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至 遼寧三個家庭卻臨巨難

年關將至 遼寧三個家庭卻臨巨難

文/明慧網遼寧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改寫)

過大年,是海内外華人家庭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因爲這是辛苦一年之後,闔家團聚、共享天倫之樂的時候。

但是,在遼寧省凌海市,有三個家庭,其中的家庭成員,爲了堅守自己的信仰,被公檢法人員構陷。在這個家家戶戶團圓喜慶的時候,這些家庭面臨的卻是悲涼淒苦,他們承受的是難以想像的心靈摧殘。

本文講述的是遼寧省凌海市法輪功學員陳玉潔、閆麗君和許素清,因爲凌海市大凌河鎮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對無辜修煉人的綁架構陷,她們各自的家庭所遭受的巨大苦難。

一、陳玉潔遭冤判五年 丈夫得抑鬱症臥床不起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凌海市金城鎮法輪功學員陳玉潔去凌海大集的路上,遇見便衣警察,跟蹤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魏秀英(魏因檢查身體不合格被辦理保外就醫)。

陳玉潔上前說:「你們為什麼抓人?」便衣警察說:「妳們是一夥的。」於是,將兩人都綁架到凌海市大凌河鎮公安分局派出所。下午兩點多鐘,副所長杜海鵬帶多個警察,到陳玉潔家非法抄家。

當時陳的丈夫在家,面對來勢洶洶的七、八個警察和警車,陳的丈夫被嚇得驚慌失措,他本來就老實厚道、少言寡語。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陣勢,陳的丈夫既無奈又無助。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下旬,凌海市法院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非法祕密開庭,陳玉潔被誣判五年。

陳玉潔的丈夫在奔波幾個月之後,等來的卻是妻子被冤判五年的結果!在精神和經濟雙重打擊下,一米八高的硬漢子得了抑鬱症,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陳玉潔原本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為這場迫害都改變了。陳玉潔夫妻二人幫助女兒帶外孫子,現在陳的女兒無法去工作、在家帶孩子,經濟負擔加重;而陳玉潔的丈夫滿腦子不想活的念頭,隨時都有自殺的可能。

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親友們商量讓他們暫時住在陳玉潔的姐姐家,由姐姐一家照顧。她姐姐說:「這個家眼瞅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啊!」

二、孝順兒媳遭冤獄 婆母臥病日夜祈盼

閆麗君,女,五十九歲。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晚上六、七點鐘,凌海市建業鄉派出所警察和大凌河鎮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共七男一女,闖入建業鄉新安村法輪功學員閆麗君家,將她綁架並抄家。當時閆麗君胳膊摔骨折才兩天,還打著石膏。

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閆麗君未修煉的丈夫與警察理論,他們也不聽,還讓他罵大法師父,她丈夫說:「我連你們都不罵,我罵什麼大法師父啊?真善忍不好嗎?」

警察說閆麗君的丈夫不配合,干擾他們執法,就用手銬將閆麗君的丈夫銬上。隨後,這些人將閆麗君夫婦強行帶走,家中扔下一個八十五歲的老母親無人照看。

之後,閆麗君被非法關押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她的丈夫遭行政拘留十五天。閆麗君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構陷,已經七個多月了。

閆麗君是一位孝順的兒媳,她丈夫家兄弟姐妹好幾個,但婆婆哪家也不去,就在她家養老。因為閆麗君信奉真、善、忍,所以她平日裏無微不至地照顧婆婆,事事都是順著老人的心思做,從不與婆婆拌嘴。

然而,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不容有好人。兒媳被綁架後,老人淚眼望穿,日夜盼兒媳回家,那情景悲涼淒慘。

一天,老人經受不住這種打擊,病倒了。她躺在炕上,每天以淚洗面。不停地、反覆地問兒子(閆麗君的丈夫):「麗君犯什麼法了?!她什麼時候回來呀?」

兒子無法回答,只能自己偷偷地掉眼淚。老人思念兒媳,又擔心兒媳的處境,著急上火,現在茶飯不思。閆麗君的丈夫說:「可能年都過不去!」

閆麗君的丈夫承受著這雙重精神打擊,身體狀況也開始變差。他說:「在閆麗君被抓到看守所的前三個月,看守所要求家屬每個月給閆麗君存一千元錢。」

「從第四個月開始至今,看守所不再要錢了,問他們是什麼情況,錦州看守所卻不給回覆。於是又到凌海市檢察院詢問,檢察院說沒有接到閆麗君的案子。」

現在家屬打聽不到閆麗君的情況,整天在無奈焦急中度日。

三、七旬許素清被判刑 老伴生活淒苦

許素清,女,七十一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四點半左右,大凌河鎮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開一輛黑色轎車,四、五人未穿警服直奔凌海年逾古稀的法輪功學員許素清家,進屋後就翻箱倒櫃,連倉房都給翻了。

警察搶走了大量私人物品,並把許素清和未修煉的老伴一同強行帶走。老伴於當晚九點半左右回家。十點多鐘,許素清被送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許素清遭凌海市法院非法視頻開庭,家屬被拒絕參加旁聽,據悉被枉判一年半。

許素清的老伴已七十七歲了,原本眼睛視力就不好,還不會用家用電器和煤氣罐做飯,許素清遭綁架後,他日夜思念與擔憂,又無法維持正常生活,忍痛離開原本溫暖的家,回到農村老家,境況淒苦。

四、凌海市公安局前任局長葉成 任内非法抓捕十五位法輪功學員

逾二十二年來,中共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遼寧省是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陳玉潔、閆麗君和許素清,及其家庭遭遇的巨大苦難,是被邪黨殘害的無數家庭的縮影。

對於這三個家庭來説,迫害的直接責任人,是凌海市公安局前任局長葉成。他在任的四、五個月裏,為撈取政治資本非法抓捕了十五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陳玉潔、閆麗君和許素清是其中的三位。

她們只是按著真、善、忍在做好人,其所為完全符合中國現行法律,犯罪的恰恰是那些執法者。迫害良善、構陷好人,執法犯法的是那些公檢法人員!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可以說,如果葉成不追隨中共濫抓無辜,如果凌海市檢察院相關人員不罔顧事實和法律公正審查、凌海市法院不枉法裁判,這些災難都不會發生。

年關將近,法輪功學員真誠地告訴你們:法輪功學員信奉真、善、忍,不計不恨、不怨不報,但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善惡必報。迫害好人、迫害佛法,天理不容!

希望公檢法人員今後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一定要三思而後行,不要再助紂為虐,不要讓上述的悲劇重演。善待大法,就是善待你們自己!疫情蔓延已經兩年了,神佛留給你們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了!希望你們珍惜。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5/從遼寧凌海市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巨難說起-43680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