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法官受審  給中共法官與執法者們的警醒

納粹法官受審 給中共法官與執法者們的警醒

【明慧之窗記者方睛綜合報導】七十多年前,納粹德國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諸多慘案製造者、參與者都在戰後的一九四七年站到了審判台上,其中也包括諸多司法官員。

審判台上的法官 淪為獨裁者的殺人兇器

然而,即使站在審判台上,這些曾經身披法袍、手握法槌,頭頂法學專家、學者等高貴頭銜、面容肅穆的前法官們,依舊是一臉的不屑。在他們看來,他們不曾親手殘殺猶太人,不曾焚燒猶太教堂,也不曾侵犯過他國領土,究竟何罪之有?

英戈·穆勒在《恐怖的法官》(原書名可直譯為《希特勒的法官》)一書中,運用大量的史料對此問題作了解答。他提醒世人,要特別警惕那種「扎根於人民的精神」,即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司法政策,這正是司法權淪落為獨裁者兇器的重要原因之一。

《恐怖的法官》一書中譯本封面。(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恐怖的法官》揭露了「大量」的德國法官,違背了法律實證主義對職業倫理的要求,積極地參加了納粹分子對猶太人和異議人士的殘酷迫害,催生臭名昭著的「紐倫堡法」。

舞動法槌的法官們,在希特勒統治下執行集體暴行,將數以千萬的猶太人和「社會渣滓」驅趕進集中營,接受死亡的「洗禮」,或者慘無人道地將低智商者,或者反戰的普通民眾送到絞刑架上。

普通罪犯被控「衝擊了國家的安全和穩定」判處死刑

書中描述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德國司法制度的恐怖面目。

希特勒及其納粹高層時常諷刺法律人是「純粹的蠢貨」,在納粹政黨中,也很少有德國法官能爬至高官,但受過良好法學教育的法官群體,仍無原則地忠實于納粹勢力,喪失了作為人類的最基本的底線道德,並最終成為納粹最忠實的殺人機器的一環。

他們以法律的名義,做了一張又一張被血浸染的判決,啟動殘暴的被納粹控制的國家機器,犯下了一個又一個的滔天罪行。

德國法官借用這些法律和法律方法所作出的殘酷判決,特別是用死刑來懲罰一些普通的犯罪,最終令十幾萬無辜者喪失了生命。

法官只要認為普通的犯罪行為「衝擊了國家的安全和穩定」,就會把被告判處死刑。

比如,一個德國人,在一座大樓失火、幫助搬運東西時,偷偷拿了一瓶香水和一根大香腸,就同另一位拿了兩塊肥皂的同伴,一起被判了死刑。普通民眾只要稍有不慎,就會因為一句話,而被冠以「人民公敵」的罪名而橫屍街頭。

除了針對猶太人,納粹法官在執法時,對其它種族也毫不手軟。

兩位二十歲左右的希臘人,只是因為在一個因轟炸而被遺棄的房屋裏,拿了條破褲子和香腸,就被槍斃了。一個波蘭人,因為一隻莫名受傷的德國警犬在事後見到他時瘋狂地撲上去要咬他,就把他判定為傷害警犬者,而予以執行死刑。而這樣類似殘忍的案件,層出不窮。

按照英戈·穆勒的統計,到納粹時代結束時,德國法院一共判決了八萬人死刑,並且80%的判決都執行了。

德國納粹殺害大量平民。(公有領域)

納粹凌駕於正式法庭外設「人民法庭」

納粹政權對於正式法庭努力滿足其政治迫害之目的,仍然很不滿意,另迴避正式程序建立了一個特設的法庭,就是最臭名昭著的「人民法庭」。

在這個法庭上,被審判的被告,不用經過嚴格的程序,如獲得逮捕令等,就可以很隨意地被抓過來。比如,有些人可能只是在晚餐上和朋友的母親談了些諷刺德國獨裁者的話,就被判處死刑。

從一九三四年到一九四四年,被「人民法庭」判處死刑的,就有8000多人。更令人心寒的是,蓋世太保們對此還不甚滿意,往往等候在法庭的外面,一等到法庭實在找不到法律的理由,最終宣告當事人無罪之後,就直接把被告抓走,然後讓其消失得無影無蹤。

江澤民全國推動迫害 活摘罪惡人神共憤

反觀中國,獨裁小丑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了這個歷時二十三年愚蠢、殘酷的迫害運動。他掌握國家最高權力,控制國家軍隊、武警、公檢法司系統、黨政機關、經濟命脈等資源,卻宣布要和手無寸鐵、追求信仰的百姓作鬥爭,並瘋狂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和希特勒不同的是:希特勒一直認為自己民族的血統最優秀,而想方設法謀殺猶太人;而江澤民卻用謊言標榜自己,用造謠、污衊、嫁禍等手段誹謗法輪功。江澤民針對本民族最具優秀品質,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的善良百姓,進行酷刑屠殺。其慘烈程度是臭名昭著的納粹集中營都無法相比的。

尤其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以國家機關軍隊、武警、公檢法司、衛生部為主導,形成殺人產業製造的滔天罪惡,使江澤民之後的歷屆當政者都不敢向國際社會承認,也是不敢向全國百姓交代的罪大惡極之事。這將是招致天滅中共的重要原因。

