房。

當秦玉萍在七月終於得以看望自己這個老么時,她看見自己這個優秀的小兒子已經被折磨得脫了像,不能走,起坐都得有人扶著,整個人骨瘦如柴。當時的興福只有八十多斤,六十四歲的秦玉萍都能將他背起來。潘興福當時說話有時上不來氣,高燒、身上出的汗一天能擰出兩條毛巾的水。

七月二十日,骨瘦如柴整個人脫了像,虛弱的潘興福被接回家裡了,那時你用手去摸興福的臀部的時候,摸到的只有骨頭,盆骨的骨頭能清晰的觸摸到。半年後,也就是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晚,潘興福停止了呼吸。而第二天正值小年,那天,天上飄著片片飛雪。

聽眾朋友,十年前的一九九二年,當秦玉萍的獨生愛女意外去世時,五十出頭的她一下子就臥病不起,差點就撒手人間。而如今,秦玉萍不僅又遭遇了晚年喪子的慘事,整個家庭更幾乎是支離破碎,只剩她這個老婦帶著幼孫,大家想想,這對秦玉萍是多麼艱難的局面啊?

兒子被迫害死了,媳婦張麗又被關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秦玉萍仰賴著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費和孫子相依為命。

有一次一個法輪功學員到老人的家,正趕上做飯,這名學員偷偷掀開了鍋蓋,看見又是土豆燉白菜,這名法輪功學員忍不住偷偷的流下了眼淚。而除了物質生活上的困窘之外,在精神上,來自不理解親友的白眼,秦玉萍也沒少受過。

然而這一次,秦玉萍不僅沒有因此病倒,反而展現出她大善大忍的精神。秦玉萍不僅對一切的困苦沒有怨言,沒有怨恨周遭不理解她的人,當她得知有其他被關押大法弟子的家人和朋友都遠離了他們時,秦玉萍會及時的給他們送去禦寒的棉衣,送去溫暖。

有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和孩子生活困難,秦玉萍則在自己捉襟見肘的生活裡,依然設法的給他們墊上冬天的暖氣費,讓他們在零下二十幾度的嚴寒中依然能體會到了溫暖和真情。

甚至當小兒媳婦張麗在二零零八年被監獄迫害得生命垂危時,秦玉萍帶著小孫子坐著硬座,千里奔波,趕到監獄看張麗,並且要求監獄無條件釋放張麗。

現在的秦玉萍沒有脆弱,只有柔韌的堅毅。

有一名法輪功學員叫吳月慶,他被非法判刑了十二年,後來在牡丹江監獄被迫害致嚴重肺結核後,監獄推卸責任就把他送回家。然而原本照顧吳月慶的姐姐吳月霞也被中共給綁架關押了,而吳媽媽也無力照顧兒子,吳月慶的妹妹也只照顧了一週就去工作了。

此時,是善良的秦玉萍接納了吳月慶,秦玉萍把他接到自己的家中,悉心照顧,直到幾個月後吳月慶去世。當吳月慶的哥哥聽到訊息趕到時,這名七尺男兒當眾就給秦玉萍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跪下了,因為他家人做不到的,老人做到了。

秦玉萍自己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別說照顧其他人,她自己早就在這些悲慘的遭遇打擊中倒下了。她知道,修煉前的她與修煉後的她已經是截然不同的人了。

所以,當警察到家裡抄家,想拿走李洪志師父的照片時,秦玉萍會站在照片前嚴肅而堅定的說:「要拿先把我的命拿走,我的命就是法輪功給的。」當警察的拳頭如雨點般的打在她頭上時,秦玉萍還是一遍遍的高聲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為這正是她真實的心聲。

二零一二年,秦玉萍走完了她七十二年的人生歲月,她曾經是一位飽嘗人間冷暖,飽經磨難的平凡老人,但最後的她卻是以行動來證實「真、善、忍」,成就大善大忍的一位法輪大法弟子。

文章取材編寫自明慧網:

青年「跨世紀人才」被迫害致死 妻子母親入冤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2/-409020.html

兒子七年前被害死 黑龍江秦玉萍歷經磨難離世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6/-255751.html

憶大法弟子潘興福悲壯的一生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42.htm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