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女童的神奇轉變

叛逆女童的神奇轉變

【明慧之窗記者綜合報道】劉佳(化名)現居澳洲。她是在中國大陸長春市長大的。兩歲的時候,父母因為家庭暴力離婚了,從那時起,她開始變成了一個孤獨、叛逆又自卑的孩子。

難堪、孤獨的童年

在一九九零年的中國,父母離婚是很罕見的,所以她就成了街頭巷尾議論的焦點。無論走到哪個小巷子裏,她都會聽到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對她指指點點,說這是某某的孩子、父母離婚了等等。每次,佳佳都會匆匆跑開,拼命忍受著心裏受到的傷害。漸漸的,佳佳變得很自卑。

在中國,單親媽媽帶著孩子,不但沒有福利待遇,還要承受各方面輿論的壓力。佳佳的生父酗酒,離婚後也沒有支付撫養費。佳佳的媽媽帶著她租房子住,日子過的很貧苦。

那時候媽女倆身體都不好。媽媽有嚴重的冠心病和大動脈炎(俗稱無脈症),渾身乏力。佳佳則經常感冒,小小年紀,肺炎、胃炎、肝炎就都得過,還有一種奇怪的病,就是嗓子腫痛,咽口水都特別疼,去醫院也查不出結果。

佳佳長到五歲的時候,媽媽給她找了一位繼父。和很多父母離異的孩子一樣,佳佳的内心對繼父很抗拒,因此她和媽媽的關係也變的緊張起來。

繼父和母親之間的爭吵也多了起來,大多數是在對於佳佳的教育問題。佳佳變得倔強,不聽家長的管教,就算挨打也不服軟,還常常用不吃飯逼迫媽媽妥協。奇怪的是,學校老師看她的學習成績總是考倒數第二名,卻不理不睬。因為淘氣,佳佳的衣服總是髒兮兮的,同學也不願意和她玩。

那時候,佳佳是不敢想像未來的,因為大人們經常這樣說她:小時候不聽父母管教,長大了就會進監獄。

就這樣,佳佳在沒人關心理解、沒人表揚鼓勵的環境中,過一日算一日。

主動跟媽媽一起學功

一九九八年春,佳佳突然看到媽媽開始學法輪功了,她馬上就要跟著學。和多數人不同,當時並沒有人推薦她學,也不是因爲被疾病所迫,是出於孩子天真的本性主動學了法輪功。

時隔多年,佳佳回憶說,當時直覺告訴我這是一個好功法,因為從一個孩子的角度上看,法輪功修煉者面善,雖然也有各自的不足,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做損人利己的事。

就這樣,十歲的佳佳幾乎每天早上五點鐘就起床,跟著媽媽去當地一個廣場和其他學員一起晨煉,晚飯後再和大家一起讀《轉法輪》,然後再煉半小時第五套功法。看似做著簡單而又平凡的事,但佳佳的人生因此發生了巨變。

學渣變成了好學生

不知不覺到一年過去了。三年級時,佳佳從一個學習特別差、思想叛逆、沒人願意接近的「學渣」,變成了一個心裏充滿陽光、成績拔尖的好學生。

在和同學的相處中,她不再像過去那樣以自己為中心。通過學習《轉法輪》,她知道了要珍惜緣份,也從心裏接受了繼父。佳佳和媽媽身體變的特別健康,再也不用吃藥了。

偶爾繼父也會跟著母女倆一起讀《轉法輪》。佳佳終於感受到了家的溫暖,全家人非常幸福和睦。

長大后成爲數學教師的佳佳回憶說,不同社會階層的法輪功修煉者都在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贏得了各界人士的敬佩與尊重;那段日子也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風雲突變 面對槍口

然而這一切,都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的中共對大法的迫害摧毀了。當時年僅十一歲的佳佳,親身參與並見證了迫害初期周圍同修們反迫害的動人過程。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北京萬人上訪事件發生後,時不時就會有抹黑大法的報導刊登在報刊上。大家都意識到有必要把自己修煉大法後真實的轉變向政府以及信訪部門反應,讓他們了解法輪功的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佳佳和媽媽、姨媽一起去省會城市,想跟領導們講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真實轉變。到達時已近黃昏,領導們都已經下班了,於是她們決定第二天早上再去。在省領導辦公樓前,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從各地趕來,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樣的,都是想和領導講講學法輪功後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實轉變。

因為身上沒有多餘的盤纏,很多外地法輪功學員都吃著最廉價的像餅一樣的麵包。佳佳和媽媽與很多外地學員一起露宿街頭,盼著第二天快點到來,對和領導講真相充滿了期待。

天亮時,她們聽到廣場上有法輪大法煉功音樂,大家都開心的跑過去站好煉功。

然而,不到十分鐘,幾輛大巴車把他們包圍了。從車裏出來大概四十多個持槍的防暴警察把煉功群衆團團圍住,並咆哮道:「抱頭蹲下!不許動!」

看到警察的槍口正對著手無寸鐵、祥和晨煉的自己,佳佳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心中疑惑不解:為甚麼警察要槍斃我們?

