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少年方輝  揮別倒楣人生走回正途(上)

叛逆少年方輝 揮別倒楣人生走回正途(上)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自古有句老話:「三歲看大,七歲看老」,然而一個令父母頭疼、桀驁不馴的孩子,是如何蛻變成淡泊名利的好青年?以下是方輝(化名)自述他走出叛逆少年的經過。

諸事不順 橫禍齊降的童年

我叫方輝,以前的我總覺得自己是所有小朋友中最倒楣的一個,甚麼壞事、不好的事都能叫我碰上:玩捉迷藏掉進糞池裏;追逐打鬧中撞得頭破血流;坐地上玩被蜜蜂蟄鼻腫成饅頭大;河裏玩水腳也莫名其妙的受傷流血。

有一次跟著大人上房頂曬玉米,不知道怎麼就把房頂的小圍欄推倒,自己隨之跌落地面,幸好是臀部先著地,其它哪都沒摔壞。還有一次在水庫游泳,腳在水下被漁網套住掙脫不了,卻在瞬間又有股力量把我推出了水面……

各種各樣的遇遭數都數不過來,因此小時候的我經常抱怨世事不公,自認是個「倒楣蛋」。其中,最倒楣的一件事,是當別的小朋友享受著家庭的溫暖、父母的呵護時,我的父母卻在我六歲那年離異。從小沒有得到過父愛的我,養成了自卑、膽怯、叛逆、內向不愛說話的性格。

不學無術 叛逆逃家遍嘗各種苦

八歲時隨母親改嫁來到繼父家,吵架打架、挨打挨罵成了生活中的家常便飯。有次被打的渾身發紫,走路一瘸一拐的,現在回想起來依然歷歷在目。只要家裏一打架我就離家出走,跑到附近幾個村子的同學家,這兒住幾天,那兒住幾天,有時一兩個星期也不願回家。

十歲那年的一個冬夜,在和繼父打架後,騎上自行車就往外衝,在厚厚的冰雪地上,藉著月光一口氣跑到二十里外的姥姥家去抹淚訴苦。十三歲那年繼父扔出的刀,就從我跳起的胯下飛過去,過著膽戰心驚的生活。

回想上初中的那幾年,常常因為逃課去踢球被老師帶回辦公室罰站一上午,課堂上常因調皮被老師從講臺上踢到講台下,也曾和同學打架被教導主任搧耳光,有時還會和同學偷成品紙箱賣錢,溜到遊戲廳一待就是一整天。

十四歲那年,家裏送我去機床車間當學徒,幹活時好幾次差點把手捲進機器裏。在宿舍和各個年齡段的叔叔、爺爺們住在一起,也打過架,挨過揍,吃過棍子。人生的酸甜苦辣,在我那個年齡已經嘗了個遍。

方輝不學無術、判逆逃家,14歲就被送去機床車間作學徒。示意圖 (pixabay)

回想小時候的經歷,每次危險來臨時總能化險為夷,冥冥之中像是一種命運的安排。

峰迴路轉 遇貴人走上正道

十四歲以前,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倒楣蛋」,可在外人眼裏,我成了個桀驁不馴的不良少年。那時爺爺、奶奶,姑姑、姨,還有親爸親媽都為我的將來擔憂。親媽對我無計可施,親爸也沒法插手管我。就在親屬們的焦慮中,不知是誰的安排,我在奶奶家遇到了我今生中的貴人──在城裏工作多年的姑奶奶。

外人眼裏的不良少年,終遇貴人,走向正道,宛如人生的一場拔河比賽。示意圖 (pixabay)

後來姑奶奶告訴了我說:「我第一眼見到你,還以為是誰在街上領了個小混混呢。留著長頭髮,那頭髮染的一道藍、一道黃,穿著大喇叭褲,腰上當啷著老長的腰帶。當知道這就是你爺爺、奶奶最心疼的孫子小輝,又知道你正在做童工處境危險時,我心裏難過得就想哭。當時我就動了一念:一定要救這個孩子。」

就這樣,在姑奶奶的協調安排下,我結束了童工生涯,離開繼父和生母,來到了對我朝思暮想的爺爺、奶奶身邊,和他們一起生活。

過了不長時間,我到城裏一所中專學校讀書去了。入學前姑奶奶領我到理髮店,把我的長髮剪成了小平頭,然後又聯繫城裏的親戚給我送來了正常孩子穿的衣服,這樣在外觀上我就像個好孩子一樣上學去了。

學校離姑奶奶家比較近,所以週末我常到姑奶奶家過。她除了給予我生活上的照顧外,更多的是給我講做好人的道理,並一點一點的歸正我從小養成的不良習慣。

上中專的三年中,在姑奶奶的教育薰陶下,孝敬老人、尊重師長、善待他人等做人的傳統,慢慢的在我的心中樹立起來,以往的變異言行和觀念也隨之慢慢改掉了。當時我最大的轉變就是對生父、繼父不那麼「恨」了,能夠理解並能包容他們了。行為上也戒掉浮躁貪玩,能夠實實在在做事,踏踏實實做人了。(待續)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5/-396633.htm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