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少年方輝  揮別倒楣人生走回正途(下)

叛逆少年方輝 揮別倒楣人生走回正途(下)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上中專那年,我無意中得到一本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寫的《諸世紀》。我被裏面每一次精確的預言所折服。

我心裏驚嘆:「這世界上真的有神啊!」自那之後,我相信這世上是有神的,人生觀和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感覺這世界和從前不一樣了!這件事也為我後來得法奠定了基礎。

破除無神論 幸遇大法金不換

二零零七年,姑奶奶給我講了甚麼是法輪大法,告訴了我大法被迫害、被打壓的真相,自此我走進大法中,開始學法修煉。

盡管已經在上班了,我抓緊時間一得空就背師父的《論語》、《洪吟》,時刻不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時在工作中生活上對照法的標準來約束自己。當時的我是抱著一顆純淨的心走入大法的,所以心性提高的很快。

有一天,在我工作的酒店大堂門口看到一疊紅紅的紙張,走近一看竟然是百元大鈔,像是剛剛從銀行取出來的新錢,我想一定是哪個人著急辦事掉到地上的,我快速撿起交到大堂前廳並尋找失主。

如果當時我把錢偷偷放到自己的口袋裏,這筆錢是我近兩個月的工資,可以大大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我沒有那樣做,因為我是修煉人,學大法的。師父教我真、善、忍,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人,不能損害別人的利益從而失去自己最珍貴的德。當我交上錢的那一刻,內心有種莫名的喜悅,舒服極了。

看淡名利 順其自然泯恩仇

農村老家搞開發佔地了,每人分到一份屬於自己的補償款。我沒在家時,屬於我的那份補償款被生父和繼母領走了。

爺爺、奶奶知道後覺的這是孫子的救命錢,必須跟他們要回來。結果又哭又鬧的也沒要回來。只好又去找村裏的領導,但說已經簽字發放無法更改。一看沒希望了,爺爺就在我上班時急急的打電話說了這件事。

我聽到後平靜的對爺爺說:「我誰也不責怪,你們也不要自責,他們拿去就拿去吧,咱們也別再跟他們要了。」如果我不是一個大法修煉人,當時就會飛奔回家找生父和繼母要回屬於自己的錢,甚至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然而,我沒有這樣做,因為師父教給我的是真、善、忍,要有大忍之心,以慈悲寬容的心態對待生活中遇到的一切,所以我不去爭、不怨恨,一場家庭戰火在大法弟子的一念中得以平息。

「倒楣孩子」幸遇大法,終於踏上康莊道 。示意圖 (pixabay) 

循規蹈矩 世人皆醉我獨醒

當今的中國,在工作中同事之間互相告發,領導之間互相排擠,上級和下級之間互不服氣,勾心鬥角,導致人人自危。在對待別人找我的麻煩和多安排活兒,我以平常心對待,坦然接受。

同時我覺得自己多幹也累不著,領導訓兩句也不會掉塊肉,不急不躁不抱怨,這樣的表現和曾經的我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得法後的我懂得怎樣做一個好人,怎樣對待所有的事,這都是大法給我的。

後來農村老家搞開發,我也從城裏回到了鄉下。在鄉下的工地上做倉管和整片工地的進出所包含的一切材料。在常人眼中我這是肥差,是撈大錢的好機會。因為隨便一個單據一開就是成千上萬元。但我以修煉人的標準約束自己,不收賄賂,也不徇私枉法。

接著我準備要在老家蓋房了,就眼下的社會風氣和我當時幹的差事,一般人可以不用自己的錢就把房子蓋起來。鋼筋、水泥、沙子、電線、人工,隨便幾個單子就能完成所有的支出。但我是修大法的,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用大法來衡量。

所以我老家的房子都是我的工資加上爺爺、奶奶和我母親的接濟慢慢蓋起來的。我這樣做,村裏的人都不理解我,很多人認為我是個大傻瓜。還說甚麼幹這角色不貪不佔,還花自己的錢蓋房子,燒的不輕,白瞎了這個差事……

那段時間,周圍的一切都充滿著誘惑,然而由於我在法中精進實修,定力很深。別人請客吃飯我不去;別人打牌唱歌我不去;免費旅遊我也不去。對社會上的事看的淡之又淡,甚麼名呀利呀都不放在心上,有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的灑脫,當時就是這麼一種感覺,只有溶於法中才是真實而美好。

人海茫茫,來去匆匆。有多少人日復一日的追逐功名利祿、安逸享樂,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所追逐的一切終如雲煙,難以長久。只有走進大法的那一刻,生命才能改寫,只有走進大法中來,才能真正認識到生命的意義。(原文:「倒楣孩子」幸遇大法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5/-396633.html

Ads