接著又來了幾輛大巴車,佳佳母女和其他煉功的學員都被塞進車裏。

大巴來到一所小學校。學校正在放暑假,一車一車的法輪功學員被拉到這裏。學員們被趕入一個大禮堂,有個像公安局領導的人坐在講台上,拿著紙宣講,說的都是對法輪功和李洪志師父的污衊之詞。接著又聽到一個警察說:「你是老黨員,要起帶頭作用,要跟法輪功決裂。」一位爺爺非常堅定的回答說:「那我退黨。」

受到保護 安全回家

中午烈日當頭,警察讓法輪功學員們排好隊,在操場上罰站。十一歲的佳佳也不例外。

汗水順著佳佳的臉龐滑落。一個警察一會兒走到一個學員面前挖苦幾句,一會兒又走到另一個學員面前諷刺一番。警察對一位瘦小的男學員說:你看你窮的飯都吃不起了,還煉法輪功?當體罰結束的時候,很多學員給那位男學員送去了吃的,佳佳也送過去一個僅有的廉價麵包。

佳佳至今還記的那位男同修看自己的眼神——那種正信者無畏一切,心中無怨無恨、充滿感激與善意的目光,至今難忘。

晚上,很多教室裏都坐著警察,給法輪功學員單獨做筆錄。一個中年女警察問了佳佳很多問題,佳佳都如實回答。最後女警察又把她們之間的對話給佳佳讀了一遍,讓佳佳去簽字按手印。簽好後,女警察很為難的看著她,說:不行,你太小了,這個筆錄不算了。

當時佳佳很納悶:我自己明明說的實話,為甚麼不算了?後來才知道,這些簽筆錄的學員都被中共列入黑名單,作為重點迫害的對像。也許是中年女警察善良的一念,佳佳沒有被列入黑名單。

連夜,當地的派出所就來車把各地學員拉回所在的城鎮。那一次佳佳的媽媽被拘留了七天。

沉淪和回升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二十二年裏,每個修煉人及家屬都有心酸的故事。佳佳在母親被非法勞教後,曾一度離開了法輪大法。

佳佳上初中時,媽媽因堅持信仰,被共產黨關進女子勞教所兩年,家中的法輪功書籍都被警察搶走了。生活在非常閉塞的農村,周圍沒有法輪功學員,也看不到任何法輪大法的資料,家人、老師不斷給她洗腦,學校裏宣講著無神論、進化論、鬥爭哲學。讀到初二時,佳佳感到太多的疑問無法解開,於是決定做一個沒有信仰的人。

此後,她漸漸意識到,當人沒有信仰時,人世間便沒有真理,萬事沒有衡量對與錯的標準;制度法律更是如此,並不是公平的規範每一個人。她很鬱悶,苦苦思索:人為甚麼活著呢?難道這天地間就真的沒有永恆不變的道理嗎?

漸漸的,她得了很嚴重的鼻竇炎。鼻塞,每晚張口呼吸睡覺。肺也不好了,經常咳嗽。喉嚨痛,耳朵癢,腦袋痛,頸椎痛,胃不能吃涼東西,眼睛也經常發炎紅腫。但病痛的折磨以及吃藥、上藥的痛苦她覺的都沒甚麼,最讓痛苦的是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

突然有一天,佳佳的心裏閃過一個念頭:我想看《轉法輪》。

時隔三、四年,當從新讀《轉法輪》的時候,佳佳就像迷失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家。在學《轉法輪》的同時她也在看《九評共產黨》。就在心中的疑問一個一個解開的時候,就在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改變自己的同時,也就是一兩個星期的時間,佳佳的身體又恢復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結語

二十二年的分與過後,當年誰也沒想到,那個叛逆、沒人愛接近的女孩,出落成家鄉一位小有名氣的數學老師。

無論是私立學校還是公立學校,老師們都對佳佳都特別認可。他們不僅把自己班裏的學生推薦給她,還把自己的孩子也送來讓她教。很多家長都說,孩子跟佳佳老師學習數學後,不但成績進步飛快,人也變得謙虛有禮貌了,真是跟啥人學啥人。佳佳說,能受到大家的尊敬和讚許,其實都是因為我是大法修煉人。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