迫害法輪功 執法者們的後果

江澤民假法律之名,行邪惡之實。為了使邪惡的命令暢通無阻的執行,也像希特勒一樣,在國家行政單位、法律之上建立了一個類似蓋世太保的邪惡組織──「610辦公室」,專門負責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拘留、關押、勞教、判刑、洗腦、酷刑等等迫害,公檢法司成了它的傀儡和打手。

多年來被中共馴服的執法者們還大言不慚地說:「沒有法律;別跟我講法律;跟法輪功不講法律。」

這些執法者們敢於執法犯法,是因為江澤民按照自己的意願給法輪功定了性,也給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一張殺人許可證: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那些本來就沒有道德底線,總愛投機鑽營,不擇手段想升官發財的執法人,殘害起好人來更變本加厲、人性全無,這都是江澤民給他們注入邪惡能量的結果。

多年來被中共馴服的執法者們還大言不慚地說:「沒有法律;別跟我講法律;跟法輪功不講法律。」(圖片來源:明慧網)

對比之下,這些執行江澤民邪惡命令迫害法輪功的人與納粹戰犯有什麼區別呢?可惜,至今仍不聽真相的人,還認為共產黨、江澤民讓幹的事不會有錯,甚至有人錯誤地認為,錯了又怎樣?只要共產黨不倒台,我就沒事。

紐倫堡大審判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它不僅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保護了人類的和平,也在良知層面建立了一個道德標準。

犯罪元凶、納粹元首希特勒和另外幾個高級納粹頭目,在紐倫堡審判開始之前已經自殺或失蹤。二十一名納粹戰犯被告上法庭。歷時七個多月的審判,最終有十八個納粹分子被判以「戰爭罪」和「反人類罪」,其中十二人被判處死刑。

納粹戰犯也曾認為自己沒事,然而他們卻坐上了國際軍事法庭的被告席,承擔了自己應有的罪責。

紐倫堡審判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對納粹德國政治、軍事、司法和經濟領導人員的起訴。他們策劃、執行或以其他方式參與了大屠殺罪行。(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緊緊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軍中要員徐才厚的紛紛落馬,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王立軍、薄熙來的被審判,已經證明江氏邪惡集團即將覆滅,江澤民被押上審判台的日子不遠了。

一九七九年德國聯邦法院規定,因種族原因殺人無追溯時效限制,自此德國對於納粹罪行無視時間一追到底。

當前也有一個「追查國際」的組織,它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簡稱,成立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總部位於美國紐約,在全球多個地區設有分部。

這個組織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

法官的臨終懺悔

常言道,三尺頭上有神靈。法官公不公道,老天爺也會有一個審判呢!

明慧網曾刊登文章《一位法官臨終前的懺悔》。

一位丈夫曾經擔任法官的妻子揭示,她的丈夫曾在上級的壓力下,違心冤判幾名法輪功學員。長久以來這位丈夫深感內疚和慚愧,覺得自己是有罪的人,對不起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人,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傷害。

這位法官後來患了不治之症。臨終前,他說:「我做了錯事,雖然看不到江澤民被繩之以法的那一天,但希望同事們不要再為江澤民賣命了。」

他走後,很多人都在說:「這麼好的人就這麼走了,真是好人沒好報啊?」

法官的妻子說:「不是的,看似他善良,是個好人,從內心他也是同情好人的,但是在行動上,他確實違背了天理,造下了苦果,他也得去承擔,他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法官妻子最後說:「我也呼籲與我有同樣遭遇的公、檢、法的家屬們,看似你們的丈夫是突然什麼病走了,偶爾遇到什麼突發事件了,有的確實是由於工作性質所決定的。但只要參與了迫害法輪功的事件,天理不容,毀了自己也坑了家人。」

她接著說:「江澤民應當為他所犯的罪惡承擔個人的刑事責任,他發起、設計、計劃、命令、發動、落實、管理、煽動和參與了這些犯罪。江澤民是這個共同犯罪的首犯。咱們都應站起來控告兇手江澤民,都是他一手造成了千家萬戶的悲劇。」

(圖片來源:明慧網)

執法者們值得以身試法嗎?

類似的悲劇依然每天都在中國發生: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在河北灤平縣法院被非法開庭,檢察院公訴人鮑振賢對明真相的辯護律師說:「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我看得太多了,我承認他們都是好人,等開庭時,你到法庭上願意咋講就咋講。」

開庭前,審判長趙亞軍更對律師說:「我知道這些煉法輪功的都是善良人,這幾天白天黑夜不斷接到海外的電話。」

庭審前,合議庭法官試圖通過律師向當事人與家屬施壓,勸說這些人放棄信仰,認罪認錯,否則會重判,並以當事人與親屬的事業前途來威脅。法官在法庭上拿不出任何犯罪事實依據,明知法輪功學員無辜,卻強行製造冤假錯案。

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冤判,公檢法人員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在中共以利益與升遷的誘使下,卻仍參與非法判決的,等於是將自己推向絕境。

每個人怎麼做是自己的選擇,一個人無論最終做了什麼,都得自己承擔後果。智慧的人,選擇良心,自有神佑,而一味按中共的指使行惡者,上有天理公道,下有「終身追責」,教訓已經很多了,難道不值得深思嗎?非得以身試法嗎?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22/納粹法官被送上審判台給中共法官的啟示-439266.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1/從神獸斷曲直說起-423201.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0/紐倫堡公審納粹戰犯與全球公審江澤民-309699.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30/誣判無辜者的法官最終撈著了甚麼-419268.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